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建辉:论罪过情感

更新时间:2013-07-25 20:46:45
作者: 温建辉  

  

  【摘 要】 罪过情感是在犯罪过程中认可危害结果发生的罪过心理中的情感要素。罪过情感与内疚感呈负相关,此强则彼弱。正确认识罪过情感需要对罪过情感和情感动机严格区分。依据行为人罪过情感的强烈程度,罪过情感可划分为四个类别,其中痴狂型罪过情感和痛快型罪过情感属于积极的罪过情感,冷漠型罪过情感和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属于消极的罪过情感。根据情感态度的对象是否明确,可以将罪过情感划分为具体的罪过情感和抽象的罪过情感。

  

  【关键词】 痴狂型罪过情感;痛快型罪过情感;冷漠型罪过情感;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

  

  情感因素在罪过理论中的缺位,在刑法学界以及司法实务部门已成共识。而将情感因素纳入罪过理论之中,实现罪过二因素向罪过三因素的转变,在刑法学界已有若干有见地的探索。 2在这一罪过理论转型的过程中,像罪过情感的本质及其种类可谓其中的关键问题,对此问题的理论解答对于确立罪过理论的根基具有深远的影响。

  

  一、罪过情感的概念

  

  (一)罪过情感的本质

  

  感情是一种包含情绪和情感的综合过程,情绪和情感本是同一过程或同一现象,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情绪或情感,指的是同一过程或同一现象的不同方面。然而,情绪和情感也有差别:第一,情绪的生理性和情感的社会性。情绪更多是与生理需要满足与否相联系的心理活动,而情感则是与社会性需要满足与否相联系的心理活动。如在饥饿时有食物吃就会很高兴,这是一种情绪反应,而不能说他产生了热爱食物的情感。情绪是原始的,是人和动物(尤其是高级动物)所共有的,情感则是人类所特有的心理活动,具有一定的社会历史性。如民族自豪感是与对本民族的爱相伴而生的社会性情感。第二,情绪的过程性和情感的内容性。情绪代表着感情性反映的过程,而情感经常被用来描述具有稳定而深刻社会含义的高级感情。情绪是这一体验和感受状态的活动过程,而情感是对感情性过程中体验和感受的内容。换言之,情绪是情感的外部表现,情感是情绪的具体内容。从这两点区别可见,只有情感才具有社会性的内容,才能够反映行为人的心理善恶。

  

  人的情感主要包括道德感、理智感和美感等。其中道德感是用一定的道德标准去评价自己或他人的思想和言行时产生的情感体验。它和道德信念、道德判断密切相关,具有明显的社会性和阶级性。罪过情感作为人类情感的一种,必然具有情感的一般特点,特别是道德感的特点。

  

  在传统的罪过理论中,存在否定危害结果发生的罪过心理。例如对于轻信过失的罪过心理的阐释,刑法学界通说认为:“过于自信过失的行为人既不希望也不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而是对这种结果的发生持否定态度,即自认为凭自己的能力、客观条件等,这种结果就不会真的发生。” 3笔者认为,如果行为人既不希望也不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还利用了有利的主客观条件来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而危害结果竟然发生了,那只能说是不可抗力,而不是有罪过的犯罪;或者如果行为人认为危害结果不会发生,而危害结果最终发生了,也只能是意外事件。所以,在知意二因素罪过理论的语境下,对轻信过失的罪过性,根本不能自圆其说。罪过心理必须是肯定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这样的心理才值得谴责。

  

  罪过情感作为罪过心理的一个要素,必然兼具作为普通人心理和犯罪人罪过两者的规定性,它既是一种心理要素,又具有罪过的性质。简言之,罪过情感是在犯罪过程中认可危害结果发生的罪过心理中的情感要素。例如,寻衅滋事罪中行为人对于自己行为引起他人痛苦而感到的快乐就是一种典型的罪过情感。

  

  (二)理解罪过情感的要点

  

  1.罪过情感与内疚感呈负相关,此强则彼弱。

  

  罪过情感与内疚感相反。罪过情感是认可危害结果发生的情感态度,它或者对行为可能引起的危害结果积极肯定或者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消极肯定。而内疚感是道德感的一种,它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过错或过失的情感体验,就是对于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或没有做应该做的事情,造成了他人或社会的某种损害,因而感到自己应当承担道义上的责任,感到的一种内心痛苦。内疚感使人避恶从善。

