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林彪事件中的神秘汪东兴 

更新时间:2013-07-10 15:39:56
作者: 陈益南  

  然引蛇之法,却各有特色。

  

  (四)

  

  庐山之事,使回到了北京的黄、吴、李、邱,精神上不能不逐渐陷入紧张状态,并生出惶惶之感。

  然而,汪东兴的心情呢?

  从1971年3月24日毛泽东、周恩来、康生,在中南海毛的住处,与黄、吴、李、邱、汪及李德生、纪登奎谈话时,汪东兴与毛泽东之间具有的轻松、随便神态,则可窥知一斑。

  当毛泽东在谈话后指示,要周恩来带黄、吴、李、邱、汪、李、纪去北戴河,向林彪征求、商议筹备召开最后解决庐山问题的中央会议一事时,当毛的话音一落,汪东兴便对毛泽东说:“我就不去了吧?家里的事很忙。”完全是一副庐山问题的局外人、且与毛关系很亲密的轻松口吻。

  对汪东兴的问话,毛泽东也显出很随便、亲切的态度,并不以为汪这样做是犯上:“你不是也沾了边吗?,好,不去也行,但做自我批评还是有必要,有好处。”(《邱会作回忆录》P757)

  汪东兴前段时间与林彪及黄、吴、叶、李、邱打得那样火热,对此,即便汪东兴没有庐山会议中积极鼓动参入批张春桥之事,仅仅就凭他向黄、吴、李、邱讲了那么多毛泽东的个人阴私之事,而黄、吴、李、邱也随时都可能将这些情况予以揭发。处在如此险境之际,照理,在毛的面前,汪东兴应只会是心虚有惧吧。

  但是,如上所述,汪东兴却极其坦然自如,神情轻快,根本没有一个头上顶着个随时会炸的巨雷之人,常有的那种胆怯神态。

  这又是为什么?

  在邱会作、李作鹏、吴法宪所写的回忆录中,对于汪东兴,他们都很气愤,认为当年正是汪东兴误导他们陷入了泥潭:若不是汪东兴经常向他们透露毛泽东的事与批示、说毛泽东与江青是“两回事”;若不是汪东兴在庐山会议中高调鼓动,他们又如何会贸然掀起批张春桥的浪潮。可是,待他们知道毛泽东其实是很信任江青时,大错已铸。

  然而,他们直到去世,也许还不明了,汪东兴的一切“误导”,其深层缘由,可能比人们诸多想象到的,还要复杂。

  对于汪东兴的为人,邱会作在其回忆录中,有二点评说:一、喜欢装腔作势;二、肚子里有不少事。

  汪东兴的肚子里,的确有着太多的秘密,因而,他给世人也展示了很多的悬疑。

  

  (五)

  

  在林彪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汪东兴究竟有着怎样的实际身份?

  目前,还没有、也难以有确实的资料,来揭示历史的真相,来显露汪东兴在林彪事件中的准确面貌。但是,从以往有过的某些历史,加之文革中发生的很多情况看,却不能不使人猜测:在林彪事件中,有可能,汪东兴是在扮演某种卧底类的角色。

  很多人不知道,与毛泽东身边绝大多数秘书、警卫、生活方面工作人员身份不同的是,汪东兴原本就具有中共肃特与情报系统干部的资深经历。早在延安之初,他居然是在延安中央医院政委任上,主动要求转行从事肃特与保卫工作的。由此说明,汪个人对特工业务,是有着很大的兴趣。转行后,汪东兴即接受了中央社会部系统的情报、保卫与肃特工作专业训练(中社部训练班第七期),后来,很长时间担任过中共中央社会部第二室主任一职。

  而中共社会部的四大任务之一,便是“有计划地派遣同志和同情分子,利用一切机会一切可能打入敌人的内部,利用敌人中一切可能利用的人,从加强敌人内部的工作达到保卫自己。”(郝在今:《中国秘密战》)

