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良君:中国哲学的衰落与崛起

更新时间:2013-08-14 09:26:40
作者: 史良君  

  

  (1)

  

  哲学是时代的精神与灵魂之所在。

  哲学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内在本质,是科学知识文明的真实统帅,是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艺术的生命核心。一个国家的哲学思维所能达到的高度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整体发展水平。

  如果将不同的世界文明看成是地球上的高楼大厦,那么,哲学就是地球的地核、地幔与地壳,哲学地基的深度与广度决定了一个民族文化的高度与广度。

  哲学是客观世界的真理太阳在主观世界的认识映像中所形成的月亮,哲学的月亮折射着真理太阳的灿烂光辉,它给黑夜中继续前行的人们带来光明与希望。

  

  (2)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哲学并非处于永恒的辉煌时代,哲学、地球、月亮、太阳都处于永恒的“周易”运动变化过程之中。

  当一个时代的哲学走向了穷困潦倒的穷途末路时,这意味着哲学贫困时代的到来。有人埋怨那是因为时代的氛围不适合于哲学的生长与发展,是时代氛围影响和阻碍了哲学的生长与发展,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与见解。

  与其说客观世界与哲学不相适应,毋宁说哲学与客观世界不相适应。

  客观世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前运动发展着,每一天在全球互联网上传播着的知识总量是天文级别的庞大。

  今天的知识运动速度是以往的杰出历史人物所根本难以想象的。如果说数百年前的知识是以每秒1米的速度在快速运动着,那么今天的知识就是以每秒30万公里的光速在运动着,数百年前的知识运动速度相对于今天的知识运动速度简直是蜗牛的爬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这是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这个时代在一天之内所创造出来的科学成就完全抵得过以往历史的整整一年,或者说以往历史所经历的数百年的科学成就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年。过去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以来的杰出历史人物穷尽一辈子所发现出来的科学知识现在很多都已经沉淀在小学生的教科书之中,这足以说明文明进化的程度是如何的惊人。假如时空可以穿越,让今天的小学生穿越回五百年前的历史时空,那么这些小学生就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知识巨人,而那个时代的知识巨人只不过是今天的小学生。

  时代在发展,文明在进化,曾经的知识大海现在已经浓缩成为知识的一滴水,凝聚在一个小小的芯片之中,而这个小小的芯片的知识容量足以抵得过整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所编纂出版的百科全书。

  就象一百年前的人们觉得登上月球是天方夜谭的神话传说一样,相对于过去,今天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时代越往将来的时空发展,科学文明带给人们的惊喜就会越多,然而哲学却并不如此。

  

  (3)

  

  时代的科学文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发展着,沧海桑田,日新月异,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二百年后的今天会是什么样子。然而哲学的进化就象地质演变一样的缓慢,因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哲学的核心思想还始终停留在十九世纪,“不敢越雷池一步”。一动一静,科学文明的快速发展与哲学的僵化迟钝呈现出鲜明而巨大的矛盾反差。显而易见,哲学已经被时代快速发展的列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哲学促进社会的发展其实是纯粹自欺欺人的陈词滥调。事实上哲学已经沦落成为中国社会继续进化发展的精神障碍与无形枷锁,成为阻碍中国文化繁荣发展的拦河坝。

  一百多年前,中国哲学研究原本是一片空白。当时的中国哲学研究者以历史罕见的“热情执着”态度向西方哲学学习。谦虚好学,这是优秀学生学习心态的客观反映,原本是值得称颂和赞扬的。然而将西方社会在十九世纪所创造出来的曾经叱咤风云的哲学思想加以毕恭毕敬的顶礼膜拜,把它象泥塑菩萨一样供奉起来,当作神圣不可侵犯的清规戒律予以捍卫,这就是谦虚好学过了头的极端教条主义的愚蠢表现,也是中国传统封建思想在哲学层面的抽象反映。时至今日,那些西方哲学思想已经象监狱牢房和铁链枷锁一样囚禁着现代中国哲学的进化与发展,中国哲学陷入了画地为牢与作茧自缚的困境,前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绝壁与无法跨越的历史鸿沟,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

  虚心学习别人的哲学思想原本是为了促进自身哲学思想的更好发展。然而中国哲学虚心学习别人哲学思想的结果却是别人的哲学思想喧宾夺主地成了自己的太上皇,异化成了自身哲学思想进化发展的无形障碍与精神桎梏,中国哲学不仅无法得到真正的自我发展反而屡次三番地被连根拔起,使得中国哲学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一刀两断,这是中国哲学发展始料不及的历史悲剧。

  

  (4)

  

  人们以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导致了近代中国的衰弱,然而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统治阶级又何曾真心实意地吸收过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呢?

