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宁稼雨:重建“中体西用”中国体系学术研究范式

——从木斋的古诗研究和我的叙事文化学研究说起

更新时间:2013-07-16 12:08:26
作者: 宁稼雨 (进入专栏)  

  

  如果以上描述能够成立,那么文体史和作家作品的研究就会暴露出它们对于故事类型这一中国叙事文学内在实体的忽略和疏离。显而易见,一个故事类型通常要跨越若干朝代,跨越若干文体,跨越若干作品的集体整合现象。如果只是把研究目光只盯在一种文体或一部作品上,那么对于一个完整的故事类型来说,无疑就会产生忽略甚至割裂的效果,离开故事类型这一最能体现中国叙事文学内在实体价值的研究局面。而造成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就是以西方文学研究体系中文体和作家作品为核心取向的范式。所以,从文体史和作家作品研究回到故事类型研究既是对传统的文体史和作家作品研究的补充和更新,更是对于20世纪以来“西体中用”学术格局的颠覆和对于21世纪“中体西用”学术格局的追求和探索。

  我和木斋先生结识交往的基础就是寻求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新思路新方法的共同愿望。我们之间的很多想法是相互激励、相互启发而产生出来的。正是这样的激励和启发,使我们在探索的坎坷道路上能够相互增强一些信心,并锲而不舍地持之以恒。几年来我们在各自的领域为古代文学研究的更新探索尽了绵薄之力,也取得一些效果。但仍有势单力薄之感。我个人非常希望能以我们的工作为试验田,引起同行对于研究方法问题的重视与关注。20世纪以来西方文化思潮影响下形成的中国现代学术体系已经伴随我们走过了一个世纪的历程。由于它中国学术的现代化转型产生过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是从感情的角度,还是惯性的作用,人们对它一时难以割舍是情理之中的。但是,如同儿童身体成长了,衣服也要随之变大一样。我们跨入21世纪已经十多年了,已经没有理由继续恪守西方模式的学术范型。

  当然,沿用一个世纪的学术范式要想改弦易辙绝非易事。除了在观念上难以一夜间更新换代外,一整套的学术范式更新不仅需要理论层面的逐步深入探讨,还需要很多技术层面的具体构想。不能奢望一篇文章解决所有的问题。笔者给自己规定的任务是把一条凝固的冰河凿开一道裂缝,呼唤大型破冰船的到来和引渡。同时,我以为木斋先生的古诗研究,以及我本人的中国叙事文化学构想和研究都是跨越这条冰河的先期尝试。我们希望能激发更多的人产生这种“冰河意识”和“过河意识”,共同打造新世纪中国体系的学术范式。

  

  注释:

  [①] 参见刘方、孙逊:《中国古代小说研究现代学术范式的历史生成》,载《文艺研究》2007年第12期。

  [②] 《社会科学研究》 2010年第2期。

  [③] 据说湘军名将胡林翼的死因就是在长江见到两艘洋船能够逆流而上,迅如奔马,于是变色呕血,几乎堕马,不久身亡。

  [④] 该书中译本1913年由开智公司印行,名为《中国五千年文学史》。

  [⑤] 该书中译本1903年由上海中西书局印行,名为《历朝文学史》。

  [⑥] 《山西大学学报》 2012年第3期。

  [⑦] 参见雷海宗《中国的文化与中国的兵》,岳麓书社1989年版。

  [⑧] 二文分别刊载于《江西师范大学学报》 2010年第1期、《社会科学研究》 2010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778.html
文章来源:《学习与探索》2013.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