  虽然,时代不同了,党内同志并非敌人。然而,建国后二十年来,经过揭批高岗、饶漱石,反右派运动,反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集团”,以及文革中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及大批党政要人,收拾王、关、戚,拿下杨、余、傅等不间断的种种斗争,这样,“敌人”的概念,便不可能不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而文革以来,各派政治势力,也无一不是希望了解中央高层或其他宗派圈子内的情况,总是千方百计欲获取自己想要的消息。

  在这种态势与氛围下,对“社会部”业务熟门熟路的汪东兴,若为毛泽东执行卧底类任务,也不是不可能的。至少,作为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在文革中,竟还兼了若干审查中央要员的“中央专案组”负责人,这就表明,他在原中央社会部的经历,尚在直接发挥作用。

  在中共党内高层,是不是存在过对不同意见之党内他人,而动用特别方式获取对方情况的事情呢?

  曾做过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的伍修权,在其回忆录中曾透露,1937年他在延安担任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期间,就负有监视当时尚为边区政府副主席张国焘的兼职使命。至于是谁交给他的这种任务,伍没有说。

  张国焘当时是伍修权的上级,尚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伍却受命要监视张。

  此事,表明了中共党内高层,的确也发生过用特工方式,以获得他人信息的事情。

  至于毛泽东本人,众所周知,他对肃清内部敌人、甚至肃清只是内部反对派同志这类事,历来都是很重视的。但是,他是否派出什么人去做内部同志卧底的事情,却似没有所闻。

  不过,1941年皖南事变后,毛泽东在延安时曾亲自兼任过一个鲜为世人所知的职务:中共中央调查研究局局长。

  这个“中央调查研究局”的任务,就是全面负责对敌我友的情报调查与研究工作。

  可见,毛泽东对情报调查、特工业务是甚为重视,也必是熟悉的。

  有时,他还亲自参入这方面工作。

  例如,1940年,国民党陕西省中统室主任李茂堂,与中共地下组织取得联系,表示愿为中共工作。毛泽东得知后,亲自指示中共情报机构与李茂堂联系,发展其为中共谍报人员。后来,李茂堂又秘密到了延安,提出加入中共的要求。对此,毛泽东也亲自予以批准。(郝在今:《中国秘密战》)

  而张秀山在他的回忆录《我的八十五年》一书中,更披露了一个让人有些惊骇的历史细节:1953年,毛泽东要高岗去查一下东北敌伪档案,了解一下1929年刘少奇在奉天(沈阳)被捕的情况。

  这说明,毛泽东对获取、掌握党内二把手的信息,的确是很感兴趣,为达此目的,也有过一些措施。

  因此,在文革中,当杨成武垮台后,由林彪的几位爱将黄、吴、李、邱主持了军委工作,而全国各省政权又先后大部分为军队将领左右之际,毛泽东授意汪东兴打入“林彪集团”,以求掌握“林彪集团”的动态,并非没有可能。

  如确存在这种可能,那么,汪东兴在庐山会议中做出的所谓“点火”行为,就更不会是什么他“头脑发热,就说了那番话”而已。相反,原本很可能是毛泽东为测试某种情况,而让汪放出的假气球。只是由此导致后来庐山会议发生了“批张”(春桥)几乎一边倒的熊熊烈火,有使毛对大局失控之迹象,毛才只好亲自出面灭火,汪东兴便也从此割断了与“林彪集团”的往来。

  邱会作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当毛泽东逆转了庐山会议的风向后,汪东兴便做了逃兵,拼命想从“林彪集团”中逃出去。

  但是,邱会作可能错了!

  1949年底的某次聚会中,投共的原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将军,看到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也出席了聚会,便惊异地问熊:“熊老弟也起义了?”

  站在一旁的周恩来,便笑着说:“熊向晖同志不是起义,而是归队!”

  张治中顿时愕然。

  的确,熊向晖从来就是中共地下党员,并不是国民党。

  实际上,庐山会议8月25日之后的汪东兴,其所以嘎然中断与黄吴李邱等人的往来,并非是为着“逃出”林彪圈子,而显然是归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5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