  

  例如,1985年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墹村村民龙治民与妻子共同在家中谋害48人案发。医学专家认为,明显可见龙的杀人具有实际目的,一是谋取财物;二是获取劳力;三是满足性要求。到了后期演化为杀人成瘾,从杀戮中获取快感。陕西省公安厅及地县刑事技术人员反复对现场进行勘验,提取各种证物1006件,对48具尸体逐一进行了科学鉴定。1985年8月30日,陕西省检察院商洛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将龙治民夫妇提起公诉。9月20日,商洛地区中级法院判处二人死刑。二人提出上诉,陕西省高院提审后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9月27日,龙、闫二犯被处决。据办案人员回忆,龙治民对所犯罪行毫无悔意。在法庭上得知被判处死刑,龙治民说:“我想不通。”法官:“为什么想不通,你杀了那么多人……”龙治民:“人家黄巢杀人八百万,都没判死刑,为何给我判死刑呢?”从这个案件我们可以看到,犯罪人完全丧失了内疚感,因而其能够杀人成瘾,从杀戮中获得快感。

  

  2.正确认识罪过情感还需要对罪过情感和情感动机严格区分

  

  犯罪动机是引发犯罪行为的内心起因,它直接联系的是犯罪行为,而罪过是肯定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它直接联系的是危害结果,这是两者的根本区别。像犯罪学上常讲的激情犯中的激情就是作为犯罪动机存在的。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指出:“蔑视社会秩序最明显、最极端的表现就是犯罪”,据此,有刑法学者认为“主观罪过的实质就是行为人对法律的敌视、蔑视或者轻视态度。 4所以,“罪过的本质不是对危害行为及危害结果的认识,也不是自觉确定目的,调整行动,从而实现目的的意志行为,而是行为人通过犯罪行为所表现出的对社会秩序以及对法律最极端的蔑视情感。” 5笔者认为,这里所说的“敌视或者蔑视的态度”只是引起违法犯罪行为的起因,是作为动机存在的,不属于罪过的范畴。

  

  3.罪过情感与罪过中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的关系

  

  人的心理活动包括认知过程、情绪情感过程和意志过程,或者说人的心理包括知、情、意三个要素,它们本来是人完整心理的统一过程或者说是一个活动,只是从不同的侧面或者说是不同的功能角度给予的人为划分。知、情、意三因素各司其职、各功其能,它们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人的心理全方位的功能和全面的过程。

  

  传统罪过理论认为认知和意志反映了人的情感态度, 6所以在罪过中没有援引情感态度的必要。笔者认为知、情、意这三者功能各异、过程有别。如果说在理智和情感相一致的情况下,认知和意志可能反映情感态度,但是在理智和情感不一致的情况下,认知和意志又怎么能反映情感态度呢?例如,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故事,诸葛亮为严明军纪,出于理智使他决定执行军令状,而从情感上而言,诸葛亮又爱惜人才,但最终是理智占据上风,因此挥泪斩马谡。可见,说认知和意志可以反映情感态度是说不过去的。

  

  二、积极的罪过情感和消极的罪过情感

  

  罪过情感是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过程中罪过心理中的情感态度。依据行为人罪过情感的强烈程度,罪过情感可划分为四个类别,它们是痴狂型罪过情感、痛快型罪过情感、冷漠型罪过情感 7和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其中痴狂型罪过情感和痛快型罪过情感属于积极的罪过情感,积极的罪过情感可以支配人的行为;冷漠型罪过情感和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属于消极的罪过情感,消极的罪过情感不支配人的行为,只是一种伴随行为认可危害结果发生的情感态度。

  

  (一)积极的罪过情感

  

  1.痴狂型罪过情感

  

  痴狂型罪过情感指行为人在犯罪活动中持有的这样一种情感态度,情感长时间处于亢奋状态,甚至于对自己行为的性质不能正确认识,并且不顾一切地实施痴狂行为,以致造成危害社会的结果。痴狂型罪过情感可分为三种:(1)情迷心窍,不能自持;(2)痴迷癖好,不能自拔;(3)仇恨社会,报复社会。

  

