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俊祥:民生国家论——中国民生建设的广义政治分析

更新时间:2013-08-06 20:41:51
作者: 刘俊祥 (进入专栏)  

  

  

  民生问题和社会公平,事关社会的持续和谐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从现实意义来讲,通过民生国家建设,促进社会利益的公平分配和社会的公平发展,有助于从根本上实现社会的和谐稳定。有实证调研证明,不平等是各种社会问题的根源。英国学者威尔金森等在30年的调查中,对比了世界上最富裕的23个国家和美国50个州在人们相互信任、寿命预期、青少年怀孕、精神疾病、犯罪率、社会流动性和教育等方面的大量数据后,就得出了“不平等是各种社会问题的根源”的结论,认为不平等撕裂社区关系、社会关系和阶层共识,由此诱发暴力攻击等许多社会问题;富裕国家的暴力犯罪率与不平等系数之间呈正向相关关系;在收入不平等状况较严重的地区,平等机会也变得遥不可及;不平等状况的严重似乎会导致一个国家的社会运转失灵等。因此,社会收入差距所造成的不平等,已经成为社会问题产生的源头,形成各个社会问题连带出现、一并严重化的关系。 8虽然他们的调查数据和研究结论对发展中国家不一定都适合。可是,中国正在跟随这些国家的现代化步伐走向富裕国家(据调查显示,中国沿海的一些发达地区甚至已经达到了西方富裕国家的水平),富裕国家不平等社会问题的现状将会是中国社会的未来景象。由此可见,通过民生建设降低不平等,是建立更和谐社会关系的物质基础。而更平等社会的构建需要政府有追求平等的政治意愿和政策行为,政府在创造一个更平等社会中应该起着主导作用。这足以说明,民生国家建设是现代国家建设的基本方向,也是21世纪中国现代国家建设的主题。改善人民生活的民生国家建设是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结合点。总之,根据广义政治论,在当今的中国,提出和研究民生国家问题,推进民生国家建设,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2.广义政治论对民生国家建设的论证力

  

  广义政治论不仅能够从现实上,解释说明民生国家建设的客观必然性和主观必要性。而且,还能够从理论上,对民生国家建设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样等问题,进行全方位的分析论证。由此,广义政治论能够为分析和研究民生国家建设,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

  

  (1)广义政治论对民生国家建设的论证力,首先在于通过民生国家建设的理论研究,能够有效地整合有关“以民生建设为重点”的社会政治问题的理论研究,有助于提升民生建设问题研究的理论水平和社会效果。近年来,中国学者们对民生问题的研究,主要涉及到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民生政治的研究,包括民生政治、民生政府、民生权利、民生保障和民生法治等问题。第二,社会公平的研究,包括公平正义、公平发展、共同富裕、社会贫富分化和公平施政等问题。第三,社会建设管理的研究,包括政府的社会职能和社会责任、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以及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等问题。第四,福利国家的研究,包括对西方福利国家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样以及利弊得失和对中国的借鉴意义,等等。大体上,这些研究都可以纳入广义政治论的理论视野,整合到广义政治论的理论体系。因为,以利益为政治本质核心的广义政治观,必然要以人民的生存利益和民生改善,作为自己的关注重点和主要研究内容,由此可以说,广义政治观就是利益政治观或权利政治观,也就是民生政治观。而且,广义政治论基于政治的利益本质,强调政治的形态不仅有政权政治,而且还有经济政治和社会政治等,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政治不仅要追求政权政治意义上的权力民主化,更要追求经济政治和社会政治意义上的利益公平化。甚至可以说,相对于民主问题,公平问题是更根本的政治问题,民生公平就是中国当前最大的政治问题。至于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从广义政治论来看,就是政治体系履行社会职能和走向社会政治的问题。在西方,福利国家本身就是一个政治学的概念,福利国家表现为一种国家形态,它突出地强化了现代国家的社会功能。基于此,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特别强调,“福利国家的政治”应该是“平等政治”。 9综上所述,通过广义政治论的民生国家研究,可以使民生问题的理论研究,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我国民生建设实践。

