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红霞:跨文化语境中的科学与信仰

更新时间:2013-07-15 11:51:45
作者: 孙红霞  

  他们还录制很多宗教光盘,像一些传教人士的演讲,影视资料,传统文化等,总之,科技的发展大大地改变了宗教信仰的形式,使其在新形势下有新的发展。而宗教的世俗化、伦理化、现代化、和谐化以及同政治的关系都将在科学的迅猛发展下不断加强。宗教也不再那么地排斥科学,对科学有一定的让步,还利用高科技为本教事务的拓展而服务。

  任何事情总是具有好坏、利弊双重性质的,如果宗教教主利用高科技给信徒们传授教义,安抚精神,进行道德行为约束的思想灌输,使其健康地工作和生活,那是信徒们的福音,也是世界稳定和谐的福音。而如果宗教教主有邪念,利用信徒们的宗教感情和求子、谋官、祈福等的心愿,使用高科技的一些“伎俩”,蛊惑信徒,谋取暴利,使信徒痴迷疯癫,倾家荡产,走上绝路,甚至在信徒中间挑起民族仇恨,使用现代化军事武器进行民族之间的征战,那就是信徒们的灾难,也是民族和国家的灾难。这样的宗教组织就需要政府严加管治了。总之,科技的发展会使宗教信仰有多种形式的发展,要杜绝其中不良影响和恶果,就需要政府密切关注宗教派别的发展动向,统一和规范宗教信仰,更加贴近群众的生活,了解他们的疾苦,使群众能健康地信仰,健康地工作、学习和生活。避免像达赖集团分裂中国,搞西藏独立那样的恶性事件再次发生,也避免一些邪教组织带给善良的群众自杀、自焚和残杀手足那样的灾祸再次重演。

  

  四 当代中国科学与信仰问题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信仰的国家,既有古代流传下来的宗法性宗教和后来产生的道教,又有长期存在于各民族中的不同的民俗宗教,还有从国外传入的且逐渐中国化的基督教、佛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等,这些宗教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着深广的影响。

  如果说,宗教在人类社会中的功能是道德功能的话,孔子的儒家学说比宗教对中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更大,因为,孔子的很多儒家思想都有一定的对人行为的道德约束力。

  自从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传入中国并作为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以后,中国大体上看来是一个无神论的国家,精英阶层中的无神论者一直占据主导地位。而共产党员是不能信仰宗教的。这是作为共产党员的基本条件。虽然如此规定,但不能杜绝党员暗地里偷偷去庙里烧香和拜佛。因为越是官做的大,就越怕“乌纱帽”不保。这就给共产党员们在新时期提出了新的问题,那就是共产党员在新时期能否有信仰?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党员们自己的行为已经回答了问题,那就是可以有信仰的。因为现今很多党员们会在清明节或先祖、圣贤生日祭祀的时候去庙里或黄帝陵等处烧香和拜佛。只要不是加入某个宗教组织,成为正统的信徒,而只是参与一般的祭祀和祭拜活动,这种信仰形式应该是没有谁追究的。从这一方面来说,中国现在的的信仰还算是自由的。

  随着党派之间的交往日渐加剧,祭拜圣贤和先祖也成为了众党派共同的话题和访问议程。政府的一些高官对圣贤和先祖的祭拜也大大地鼓励了下层官员的信仰和民俗信仰,使得民俗信仰迅速扩展。这表明,共产党员虽然不能加入宗教组织去信仰宗教,但不能说共产党员不能祭拜先祖和圣贤。因为,共产党不仅尊重先祖和圣贤也历来是尊重不同民族的民俗信仰的。为了国家的全局性稳定和发展,共产党还制定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把这一政策定为党对宗教问题的基本政策,长期政策。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进一步实施,中国的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着,这在很多方面都影响至深。一方面人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群众的小日子逐渐地好起来。另一方面,特别是工人和农民,很多工人在改革的大潮里下了岗,他们没有工作,生活贫困,精神抑郁,找不到出路,一些农民为了摆脱贫困,也走出大山,走出田野,涌向城市,找零活打工。这其中的很多人在极度压抑的生活中显得无助,为了求的帮助,很多人开始信仰各种宗教,以祈求“神灵”和“上帝”助他们摆脱贫困走向幸福。这种情况使中国现今有大约三亿多宗教信徒,且大有增加之趋势。有些人看准了这种需求,认为有经济利益可取,便修造庙宇,大塑“神像”,对前来参拜的群众用各种名目收取财物。还有一些邪教组织也乘机作乱,对群众进行邪教的传播,使群众走火入魔,疯癫痴狂,家破人亡。这种情况要求,宗教信仰在新时期一定要发展,而且要规范有序地发展。

