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黎萍:二十世纪初苏俄妇女解放观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

更新时间:2013-09-23 21:20:28
作者: 何黎萍  

  

  摘要:20世纪初,以早期共产主义者为代表的中国先进知识分子积极介绍和传播苏俄妇女解放观,并将它们与欧美资产阶级女权运动进行了区分。同时,这种思想观念也影响了受共产国际指导的中国共产党妇女政策,使之随着共产国际妇女运动指示的变化而改变。中共早期"苏俄模式"的妇女政策,由于脱离中国实际而收效甚微。然而,这一教训有助于后来中共制定中国特色的妇女政策,并构建中国本土化的妇女理论。

  关键词:女权运动 男女平等 苏俄妇女解放观 中国共产党 共产国际 妇女政策

  

  自中国共产党成立至20世纪30年代初,中共妇女政策一直深受苏俄与共产国际的影响,并随着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革命路线的变化而变化。这种影响起源于十月革命和五四期间中国一批早期共产主义者和进步知识分子对苏俄妇女解放运动的介绍与传播,随着早期共产主义者接受苏俄无产阶级的妇女解放观,奠定了中共早期妇女运动追随共产国际路线的基础。以后又随着共产国际对中共革命路线的直接指导,形成了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中共的妇女运动方针与政策。然而,对这一问题,学界少有研究。事实上,研究中共早期妇女解放思想和政策是我们深入认识中共党史的重要方面。尤其当前在引进国外性别研究理论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建构中国本土的妇女研究理论,因此,吸取中共早期制定妇女政策的经验教训,将国外妇女运动的经验与本土妇女解放的特点相结合,是形成中国特色的妇女解放道路和妇女理论的重要条件。

  

  一、早期共产主义者对苏俄妇女解放观的传播

  

  在苏俄妇女解放运动传入之前,中国人追求的妇女解放目标是走欧美资本主义女权运动的道路。早在19世纪末中国人就开始接触到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妇女生活和女权运动。创刊于1898年7月24日的《女学报》是中国第一份妇女报刊。该报向国内妇女介绍了西方国家妇女的婚姻、教育和参政活动。到20世纪初,随着出洋留学热潮和资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兴起,一批以留日学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通过发表文章和创办报刊来宣传欧美女权运动,掀起了一股传播西方女权学说的热潮。马君武是他们之中系统介绍西方女权学说的第一人。1902年马君武翻译了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的《女权篇》,这是中国第一本关于西方女权思想的译著。该书集中介绍了斯宾塞关于妇女权利的划分和认识。第二年,他又发表了题为《弥勒约翰之学说》的文章。文章第二部分介绍了约翰·穆勒的《女人压制论》(现翻译为《妇女的屈从地位》)一书,向国人展示了穆勒"力主男女同权之说"的观点。与此同时,他还向国人介绍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女权思想--第二国际的《女权宣言书》以及对女权的划分,但是他没有注意社会主义妇女思想的重要意义。结果,国人更多地关注了他对西方女权学说的介绍,而忽视了他关于社会主义女权思想的摘录。

  不久,受马君武影响的柳亚子、金一、陈撷芬等人都纷纷撰文或著书,大谈女权,以致"女权"一词成了进步知识界的流行语。金一在1903年写成的《女界钟》一书最具代表性。他明确指出写作此书是受到西方人权观的影响,并以西方女权为借鉴,提出中国妇女权利的思想。同时,金一也提到了第二国际社会党人妇女权利的主张。他说:"吾读社会党史,而知其实行男女同权之主义。"①然后,金一几乎一字不差地照录了马君武介绍的第二国际社会党在布鲁塞尔发表的女权宣言,然而仍没有引起国人的注意。反而在国外,一些中国留日学生介绍了一些社会主义的妇女思想。1907年左右,以何震为代表的中国最早一批接受西方无政府主义思潮的人,在日本东京创办了《天义报》。该报向国内介绍了无政府共产主义思想,其中就涉及马克思主义关于妇女解放的部分理论。例如,1908年《天义报》第16卷至19卷合册上发表了志达的《女子问题研究:因格尔斯学说》一文,就是对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摘译。这些介绍并没有在中国引起太多注意,不过向中国进步知识界传播了关于共产主义妇女理论的最初信息。西方女权学说和欧美资产阶级女权运动却在20世纪初得到广泛流传。当时颇有名气的《女子世界》②杂志形象地描述道:"弥勒·约翰,斯宾塞尔'天赋人权'、'男女平等'之学说,既风驰云涌于欧西,今乃挟其潮流,经太平洋汩汩而来。西方新空气,行将渗漏于我女子世界,灌溉自由苗,培泽爱之花。"③当时,许多宣扬女权的妇女刊物也应运而生。

