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强:资本主义的历史轨辙

更新时间:2013-09-28 22:41:10
作者: 陈强  
传统的家族式企业多有私密不足为外人道。而在高度发展的美国资本市场,诸如家族荣誉之类非资本主义的因素皆为唯利是图之潜规则过滤净尽——股权散为万殊的上市公司裸裎以对川流不息的资金运动,毫无隐私可言。而孕育公开透明之资本市场的美国文化同样让人一览无余,毫无隐私可言。自由资本主义和民主政治皆以逢迎俗众为能事,只有在两洋之间风调雨顺的美国方臻其极。远渡重洋寻梦北美者对比安土重迁的欧洲人有如元素周期表上活泼金属之于惰性气体。移民社会的生活节奏理之必然较其原乡迅捷,从美国快餐之普遍可以略见一斑。同为时尚艺术之都,纽约的商业气息也比巴黎更为浓郁。若将巴黎时装拟于高尚典雅的华夏衣冠,则纽约时装差似舒适便捷的短衣胡服:二者之殊异皆文化历史使然。

   滥觞于英伦的工业革命使资本主义的天道循环陡然生变:此前的古典资本主义受制土地之出产,常呈供不应求之卖方市场;此后的近代资本主义借力机械之运用,每现供过于求之买方市场。经济学说从劳动价值论到边际效用论的演进正是这一沧桑巨变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投影。当蛮族的机械思维终臻自觉并与资本主义生产因缘际会之时,机器取代人畜之革命开始像齿轮传动一般自纺织业流衍以及所有的产业部门——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巨量产能倏然之间喷薄涌现,遂令高门独享之珍异化身百千而为人人可欲之普货。占有商品的伸张贪欲总在顾客内心扬起汹涌的识浪,而撙节钱财的凝敛吝习却像抑制阀限阻遏其流势——识浪漫过阀限才形成有效的消费需求。广告之诱惑为前者推波助澜,而物价之波动则使后者上下升降。古已有之于今为烈的广告最为雄辩地说明近代资本主义生产过剩之典型特征。对资本主义而言市场需求乃其消化产出之胃纳——饥则康健饱则罹疾,鼓腹含哺餍饫无度故有周期爆发之经济危机。其端每肇于货币金融,表现为过度扩张之信用随经济走低有如气泡刹那破灭。一马当先执工业革命之牛耳者往往也是经济危机淫威所及首当其冲者,像一八二五年之英国和一九二九年之美国即为明证。二九年股市崩盘引发的大萧条必以此前的柯立芝繁荣 为铺垫——热涨之中忽然冷缩遂使经济整体崩坏。作为危机之对策,凯恩斯主义在四海困穷之际应运而生——起初只是病笃之方剂,久而渐成日常之圭臬。其效有善不善者:善者非仅刺激目下之消费,且以长线投资培养未来资本扩张之商机;不善者流为政府赤字财政推行之扶贫慈善,与“国家资本主义”渺不相涉。大萧条之时资本主义的欧美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而共产主义的苏联则生机勃发、如日方升。在纷繁芜杂的社会主义流派中,马克思创立的共产主义虽裹以科学之外衣,却最具沁人心脾的宗教情愫——其道至大无所不包,悬热烈昂扬之理想为鹄的而使冷若冰霜的资本主义愈显其丑恶。中古基督徒每慕缥缈之永生,虽箪食瓢饮不改其乐,大梦初醒始变淡泊宁静而为嗜欲逐利——从西班牙人横绝四海的逐梦之旅中依然可以感觉其恍惚迷离的残余睡意。关注今生把握当下则资本主义萌芽生焉,分蘖抽枝发荣滋长渐成全新之社会。在其熙来攘往的喧嚣中浸淫既久,倦极思睡的文化生命又欲重温往昔田园诗般的静谧——共产主义之幽灵遂不期而至,踽踽游荡于欧洲大地。当此革命思潮如野火燎原之际往往兴动刀兵、流血千里。基督教的理想落实于虚幻之天国,而共产主义理想则落实于现实之尘世——非假凯撒之威权不足以有成。