  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只是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汪洋大海中选择性吸收那些有利于自身政权稳定的思想并加以发扬光大,就象一个可怜的乞丐在知识的海岸边专门捡垃圾以图维持生计一样,却对那些历史进化、开拓创新、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真理性认识视而不见甚至一脚踢开。“买椟还珠”,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能贻笑大方而已,没有历史远见的文明古国有何文明实质可言呢?

  结果呢?不堪压迫与剥削的人民总会揭竿而起,推翻腐朽专制的封建统治。这些胜利的人民在阉割变质了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下又会逐渐异化成为另一个封建统治阶级,中国历史就这样不断地从一个封建王国走向另一个封建王国,陷入了封建轮回的陷阱,始终走不出封建历史的迷宫。人们以为都是传统文化惹的祸,传统文化背上了沉重的历史黑锅。这样一来,中国传统文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传统文化似乎成为中国社会愚昧落后的罪魁祸首,是千夫所指的历史罪人,它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的指责与非难。其实受尽欺凌与侮辱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可怜的替罪羊,蒙受着巨大的历史冤屈与污蔑。客观公正地说,假借中国传统文化之名而实质上却远离中国传统文化的封建统治阶级才是导致中国社会愚昧落后的罪魁祸首,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注定了中国社会的愚昧与落后。

  既然人们错误地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近代社会落后挨打的罪魁祸首,中国哲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刀两断就是历史的必然。中国哲学事实上已经沦落成为西方哲学的殖民地。甚至有人预言,无论中国哲学如何变化,它永远跳不出西方哲学的手掌心。迄今为止,中国哲学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甚至连立足之点都找不到,中国哲学的可怜处境令人心酸。显而易见,被外来文明牵着鼻子走的中华民族还没有学会独立自主的哲学思考能力。

  中国哲学向外四处寻找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生命灵魂,因为哲学的生命灵魂在自己的身上。

  

  (5)

  

  哲学层面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实质性毁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最大内伤,制约着中华民族的进化与发展。一个伟大的民族就这样在自我束缚之中无可奈何地沦落成为人类思想文明的小矮人。其实,“寄人篱下”的中国哲学从来就没有真正“顶天立地”、“铁骨铮铮”地站立起来过,甚至连这样的尝试都不敢。

  在当前中国哲学研究者的心目中,有一个可怕的禁忌严重阻碍了现代中国哲学的进化与发展。据说哲学思维的珠穆朗玛峰是只能抬头仰望而绝不能跨越的,谁若是胆敢跨越哲学的珠穆朗玛峰到达世界的另一边,发现哲学的新大陆,打开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相互交流的光明大道,就象当年哥伦布、麦哲伦在大航海探索时代的地理大发现以及新航路的开辟一样,那就是对祖宗与前辈的“大不敬”,那就犯下了“欺君之罪”,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就象当年哥白尼、布鲁诺的“日心说”一样。

  在中国哲学研究领域,《师说》中的“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那是必须被批判的修正主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被认为是大逆不道,“长江前浪推后浪,一浪更比一浪低”才是正统,而《荀子》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则被认为是胡说,“蓝出于青而弱于青”才是合情合理的。

  缺乏自我头脑,丧失理性思考,拒绝超越历史,甘于俯首称臣,以历史上某个杰出人物的有限认识作为无限真理的唯一评价标准,塑造人为的哲学帝王,建立哲学的封建帝国,无视其它人的科学成就与历史贡献,无视社会历史的进化与发展,无视科学文明的日新月异,无视现实社会的巨大矛盾,庸俗狭隘,闭关自守,愚昧无知,自欺欺人,孤陋寡闻,唯我独尊,中国哲学内在强大而可怕的封建保守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深受西方哲学殖民主义思想与中国传统封建主义思想双重影响的中国哲学走向了历史性衰落,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中国哲学本来就没有多少积极向上、生动活泼的青春活力与真理内涵。