  新文化运动开始后,一批反封建的民主志士也以欧美女权思想和运动为武器来破除封建的纲常礼教,积极介绍欧美女权运动,其中以吴曾兰、胡适和李达的文章最具代表性。吴曾兰在其《女权平议》的文章中开头就说:"欧洲自卢梭、福禄特尔、穆勒·约翰、斯宾塞尔诸鸿哲提倡女权,男女渐归平等。"④然后号召中国妇女学习欧美女子,起来争男女平权。胡适的《美国的妇人》一文,分别从美国妇女教育、职业、婚姻三个方面较全面地介绍了美国妇女独立自主的生活和权利⑤。李达的《女子解放论》一文,是当时介绍西方女权运动的力作。他说:"近代妇人解放得最早的,莫如欧美各国。"⑥五四运动爆发后,先进知识分子又将欧美女权运动的介绍与之相结合,由舆论的鼓噪演变为行动的模仿和实践。一时间以"新女性"形象为标志的欧美妇女解放模式,成为当时中国妇女追逐的榜样和目标。

  毫无疑问,在苏俄妇女解放运动传到中国之前,欧美女权运动无疑是中国知识界看到的当时最先进的妇女解放模式。李达曾指出,欧美各国"未解放以前的女子,与我国今日的女子是一样的,所以我国提倡女子解放,不可不学欧美各国的样子"⑦。当然,这与欧美资产阶级女权运动起源早有关系。

  直到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之后,以初步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先进分子为代表,开始关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妇女解放运动的道路才广泛受到国人的注意。据材料显示,李大钊作为最早介绍苏俄社会主义的早期共产主义者,于1918年11月15日在《新青年》第5卷第5号上发表的《Bolshevism的胜利》,大约可以算作最早提到苏俄社会主义妇女解放的文章。他不仅提到苏俄政府中男女同样工作,而且还首次提及救济部女总长郭冷苔(现译为柯伦泰,后为共产国际妇女书记处负责人之一)。1919年起,介绍国际共产主义妇女解放思想和苏俄妇女解放运动的信息日益增多,以《新青年》《每周评论》、上海《民国日报》及其副刊《妇女评论》《东方杂志》《少年世界》为代表的刊物纷纷登载介绍苏俄妇女解放的文章,如1919年2月15日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发表的《战后之妇人问题》,1919年4月,上海《民国日报》发表的《劳农政府治下之俄国:实行社会共产主义之俄国真相》,1919年7月赵叔愚翻译并发表在《少年世界》上的《列宁对于俄罗斯妇女解放的言论》等。进入20年代,早期共产主义者介绍苏俄及国际共产主义妇女解放运动的文章更多。代表性的有:李汉俊翻译德国倍倍尔所著《社会主义与妇女》的部分章节,名为《女子将来的地位》,发表在《新青年》第8卷第1号上;震嬴翻译的《俄国与女子》一文发表在《新青年》第8卷第5号"俄罗斯研究"专栏上;李达翻译的山川菊荣著的《劳农俄国底结婚制度》发表在《新青年》第8卷第6号上;李达翻译《劳农俄罗斯中劳动底研究》的部分章节,名为《列宁底妇人解放论》发表在《新青年》第9卷第2号上;李大钊在1922年1月18日上海《民国日报》副刊《妇女评论》上发表《现代的女权运动》;此外,还有《东方杂志》发表的恽代英翻译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等。

  他们在翻译介绍苏俄及国际共产主义妇女理论时,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影响,并以此来分析和认识妇女问题。他们一致认为社会经济制度的变更导致了妇女地位、家庭制度的改变,所以男性对女性的压制是由私有制这一根源所决定,妇女的解放只有通过消灭阶级、消灭私有制来实现。

  从李达翻译的《列宁底妇人解放论》一文来看,文章揭露了资本主义国家妇女的奴隶地位,高度赞扬了苏俄妇女的解放:"当最近十年之中,在全世界的民主党,绅士阀共和国的指导者之中,能够做到像俄罗斯一年间所实现的妇女解放事业的百分之一的,一个也找不到。"⑧

  震嬴翻译的《俄国与女子》的文章也颇有代表性,全文包括六个部分:苏维埃俄罗斯的劳动女子、家庭和雇佣的女工、苏维埃俄罗斯的女工、俄国(布尔塞维克主义)和劳动女子、俄国赤军中的女子、俄国女工的状况。文章不仅介绍了"劳动的女子和农村的女子对于劳务大有助力",而且"中等社会的妇女和农家的妇女对于各种机关,非常活动"。⑨

