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时语:从政府关闭谈美国人口“大分拣”

更新时间:2013-10-07 17:11:37
作者: 于时语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多数以逆转奥巴马医改法案为勒索,阻挠通过政府预算,迫使美国联邦政府大部分职能部门关闭,成为全球要闻。这一发展会对美国经济带来难以估算的冲击,民调显示遭到大部分美国公众反对,而且怪罪共和党。

   共和党本身有过前车之鉴:在1994年以类似手段迫使联邦政府关门,遭到选民强烈反弹。党内传统派,尤其是华尔街和企业界支持的上层精英,纷纷不赞同这样的极端手段。但是众议院内受到茶党势力支配影响的共和党新进议员却毫不妥协,终于导致这场被许多论客形容为“自杀肉弹爆炸”和“神风突击队”的轰动闹剧。

   以我的看法,这一发展除了反映美国政治体系的特异,更在很大程度上是近年来美国人口分布演变的结果。特出的一点,便是美国人口分布的“大分拣”(Big Sort)趋势。

   这是几年前一本政治畅销书《大分拣》(Big Sort)的题目,书的主旨是近年来,在各种因素驱动下,美国人口的移动分布展,现越来越明显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自我分拣现象,大批社区逐渐演变成政治和文化取向相同或相似人口的聚居之地。

   美国人口分布的自我分拣并不是新现象,美国南部长期的种族隔离是最好的例子。《大分拣》一书的贡献,在于引用大量人口普查和其他数据,揭示这样的人口分拣超越了种族,而日益受到文化价值和政治取向的支配。再加上美国是世界上搬家最频繁的国家:每年平均五户人家中就有一户搬家,大大加速了近年来按照政治文化趋向的人口自我分拣,而政治态度相同的居民,使得向一党一边倒的选区越来越多,造成美国政治的明显“巴尔干化”。

   按照县这一级行政区计算,在1970年代,只有大约四分之一在总统大选中一边倒(两党得票相差20%以上)。到了最近的总统选举,这样的一边倒行政县区占了一半。国会众议员选区平均大约由七、八个县区组成,因此也出现了严重的一边倒现象。

   《华盛顿邮报》曾经统计:超过九成的共和党众议员来自这样的“铁票”选区,所以尽管在全国和大部分州范围内,多数民众反对关闭政府,这些共和党众议员不必担心自己选区的反弹,所以坚持从共和党全党角度看来是自杀性的攻势。而必须面对整个州选民的共和党参议员,除非来自南部的“深红”州,态度就缓和许多。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便是共和党在众议院的“结构性”优势,虽然在去年联邦众议员选举中,全美范围内民主党比共和党多了136万多张选票,却仍然比共和党少了33个众议院席位。这里一个关键原因,是共和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获胜,因而掌握了按照该年全国人口普查重新划分选区的主导权,大肆施行“蜥蜴脚尾”游戏,最大限度地划分出自己的“铁票”选区。

   还有美国两百多万监狱犯人世界第一,超过成年人口的百分之一。《纽约时报》新近报道,这些没有投票权的犯人,都被统计在监狱当地人口之内。由于监狱通常在郊外,大都属于共和党地盘,又无形中增加了共和党在众议院席位上的优势。

   必须承认,大部分不惜关闭联邦政府的共和党众议员,确实代表了自己选区的强烈民意。这些共和党右翼草根选民,不仅九成以上是白人,而且越来越代表低教育程度阶层(没有大学学位)。这一阶层是美国经济向后工业化社会演变的最大输家,却未能正对自己日益明显的教育和技能劣势,而是把自身的经济沉沦怪罪到少数民族“不劳而获”,耗费社会福利。奥巴马全民医保改革,因此成为这一阶层的主要目标。

   回到美国人口“大分拣”的题目。《经济学人》周刊曾经指出:一个主要动因是在近来的经济和社会竞争中,受过良好教育人口的“能动性”不断增加,纷纷向知识创造力旺盛和高薪职位丰盛的地区迁居,从而帮助促成了低教育白人人口集聚的选区。美国东部贫穷的阿巴拉契亚山区是个典型,在过去20年中,从民主党地盘演变成共和党的深红根据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2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