幅员辽阔的苏联乃此前无古人之社会实验的煌煌成果——其计划经济纯由人为造就,不像资本主义自然天成。凯恩斯主义在市场失灵之时鼓动政府从幕后走到台前,而苏联之计划经济则弃市场如敝屣而由国家一力承当全民保姆之重任。人民有如孺子生活于善恶分明的童话世界之中,乐观向上、无忧无虑——孟子所谓“霸者之民驩虞如也,王者之民皞皞如也。”市面流通之卢布也仿佛儿童咿呀之言,只合自家领会而不可语于他人。作为苏联的缔造者,列宁深信穷兵黩武之帝国主义已然成为时代的主旋律。计划经济正为艰难竭蹶之战时状态量身打造——就连文学艺术之形象亦皆揎拳攘臂、怒目圆睁,似欲与人生死相搏。拜共产主义体制之赐,二战之苏联在战场上龙精虎猛,相比一战之沙俄宛若脱胎换骨一般。然而列宁预料不到二战之后歌舞升平之资本主义似曾相识燕归来,而他身处的帝国主义时代仅为短暂之间歇而已。漫长的和平终使未雨绸缪以备战乱之计划经济失去用武之地。政治家出于安全考虑可以不计成本将工厂设备迁往人烟稀少、交通不便之内陆——如此虚耗过度之经济相比锱铢必较的资本主义犹如臃肿胖人之于精悍瘦人。所以当苏联与美国展开有如长跑之和平竞赛时,很快便觉气喘吁吁难以为继。美国经济在二战结束之际即如松弛之弹簧恢复其原状,而苏联经济直到国家解体仍未走出物质匮乏之战时状态——从商店门前排队之长龙以及空空如也的货架可以概见。

   冷战之后共产主义凌夷衰微、不绝如线,肆无忌惮的逐利资本遂由互联网之普及盛张旗鼓以席卷天下:四体百骸跨洲越洋之巨无霸企业赫然成形,原本相对独立的列国经济逐渐蜕变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中间环节。中国和印度以其丰沛低廉之劳力最为天下溪谷,终于蓄势发力、借此全球化大潮直挂云帆济沧海。两个亚洲大国文化迥异,民族性格亦判然有别——从毛与甘地南辕北辙之思想路线可窥其一斑。前者革故鼎新,不惜毁弃传统以开创时代;后者因循蹈旧,宁愿背离时代以保守传统。同样面对外来压迫,毛选择以暴易暴之武装革命,甘地则青睐止暴禁非之柔性抗争。民族独立必基以自给自足之封闭经济乃其难得之共识——反差如此鲜明的两人曾不约而同地手摇女流惯使之纺车以为众人表率。毛与甘地皆有遗世独立的隐士情怀,中印融入世界之经济开放则其立国理念之扬弃。华夏传统关注现实之社会伦理,印度宗教则痴迷玄远之灵魂归宿——两国在电子行业一以硬件制造著称一以软件开发驰誉,其间差异似与文化心理深层隐秘的精神取向不无关联。印度软件业以低薪承接外包,工程师一如古时婆罗门在绝尘脱俗之境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至于广纳劳力之制造业则与全球资本转移尚隔一尘,虽居成本洼地却始终未见百川之朝宗。工厂纲纪森严,必欲其员工循规蹈矩有如机械部件——是故历史上的制造业大国往往同时亦具军事强国之资质。印度向来柔弱不武,欧洲贸易公司仅藉少数雇佣军便可横行次大陆,土著纪律之涣散可想而知——此为制造业萎靡不振的先天因素。相较而言中国似有一日之长,早在晚明就随隆庆开关跻身于货流四海的世界工厂。其时西欧呢绒产业尚处古典资本主义阶段,景德镇瓷业已然优入近代资本主义之域——理论上具备无限扩张产能之潜力。当美洲金银源源而至时,暴涨的羊毛价格在英国激起动荡扰攘之圈地运动——中国市场却波澜不惊,镇窑为首的工业体系只需在生产规模更上层楼便可从容化解类似价格革命之压力。景德镇的兴衰历程仿佛工业革命之预演。其制瓷绝技使中国得享两百余年的外贸顺差,从而确立了银本位(正如工业革命之优势奠定了西方的金本位)。随着抟泥成器之秘大白于天下,有田、迈森、代尔夫特、利摩日、斯托克渐次崛起——景德镇终于廉颇老矣。