  慰慈的《俄国的婚姻制度》一文则较早地关注了苏俄妇女的婚姻解放。全文分结婚法和离婚法两部分,简洁介绍了俄国不同于欧美的独特的婚姻制度,重点强调了实行非宗教结婚的礼式,俄国"革命以后,教堂的势力完全扫地……新法律第一条就说:从今以后,俄罗斯共和国只承认民事的结婚"⑩。

  李达翻译的《劳农俄国底妇女解放》一文,是当时最全面介绍苏俄妇女各方面情况的代表作。最值得注意的是文章对苏俄妇女解放程度的赞扬,苏俄"劳动妇人的运动,已达到最广的范围,有很大的政治的势力"(11)

  李大钊的《现代的女权运动》一文,不仅赞扬"苏俄劳农政治下妇女享有自由独立的量,比世界各国的妇女都多",而且还首次介绍了苏俄领导下的共产国际的妇女活动,"第三国际的执行委员会,于1920年指定Clara Zetkin(克拉拉·蔡特金--笔者注)为妇女共产党的国际的书记,计画着开一国际共产党劳工妇女会,示全世界劳工阶级妇女以正当的道路,以矫正大战开始后1915年在Berne(伯尔尼--笔者注)开的第一次国际妇女大会的错误"(12)。

  这些介绍可以说给中国人带来了一种新型的妇女解放模式,开阔了中国人的眼界,尤其是为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者区分西方两种不同道路的妇女解放运动,并转而主张走无产阶级妇女解放道路奠定了重要基础。

  

  二、早期共产主义者对西方妇女运动性质的区别

  

  早期共产主义者在大量介绍苏俄妇女解放运动时,看到了西方两种不同的妇女运动--欧美资产阶级女权运动和苏俄妇女解放运动,在对它们进行比较之后,发现了它们之间的差别与优劣。他们开始认识到这是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妇女运动,并将它们区别为资产阶级的女权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女权主义;或者称之为第三阶级的妇女运动和第四阶级的妇女运动。

  最早区分欧美资产阶级女权运动和苏俄妇女运动的是李大钊,他在《战后之妇人问题》一文中指出,英国女权运动的要求"都是与中产阶级的妇人最有直接紧要的关系的问题,与那些靡有财产、没受教育的劳动阶级的妇人全不相干。那中产阶级的妇人们是想在绅士阀的社会内部有和男子同等权力。无产阶级的妇人们天高地阔,只有一身,他们除要求改善生活以外,别无希望"。这"两种阶级的利害,根本不同;两种阶级的要求,全然相异。所以女权运动和劳动运动纯是两事"。(13)这种区分显示李大钊已经意识到欧美女权运动和苏俄妇女运动是两种阶级的运动。

  毫无疑问,李大钊这种认识和划分开始引起其他共产主义者的关注,随后田汉在《第四阶级的妇人运动》一文中,就专门对西方国家各种妇女运动的性质作了划分。他将妇女运动分做"君主阶级"、"贵族阶级"、"中产阶级"、"劳动阶级"四种类型,认为女皇和女王掌政是第一阶级的妇女运动,"中世纪各国贵夫人之操纵政局,也是第二阶级的妇人运动之表现。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勃兴后,各国随之而起的女权运动,便是第三阶级的妇人运动","真正彻底的改革论者便是第四阶级的妇人运动,或谓之为'妇人的劳动运动'"。田汉认为,第三阶级的女子虽然与第四阶级的女子性别相同,但实际上"利害根本不同",反而是"第四阶级的女子和第四阶级的男子利害根本相同"。显然,在李大钊认识的基础上,田汉又进一步深化了对女权运动的认识。他把资产阶级女权运动称为第三阶级的妇女运动,把劳动阶级的妇女运动称为第四阶级的妇女运动。他看到了劳动妇女首先属于劳动阶级,自然要将阶级革命放在第一位。这就决定了资产阶级女权运动与无产阶级妇女运动在根本利益、目标和方式上的不同。(14)

  之后,陈望道的《我想》一文进一步阐述了田汉关于第三阶级妇女运动和第四阶级妇女运动的认识,并对两种妇女运动作了更明确的辨别。他说:"我觉得'女人运动'共有两大类:一是第三阶级女人运动;一是第四阶级女人运动。第三阶级女人运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918.html
文章来源:人文与社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