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曙光:现代文明与百年中国(论纲)

更新时间:2013-10-02 23:47:49
作者: 张曙光(北师大) (进入专栏)  
如同现在讲自由一样属于平庸之说,毛的才有世界意义。原来说毛的不世之功在于实现了“共和”,现在又说是求“平等”,甚至是全世界人民的“平等”。平等当然重要,甚至不亚于自由,但现代的平等异于古代的平等或平均,就在于承认每个人的人格、独立和自由,而不是靠某位大英雄从上面撒下雨露阳光,强制平等也就是平均。没有自由的平等,只能是假平等。我们在毛领导下早就领略了这种没有自由的假平等了。实践证明,在追求自由平等的过程中,社会体制能否让每个人都能自主地创业、流动,这才是最重要的。某些人不这样看,认为西方讲自由讲了二三百年了,再讲就是鹦鹉学舌,为了显示自己学问多思想深,发扬文革中敢于“反潮流”的精神,非要弄出为文革大唱赞歌的思想理论!咦嘻,那么,认定改革开放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反革命的倒行逆施的思想理论,不是“更加深刻”吗?按照这种思路,我们能走出空想社会主义,产生出令世界敬佩的现代文明和文化软实力吗?一百多年的中国历史,从原来的王权官僚体制下的“大一统”,到在西方冲击下的“大分化”,社会才有了生机,可惜的是大分化走向“大对抗”,最后还是思想舆论行动一律的_大一统。改革开放后才有了新的大分化,中国的希望就在于社会分化开来的方方面面,能够实现“大和解”,形成良性互动的局面,以宪法宪政的形式体现最大共识,而不是重归一元专制,不管是左的一元还是右的一元。如不能从百年中国的变化中总结出这一逻辑,我们这个民族就免不了还要胡乱折腾,甚至步入危险境地。

   12,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只能跟在西方人后面亦步亦趋,不能有属于自己的创造?非也。其一,任何古老民族的文化中都有普遍的成份和意义,包含了丰富的可能性和张力,问题是后来被僵化的政治制度给禁锢了,所以,借助西方文明的冲击,我们完全可以将其中优秀的思想文化内容开显、拯救出来;其二,我们在市场经济和现代观念等方面当然首先要向人家学习,而真正虚心的学习本身即体现了我们的自觉性和主体性;历史上,华夏民族创造的文明曾长期被周边民族和国家学习,他们因此而发展起来,即使有的曾一度臣属于中华帝国,也并未失掉其民族性,有的还入主中原统治了中国。在近代,东方国家一方面力争独立摆脱殖民,一方面努力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如亚洲四小龙反过来走在中国大陆前面,我们为什么不能向别人学习呢?学习只要理解且不照搬,有自己的变通和创新,就属于创造了,何必感觉向别人学习就是矮人三分,甚至臣属别人?莫非我们内心深处藏着的还是大清不是主子就是奴才的观念?其三,至少在今天,各国各地区已经面临着一些共同问题了,如自由与平等的矛盾、人权和主权的矛盾、国际正义、生态伦理等等,在这些方面,西方有其先行的经验,但也并非事事领先,我们只要本着邓小平说的“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精神,靠制度和政策,把每个中国人自由创造的热情和智慧激发解放出来,善于总结和反思世界的和自己的经验教训,为什么不能做出自己独特的创造,走在世界前面呢?所以,问题还是一个有无长远眼光、健康心态、平等意识、广阔胸怀,有无真正自信的问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1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