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亚生:中国经济是如何起飞的?

更新时间:2013-08-23 18:37:14
作者: 黄亚生 (进入专栏)  

  

  

  二

  

  中国经济的起飞不仅仅是粮食生产的增加,更重要的是改革为农村的劳动力转向高附加值的工业生产和服务创造了条件。根据一项研究,中国五分之四的收入增长来自于配置效率的提高(Riskin,1987)。

  乡镇企业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提高了农村收入,吸收了农村的剩余劳动力,也为20世纪80年代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做出了贡献。这些农村企业所生产的附加值占GDP的比重,从1978年的6%上升到1996年的26%(Naughton,2007:274)。此外,他们还为中国经济注入了竞争。在外资企业仍被限制,城市私营企业规模还很小的20世纪80年代,这些农村企业成为当时和国有企业竞争的唯一力量。它们削弱了国有企业在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垄断,在中国经济转型中发挥了"催化剂的作用"(Naughton,2007:271)。

  学术界对乡镇企业有一个普遍的认知。一本中国经济的教科书是这样描述这个普遍认知的:"乡镇企业具有一种不寻常的所有制和公司治理体系。在这个历史时间段(1978~1996)乡镇企业具有很独特的产权结构。乡镇企业是起源于人民公社时期,所以它们绝大多数是集体所有制……"(Naughton,2007:271)集体所有制意味着乡镇企业的所有权属于处于中国政治体系中的基层机构,比如乡、镇政府。罗兰认为乡镇企业这个所有制的特征是经济学研究的一个挑战。因为如果乡镇企业是公有制体制,一般经济学会认为乡镇企业应该是没有效率的(Roland,2000)。主流经济学有一个很强的理论先验,即只有私有制才会激励企业家去投资并承担投资风险。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虽然乡镇企业没有这些激励机制但它们却有很强的和很出色的运营表现。

  经济学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理论,有些理论是建立在严格的数学模型上,来解释为什么乡镇企业作为公有企业还会有杰出的经营表现。例如,有学者认为,乡镇企业的一个优势是由当地政府提供的政治保护,因此,在具有明显偏向性的金融体系中,他们可以优先得到资本(Chang & Wang,1994;Li,1996)。另有学者建立的模型将乡镇企业视做法律体制薄弱环境中的一个有效替代品(Che & Qian,1998;Roland,2000)。斯蒂格利茨进行了进一步的探索。他认为,转型经济中最大的难题不是私有经济不发达,而是私有经济侵蚀国家财产的行为。而乡镇企业的公有所有制有效地统一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利益,同时又防止了私有经济对公有财产的侵蚀(Stiglitz,2006)。

  这一系列的理论都基于一个重要的实证前提--即乡镇企业必须是公有制的。但是,这个前提成立吗?

  西方学者认为乡镇企业起源于大跃进期间(1958~1961)农村的"社队企业",所以乡镇企业理所当然被认为是集体所有。这种观点并不完全正确。中国在1978年有150万个社队企业。但是到了1985年,已经有1200万家企业被贴上了乡镇企业的标签(农业部,2003)。很明显,绝大多数乡镇企业和大跃进没有任何关系。它们是始于1978年的农村改革的产物。

  在我所研究的记录中,"乡镇企业"这一称呼第一次出现在国务院于1984年3月1日印发的一个政策性文件里。这一里程碑式的文件为乡镇企业提供了新的政策依据,它用"乡镇企业"正式替换了之前的"社队企业"。正如文件中所指出的,这主要是因为旧的名称不能准确地描述和涵盖农村改革催生出的大量新型企业。文件的第二段给出了如下乡镇企业的定义(农业部,1985:450):"乡镇企业包括由乡和镇创办的企业,由农民组成的联营企业,其他联营企业和个体企业。"

  由乡、镇主办的企业是集体所有的,但它们仅仅是乡镇企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西方经济学界,由乡,镇主办的企业却被错误地认为代表了全部乡镇企业。乡镇企业其它两个组成部分是名副其实的私营企业。私营的乡镇企业是按规模划分的。所谓个体企业就是西方的法律架构下的独资企业。这类的企业一般雇有7名或者7名以下的员工。所谓联营企业是20世纪80年代的比较大型私企的代名词。联营企业一般有多个创办者或股东(通常没有亲属关系),并且雇佣7名以上的员工。随着时间推移,中央政治局在1987年的一份重要文件中,开始明确使用"私营企业"(《中国乡镇企业年鉴》,1989a:138),从此"私营企业"就正式得取代了"联营企业"这一名称。

