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屠雨迅:小说:狗日的英语

更新时间:2013-09-27 10:20:00
作者: 屠雨迅  

  表哥说,现在商贸英语很火,那位英语教授要编一本《商贸英语实用辞典》。象以前一样,他挂名,我们具体干活。赵志远赶紧说,哎哟,我的英语不行,哪能干得了这活?表哥说,别怕!有我呢。这活其实很简单。我这儿有几部汉英大辞典,我把辞条选好了,你就往电脑里录入。一开始可能慢一点,适应以后就快了。赵志远说,那不等于抄人家的书吗?表哥笑了,说他真傻,一个单词你可以这么译,我怎么就不可以这么译?这叫重新洗牌,对提高你的外语水平一定大有好处。

  表哥果然如约给他买了过冬的衣服,使他看上去与城市少年无异。赵志远不愧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不仅立刻领会了表哥的意图,而且很快就在那台旧电脑上开始了工作。前几天,表哥还来看看他干得怎么样,居然没有发现什么差错,后来,表哥干脆撒手,让他自己选辞条进行录入。赵志远一天几乎干了15个小时,其进度自然比预计的要快。最后,赵志远不到3个月就完成了承担的录入任务。表哥非常高兴,当即给了他1000元工钱,让他回家过年,并说还欠他1500元待书卖掉以后再支付。

  腊月26那天,赵志远独自回家过年。他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在省城的马路上和大客车上,他从许多俊女少妇投来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的价值。他回到家乡的小镇时,自然忘不了那3年初中寄住在姐姐家的许多往事,深感欠姐姐一家的太多。于是,他就先去了姐姐家。姐夫在外地做工也是刚到家两天,一家人硬把他留下过夜,少不了问这问那。大家对生活的美景好一番畅谈。第二天上午,赵志远首次给两个外甥送压岁钱,每人一张百元大钞。

  赵志远步行十几里山路到家时,已近中午。坐在门前的奶奶愣是没有认出他来。母亲闻声出来后,顿时抓住他哭了,那泪水欣喜多于思念。赵志远在家乡过了年,时常显得心神不定,仿佛省城倒成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故乡。刚过了正月十五,赵志远就象放飞的鸽子回省城去了。临行前他给老人留下了1000元。其中800元是还给母亲的,200元是他孝敬老人的。他对养育他的老人说,自己已经超过18岁,从此以后,应该自食其力了。

  宝山表哥似乎正急等着赵志远回来呢。一见面就说,我们又有了一笔大买卖。原来表哥在出版社接触了省教育厅的一个处长,闲谈中获悉全省各种复习资料满天飞,许多还打着省市教研室的名义,粗制滥造,牟取暴利。表哥以出版社的名义提出编一本英语高考复习资料,希望得到这位处长的支持。处长表示,到时候往几个市县教研室打打招呼,发行几万册没问题。表哥兴奋地预言,弄得好可以卖上五六万册,挣上20万。并说,如果发行顺利,将支付给他5位数的工钱。赵志远喜出望外,接过话头说,现在那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我看只要会干,上不上大学倒无所谓。表哥忽然愣住了,象不认识他似的,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可记住了,天上不会掉馅饼,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掉。从长远打算,你必须上大学,否则,你连现在的日子都过不上!

  表哥年前买了一辆二手轿车,那日子自然是令人羡慕的。从此,他们时常开着自己的轿车给客户送书。有一次送完书以后,半路上来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女子。表哥让赵志远叫她“王姐”。文雅的王姐温情地冲他一笑说,你就是志远啊?你表哥总在我面前夸你呢。 他们俩一直在谈房价问题,赵志远判断,她一定就是未来的表嫂,并深为表哥而高兴。表哥确实是个神秘人物,赵志远有一次为表哥整理床铺时,发现枕头下和床下各有一张身份证,照片都是表哥,名字却是别人的,而且不相同。赵志远断定这两张身份证都是假的,伪造身份证可是犯法的事,赵志远为此惊出一身冷汗,仿佛自己犯了法似的。他为此思索了几天,也想不出表哥办两张假身份证到底有什么用。有一天,他按奈不住地质问表哥为什么要违法办假身份证。表哥接过来一看,顿时乐了。原来表哥刚进省城时曾经多次当“枪手”,替人家考英语。一场考试就挣500元,身份证也是对方给办的。表哥说,这种身份证的使用价值只有一次,留着倒是祸害。说罢就将其烧了。

  那间小屋外有个共用的厨房,赵志远已经学会做饭了,常吃的是白菜、豆腐、土豆和萝卜。表哥很少与他一道吃饭,看见他生活很节省,有时会从饭馆里给他带回一盒荤菜。赵志远最爱吃的是辣子鸡丁。有一回,他从菜里吃到一股酒味,这才悟出表哥并不是专门为他买菜,而是把酒席上的剩菜打包带回来了。赵志远一想到自己吃了人家的剩菜,里面遗留着别人的口水汤,就感到一阵恶心,几乎吐出来。从此以后,表哥带来的荤菜不再诱人。

