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薛理泰:东京正在为军国主义招魂

更新时间:2013-09-01 23:38:16
作者: 薛理泰  

  

  今年是二战结束的68周年。8月15日则被称为日本的二战“战败日”或者“终战日”。日本右翼在这一天竞相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在日本社会加剧转向右倾的时代背景的衬托下,此一为军国主义招魂的危险动向格外引人注目。

  靖国神社向来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精神支柱。过去,日军官兵在出征前,往往互相约定“今后在靖国神社重逢”,以示为天皇效忠战死的决心。从日本阁员及政客对于参拜靖国神社的热情度,当可分析某一届日本政府对于历史反省及当代和战问题的根本立场以及日本民众在某一时段的立场的倾向性。靖国神社在日本军国主义者乃至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于此可见一斑。

  靖国神社方面称,17.5万人在8月15日前往参拜,比去年多出1.4万人。参拜者既有成群结队涌至的知名政客,更有上班族和学生团体。神社周边的右翼分子则群呼鼓掌,十分狂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顾及中、韩两国反对参拜供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不满情绪,未去参拜,却也自费献上了祭祀费(即玉串料)。据安倍的助手称,首相对未去参拜感到非常遗憾。安倍本人虽然没去,但是他的内阁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却前往参拜。其实,早在今年4月神社春季大祭时,安倍内阁副首相麻生太郎即前往参拜。安倍当时也供奉了名为“真榊”的祭品。

  8月15日,安倍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致辞中,仅轻描淡写地表示“牢记应该汲取的教训”,却没有提及日本在二战中加害于亚洲的罪责,也没有提及“永不再战”的和平誓言,而历届日本首相在“8•15”讲话中是务必重申这两点的。显而易见,安倍的表态是一反常态的。

  

  日本社会向右转

  

  宋儒苏洵《辨奸论》云:“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在日本,8月15日是一个相当敏感的日子。恰在此时,安倍内阁为军国主义情绪推波助澜,鼓噪不已,究其实质,无非是为“修宪、建军”铺平道路而已。看来安倍内阁怀着非常强烈的冲动,希望把日本从“专守防卫”中松绑,并想废除日本和平宪法对交战的约束力。

  毋庸讳言,当今日本整个社会及政坛日益右倾。比如“出云”号准航母沿用了旧日本帝国海军第三舰队旗舰舰名,下水仪式也在旧日本帝国军歌《军舰进行曲》中按序进行,以往日本帝国的一面“旭日旗”则在舰首迎风飘扬。此乃日本举国越来越公开地纪念“光荣”的帝国历史,而未来的政治目标似乎就是挑战甚至颠覆二战后的国际秩序的一个生动的例子。诸如此类追忆昔日“大日本帝国”的光辉时分的活动,近年在日本越来越时兴,举不胜举。

  通过极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右翼政治势力登上政坛,在国际上不乏先例。希特勒政权由此当政,就是最典型的事例。当前日本似乎正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去。这一趋势令中、俄、韩等周边国家深为怵惕。

  从往昔日本扩张的历史可以发现,日本往往首先与一个世界级强国结盟,在该国默许甚至支持之下,在急剧地向周边扩充势力范围的过程中,恃势妄为,为日后国力更上一个台阶埋下伏笔。其间,日本又巧妙地掌握一个“度”字,让该强国一时还能忍受,事后发现事有蹊跷,却为时已晚。

  以日本在十九世纪明治维新后,始则争取沙俄作壁上观,在甲午战争中击败了中国,然后趁势插手俄国视为禁脔的东北;继而取得德国、英国的谅解,在日、俄战争中重创俄国,将东北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一次大战期间,日本声称替英国维持在亚洲的既得利益,趁机攻占青岛,席卷山东,却又暗中胁迫袁世凯接受等同亡国的二十一条,直接触犯了西方国家在华的既得利益。

  当年,日本通过和战并施的手段,急剧地扩充在华的势力范围,终于埋下日后同英、美等国翻脸动手的伏笔。至今,日本战略家在谈到往昔帝国时期文武韬略的成功之处,还是耳熟能详。

  

  中国海空军不如日本

  

  中国危机处理机制比较适合于应付规律性较强、节奏较慢的来自外部世界的地面入侵。至于对付发生在距离本国领土数百公里以外的高强度、快节奏、小规模的海、空冲突,则中国军方恐怕力有不敷,更何况严重缺乏作战经验,训练也不如日本远甚。

  就海、空军实力而言,尤其是海军,中国确实不如日本。相对说来,日本海上自卫队对中国海军比日本航空自卫队对中国空军可能具有更大的优势。日本海上自卫队武器装备比较先进,西化比航空自卫队也更为彻底。例如日本航空自卫队、陆上自卫队众多计算机的终端还是使用日文,而海上自卫队所有计算机的终端都使用英文。在战时,与航空自卫队、陆上自卫队相比,海上自卫队同美国海、空军的配合丝丝入扣,指挥、控制、通讯链路更为畅通无阻。

  从短期效益而论,设若日本先发制人,在钓鱼岛海域诉诸突发性的武装冲突,在中国采取军事行动予以反制以后,宜由美国发出严厉的警告,不准日、中两国扩大冲突。如此,中、日两国均有台阶可下,将涉及“几块大石头”的领土争端搁置异日解决,或许可以息事宁人。

  睽诸长期效益,则美国应该正视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崛起的危害性。一旦中国在军事上受挫,日本环顾亚太地区,俄、中两国均已国势不振,韩国更不在话下,届时日本势必重新评估《日美安保条约》以及美军驻防日本的真正价值。到头来,日本依然会对美国控制西太平洋的格局提出挑战。对于美国说来,挑战来自中国或日本,在本质上并无二致,区别仅在于历史上的双边关系:中国人迭次受惠于美国,而日本人则亲身经受过两次核爆之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247.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