  第一种:情迷心窍,不能自持。这是一种丧失理智的情感痴迷。具有这种痴狂型罪过情感的人严重缺乏道德感,自私自利,情迷心窍,并因此不能产生正常的认识和判断,不仅没有内疚感,反而习非成是。例如,“法轮功”痴迷者接二连三地制造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刑事案件,其中尤以傅怡彬残忍地弑父杀妻伤母案件与李亭杀害双亲的案件给世人的震撼最大。“法轮功”痴迷者伤害他人时,他们甚至认为杀死亲人是为了把他们“度”到天国去,免得在世间受罪。

  

  司法实践中上述这样的“法轮功”犯罪属于缺乏违法性认识的情况。在此,以法律性质认识错误为代表的缺乏违法性认识,与西风东渐而来的责任主义在理论交叉地带形成了冲突。按照“不知法不免责”的原则,构成犯罪不成问题;而由于其“缺乏违法性认识”,又似乎难以定罪。这种情况似乎表明理论存在矛盾和结论可能冲突,而笔者认为该种情况实际表明的是传统的刑罚根据论或刑事责任根据论具有盲区,它们在率性犯罪的论域内已经捉襟见肘无能为力,而必需运用罪过情感理论给予解释说明。

  

  第二种:痴迷嗜好,不能自拔。对违法犯罪形成癖好,以盗窃癖为多。例如,河南省滑县一名李姓女子从14岁开始就频频因盗窃出入公安局,2012年5月24日,河南省滑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该被告人2003年12月19日因敲诈勒索被滑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2005年7月31日因盗窃被滑县公安局警告,2005年9月7日因盗窃被滑县公安局决定拘留十五日,2005年9月12日被安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一年又三个月,2009年3月18日因盗窃被滑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人民币500元。2012年4月5日14时许,被告人李某去自己朋友赵某家玩,趁赵某家中无人之际,将一条带坠钯金项链、一枚钯金戒指、一对钯金耳钉盗走。经滑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物品价值合计人民币1741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经构成盗窃罪。可见,喝酒、抽烟会上瘾,盗窃也会上瘾。

  

  第三种:仇恨社会,报复社会。反社会的报复行为通常缺乏明确的指向对象,无辜的不相关者被当成了泄愤对象。犯罪心理学将这类违法犯罪的心理机制称为“反社会人格”。这其中对危害社会结果的强烈情感是痴狂型罪过情感的一种。例如,2004年2月1日,震惊全国的皖、冀、鲁、豫系列杀人案件在河南省洛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根据检查机关的指控,制造这一系列杀人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杨新海,在四年时间内横跨四省作案,作案26起,杀死67人,法院经过审理认定犯罪嫌疑人杨先海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强奸罪等罪名,判处杨新海死刑。在法庭上,杨新海交待:“犯罪主要还是一种报复心理,报复女人。我在杀人的时候我只是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一种欲念促使我去杀人,就是这样。至于杀人,他们该不该死,那都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好像脱离社会,我不关心社会。我并不说那个社会对我怎么样,我只为我自己,我可没想到社会。”再如2001年3月16日,发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起恶性爆炸刑事案件,造成108人死亡,38人受伤。案犯靳如超此前还在云南谋杀1人。根据靳如超日记所述,其听力障碍及家庭纠纷是其心态扭曲的直接原因,“从孤独与猜忌,到仇视与报复,再到残忍与狡猾,可以说是靳如超这一生思想演变的人生轨迹”。

  

  2.痛快型罪过情感

  

  痛快型罪过情感指行为人在犯罪活动中以他人痛苦为行为人快乐的情感态度。我们知道,率性犯罪 8的罪过心理中存在罪过情感,而率性犯罪可以分为纯正的率性犯罪和不纯正的率性犯罪。纯正的率性犯罪是指在通常情况下其罪过心理中罪过情感居于主要方面;不纯正的率性犯罪是指在通常情况下这种犯罪是理性犯罪, 9而在特殊情况下才构成率性犯罪。痛快型罪过情感在这两种率性犯罪中都有存在。

  

  第一种:纯正率性犯罪中的痛快型罪过情感。像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等犯罪属于纯正的率性犯罪,它们罪过心理中的主导方面都是痛快型罪过情感。例如,2009年5月21日凌晨,在宣武区南新华街附近,4人发现一名避雨的陌生妇女(丁女士、殁年36岁)。他们将该陌生妇女随身携带的112元钱抢走后,以殴打对方的方式取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0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