    为了做好这笔大买卖,表哥从出版社带回一堆英语高考复习资料,选编和录入工作全部交给了赵志远。赵志远按照自己的喜好,从各省市历年高考模拟试卷中随意选择一些,只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录入工作。他成了事实上的主编,还建议表哥把书名定为“知己知彼,决战高考”。表哥连声叫好,接过软盘就到印刷厂去了。此间,赵志远听说表哥拉着教育厅那个处长跑了好几个市县,地方教育部门自然热情接待。饭桌上,各市县教研室主任常说到同一句话:“省厅给我们推荐复习资料,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仿佛惟恐他们不来推销复习资料呢。处长还把宝山表哥当成出版社的总编辑介绍给大家,每到一地都说,对大家所付出的劳动,老总一定会按规则支付报酬。他们谋划着,现在的订购意向已超过6万,为稳妥计,第一次只印4万册。因为不上市销售,两人商定不用书号。这就与出版社毫无关系了,以保证利润最大化。

  这些年,各地印刷厂如雨后春笋,印刷业的竞争空前激烈,书商和出版社自然成了印刷厂的上帝。中国的图书出版市场是如何分配利润的呢,人们作了形象的概括:“印书的不如卖书的,卖书的不如买书的。”这样一本英语复习资料,每册定价18元,但印刷成本还不到4元。利润之大可以想象。为了赶在“五一”之前印出《知己知彼,决战高考》,有一天晚上,表哥带赵志远去郊区的印刷厂,察看印刷进度。赵志远有生以来还没有见过这样大的生产车间,机器声震耳欲聋,数十位女工正在挑灯夜战。表哥兴奋地说,这是在给咱们印票子呢。赵志远亲眼见到这么多人为自己编的东西而忙碌,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这儿的每一张清样都是他所熟悉的,一点不错,他就是这本书的实际主编。这几个月里,赵志远通过编英语辞典和高考复习资料,大大充实了自己的英语知识。当他获悉今年高考报名工作即将开始时,便跃跃欲试地准备迎接挑战。他冲着满地英语清样,以胜利者的心态自言自语:“狗日的英语,你难不倒我!”

  表哥很善于利用关系。为了帮助赵志远高考取得成功,也费了不少心思。那位多次与表哥合作出书的教授带了几个研究生,其中一位是省财政厅副厅长。这位副厅长才四十出头,与同龄人一样在“文革”期间读完中小学,英语基础很差。如今,硕士学位对他的前程关系重大。表哥深知个中利害,虽与副厅长仅一面之交,但捕捉到了对方求助的目光。表哥答应帮忙,交换条件大出副厅长的意外,给他家乡那所初级中学拨10万元款。这项难以定性的交易后来很顺当地做成了。副厅长拿到了硕士学位,并在出国培训前专门宴请了宝山表哥,以示感谢。表哥同时获悉,那10万元标明专款专用的财政资金已拨到了本县,前两天通过电话查证,这笔资金已拨到了乡财政。赵志远临行前,表哥让他给校长捎个口信,将此消息告诉校长。此前,表哥曾拜托校长关心赵志远的高考。表哥认为,用10万元换取这个应该绰绰有余了。赵志远觉得表哥这么做实在是多此一举,但也只好答应了。

  赵志远先回到家里,把冬衣都留给妈妈,在家歇了两天后,才去镇上找母校的校长。校长见了赵志远,感到非常高兴,但转瞬就露出懊恼的神情。于是把4年前为赵志远上重点高中的事又唠叨一遍。校长最后以无比激愤的语调说:“象你这样优秀的学生上不了重点大学,天理难容!” 赵志远非常愧疚地说,是自己努力不够,辜负了老师和领导的期望,并表示今年一定争取考上。然后提及表哥为母校争取来的10万元经费。余怒未消的校长一脚踢碎了一个土疙瘩,说:“你表哥说的没错,10万块钱是到了乡政府。我也去催要了很多次,至今一分钱都没有见。这几年,乡政府欠了一屁股债,不仅拖欠我们的工资,还吃垮了几家饭店。如今,再多的钱一旦落到乡政府手里,注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对这笔钱已不抱什么指望了,不过我还得去要。他们不给钱,至少也得给个说法。”说到赵志远再次参加高考的事,校长也比较乐观,认为他高强度地接触英语大半年,今年的考试成绩一定会大有提高。校长还帮助他联系到县二中免费参加高考复习两个月。

  高考前夕,赵志远给宝山表哥打了几次电话,想报告一下自己的情况,同时希望表哥找一下省财政厅,督促乡政府将那10万元专款专用。可是电话总没有人接。他估计表哥可能正在各县推销复习资料,也就不再多想,一心复习应考。俗话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赵志远中考、高考曾两次毁在英语上,已给他造成非常明显的心理障碍。尤其是自今年开始,英语考试增加了30分听力题,大大加重了其思想负担。多年来,赵志远因为买不起收录机和磁带,听力一直很差。他是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考场的,走出考场时却感到很坦然。他知道,不论成败,这都是自己今生的最后一搏了。

