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任伍:李克强总理的经济理念和改革思想述要

更新时间:2013-09-26 22:29:20
作者: 唐任伍  
在救灾面前,他没有把自己当主角。 志愿者运送帐篷支架,他闪到一边让他们先走。 他不止一次地问救援人员瓦砾下是否有幸存者。 入夜了,李克强打着手电筒部署工作。 凌晨两点,他休息的帐篷灯光还亮着。 第二天,他面容憔悴,声音沙哑。 他在灾区经常安慰伤员的一句话:不用担心,政府会管您的。[3]

   从四川灾区回来,他又去考察人感染 H7N9禽流感的防控工作。 5 月 6 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决定今年建立最严格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制度。 5 月 13 日,在国务院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要求严格监管,严厉打击食品安全违法行为。 重拳方有效,重典才治乱,绝不容许再出现奶粉那样的信任危机。

   2013 年 6 月初 ,吉林 、福建又接连发生重大死伤事件,每一起事件,李克强都有批示。 “六一” 前一天, 他开会研究了婴幼儿奶粉质量问题。 会议提出 5 项措施,提高婴幼儿奶粉质量安全水平。 6 月 16 日,九部委推出婴幼儿奶粉新规,缓解国产奶粉的信任危机。6 月 17 日,李克强到审计署调研时叮嘱, 用到改善民生上的钱决不能变成“窟窿”,防止群众的“保命钱”、“活命钱”被挪用甚至被贪污。 6 月 26 日,他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加快棚户区改造,促进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 将棚户区改造等作为接续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要调整优化投资安排,压缩一般性投资,集中一部分资金重点加强对这些方面的支持,把钱用在“刀刃”上,引导、带动信贷和其他社会资金投入。 6 月 28 日,在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批示,医改事关民生福祉,也是民心所向,要向全民提供基本医疗卫生制度,要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向深化改革要红利,把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 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医疗卫生事业。

   释放改革红利必须攻坚克难。 我国已进入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 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离实现现代化目标越近,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也就越多,城乡差距、区域差距拉大的趋势尚未根本扭转,就业创业、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分配不公、社会公平等问题依然突出。 这些难题,要靠体制改革来解决,这必然会触及固有利益调整,矛盾多挑战大,多是难啃的“硬骨头”,必须义无反顾,以更大的勇气、智慧和韧性攻坚克难,才能破除体制障碍,充分释放改革红利。

   李克强反复强调,使改革红利惠及人民,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受益,因此就要深入基层,了解老百姓对改革的诉求,如收入分配、 城乡差别等, 看看他们到底希望改什么,怎么改。 也就是说,要以民之所望为改革所向,通过改革让百姓受益,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基于这一认识,李克强任总理以来,大量的时间走基层,访民生,亲民务实。 从震区到疫区,从婴幼儿奶粉到大学生就业,他领导着新一届政府,筹划着各项改革,力图通过改革,努力编织保障基本民生的安全网。

   四、以新型城镇化为引擎,取得经济改革红利

  
中国改革开放 30 多年, 经济高速发展,2012 年 GDP 达到 519322 亿元, 折合成美元为8.25 万亿美元,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 超过 6000 美元。

   但是,进入 2012 年,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改革红利与投资红利进入惯性疲劳, 人口红利、出口红利逐渐消失,中国经济受世界经济萧条的影响,经济增长速度下滑至 7.8%。 要保持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 必须寻找新的引擎和动力。 李克强审时度势,果断地将新型城镇化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的引擎。 李克强多次强调指出,新型城镇化是最大的改革红利。

   通过新型城镇化作为引擎来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增长的思想李克强早已有之。 早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 他就形成对中国经济问题的一些独到见解。 1991 年,他在《中国社会科学》第 3期上发表了《论我国经济的三元结构》的论文,分析了中国传统二元经济结构的特点, 认为中国不能从二元结构直接进入一元结构, 而要经历三元结构的过渡阶段, 走三元化道路是中国经济结构转换的唯一选择, 只有通过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三元经济结构才能最终演化为一元结构。 而促进三元结构转变为一元结构,根本问题在于占中国人口 80%的农村居民实现现代化, 城镇化的实现是三元结构转换成一元结构的最终标志。 因此,就要根据农村工业部门趋向于集中分布的产业特点, 因势利导使农村人口顺乎自然地向小城镇集中,逐步发展中小城市,使已进入农村工业部门的农村人口继续向现存城市转移。 要促成这一转变,必须逐步打破城乡分割的社会体制,调整工农业产品的价格,解决农业生产的比较利益过低问题, 逐步实现工农业基本产品的等价交换, 国家也应增加农业投入补偿其利益损失。 李克强强调,必须通过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 建立农村工业部门和城市工业部门合理分工、平等竞争的基础,从而形成新的协调机制。 三元结构才能顺利向一元结构转换。 李克强“三元结构”向“一元结构”转换的思想, 当时即引起学术界的重视, 其论文获得1996 年度 (第七届 ) 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城镇化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前 30 年我国同样用城镇化来刺激经济增长, 但这是由政府主导的城镇化, 经济增长以后遗留下来的种种弊端仍让决策者心有余悸。 在 GDP 指标的考核指挥下,地方政府抓项目,修大马路,建高楼,建新区, 建广场……却仍然没有解决人的城镇化问题。 新一轮城镇化要避免传统城镇化的弊端,就需要从体制上解决问题。 2013 年 3 月 17 日,李克强在回答新华社记者的提问时指出, 我们强调的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 现在大约有 2.6 亿农民工, 使他们中有愿望的人逐步融入城市,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要有就业支撑,有服务保障。 而且城镇化也不能靠摊大饼,还是要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因地制宜地推进。 还要注意防止城市病,不能一边是高楼林立,一边是棚户连片。 新一届政府下决心要再改造一千万户以上各类棚户区, 这既是解决城市内部的二元结构,也是降低城镇化的门槛。 尤为重要的是, 新型城镇化必须和农业现代化相辅相成,要保住耕地红线,保障粮食安全,保护农民利益。

