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子明:试析今日中国的毛派光谱

更新时间:2013-09-04 08:11:47
作者: 陈子明 (进入专栏)  

  对“左毛”进行了犁庭扫穴式的清除。在此后的二十年里,“左毛”基本上销声匿迹了。但是,由于权贵资本主义日益猖獗,两极分化不断扩大,“左毛”开始重出江湖,并受到追捧。上海造反派头头朱永嘉、北京造反派头头蒯大富等纷纷撰文著书。邓力群、马宾等人在1980年代都是“前毛”,进入新世纪后则公然以“左毛”领袖的面目出现。

  迄今为止表述得最清晰、最系统的“左毛”理论家,可以说就是张宏良了。他在2011年底提出了“毛派共产党人”的“总口号”:“反腐锄奸,整党救国,共同富裕,大众民主”。但是在“左毛”营垒中,有许多人认为他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眉来眼去,勾勾搭搭,是宋江式的投降派,不认同他的政治纲领。为什么说他是投降派呢?因为他不能彻底地按照毛泽东的晚年思想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作为最主要的敌人,他过多地把矛头指向民间资本家,指向专业人士,指向律师,指向知识分子。批张宏良的人说你这个不是真“左毛”,真“左毛”应该是始终把斗争矛头指向“走资派”,坚持走“继续革命”的道路;你把火力集中在知识分子身上,同时又和现实生活中的掌权者勾搭,想要被纳入体制,你这是转移斗争大方向,是冒牌货。

  

  (七)

  

  最后说一下“右毛”。“右毛”就是鼓吹国家主义、军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毛派。他们与希特勒、东条英机一样,迷信暴力、权力、武力,力图成为现行世界秩序的颠覆者,因而,不妨以纳粹主义的黑色称之为“黑毛”。

  在1960年代中期,毛泽东一方面在国内开展“文革”运动,一方面对外“输出革命”,鼓吹以“世界的农村”包围“世界的城市”的“人民战争”,制造全球“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彻底打倒全世界“帝修反”,“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后来,由于当时中国的实力与美国和苏联相差太远,在苏联的核威胁下,毛泽东不得不收敛了“世界革命”的野心,改为实行“傍大款”、“当小三”的与美国“一条线”战略。现在的“黑毛”,自恃中国经济实力上升,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超越美国,就重新拾起了毛的“世界革命”战略。

  说老实话,如果希特勒、东条英机之流仅仅把法西斯主义实施于国内,受害者的范围还是比较小的,主要是“犹太人”、“财阀”之类,但当他们进而挑战国际秩序,就不仅对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的伤害,而且给本国人民带来更大的灾难--日本还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受到核打击的国家。

  进入核时代以后,核武器本身就成为遏制战争的力量。但是毛泽东始终不信这个“邪”,一直鼓吹“世界大战不可避免”,鼓吹“早打、大打、打核战争”。1957年,毛在莫斯科的各国共产党领导人大会上放言: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此后,全世界正宗的马列主义信徒,都远远躲开了毛泽东,不愿再与这样的“战争狂人”为伍。今天的“黑毛”,则全面继承了毛的战争基因。朱成虎说:“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去年“9?18”全国80个城市的“黑毛”举行游行,最醒目的大标语是:“宁可华夏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宁愿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

  

  (八)

  

  笔者没有给“前毛”指定一种特征颜色,因为他们的观点是极其驳杂的,从四项基本原则的拥护者到宪政民主的拥护者,无所不包。同时,在“前毛”阵营中,毛始终是一个配角,一种配色。譬如说,对于截止到1956年的“前毛”来说,毛泽东是邓小平和陈云的配角;对于截止到1952年的“前毛”来说,毛泽东是刘少奇和张闻天的配角;对于截止到1946年的“前毛”来说,毛泽东是林肯和罗斯福的配角。而且,“前毛”很难说得上是“真毛”,毛泽东本人已经自我否定、自我淘汰的东西,还能说是真正的“毛泽东思想”吗?

  在本文所说的“五色毛”中,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来说,“黑毛”是最危险的,“红毛”其次,“灰毛”、“绿毛”、“黄毛”则危害不大。“黑毛”的核心观点是“总体战争论”,“红毛”的核心观点是“阶级专政论”。“黑毛”与“红毛”才是中国宪政派的主要对手。

  2010年,我在不点名批判薄熙来的文章《警惕“经典法西斯”》中指出:现在,当政治野心家试图与一部分群众相结合,通过打民意牌争夺最高权势,“理论-群众-领袖”的“三位一体”浮出水面的时候,就意味着法西斯运动正在从“次法西斯”提升至“经典法西斯”。“经典法西斯”上台前,通常会表现出“左”的一面,例如纳粹党宣布的《二十五点纲领》就包含许多偏左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然而,希特勒上台以后,马上就抛弃了期待“经济革命”的纳粹党“老战士”,表现出其“右翼专制”的本质。薄熙来如果上台,肯定不会如“左毛”期待的那样去搞“第二次文革”,而是实行国家主义、军国主义的那一套。所以说“黑毛”比“红毛”更具有现实可能性与危害性。

  笔者曾经说过,“红与黑”的同盟是“非神圣同盟”,也就是说,同盟破裂是命中注定的,不过是或早或迟而已。因为从本质上说,前者是世界主义者、阶级至上主义者;而后者是国家至上主义者、文化中心主义者,牛头不对马嘴,硬栓在一起终究是不可能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军国主义者重视社会稳定、朝野同心、举国一致、团结对外、争取生存空间,反对阶级斗争、社会冲突、底层革命、犯上作乱、在自家锅里抢食。他们的理想是“建立在国民全体的意愿之上的全体政治”,是“强国家”,即使反对豪门也是出于贫富两极分化会削弱国家凝聚力的担心,他们绝对不会同意自下而上地搞什么“经济文革”和“大民主”。“红毛”对“红二代”的期望,是注定要破产的。

  

  (九)

  

  分析毛派,是为了分化毛派。正如左派从整体上说不是宪政民主派的敌人,毛派从整体上说也不是宪政民主派的敌人。只要支持宪政民主,喜欢不喜欢毛,纯属个人爱好;对于毛应当“几几开”,历史学家们可以永远争论下去。

  不论是“前毛”、“后毛”、“中毛”、“左毛”、“右毛”,还是“黄毛”、“绿毛”、“灰毛”、“红毛”、“黑毛”,都还不是一个固化的人群、派别、政党。严格地说,它们都是一些思想因子。一个人可以同时具有几种毛派思想因子。非毛、反毛派阵营有些人的头脑中,同样可能潜伏着毛派思想因子。因此,人们需要有反思精神并经常保持高度的警惕。2013.8.2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33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