人到再无气力打拼之时只有吃其老本,国家民族亦然——瓷都所攒巨量白银终由晋商之持筹握算转化为汇通天下的金融资本。不同族裔之个性旨趣皆在镇瓷的艺术风格上有所反映:汉人粗略随意,所以晚明图绘潦草有如鬼画桃符;满人严谨端方,是故盛清器式规整近乎吹毛求疵。若将前者拟于耐力恒久的长跑健将,后者则像瞬间爆发的短跑好手。同为东北亚蛮族,满人敬小慎微颇类日人而宏观布局倜乎远过。唐英督陶时与工匠同食息者三年,亦与日企家庭式管理差相彷佛。景德镇官窑乃今日央企之祖庭,民窑则民企之前身。官窑代表凌驾于金权之上的王权,虽自外于市场但其体现的权威始终都是自由市场的定海神针。作为主流价值的王权崇拜以其温暖的家庭伦理对冲资本主义冰冷的利害关系,成为社会稳定不可或缺之安全阀。嘉道之后王道衰微、官窑凋敝,失去制约的资本主义譬犹怒生之草交加之藤滋蔓难图——凌夷以至二十世纪遂有如火如荼之土地改革。当大萧条之时中国经济正处“黄金十年”,与生产过剩之危机风马牛不相及——嫉恶如仇的共产党人慨然以诊疗近代资本主义之药方医治古典资本主义之宿疾。共产主义革命其实无非赤帝子斩白帝子之易代鼎革——若将其拟于历史上的洪武革命,则改革开放便是第二次隆庆开关。闽粤沿海经济特区乃开放之初中国朝向世界之窗户,自兹流入的滔滔外资逐渐唤醒沉睡已久的资本主义意识。其地周遭自古即为中东侨民之渊薮,源远流长的航海传统哺育了蒲寿庚、郑和麾下扬帆七海的远洋船队。当西方穆斯林将劈波斩浪之技艺倾囊授予伊比利安人之际,东方穆斯林也将航海接力棒移交闽粤之土著——由此引发造就南洋华社的波澜壮阔的殖民浪潮。继往开来的经济特区随改革开放之深入渐失其殊特,相应的是一个更为外向的中国在全球化大潮中悄然崛起,开始重温景德镇全盛时代的熠熠辉煌。

   当今中国经济兼综冷战期间东西之殊胜、美苏之优长,强名之曰计划资本主义。改革开放循序渐进,终将政治家备战备荒之人为经济格局转变为资本家弄潮搏浪之自然营商生态——然而始终不弃国家规划者盖以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而且计划经济带有预防生产过剩之危机的抗体——已然跻于世界工厂的中国地位渐埒十九世纪之英伦,当此之际才姗姗遭遇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阅览室百思求解之问题。计划资本主义有其赖以生长的一方水土。儒家文化尊崇尽责如民之父母的开明专制而以芸芸大众为未成年小人,至若媚俗从众以趋近利的自由市场则非经政治家之督导不足以信赖——诸如此者皆与近世西洋文化截然异趣。凡物必有其对,一方存在便是对他方无言的批判——两仪而非太极才是历史之常态。冷战期间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有过“厨房辩论,”将来在计划资本主义与自由资本主义之间还会有新的“厨房辩论。”世难方殷则政府之管控必有加而无已,九一一以后的历史便是明证。放眼天下,有望终结葡西殖民以来西方唯我独尊之霸权者其惟泱泱中华。昔人有言: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中国共产党以济济多士为牺牲膺天命而抚方夏,终于振衰起敝再造国家——三代以下开基肇业未有如斯之惨烈。瞻望前途,任重而道远,异日之成就正未可限量——悠悠青史深有望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06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