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瑞金:党管媒体的科学路径

更新时间:2013-08-17 13:15:04
作者: 周瑞金 (进入专栏)  

   另一方面,大众传媒的监管者掌握着没有法律规范的无边际的权力,更应该谨防把自己当做党的天然化身和真理的垄断者。这里明显包涵了多重角色的混淆:中央级监管部门本应秉持“北京立场”,以维护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公信力和中央政府的权威为宗旨。但当地方屡屡以“维稳”相要挟时,经常为地方利益、部门利益甚至某些无良官吏“背书”,默许地方政府间的“跨省删帖”现象,这些都在客观上消解着中央政府的权威和现行体制的公信。

   同时,监管者的主观裁量空间过大,对新闻和帖文的禁与放,取决于具体监管者的主观价值判断、审美观乃至瞬间智力水平。监管过程缺乏上下的交流沟通,常常运用行政权力判断是非,轻率褒贬,这显然不符合意识形态工作的规律,必然容易产生失误。还有关键的一点,是监管过程缺少质询和监督核查。这就给监管者的权力寻租提供了不小的缝隙。国家证券监管业曾发生了王益那样的腐败大案,新闻传播监管中是不是也可能会产生类似的问题呢?这也值得警觉。

   新闻意识形态的管理,影响着社会体制和机制的弹性、活力。如果发展到对任何突发事件和负面新闻都要设法扑灭报道和议论,仿佛国家遍地到处都是敏感的G点,每一年都是大乱将至的末代心态,恐怕是缺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表现。

   近年来,地方政府在日常工作和突发事件处置中,创新社会管理,破题“社会建设”,出现了不少大胆的改革尝试。而新闻报道和互联网管理却经常表现出某种滞后性。例如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被民政部赞誉为“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典型案例”的乌坎事件,一度曾是媒体报道禁区和互联网上的敏感词。虽然主观上是善意的“守土有责”,从实际效果看,却是在给改革尝试增加阻力,给无为惰性增加动力。

   新闻宣传要为改革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而不是拉改革大局的后腿。经常忽视甚至蔑视民众的诉求和心理感受,与民心渐行渐远,就有可能成为执政党的某种“负资产”。这正是我们今天应当高度警惕的。

   加强网络舆论的对冲机制,有两点很重要:

   第一,做大做强网络正面舆论。目前我们已有约17万家政务微博;去年7.21北京暴雨之夜人民日报社开通“法人微博”后,体制内媒体开通“法人微博”蔚然成风。中央级媒体的“法人微博”都有几百万粉丝,解放日报社的“法人微博”开通较晚,也有了45万粉丝。今年“政务微信”和官方媒体的“微信”账户也会有一个大发展,人民日报社已开通了“微信”账户。李长春同志、刘云山同志和刘奇葆同志先后考察了人民日报社“法人微博”,都给予肯定和鼓励。《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认为:“人民日报近来对热点话题的不回避乃至主动介入,已使这份最高喉舌重新夺回'麦克风',从机关办公桌走向新媒体阵地,成为中国社会议程设置中的关键力量之一。”

   第二,对网络意见领袖分类管理。有同志提出:包容本地网友,包容有产者,警惕游民;包容体制内批评者和书斋型的学者;创造条件,鼓励“意见领袖”与政府部门对话,接触主流媒介。“意见领袖”失去在大众传媒发声的机会,容易剑走偏锋,越是边缘化越是激进化。对这些建议,我认为很有见地。统一战线是我们党的一个制胜法宝,今天仍然有用,不能只剩公权强力,需要社会力量刚柔并济。特别是思想文化管理,更多地需要柔性手法,努力发展网上的统一战线。

   同时,在社会转型期,思想意识领域有不同看法、议论,以及民众对深化改革开放纷陈己见,这都是正常的,只能引导,不能压制。今天,对群众思想认识的偏差和尚未构成违法的激进诉求,动辄找发声者的“麻烦”,网络“封号”和线下“喝茶”的做法,似应审慎避免。因为,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应当保障,舆论一律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

   我们要坚持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同时对于偏左和偏右的观点倾向,通过自由平等的讨论,求同存异,聚同化异。对于网友和知识分子的不同意见,哪怕是偏激表达,在法律和公序良俗的范围内,不妨给予最大的宽容,不宜滥施公权强制。用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手段,来解决文化和意识形态问题。更要在现实生活中,缩小过大的社会收入差距,努力维护社会公正,釜底抽薪地消除极端主义思潮的土壤。

   当前,新一届政府欲“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重启改革,首先需要为民意表达和舆论监督“开闸放水”。既坚持党管媒体这个政治底线,同时迫切需要提高政府对大众传媒的监管水平。允许和鼓励新闻媒体和广大网民如实报道和议论社会真实的运行状况,贡献“水淋淋”般鲜活的社情民意,给政府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提供丰富素材。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应成为共产党人执政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通过各种媒体包括互联网,促进官民之间、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顺畅沟通和良性互动,为国家也是每个中国人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

  

   (此稿系作者2013年5月26日在“上海论坛·传播分论坛”上的演讲)

  

   周瑞金,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

   来源: 《上海思想界》2013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7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