  

  (6)

  

  消除社会整体思维的动荡不安,维持短暂的社会稳定,这是哲学思维静止僵化的好处,然而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社会整体的不思上进与消极倦怠,创新意识萎靡不振,创新发展难以为继,现实问题堆积如山却束手无策。

  其实现实问题是静止僵化的哲学认识的必然产物,要解决现实问题必须创新哲学认识,如果继续静止僵化的哲学认识,那只能是火上浇油。哲学是主观认识的反映,哲学越是停滞不前,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分裂就会越严重,现实社会的矛盾就会越尖锐。

  妄图以自身主观认识的静止僵化来延滞阻碍客观世界的高速发展从而维护社会的稳定,这是“掩耳盗铃”的消极社会稳定观。历史的持续进化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最佳方法。静止僵化是死亡的标志,运动变化才是生命的象征。世界在运动变化中发展,在静止僵化中死亡。

  远离客观世界、静止僵化的哲学研究步入了死亡阴影,与此同时,缺乏哲学指导的客观世界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又象瞎子一样找不到历史前进的方向与道路,由此一来,整个世界充满着混乱与无序,危机此起彼伏。世界期待着哲学的新生,渴望着哲学指导的再次降临,因为哲学是世界历史的眼睛,虽然世界历史的哲学眼睛偶尔也会闭上,那只不过是因为它被错误认识的黑布蒙蔽了双眼,就象太阳被乌云笼罩。

  毋庸置疑,在世界严峻现实问题的巨大压力逼迫之下,静止僵化的哲学是根本没有出路的。为了世界历史的进化,为了社会的稳定繁荣,哲学必须重新出发,踏上真理的长征。哲学必须真实运转起来,化压力为动力,从而促进自身的快速发展,直至赶上甚至超越并进而引领客观世界的历史发展。

  只有废除外界力量的支撑,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重新投入现实社会,通过战斗的洗礼,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就象凤凰涅槃一样浴火重生,哲学才能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赢得一线生机,才能重新占领失去的思想阵地,问鼎真理的宝座,给人类社会的历史指明正确的航向与目标。

  

  (7)

  

  近一百年以来,中国哲学以马列主义哲学为中流砥柱,远离马列主义哲学来谈中国哲学那就是言不由衷。

  马列主义哲学并不是来源于官方哲学。相反,在诞生之初马列主义哲学不断地为反动政府所禁止。然而马列主义哲学凭借自身真善美的科学真理与生命魅力仍然能够强烈吸引无数被压迫与被剥削的世界人民,就象磁铁吸引铁粉一样,它给黑暗中的世界人民带来光明与希望,人们趋之若鹜,如同众星捧月。正是因为其内在强大的科学真理性,所以那个时代的马列主义哲学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它深刻吸引着人们的灵魂,整个世界为之风起云涌而颤抖不止。然而这种生命力无疑正在不断地丧失,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深刻反思的重大历史事件。

  人们向来以为处于执政地位的马列主义哲学如鱼得水,如虎添翼,春风得意,风光无限,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能够更好更快地继续发展。这是一种自我迷惑与懈怠的可怕错误认识。其实处于执政地位的马列主义哲学更容易走向衰弱与死亡。没有生存压力就会丧失进化动力,乐极生悲,盛极而衰,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逸”。

  由于政权在握,高高在上,因此骄傲自满,得意忘形,随心所意,为所欲为,听不见任何批评监督,蛮横无理,刚愎自用,自我不知不觉地异化成为另一个封建统治阶级,假公济私,欺上压下,贪污腐败,道德沦丧,结果丧失民心,众叛亲离,人亡政息,亡党亡国,这是任何执政党都必须认真努力加以克服的可怕顽疾。确实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耀眼的权力面前还能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因为权力正是腐败的根源,是死亡陷阱,缺乏监督、肆无忌惮的权力正是自我毁灭的催化剂。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正是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之所在。“贵以践为本,高以下为基”,不以权力为权力,权力越高,心态越低,这才能消除权力带给执政党的负面影响。如果执政党能够真心聆听《道德经》的教诲,“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6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