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意根:罗瑞卿的文革岁月

更新时间:2013-08-22 21:25:06
作者: 李意根  

  

  罗瑞卿(1906—1978),四川南充人,192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以公安部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获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1959年庐山会议后经林彪提名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常委、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成为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林彪抓军队建设的主要执行人。然而,自1965年起,林彪开始排挤、打击罗瑞卿,使罗瑞卿成为“‘文化大革命’揪出的第一个大敌人”(引自罗瑞卿与《人民日报》原军事记者连云山的谈话)。从此,罗瑞卿成为开国大将中遭受迫害最为惨重的人之一,开始了他在十年浩劫中漫长而痛苦的牢狱生活。

  

  林彪把罗瑞卿往死里整,罗瑞卿不堪其辱跳楼自杀。汪东兴代表中央看望,检查罗瑞卿自杀前留下了什么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汹涌袭来的时候,正躺在北京医院里的罗瑞卿看到报纸上暗示他是“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革命集团”的成员时,他觉得像是晴天霹雳一样。他后来对秘书说:我革命30多年了,现在给我一顶反革命的帽子,我怎么也想不通的。他更想不通的就是林彪为什么要搞自己!

  从1965年上半年开始,林彪暗地指使吴法宪、李作鹏等人编造了11份长达51页3万余字的诬陷罗瑞卿的材料,随后派叶群拿着他的亲笔信赴杭州向毛泽东告状。据此,毛泽东决定在上海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12月8日,林彪向罗瑞卿突然发难。他授意叶群在会上3次发言,喋喋不休地攻击罗瑞卿组织全军比武是反对突出政治,并以已经故世的空军司令刘亚楼的所谓“遗言”为幌子捏造了子虚乌有的4条,诬陷罗瑞卿要夺林彪的权。这次会议一直采取背靠背的形式进行,罗瑞卿无法对林彪的指责进行辩解。

  上海会议后,林彪继续炮制罗瑞卿的材料,并于3个月后,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有军队和公安系统负责干部参加的会议,继续批判罗瑞卿。会上,林彪为从政治上致罗瑞卿于死地,罗织了罗瑞卿“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新罪名。为此,罗瑞卿不得不做检讨。第一次没通过,要做第二次,罗瑞卿受不了此奇耻大辱,于1966年3月18日,从办公室3楼平台纵身跳下。没想到大难不死。经过北京医院检查,罗瑞卿的肋骨断了两根,因180多斤的重量都压在两条腿上,两个脚跟骨粉碎性骨折。在救护车里,罗瑞卿一直昏迷不醒。

  听说罗瑞卿自杀,彭真和汪东兴都来了。汪东兴对罗瑞卿的秘书傅国祯说:“你是老秘书了,你要注意,防止郝治平自杀!”到了北京医院,汪东兴又对罗瑞卿的夫人郝治平说:“中央让我告诉你,中央和毛主席是爱护你的,是保护你的,是关心你的。这几条对罗瑞卿也适用,等他醒来后麻烦你转告给他。”罗瑞卿醒来后,郝治平把汪东兴的话告诉他,但罗瑞卿面部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他的抽屉里放着给郝治平的东西。下午3点多,看见罗瑞卿的情况平稳了一些,郝治平就赶回家,她想看看罗瑞卿给她的是什么东西。等郝治平到家,汪东兴已经在这里等她了。汪东兴对她说:“你去吃饭,我先上去看看。”郝治平想起罗瑞卿留给的东西,就说:“我跟你一起上楼。”汪东兴起初不同意,但是在郝治平的坚持下,一起往上走。但是走到三楼的楼梯口,汪东兴拉住郝治平,说什么也不让她进了。郝治平没有办法,只好站在门口。汪东兴几个人上去看了一下,没说什么话,就坐上汽车走了。

  郝治平急着找罗瑞卿留下的东西,可是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去问秘书,秘书说上交了。郝治平一听急了,说什么也要看一看。最后秘书们商量了好久,还是拿给郝治平看了。上面写着:“治平:会议的事没有告诉你,为了要守纪律……永别了,要叫孩子们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我们的党永远是光荣的、正确的、伟大的,你要继续改造自己!永远革命!”郝治平没看完,眼泪就流下来了。

  三月会议并没有因为没有批判对象自杀而停开,而是重新由面对面开成了背对背。从3月22日起,会议增加了包括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和中共各中央局负责人53人。一直开到4月8日结束,并于4月底向中共中央写了《中央批转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罗瑞卿的罪名却没有因此而减轻,反而更加升了级,变成了抗拒党中央、抗拒毛主席,成了叛党。到了5月,中央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正式提出了“彭罗陆杨反党集团”的问题。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罗瑞卿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这一时期虽然遭到批判,但是相对还是比较安宁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骚扰。1966年12月17或18日,已经住了9个月医院的罗瑞卿提出要回家。当时他右脚跟已经愈合了,但左脚的伤口怎么也不好。周恩来同意了罗瑞卿的请求。