  

  (2)广义政治论对民生国家建设的论证力,还在于通过倡导和运用“利益公平化”理论为分析和研究民生国家建设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广义政治论对上述民生建设理论研究的整合与提升能力,从根本上,源于其对民生国家建设的理论论证力。这种理论论证力,集中表现为“利益公平化”的理论倡导和运用。相对于狭义政治观的权力民主化理论,广义政治观的利益公平化理论,对民生国家建设更具理论论证力。

  

  一方面,利益公平化理论是区别于权力民主化理论的新理论。如上所述,狭义政治观即政权政治观,特别倡导和运用“权力民主化”理论,即是以权力观及其理论方法观察分析社会政治现象,以权力作为政治的本质核心,以权力民主化作为政治发展的价值目标。在中国政治学界,有的学者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政治观局限于近代狭义的政权政治观,仅仅以“民主话语”来界定政治学的研究对象范围。而根据现当代的广义政治观,政治学不仅要关注和研究权力及其民主化,更要关注和研究利益及其公平化。从广义上讲,“政治关心的是整个社会资源的产生、分配和使用。……按照这种政治观念,政治发展研究的核心问题就是,怎样确立一种公平合理的分配机制,保障社会资源的有效供给和合理使用,以钝化资源有限性与需求无限性之间矛盾的尖锐性。” 10从这个意义上,“利益公平化”理论,特别强调广义政治的利益关系分析方法以及政治的利益本质、政治的利益分配功能以及政治的公平价值追求的理念理论,认为政治以利益为本就必然要倡导公平价值,政治的本质核心不是权力民主化,而是利益公平化。从这个视角,可以揭示民生国家的利益本质和公平价值,体现广义政治论对民生国家建设的理论论证力。

  

  另一方面,利益公平化理论深化并提升了权力民主化理论。从逻辑上讲,公平或平等在本原上优先于民主,政治源于人类对公平的需要,而公平或平等的政治需要才引导出民主的产生。列宁曾说过:“民主意味着形式上承认公民一律平等,承认大家都有决定国家制度和管理国家的平等权利。” 11基于广义的利益政治观,王浦劬也认为,平等先于民主,民主“在于它承认公民政治上拥有平等的权利,并从制度上规定这种平等的权利能够得到实现。”因此,“可以把民主定义为在特定的经济关系和利益关系基础上,保障公民权利得到平等实现的政治形式。” 12美国民主论者达尔则强调指出,民主与平等之间是内在关联和互动的。一方面,政治平等的存在是民主的一个基本前提,“如果我们相信民主作为一个目标或理想,那么我们明确地表示,我们必须视政治平等为一个目标或理想。”另一方面,理想的民主必须是平等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必须以公平为核心内容和价值目的。“只有统治国家的政治制度——合法性和它的政治制度来源于政治平等的理想——是民主的,政治平等才能实现。”他所论证的政治平等在本质上就是利益公平,即是指“所有人都具有平等的内在价值,没有一个人在本质上优越于其他人,每个人的好处或利益必须给予平等的考虑。” 13虽然民主与公平的关联可以有多种形式,如民主不公平;民主并公平;公平不民主;不公平并不民主。但从理想上讲,公平的民主却是最完美的关联形态,从现实来看,理想的公平民主就是保障民生的民主。实际上,将民主理解为民有、民治和民享,就已经肯定了“民享”即人民共享利益,这表明民主与民生之间又具有内在的关系。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林尚立认为,在中国,稳健的民主化战略,“不仅体现为民主建设的渐进性和现实性,更为重要的是体现为要将民主建设与民生建设有机结合起来,追求民主化的民生绩效。这种战略形成的制度基础就是人民民主。人民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既要保障人民在国家中的地位,又要保障人民生存与发展。所以,民主与民生结合,是人民民主的内在要求,也是人民民主的特色所在。”这两者的关系在于,“民主建设与民生建设有机互动,在推进民生建设的同时,也深刻地优化了民主建设的发展的形态和战略。”从而,“创造具有民生绩效的民主建设和发展。” 14由此可见,民生国家建设也是人民民主的内在要求和中国特色所在。

