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建辉:论罪过情感

更新时间:2013-07-25 20:46:45
作者: 温建辉  

  并将对方虐待致死。法庭上,犯罪少年与公诉人有这样一段对话,“你们去找茬儿是什么目的?”“就是找完对方茬儿以后,打她玩。”“除了打她玩以外,还有别的目的吗?”“没有了,就是打她玩,以寻求打人的乐趣。”“那你们为什么让她脱光衣服,还用打火机烧头发呢?”“闲得没事干了,也是为了图乐。”“你们为什么非要采取打人的方法图乐呢?”“就是在打人时,看到对方痛苦的样子,心里痛快。” 10在这个案件中,四个犯罪少年罪过心理中罪过情感的因素特别突出。

  

  第二种:不纯正率性犯罪中的痛快型罪过情感。需要注意的是,罪过情感存在的范围与罪名没有必然的联系,在通常情况下属于理智占上风的故意犯罪,有时也有罪过情感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例如故意杀人罪中也有痛快型的罪过情感。在前述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王墹村村民龙治民与妻子共同在家中谋害48人的案件中,龙治民在故意杀人的后期演化为杀人成瘾、从杀戮中获取快感,这种以他人的死亡来产生快感的心理态度就是痛快型罪过情感。

  

  (二)消极的罪过情感

  

  1.冷漠型罪过情感

  

  冷漠型罪过情感指行为人负有对他人关照的义务,也认识到危害结果可能发生,而对自己行为危害他人持有的冷漠以待或者冷酷无情的情感态度。冷漠型罪过情感可分为两种:(1)冷漠以待的罪过情感;(2)冷酷无情的罪过情感。

  

  第一种:冷漠以待的罪过情感。冷漠以待的罪过情感表现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冷漠以待的情感态度,它存在于纯正的率性犯罪中。冷漠以待的罪过情感居于罪过心理主导方面的犯罪是冷漠型率性犯罪。例如,某中年男子遗弃他年迈多病的父母,可以成立遗弃罪。这个遗弃罪主要谴责的是行为人利他情感的缺乏。换言之,谴责遗弃罪首当其冲的是犯罪人的冷漠以待的情感态度。如果仅仅谴责其是故意犯罪,我们会感到没有谴责到位。“刑法之罪应尽可能地与道德之恶求取一致。这是从立法到司法都必须确立的目标。” 11我们必须谴责遗弃罪行为人冷漠以待的情感态度,才能符合我们对遗弃罪谴责的道德观念。

  

  第二种:冷酷无情的罪过情感。冷酷无情的罪过情感表现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冷漠无情的情感态度。冷酷无情的罪过情感存在于故意犯罪这样的理性犯罪的罪过心理中。在直接故意犯罪和间接故意犯罪中,因为犯罪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都有认识,所以认可这样的具体的危害结果是冷漠型罪过情感,但是在故意犯罪中冷漠型罪过情感仅占据罪过心理的次要地位。

  

  2.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

  

  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指行为人在犯罪活动中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有的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 12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存在于疏忽大意过失犯罪、事故型犯罪和结果加重犯的罪过心理中。

  

  第一种情况: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通常存在于疏忽大意过失犯罪的罪过心理中。由于这种犯罪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没有预见、也没有对危害结果发生的意志,所以这种犯罪与意外事件难以区分。正确区分这两种行为的关键是看行为人心理中是否存在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如果事件的发生可归因于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就是疏忽大意过失犯罪;而如果事件的发生不存在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就是意外事件。例如,某男在抱自己刚满月婴儿时,不慎失手将自己的孩子跌到地上,致孩子死亡。该事件是否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就在于行为人是否存在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在这个案件中,亲生父亲不可能对自己孩子的生死持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因此,失手摔死孩子应当是意外事件。

  

  第二种情况:事故型犯罪的罪过心理也是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例如,2010年暑假,21岁大一学生小付到通州农村的爷爷家玩,与村民马某和其父亲马老汉发生口角,双方情绪激动,很快争执就升级成撕扯,小付挥拳打向马某和马老汉头部、胸部。这时马老汉突然倒地,老汉因心肌梗塞引起心脏破裂经抢救无效死亡。对小付来说,他在非法殴打他人时对于可能引发意外的伤亡后果没有预见、也没有希望或放任的意志,只是由于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导致其没有预见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并因此导致这种结果发生,小付的主观心态就是漠不关心型罪过情感。