  我查到的所有政府文件里对乡镇企业的定义无一例外地都涵盖了私有企业。在这里我提供四个来自官方政策文件和参考文献的节选。第一,由山西省乡镇企业管理局(1985:1)编写的一份文件把乡镇企业明确界定为"属于集体所有或者属于个体所有"。第二,1989年农业部在一份向国务院做的关于乡镇企业发展情况汇报中有这么一段总结:"当前,一大部分乡镇企业是个体工商户和联营企业……目前,在西北、西南以及其它的经济落后的地区,个体工商户和联营企业在乡镇企业中占很大比例"(《中国乡镇企业年鉴》,1990:4)。第三,中国农业银行在1987年发布的有关乡镇企业贷款政策文件中要求各级分行不仅要借贷给乡、镇一级的企业,也要借贷给联营企业和家庭企业(《中国乡镇企业年鉴》,1989b:524)。第四,一份来自《中国乡镇企业年鉴(1978~1987)》的分析说道:"比起国有企业,乡镇企业……是集体所有或个人所有的企业,它们拥有很大自主权,可以自主决定自身命运"(《中国乡镇企业年鉴》,1989b:3)。

  中国官方的乡镇企业定义和西方经济学对乡镇企业的定义有一个关键和本质的区别,即中国官方的定义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不是一个所有权的概念。在官方的定义里,只要一个企业是位于乡镇地区既被定义为乡镇企业,而不管它具有何种所有权结构。西方经济学家错误地认为乡镇企业是一个所有权概念,也就是说乡镇企业是属于乡、镇政府。有趣的是,有些中国官员也犯过同样的认知错误。万里是中国重要的改革者之一,在20世纪80年代担任分管农业的副总理。他在1984这样说道:"(一些官员)认为乡镇企业仅仅指原来由群众创办的集体所有的乡、镇企业,而没有包括后来由农民自己创立或联资创办的企业"(《中国乡镇企业统计年鉴[1991]》:128)。

  从改革最初开始,绝大多数的乡镇企业都是私有企业而不是公有企业。根据农业部的数据,到1985年,中国有超过1200万的乡镇企业,其中1050万是私有的乡镇企业。相比之下,同年只有157万的乡镇企业是集体所有的。在1978年,中国不可能有任何依法注册的私有乡镇企业。也就是说在短短7年时间里(1978~1985),中国私有的乡镇企业从零一举增长到一千多万家。中国乡镇企业的发展根本不是公有经济成功的典范而可能是历史上私有经济成功发展最引人瞩目的案例之一。

  图1(略)根据农业部的数据展现了乡镇企业的发展。(农业部的乡镇企业的数据比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对企业所有权有更细的分类,但这两个数据来源提供的数据是完全一致的。)从1985年开始,农业部的数据将乡镇企业划分为三个类别:集体的、私营的、个体的。后两类均是私人所有的,但它们在雇佣的员工规模上有区别。

  乡镇企业数量的增长几乎完全是发生在私有经济内部的。1986年到1993年间,集体所有的乡镇企业数量达到高峰,但在20世纪90年中期后,它们的数量就一直大幅度下降。与此同时,个体或家庭所有的乡镇企业数量在20世纪80年代始终快速上涨,而私营企业数量在20世纪90年代也经历了类似的迅速增加。

  我们可以肯定官方数据夸大了公有乡镇企业的规模,这在20世纪80年代尤为明显。这主要是因为尽管中国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通过政策调整和金融开放大力支持了私人部门的发展,但是那时中国还没有一个很好的企业注册的法律框架。当时有规模的私企一般都被注册为集体企业。这就是著名的"红顶"现象。(最著名的"红顶企业"之一就是由鲁冠球创办的万向集团。万向集团现在是中国顶尖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在美国的伊利诺伊州也有其分支机构。)1994年生效的《公司法》使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新成立的私人企业开始明确注册为私人所有,之前注册为集体的企业也被转为私人注册实体。这一变化在图1和图2中有所表现。在1994年之后,私营乡镇企业的数量和员工人数急剧上升,而集体所有的乡镇企业数量和员工人数却相应下降。一些学者将这一发展误解为是集体乡镇企业的私有化的过程。实际上这是一个所有权的明晰和澄清过程。如果我们认为20世纪80年代集体乡镇企业的数字被高估了,那么1994年以后发生变化的是一个数据分类的变化,而所有制本身并没有变化。