  

  综上所述,广义政治论作为现当代的新政治观和政治学方法论,通过对中国特色政治发展和政治建设进行“广义”的理解,能够对中国特色民生国家建设的必然性和必要性及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作出合理的分析解释。并且,广义政治论还能够整合民生问题的已有理论研究,将权力民主化理论深化提升为利益公平化理论,可以对中国特色民生国家建设的本质内容、功能作用和价值目标等各方面,作出全面深入的研究论证。总之,广义政治论可以作为研究中国特色民生国家建设的一种合理有效的理论方法与分析工具。

  

  三、民生国家的概念界定

  

  根据广义政治论,研究中国的民生国家建设,首先要解决“什么是民生国家”的问题,即要对民生、国家和民生国家,进行必要的概念界定。

  

  民生国家作为一个组合词,其最基本的概念是“民生”。所谓民生,《辞海》的解释是指“人民的生计”。在日常使用中,民生是人民生活的简称。孙中山在“民生主义”的演讲中就认为,“民生就是人民的生活——社会的生存,国民的生计,群众的命。” 15因此,从内涵上讲,民生是指有关人民或国民生计与生活的事务。从本质上讲,民生是人民对生活利益(物)的需要。从外延来讲,民生不仅包括人民的物质生活,也包括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我国现行的政治文件所讲的民生,就是指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中共十八大报告即是从这个意义上指出,“加强社会建设,必须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提高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根本目的。”从内容上讲,民生一般包括就业、收入分配、物价、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社会保障、城市生活、环境保护以及文化娱乐等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层次上讲,根据利益满足的程度,民生可以由低到高分出多个层次。(1)低层的生存民生。所谓生存民生,是指民众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和生活保障,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人民的衣食住行等最基本物质生活需要,即“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 16生存民生的保障,一般包括社会救济、最低生活保障状况、基础性的社会保障、基本的义务教育、基础性的公共卫生、基础性的住房保障等。在我国,这通常称为解决温饱问题。(2)中层的小康民生。所谓小康民生,是指人民的小康生活水平。在我国,小康民生又分为总体小康民生和全面小康民生。总体小康民生是指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这在21世纪初已经实现。1997年,十五大报告指出,20世纪末能够如期实现小康目标。2002年,十六大报告宣布人民生活总体上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从顶层设计来看,全面小康民生又分为两个时期,即小康民生的全面建设时期和小康民生的全面建成时期。小康民生的全面建设时期,是指从达到总体小康民生的21世纪初到2020年小康民生全面建成这段时期,这即是我国正在经历的民生建设发展阶段。小康民生的全面建成时期,是在2020年以后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时候。根据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小康民生就是人民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人民过上更好、更有尊严的生活。(3)高层的富裕民生。所谓富裕民生,是指人民过上共同富裕的物质文化生活。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中国将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应该是民生的高级阶段和理想状态,它包括人人追求生活质量、生命质量,追求更高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精神追求,从吃、穿、住、用、健康、安全等“小康民生”转向健身、娱乐、旅游、休闲、享受等享乐型的“富裕民生”。实际上,在现在的西方发达国家也还没有达到这种理想的民生状态。因此可以说,富裕民生是中国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最高理想。而在现阶段,中国人民所享受的民生,在总体上还是初级阶段的小康民生,所追求的民生,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小康民生。

  

  我们时常都要面对和使用“国家”概念,但其涵义并非是不言自明的。因此,也需要对民生国家研究中的“国家”概念作一简要的阐明。首先,民生国家研究中的国家,不是政治地理学意义上的国家,而是政治学意义上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4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