  没想到,还没出院,厄运就来了。12月20日深夜,一群红卫兵突然闯入了罗瑞卿的病房,罗瑞卿从梦中惊醒。红卫兵们不容罗瑞卿说话,用病床上的床单胡乱一包,抬起还穿着病号服的罗瑞卿,连拖带拉塞上汽车,由北京医院拉到郊外一个部队(罗道庄警卫2师)的驻地,随即将罗关进有卫兵看守的一间房子里。

  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的罗瑞卿,又开始想林彪为什么会整自己,但一直理不出个头绪来。林彪垮台后,罗瑞卿曾在一份材料中推测道:“在什么一些事情上,我触怒了他呢?因为他总是有什么病,经常不在北京,有些事我就请示主席办了,或者主席有什么指示,我就布置执行了。有些重大一点的事情,事后报告了他。有些事当时因为照顾他的病,也没有告诉他,我想,这样办,我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没有错误,因为主席不仅是党的主席,而且是党的军委主席。他对我不经过他就直接向主席请示决定问题,表示不满,但又说不出口,我是感到了的。”后来,晚年在回答一位领导问起林彪打倒自己的原因时,他又概括为两条:“一条是林彪要我入伙,我不入;第二条是要我相信林彪,超过相信毛主席,我不干。”

  不管什么原因,反正从1966年严冬的那个夜晚起,罗瑞卿开始了长达7年的狱中生活。

  他被一个筐抬着上批斗场,血水从筐里渗出来,流了一地;毛主席批准的手术,被林彪推迟了一年半;罗瑞卿说:“一切人世间的侮辱都受过了,受够了。”

  批斗是大多数文革中遭受迫害的人的必修课,美其名曰“打态度”,即打掉被批判者的“嚣张”态度,使他们能够“配合”专案组的审讯工作。

  对罗瑞卿的第一次批斗是在他被抓起来之后的第四天。12月24日,有关方面通知罗瑞卿要开会,要他穿上从家里带来的棉衣,说要穿厚一点才行。一个卫生员拿来两卷绷带,把罗瑞卿伤口未愈的左脚包了又包,扎了又扎。吃过早饭,押着罗瑞卿坐上车来到了工人体育馆。那天的批斗大会主要是批判以罗瑞卿为首的“篡军反党集团”的。陪斗的有郝治平、王尚荣、陈鹤前、史进前等人。

  1967年3月4日和5日,又一个更大规模的“誓死保卫毛主席、斗争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大会在工人体育馆连续召开。这次陪斗的有刘仁、万里、吴冷西、周扬、童大林、安子文、肖向荣、梁必业、郝治平等。几十个人,站成一排,每一个人都挂着一块沉重的大牌子,上面写着打着黑叉的名字,后面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红卫兵,一人扣着被批斗者的一只胳膊,再一齐揪住脖领,这是“喷气式”。会议即将开始时,在19号看台上,进来一个“红卫兵小将”打扮的女人,虽然她戴了一个大口罩,但仍无法掩盖她的实际年龄,这个人就是林彪的老婆叶群。会场上又打又骂,还有拳打脚踢。罗瑞卿左腿的伤口浸透着鲜血,他被残酷地用一个筐抬到了会场上,走过处留下斑斑血迹。

  开会中间,有人跑上来照相,郝治平不愿意让他们照,便低着头。那些人抓着她的头发往后拉。这时,她的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让他们照!”这是罗瑞卿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却有力。她深情地看了看罗瑞卿,他那坚定无畏的目光给了她莫大的鼓舞。她想:“我又没错,照就照!”便昂然挺起了头。

  以后,不断的批斗主要是军队系统。有时是三天两天一斗,有时候是四天五天一斗,也有一连斗好几天的,一直斗到1967年3月底。

  除了批斗给罗瑞卿带来的精神上的痛苦外,他这一阶段还面临着伤痛带来的肉体上的巨大痛苦。1967年初,罗瑞卿的伤口严重恶化,不仅原有的伤口未愈,而且在它附近又长出几个脓包,很快成为新的伤口,已经封口的老伤口又重新溃破流脓。3月14日,林彪和他控制的专案组不得不同意罗瑞卿住院治疗。医院的人说:“要么带着伤口过下去,经常换药;要么把脚跟骨拿掉,那就可以封闭伤口。”罗瑞卿只得同意拿掉脚跟骨。