  图2(略)表示在20世纪80年代从就业规模上来讲集体乡镇企业要远远大于私营乡镇企业。1985年,集体企业就业数量是整个乡镇企业部门就业总量的59%。

  但这并不奇怪。集体乡镇企业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就已建立,到80年代中期已有30多年的运营历史。然而私人乡镇企业是在20世纪80年代才成立的新兴企业。尽管起步晚了20多年,私有的乡镇企业就业规模到1989年已经达到集体所有乡镇企业的同样水平。在整个改革时期(1992年到1994年这一短暂时期除外)集体乡镇企业的就业比例一直是在下降。其他指标也充分显示了私有乡镇企业的发展活力。1989年,私有乡镇企业的税后利润占整个乡镇企业部门的58%;工资总额占45%。总之,闻名世界的乡镇企业增长奇迹几乎全部发生在私有企业部门,而不是发生在公有、集体所有部门。

  生产数据同样也展现了私有乡镇企业的重要性。在1987年,私有乡镇企业产值占全部乡镇企业总产值的32%。然而,这个综合数据没有揭示一个具有重大政策意义的事实细节,即私有乡镇企业主要是集中在贫困地区,而集体乡镇企业则集中于比较富裕和工业化程度较高的地区。

  图3和图4(图略)反映的是1987年的数据。这两个图表将中国的29个省份按照它们的人均GDP和农村人口比例分成为三组(中间一组有9个省份)。图3表明人均GDP排名前十的省份(GDP人均为1473元),私有乡镇企业产值在全部乡镇企业总产值中只占31%,是三个组里最低的。(总产值包括工业部门产出和服务部门产出。)而其他两个组的比例分别是47%和48%。

  河北省的私有乡镇企业占全部乡镇企业的比例在全国是最高的,达70.4%。1987年,85%的河北人口是农村人口。相比之下,上海的乡镇企业产值中私有乡镇企业比例最低,只有6%。这意味着各个省份之间在乡镇企业产值中私有企业所占比例存在着巨大的差别。乡镇企业产值中私有企业比例最低的三个地区清一色的都是城市:上海(6%),北京(10.9%),天津(12.2%)。河北和上海、北京、天津的对比说明了中国私营经济发展的正反两个方面:即农村是中国私营经济的大本营,而城市是中国社会主义的大本营。(这里引出一个重要的政策提示:在中国凡是有利于农村发展的政策就一定有利于私营经济的发展;而凡是有利于城市发展的政策就一定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发展。下文将会回到这个主题。)在农村人口最多的十个省份中,平均乡镇企业总产值中的私有企业比例占49%。而在农村人口最少的十个省份中,这一比例仅是34.6%。当然乡镇企业产值中的私有企业比例受很多因素影响,不光是人均GDP和农村人口比重。但它们之间的相关关系相当显著。根据29个省份的数据,人均GDP和乡镇企业的私有企业产值比例双向相关性的系数为-0.71;农村人口比重和私有企业比例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49。

  大规模的减贫和脱贫是中国改革一项无可争议的成就。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中国的贫困主要集中在经济欠发达的农村地区。要正确认识为什么中国能够如此成功地减贫和脱贫,我们必须把研究重点放在中国贫困省份的经济和商业发展特征上,而不是富裕省份的发展特征。如上文所示,在贫困地区,是私有的乡镇企业,而不是公有、集体的乡镇企业,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农村工业中占主导地位。

  数据表明,20世纪80年代私营乡镇企业的发展影响了中国众多人口的生计。在1987年,中国有八个省份的私有乡镇企业产值占全部乡镇企业产值的一半以上。这八个省有2亿6千万的农村人口(占中国总农村人口的30%)。另有15个省份的私有乡镇企业产值占整个乡镇企业产值的30%~5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00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