   李克强将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紧密结合起来,重点关注发展农业现代化,促进农民进城就业、创业,有序释放城镇化的内需潜力。农业对李克强来说并不陌生,在地方主政时,他也经常到田里,“抓一把,就知道土壤墒情如何”。就任总理后,在他眼中,农业已不仅是粮食安全和农民增收的问题,他更关心怎样以农业现代化来支撑新型城镇化。 李克强的思路是:通过发展现代农业固本强基,有序释放城镇化的内需潜力。

   2013 年 3 月 27 日, 李克强就任总理后的首次调研,首站选择江苏省江阴市新桥镇,专程考察小城镇规划建设和农业现代化。 面积仅19.3 平方公里、 人口不足 6 万的新桥是江阴最小的镇,但却是江阴乃至江苏城镇化的样本:农民上楼成为工人,集中居住率在 80%以上,80%以上的农民成为现代产业工人。 李克强说,小城镇建好了,会比大城市生活更方便。 他高度肯定了新桥镇的“三集中”,反对人为“造城”,认为城镇化要有产业支撑,进城农民能就业创业,生活才会更安稳,城镇化才能扎实。[4]

   现代化农业是李克强的另一兴趣点。 在常熟的家庭农场,李克强说,通过股份合作、家庭农场、 专业合作等多种形式发展现代农业是大方向, 适度规模经营对新型城镇化会形成有力支撑。

   2013 年 4 月 3 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部署开展现代农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工作,推动转变传统的农业发展方式。 国务院确定黑龙江先开展试验。 按照国务院的部署,综合配套改革包括创新农业生产经营体制、 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创新农村金融服务、探索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协调发展的新模式等 9 项内容。

   只要是在农村走访, 李克强就喜欢到田里去看看。 在常熟,他察看了麦苗长势,2013 年 3个月后,他又到邯郸考察麦收。

   李克强不仅强调新型城镇化、 农业现代化作为改革红利的抓手, 同时还多次强调要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释放改革红利。 2013 年 3 月底在考察江苏、上海时,李克强同意并推进上海自贸区,从而使上海、长三角、长江流域形成改革开放新格局, 以自贸区建设构建经济增长新引擎。 5 月底,李克强出席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北京峰会,要求加快推动服务贸易发展,推动现代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6 月初,李克强到河北考察时,提出加快环渤海一体化建设,打造中国经济增长的另一个新引擎。

   五、以简政放权为动力,启动新一轮行政体制改革

   李克强启动新一轮行政体制改革, 主要从以下三方面推进。

   (一)简政放权,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

   行政体制改革是全面改革的重要领域和中心环节,核心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转变政府职能,就是要解决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通过简政放权,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激发市场主体的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把政府工作重点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来。 李克强多次提出,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从历次改革看,机构撤并只是行政机构改革的“物理反应”,转变政府职能才是“化学反应”。 改革不能止于“物理反应”。 如果政府职能不转变,只有机构内部整合,机构改革注定会重蹈以往的覆辙,陷入循环往复的怪圈。 要想产生改革的“化学反应”,行政审批领域是重中之重,必须通过减少行政审批事项、 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扩大向社会和市场放权的效果,建立起“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检验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关键在于行政审批领域。 深化相对集中行政许可制度,强化行政服务中心无疑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简政”是李克强获取“改革红利”的第一步棋。 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 涉及铁路政企分开、卫生计生整合、食品药品监管等方面。 国务院将其分解为 72 项任务,各部门责任明确。李克强说,这次改革的核心就是转变政府职能,也是简政放权。 在两天后召开的国务院全体会议上,李克强说, 这次机构改革是新一届政府要办的第一件事,要限期完成职能转变的各项任务,绝不能“换汤不换药”。

   在 2013 年 3 月 15 日上任的首场记者会上,李克强回答了 11 个问题,涉及改革方略和新一届政府施政目标。 李克强表示,推动经济转型要注意发挥财政、 金融、 价格改革的杠杆作用,方案在金融领域要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 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保护投资者。 3 月 18 日,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 内容是加快推进机构改革,落实任务。 3 月 29 日,李克强在部分省市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指出,30 年前, 波澜壮阔的改革首先是由沿海开放的经济特区带动的。 今天看来,用开放促进新一轮改革,依然有很大的空间和动力。 而在这种开放的过程中,改革将释放巨大的制度红利。 5 月 6 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今年在行政体制、财税、 金融、 投融资等 9 个重点领域加大改革力度。 3 个月内按计划完成“简政”任务,本届政府内“放权”目标实现近 3 成。 有媒体评论,这是激发社会活力的一剂“良药”。[5]

接着,李克强快马加鞭、按时间表有条不紊地实施“放权”。 在李克强就任总理前,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 1700 多项, 他认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021.html
文章来源:《改革》2013年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