  然而就在他住院的5个月中(4月至9月),仍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院外,共有31次被拉出去在大会批斗。其中一次,他手术不满一周,线还未拆,就被拉出去批斗。因此,罗瑞卿的腿伤未能好转。

  9月16日,专案组命令罗瑞卿出院。罗瑞卿出院后,腿大痛起来,一动作,特别上下汽车是痛得忍不住,晚上痛得睡不着觉,不仅不能向左侧卧,也不能仰卧,只能勉强向右侧卧。他自己买了一个热水袋,每天热敷几次,皮肤都烫黑了,还是一点效果没有。以后医生要他买点四环素吃,说吃了就好了。罗瑞卿买了60粒,吃了10天,仍然无效。不久发现腿肿起来了,他被送到附件的部队医院拍了几张X片,当时医院什么也没有说。11月20日,专案组不得不同意罗瑞卿再次住进301医院。这回确诊是严重骨折,才又开始断断续续地治疗。1968年2月11日,在左股骨颈骨折和左跟骨髓炎未愈的情况下,罗瑞卿再一次被迫出院,继续受到专案组的日夜审讯。

  1968年6月1日,疼痛难忍的罗瑞卿给中央写报告,提出:左跟骨动了几次手术,伤口仍然不好;又跌断了左股骨颈,请求再治一治。伤口如治不好,则把左腿截掉。7月14日,经毛泽东亲自批准,罗瑞卿第三次住院治疗,301医院做出手术方案,并向中央写了报告。8月3日晚,吴法宪将这一报告带到中央文革碰头会上,会议同意给罗瑞卿做手术。但是,8月4日上午,叶群给吴法宪打电话说:“罗瑞卿动手术,一○一(指林彪)不同意,要推迟进行。他说:对罗瑞卿到现在也没搞到什么材料,要抓紧审问和斗争,搞出材料后到秋后再动手术。如果手术不好,什么材料也不能写了。请你立即告诉罗瑞卿专案组,罗瑞卿动手术问题推迟到秋后进行。现在要抓紧审问和斗争,搞出材料来,何时进行手术再定。”吴法宪对叶群说:“这件事已经中央文革碰头会定了。”叶群说:“我负责把一○一的意见告诉江青、陈伯达、黄永胜,你负责告诉专案组。”

  于是,按照林彪的授意,专案组在8月7日的报告中写道:“目前为了抓紧时间对罗瑞卿进行不间断的审讯和斗争,建议对罗瑞卿的手术治疗推迟到秋凉之后进行。何时进行手术,将另行报告请示。”这份由叶群授意的报告,叶群批道:“拟同意,请江青、永胜、法宪同志批示。”就这样,罗瑞卿的手术一直拖到1969年1月25日的深夜。这次手术截去了罗瑞卿左小腿三分之一的部分。3月2日再做手术,又摘除了罗瑞卿跌断但并未坏死的左股骨头。

  此后,罗瑞卿在文革中就很少住院了。林彪自我爆炸后的1973年,罗瑞卿因为心脏病再次进过301医院,那时他的条件已经慢慢变好了,也没有了批斗。

  后来,在自传中回首这段岁月时,罗瑞卿说:“从1966年12月20日深夜到现在,这3年来我的经历就是:受审、坐班房、写材料。在这些方面我当然是很痛苦的,有许多冤屈!一切人世间的侮辱都受过了,受够了。”

  

  审查罗瑞卿,三改专案组。江青出了个“主意”,罗瑞卿写出了20万字的自传

  

  1966年5月4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康生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批判彭真和陆定一、解散中宣部和中共北京市委的意见。罗瑞卿已经被批臭,杨尚昆也已经在罗瑞卿之前被免去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职务。5月24日,彭、罗、陆、杨被撤销一切职务,定为“反党集团”,成立专案委员会进行审查。

  1967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1966年5月25日的决定,成立了罗瑞卿专案小组(起初称“507”组),归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一办公室领导,负责人是总政治部主任肖华。一开始,专案小组主要是对罗瑞卿的“罪行”进行整理、调查,是否面对面进行审讯尚未确定。1967年10月,专案组进行第一次改组,因为军队系统审查对象归口中央专案审查第二办公室(简称“二办”),加上此时肖华已被揪斗,专案组改由总参谋长杨成武领导。“杨(即总参谋长杨成武)、余(即空军政委余立金)、傅(即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事件”后,专案组于1968年5月进行第二次改组,专案组改由“二办”副主任吴法宪负责(主任黄永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9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