  

  第三种情况:结果加重犯行为人对加重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有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在结果加重犯中,行为人完整的心理活动和过程是:对基本的危害结果的发生有认识,对加重危害结果的发生没有认识;对基本的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希望或放任的意志态度,对加重危害结果的发生没有意志;对基本危害结果的发生持乐见其成或不排斥的情感态度,对加重危害结果的发生持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 13

  

  三、具体的罪过情感和抽象的罪过情感

  

  认识反映的对象必须清晰才是认识、意志确立了目的才称为意志,也即认知和意志它们都有明确的对象。而情绪、情感的产生以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和评价为前提,但情感自身又不能辨别事物,因而需要借助认识产生情感。根据认识的不同清晰程度,可分别产生有明确对象的情感和无明确对象的情感,这可称为具体情感和抽象情感。既然情感的产生有此特点,那么,根据情感态度的对象是否明确,可以将罪过情感划分为具体的罪过情感和抽象的罪过情感。

  

  (一)具体的罪过情感

  

  1.具体罪过情感的种类

  

  具体的情感罪过指在犯罪行为实施过程中对明确的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认可的情感态度。痴狂型罪过情感、痛快型罪过情感、冷漠型罪过情感这三种罪过情感因为都针对明确的危害结果,所以都属于具体的罪过情感。痴狂型罪过情感存在于痴狂型率性犯罪中,;痛快型罪过情感存在于痛快型率性犯罪中;冷漠型罪过情感存在于冷漠型率性犯罪中。

  

  在理性犯罪的故意犯罪中也存在冷漠型罪过情感,但是在理性犯罪中,因为理智的作用大于情感的作用,所以罪过情感不能成为理性犯罪的本质。例如,2010年10月20日23时许,大学生药家鑫驾驶红色雪佛兰小轿车从西安外国语学院长安校区返回西安,当行驶至西北大学长安校区西围墙外时,撞上前方同向骑电动车的张妙,后药家鑫下车查看,发现张妙倒地呻吟,因怕张妙看到其车牌号,以后找麻烦,便产生杀人灭口之恶念,遂从随身背包中取出一把尖刀,上前对倒地的被害人张妙连捅8刀,致张妙当场死亡。药家鑫持刀杀人固然是在理智的支配下的理性犯罪,但其罪过心理中亦有对致人死地冷酷无情的情感态度,否则便不会有连捅被害人8刀的连贯行为。药家鑫对致人死亡冷酷无情的情感态度就是其故意杀人罪过心理中的冷漠型罪过情感。

  

  2.具体罪过情感主观恶性的程度

  

  具体罪过情感的罪过程度依痴狂型罪过情感、痛快型罪过情感、冷漠型罪过情感的顺序依次降低。例如,法轮功痴迷者在痴狂型罪过情感的支配下,丧失理智,超度自己的亲人到天国里去享永久的福乐而杀人害命的;杀人成瘾,杀人取乐的行为;以及对他人的死亡持冷漠情感态度的故意杀人。这三种杀人行为所蕴涵的罪过情感依次降低:即痴狂型杀人罪过情感的主观恶性大于痛快型杀人罪过情感的主观恶性,而痛快型杀人罪过情感的主观恶性大于故意杀人中冷漠型罪过情感的主观恶性。

  

  (二)抽象的罪过情感

  

  1.抽象罪过情感的特点

  

  抽象的罪过情感没有明确的指向对象,也即其认可的危害结果是否发生或者发生什么样的危害结果都不确定、不明确。疏忽大意过失犯罪的主观罪过是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这种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属于典型的抽象的罪过情感。

  

  有学者认为:“只要犯罪故意与犯罪过失中存在着知、情、意三个过程中的一个过程,其他的过程就一定存在,要不就是三个过程都没有。因此,在疏忽大意过失中由于行为人缺乏对行为结果的认识,所以三种心理过程都不存在。” 14笔者认为,抽象情感因为没有明确的对象,即抽象情感不需要借助明确的认识产生,所以抽象情感的产生过程和认识过程可以两不相关。也就是说无明确对象的抽象情感与有明确对象的认识过程可以相脱离。具体而言,疏忽大意过失中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就是这样的抽象情感。虽然说对事物的认识和评判是情绪、情感产生的直接原因,但疏忽大意过失中的认识仅仅是认识到行为对象或行为客体的存在或其他一些状况,而不是行为对象或行为客体的情况会变糟(即发生危害结果)。疏忽大意过失这种罪过心理,没有认识因素的内容(即没有对危害结果的认识,如果有认识,就不再是疏忽大意的过失了)。而且,疏忽大意过失行为人情感态度的对象是包括行为对象或行为客体的情况变糟(发生危害结果)在内的一切情况及其变化。当然,我们所取的是其行为对象或行为客体情况变糟(发生危害结果)的情感态度。也就是说对这样的情况可以产生抽象的罪过情感,但不能认为有对危害结果发生的认识。

