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励轩:美国的中国边疆研究现状

更新时间:2013-08-12 10:09:32
作者: 励轩  

  

  最近有一位国内学者发表文章,提出美国智库利用学者帮助美国政府寻找分裂中国的依据。这样的观点似乎缺乏足够的证据。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要澄清几个问题:美国到底有哪些人在研究中国的边疆?他们如何与智库开展合作?这些学者如何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他们与流亡藏人、维人、中国的关系分别如何?通过对这些问题的澄清,将有助于解答美国智库是否利用学者帮助政府寻找分裂中国的依据。

  

  谁在研究中国的边疆

  

  中国的边疆研究在美国并不能算得上是一门显学,从事这方面研究的教授主要集中在几所知名大学。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中央欧亚研究系(DepartmentofCentralEurasianStudies,简称CEUS),CEUS的前身是1943年成立的旨在为美国军方培训中央欧亚语言人才的项目,后来逐渐转向学术,1965年转型为乌拉尔和阿尔泰语系。此后该系在著名的中亚研究专家DenisSinor(丹尼斯·塞诺)教授带领下成为世界最杰出的中央欧亚研究机构之一。1993年,该系改名为中央欧亚研究系。CEUS是美国高校中唯一一所致力于中央欧亚地区研究的系,云集了世界上该领域最优秀学者,提供中央欧亚领域几乎所有语言课程。涉及到中国边疆研究,这个系主要按照地区划分为三块,蒙古、藏区和新疆。GyorgyKara和ChristopherAtwood是该系蒙古学教授。Kara教授学识渊博,能运用数十种语言,在该系享有“教授的教授”的美誉,据称他能阅读蒙古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文字。Atwood教授博士论文做的是1930年代内蒙古民族主义动员,虽然他专长在蒙古现代史,但是近来对古代史也表现出浓厚兴趣,Atwood教授懂蒙、满、汉文。ElliotSperling是该系藏学家,他的专长在明代西藏历史,他对现代西藏也有很大兴趣,经常在媒体或网络上发表自己就西藏事务的看法,ElliotSperling(史伯林)藏、汉、法文均很流利。GardnerBovingdon(包文德)是CEUS新疆学教授,2002年从康奈尔大学取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导师是BenedictAnderson。他是美国目前唯一一位专注于新疆研究的政治学家,精通汉、维、哈语,同时兼任政治学系和东亚系教授。他最新一本著作《维吾尔人:自己土地上的陌生人》(TheUyghurs:StrangersinTheirOwnLand)出版于2010年。此外,该系著名的中央欧亚研究专家ChristopherBeckwith教授也在自己的研究范围内涉及到中国的边疆特别是西藏。CEUS拥有一个研究所和一个资料中心:塞诺内亚研究所(SinorResearchInstituteforInnerAsianStudies,SRIFIAS)和国立内亚和乌拉尔资源中心(InnerAsianandUralicNationalResourceCenter,IAUNRC)。CEUS目前的藏语讲师为GedunRabsal先生,维语讲师为*******女士(应这位女士的要求,名字省略),蒙古语讲师为TserenchuntLegden。CEUS因其在中国边疆研究领域历史悠久、师资完备、资源丰富,当之无愧是美国学术界的翘楚。

  哈佛大学内亚和阿尔泰学委员会(CommitteeonInnerAsiaandAltaicStudies,简称IAAS)是由哈佛大学各系相关领域教授组成的项目,现有三位涉及到中国边疆地区的教授,分别是藏学家LeonardW.vanderKuijp(范德康)、JanetGyatso以及清史学家MarkC.Elliott(欧立德)。范德康教授的兴趣主要在13—15世纪西藏历史和藏传佛教。JanetGyatso是一位藏传佛教专家。MarkC.Elliot教授以其推动满学研究而著名,是新清史的重要人物之一,代表作品有《满洲之道:晚晴的八旗和族裔认同》(TheManchuWay:TheEightBannersandEthnicIdentityinLateImperialChina)。

  弗吉尼亚大学西藏中心(TheUVATibetCenter)是由该校藏学学者组建的研究中心。LeslieJ.Blackhall博士从事印度和西藏医药研究,TsetanChonjore是东亚系藏语讲师,DavidGermano教授、JeffreyHopkins教授、KarenLang教授、KurtisSchaeffer教授兴趣均在藏传佛教,KabirHeimsath博士的兴趣在当代西藏城市空间、艺术、旅游和宗教修行,NicolasTournadre教授是一位专注于藏语的语言学家,BrantlyWomack是对西藏议题感兴趣的政治学系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藏学项目(ModernTibetanStudiesProgram)有两位藏学教授RobertBarnett和GrayTuttle以及一位藏语讲师TenzinNorbuNangsal先生。Barnett教授是伦敦西藏信息网(TibetInformationNetwork)创始人,在加入哥伦比亚大学之前,他是一位活跃的记者,至今还为BBC、CNN、NPR、CBS、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撰稿,其兴趣在中国民族问题。GrayTuttle教授2002年从哈佛大学取得内亚史博士学位,他的兴趣在20世纪的汉藏关系,他最新的著作《现代中国诞生中的藏传佛教》(TibetanBuddhistsintheMakingofModernChina)在2005年出版。