  赵志远一直牵挂着表哥的事业,因为那也是他自己的事业。他一手选编的英语高考复习资料《知己知彼,决战高考》印好了没有,卖得怎么样?他走出考场的第二天就来到省城。当他打开那间小屋时,一股霉味扑鼻而来,仔细一看,到处都落了一层灰,说明表哥很久没有回来过了。他愣了一会儿,担心表哥出了什么意外,赶紧给表哥的手机打电话,打了几次都是忙音。他只好放下电话,将屋子打扫整理一遍。太阳下山后,赵志远正打算出去买点儿吃的,电话响了,是表哥打来的。赵志远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表哥说在3公里以外的一家小餐馆里等他。赵志远在门口乘上119路公共汽车,不到半小时就找到了表哥。表哥点了五六个菜,要了两大杯扎啤,说:“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慰劳你一下”。表哥看上去很疲惫,两人默默地吃了半饱后,表哥才叹口气说“运气不好”。原来那本复习资料刚印了一半,教育厅那个处长就赶紧找到表哥,说上面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得向学生摊派复习资料,否则就地免职。表哥一看形势不好,立刻打电话通知印刷厂要求减少印数。可是印刷厂坚持要按“合同”办事,把这桩好不容易到手的业务做完。印刷厂以为表哥代表的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其实出版社对此并不知情。表哥一出好戏被演砸了,自知纸包不住火,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让印刷厂与出版社去打官司。其实表哥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他不仅向印刷厂预付了3万元印刷费,花了几千元打点那个处长,还丢了在出版社的工作。如今他只好卖了车子,隐姓埋名,下一步则准备远走他乡。赵志远深为表哥的不幸处境而悲伤,只是苦于无法帮助他。表哥却说:“我换个地方,还可以寻找到新的发展机会。只是你那阵子帮我干了不少活,我本该好好给你发一笔工资,作为你上大学的学费。现在无能为力了,这几百块钱你拿去用着,另外我那屋里还积压一批英语书,都归你了。如果按半价出手,也能换来几千块钱。我为你准备了一辆三轮车,明天一大早,你就把小屋里能用的东西都搬走。如果有人问,就说我借过你的钱,同意拿这抵债的。”

  第二天清晨,城市还没有醒来。赵志远就将书整齐码放在三轮车上,再铺上席子,放上被褥,俨然一个移动的家。两小时后,他已出了省城,行进在通往家乡的二级公路上。一路上,只要看到学校和中学生,他就要设法推销一番。就这样,回家的路虽然只有300多里,竟骑了七八天。书却只卖了几十本。他把余下的书送给了母校,校长坚持要按八折付钱给他。学校拿不出现钱,因乡政府欠着学校10万元,就给赵志远出了一份6000元的欠条。校长说,它可作为赵志远上大学的学费。校长还说,如果赵志远被正式录取,学校还将从那10万元中拿出一部分给他作学费。不久,高考成绩终于公布了,赵志远的英语成绩果然比去年提高了十几分,但总分却比去年还低几分。他象去年一样,因没有填报专科志愿而再次名落孙山。

  赵志远是从校长那儿得到自己再次落榜消息的。校长无比感慨地说,我们山里的学生因为英语吃亏实在太大了,要想提高本校中考升学率,必须狠抓英语教学。不仅要设法补充英语教师,还要添置教学设备。为此,校长拉着赵志远一道去乡政府讨那10万元财政拨款。粗壮的乡长正跷着腿打电话,他们俩进去时,他象没看见一样。他们只好呆立在一旁。乡长打完了电话,并不请他们入座,只是板着脸看着他们。校长赶紧凑上前,把赵志远介绍了一下。赵志远发现一向正气十足的校长此刻象断了脊梁骨一样,内心里对校长的印象发生了极大变化。赵志远对乡长说:“我表哥让我告诉你,如果乡政府1个月内不把10万元拨给学校,财政厅将下令收回这笔资金。”乡长的态度立刻变得非常和善,表示乡政府不会占用学校一分钱,只是从长远打算,替学校把握着,以便细水长流。此行果然见效,乡长并当即拨付了3000元给学校。校长则将这笔钱全部用于支付赵志远的书款。

  赵志远得了3000元钱后,在镇上吃了一大碗牛肉面就往回赶。当他来到家乡的水库边时,一身燥热的他抵挡不住清水的诱惑。他独自游了两三个小时后,躺在背阴的堤坝上,仰望碧蓝的天空。当年他曾在这儿孕育过许多美好的幻想,如今仅仅因为一种与自己世代毫无关系的外国语言而烟消云散了。今后的路怎么走,走向何方,他有着太多的设想。今天上午,校长曾非常恳切地希望他留在学校当英语教师,以使他的师弟师妹们不再吃他这样的亏。他一口回绝:“狗日的英语,我就不信没有它就不能活!”

   (原载2004年第6期《雨花》杂志头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0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