  

  2.抽象罪过情感的分析运用

  

  为深入领会抽象的罪过情感,我们运用抽象罪过情感来分析如下几种相似行为的性质:示好行为致特异体质人死亡、非法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过失轻伤行为致特异体质人死亡。因为它们是日常生活中常见易发的现象,对它们的分辨不仅有利于正确认定罪与非罪的界限,也可以显示罪过情感在认定犯罪中的巨大作用。

  

  第一种情况,即示好行为致特异体质人死亡。例如,甲和乙两个多年未见面的好朋友,偶然街头邂逅,甲兴奋异常地向乙胸部砸了一拳,不料想乙因特异体质突发心脏病,不治而亡。乐极生悲,好事变坏事。对此案笔者认为,因为两人是一种友好的关系,甲砸乙一拳是一种示好的行为,而不是对乙可能死亡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所以,甲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第二种情况,即非法殴打致特异体质人死亡。例如,甲和乙同是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甲不小心踩了乙的脚,两人为此发生口角,争吵越来越激烈,矛盾也随之升级,甲开始动手打人,甲向乙胸部非法殴打了一拳。这个非法殴打本不构成伤害而属于治安管理中的非法行为,但恰好乙患有心脏病,并因这一拳老病突发不治而亡。对此案笔者认为,甲虽然没有预见到乙患病并因一拳而可能死亡的结果,但甲对乙的死亡持有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如果不是漠不关心的话,他就会预见到这一拳可能造成意外的伤害后果,而不会出手伤人。可见,甲挥拳打人时持有的是漠不关心的情感态度,即抽象的罪过情感。甲因此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第三种情况,即过失轻伤行为致特异体质人死亡。过失行为致人重伤或死亡才构成犯罪,而过失行为致人轻伤不构成犯罪,只是一种违法行为,但是过失轻伤的行为导致特异体质人死亡如何认定,在司法实践中难度较大。笔者认为,过失轻伤行为致特异体质人死亡如果构成犯罪,只能是事故型犯罪。但是因为事故型犯罪成立的第一个条件是行为人对违法行为持有故意的心理态度, 15过失行为显然不是,所以过失轻伤行为不是事故型犯罪,也即不构成犯罪。因为过失轻伤行为致人死亡不构成犯罪,那么过失轻伤行为也就没有任何罪过心理,包括没有抽象的罪过情感。

  

  【出处】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3年第2期。

  

  1者简介:温建辉,法学博士,聊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罪过情感理论研究所所长。

  

  2 温建辉:“将情感因素纳入罪过理论的探索”,载《社会科学家》2007年第5期。

  

  3 马克昌主编:《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358页。

  

  4 梅传强:《犯罪心理生成机制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年版,第39页。

  

  5 李涛:“论罪过内容中的情感因素”,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12年第2期,第7页。

  

  6 赵秉志等:《刑法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15页。

  

  7 谢勇、温建辉:“如何实现对情感型罪过的准确定性”,载《社会科学战线》2007年第2期,第199页。

  

  8 温建辉:“率性犯罪的发现”,载《社会科学家》2011年第1期,第84页。

  

  9 温建辉:“犯罪本质新论”,载《理论探索》2012年第1期,第136页。

  

  10 杨昌平、张勇杰:“四少年残忍虐杀妇女 称看到对方痛苦就快乐”,载《北京晚报》2007年6月29日。

  

  11 冯亚东:《罪与罚的探索之道》,中国检察出版社2005年版,第160页。

  

  12 谢勇、温建辉:“破解疏忽大意过失罪过性的两难之题”,载《河北法学》2007年第3期,第37页。

  

  13 温建辉:“结果加重犯的罪过形式”,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12年第6期。

  

  14 袁彬:《刑法的心理学分析》,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22页。

  

  15 温建辉:“事故型犯罪的罪过形式”,载赵秉志主编:《刑法论丛》第23卷,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58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0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