  除去以上学者相对集中的学术单位,其他研究中国边疆地区的学者则是零散分布在各个大学和研究所。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NicolaDiCosmo,1991年从印第安纳大学乌拉尔和阿尔泰语系(现CEUS)取得博士学位,从事中国和内亚关系史研究,他对蒙古史和满洲史尤感兴趣。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University)的JamesMillward(米华健)教授专注于新疆史,他的代表作是《嘉峪关外:1759—1864年清朝中亚地区的经济、民族和国家》(BeyondthePass:Economy,EthnicityandEmpireinQingXinjiang,1759-1864)。达特茅斯学院历史学系的PamelaKyleCrossley(柯娇燕)教授是新清史重要人物,她的兴趣在内亚史,代表作有《透镜:清帝国意识形态中的历史和认同》(ATranslucentMirror:HistoryandIdentityinQingImperialIdeology)。达特茅斯学院东亚中东语言和文学系还有一位从事新疆学的学者,JustinRudelson博士,他的专业为社会人类学,其代表作为《绿洲认同:中国丝绸之路上的维吾尔民族主义》(OasisIdentities:UyghurNationalismAlongChina’sSilkRoad)。匹兹堡大学历史学系的EvelynRawski教授是新清史又一位重要成员,她的兴趣在东北亚。Rawski教授和华裔学者何炳棣教授就满洲汉化问题的辩论是美国清史研究的重要事件。

  凯斯西储大学(CaseWesternReserveUniversity)的MelvynC.Goldstein教授虽然出身人类学,却是美国最有名的西藏现代史专家,他的《西藏现代史》(AHistoryofModernTibet)在业内拥有很高声誉。波莫纳学院(PomonaCollege)DruGladney(杜磊)教授是研究中国穆斯林世界的人类学家,除了回族穆斯林,他也研究维吾尔穆斯林,他的代表作有《中国穆斯林:族裔民族主义在人民共和国》(MuslimChinese:EthnicNationalisminthePeople’sRepublic)。堪萨斯大学人类学系ArienneM.Dwyer是一位语言人类学家,她的兴趣是包括维语在内的突厥语。耶鲁大学历史学系PeterPerdue教授对中国边疆史感兴趣,他在2005年出版了专著《中国进军西部:清对中央欧亚的征服》(ChinaMarchesWest:TheQingConquestofCentralEurasia)。斯坦福大学历史学系ThomasS.Mullaney教授曾经专注于云南地区的民族识别工作,并且为此写了专著《现代中国的民族识别》(ComingtoTermswiththeNation:EthnicClassificationinModernChina),不过现在他的兴趣发生了很大改变,目前专注于研究中国的打字机。

  

  智库和美国的中国边疆研究

  

  美国主要智库目前并无享誉学界的中国边疆研究专家。不过,也会有智库委托在大学供职的教授完成相应项目,以此介入中国边疆研究。通过这种方式来扩大影响力的智库,最有名的便是美国东西方中心(East–WestCenter,简称EWC)。东西方中心是美国国会在1960年成立的旨在增进亚太地区和美国相互联系与理解的教育研究机构,总部位于夏威夷的Manoa,与夏威夷大学紧邻。该中心由美国政府资助,但也接受其他私有机构、个人、基金会和外国政府的资助。

  从2003年起,东西方中心开始一个政策研究丛书出版项目,该项目旨在呈现学界对国内外重要政治、经济和战略问题的思考。中心网罗到全世界在相关领域最优秀的学者实施这个项目,同时还找到了纽约卡耐基基金会(CarnegieCorporationofNewYork)的支持。迄今,这个项目有三个出版物涉及到了中国的边疆研究。印第安纳大学CEUS的两位学者GardnerBovingdon和ElliotSperling分别完成关于新疆和西藏的课题研究。2004年Bovingdon教授的成果《自治在新疆:汉人的民族主义需要和维吾尔人的不满》(AutonomyinXinjiang:HanNationalistImperativesandUyghurDiscontent)在得到纽约卡耐基基金会资助后出版。这篇论文主要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新疆维吾尔人不满和民族冲突的来源。Bovingdon认为新疆的动荡既不是长期暴力文化的表现,也不是外国阴谋的产物。他认为新疆地区的冲突有多种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正在新疆实施的“区域自治”制度。同年,Sperling教授的成果《西藏—中国冲突:历史和问题》(TheTibet-ChinaConflict:HistoryandProblemics)也在得到纽约卡耐基基金会资助后出版。Sperling在这篇论文中利用汉、藏英文献试图澄清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与他的“西藏流亡政府”关于历史问题相互对立的观点。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教授YitzhakShichor的《族裔外交:中国—土耳其关系中的维吾尔障碍》(Ethno-Diplomacy:TheUyghurHitchinSino-TurkishRelations)则在2009年出版。Shichor教授认为从1949年后,中国把维吾尔人的分裂主义和追求新疆独立视作是国内问题,然而自从1990年代之后,北京开始承认这个问题有国际因素,并着手处理这个外部因素。新政策影响了中国跟土耳其的关系,后者一直在意识形态上鼓励维吾尔民族主义,为维吾尔难免提供庇护,为东突厥斯坦运动、组织和活动提供道义和物质上的支持。

  

  美国学者和美国政府中国边疆政策的形成

  

  美国的中国边疆研究者应该是美国最了解中国边疆的人。他们确实也为美国政府了解中国边疆问题提供咨询。提供咨询的重要方式是接受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CommissiononChina,简称CECC)的邀请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CECC是美国政府的独立机构,成立于2000年10月,旨在监督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权和法治发展状况。

  2002年6月10日,印第安大学CEUS藏学教授ElliotSperling应邀在国会发表关于西藏问题的演讲。2009年3月13日,ElliotSperling教授再次接受CECC的邀请,发表了题为《2008年3月抗议一年之后:中国正在西藏促进稳定吗?》的演讲。2004年5月17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63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