  中国人信命,不信教。尽人事,安天命,不太追究基督教里的“上帝”是不是真的存在,因为中国人对死后的事情不是太关注,反倒喜欢关注今生的幸福。他们相信“老天爷”安排了他们的命运,是“老天爷”制造了每个人的生死轮回。所以比较惧怕生死轮回的报应。但他们的信仰中又没有完整的信仰“老天爷”的经典和教义,只在一些庙里的“玉皇大帝”和“菩萨”等塑像面前烧烧香、扣扣头,以示诚意。这与西方国家的信仰是完全不同的,西方人似乎非常在乎人死后的灵魂归属。

  信仰作为人的一种精神追求,是无异议的,比如,有些年轻人做生意想发大财,便把“财神爷”、“关帝爷”请到家里和店里,以求保佑平稳发财,还有一些年轻人想找个好对象、好工作也去抽签、拜佛,以求顺利,这原本是好事,但如果痴迷其中,那就是灾难了。

  在中国,宗教信仰与无神论始终是对立的,似乎崇尚科学不信宗教就是正确的,这只看见了宗教的一方面。其实宗教还有对人有利的一方面。一个人如果有了信仰,也就有了精神寄托,心境就会安宁,而且还或多或少地从信仰中汲取了道德戒条,遵守着最基本的一些行为规范,这大大增加了抵制社会上不良文化污染的能力,同时也大大减少了很多人产生矛盾并且直接冲击社会的机会。不过,现今,中国的无神论和有神论的矛盾也逐渐缓和。如果与人谈宗教信仰问题,很多人都不觉得是敏感的话题了。

  由于中国的人口太多,信仰又杂乱,所以想统一信仰,统一宗教也是很难的事情。如果想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建构一种能够具有精神救赎和安抚或者精神引领功能和地位的宗教,那是需要政府强力支持的。如果在民众只有“金钱梦”没有“中国梦”的当下,政府任凭人们只信“金钱”而摒弃公德和诚信,泯灭良心只为私利而不关心民众道德和信仰的话,中国就会完全变为人坑人,人骗人,人人欺我,我骗人人的恶行遍地的社会,到那时,中国人就会不费别人一枪一弹,自相残杀,全部葬送在自己同胞的手里。这说明,新的发展时期,政府应该重塑人们的理想和信仰。重新整合和统一中国人的宗教信仰,使中国民众都可以健康地规范地文明信仰。

  从中国当代的科学与信仰的发展中看出,中国的科学技术一定要发展,这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但同时,也要重视人的信仰,因为人是需要信仰约束和安抚的高级动物,没有了信仰等于失去了方向。

  

  参考文献

  [1]《在上帝和牛顿之间》——赵林演讲集(1)/ 赵林著.北京:东方出版社,2007.5

  [2]《在天国与尘世之间》——赵林演讲集(2)/ 赵林著.北京:东方出版社,2007.4

  [3]《信仰的时代》.[美]A.弗里曼特勒 编著;程志民等译.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89.3

  [4]《科学无神论读本》. 科学无神论读本 编写组编.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9.8

  [5]《宗教的未来》.[美]斯达克、本布里奇著;高师宁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

  [6]《科学与宗教引论》(英)阿利斯科.E.麦克格里思 著 ;王毅 译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7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