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国未来十年农业生产增长预测

更新时间:2013-07-08 12:55:50
作者: 课题组  

  

  由于各国资源要素禀赋不同,同时农业生产发展还受到市场价格和国际贸易等条件的制约,各国农业生产的变化趋势也存在差异,总体上是农业增长和农业下降并存,存在明显的波动性。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前,农业是国民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但是在工业革命发生以后,随着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加快发展,农业在产出和吸纳就业方面的相对地位有所下降。从先行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一个国家进入上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农业所占份额会大幅降低,农业增长也会呈现出较多的新特征。本报告选取了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阿根廷、巴西、马来西亚和波兰10个国家作为典型样本,分析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农业增长的经验事实。由于目前能够收集到的详细统计数据基本上是从1960年开始,因此本报告的分析也主要针对1960年以后的经济增长和农业增长情况。

  

  ——不同国家农业增长趋势的差异

  

  一个国家进入上中等收入阶段,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实力明显增强,工业化、城市化水平大幅提高,依靠科技促进农业增长的条件日益成熟,农业劳动生产力将快速提高。不过,由于各国资源要素禀赋不同,同时农业生产发展还受到市场价格和国际贸易等条件的制约,各国农业生产的变化趋势也存在差异,总体上是农业增长和农业下降并存,存在明显的波动性。

  在10个国家中,英国、美国是最先进入发达国家的代表,到1960年都已进入高收入阶段20年左右;德国和法国是实现成功追赶的欧洲后发达国家代表,到1960年刚好进入高收入阶段。从这几个国家的情况看,1960年以后,农业增长形态大起大落,在不少年份存在明显的负增长现象,年度农业增加值下降在5%以上的年份有6个,其中部分年份下降达到10%以上。

  日本和韩国是“二战”后的成功追赶型经济体代表。从日本的发展历程看,1960年以后只有很短的8年时间处于上中等收入阶段,在此期间农业增长速度有回落趋势,但幅度不大;进入高收入阶段之后,农业增长特点与英国、美国相似。从韩国的发展看,1960—1974年处于下中等收入阶段,农业增长呈周期性波动状态,周期较长;1974—1988年处于上中等收入阶段,农业增长波动更加显著,周期较短;1988年以后处于高收入阶段,农业增长波动幅度更大,但周期延长。

  在其他几个国家中,阿根廷和巴西是曾经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代表。1960年以来,阿根廷频繁出现农业负增长,巴西出现农业负增长的时间主要集中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和九十年代初期的个别年份。马来西亚1973年进入上中等收入阶段,1996年后进入高收入阶段。1990年以后,农业增长存在明显波动,不过在1990—2000年之间出现过几次明显的负增长,2000年以后基本上没有出现过负增长。波兰是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代表,1951年进入上中等收入阶段,2003年进入高收入阶段。1960年以后,农业增长的特点与英国、美国类似。

  

  ——主要农产品生产的变化趋势

  

  总体上,在10个国家中,分产品看,肉和糖的生产都呈增长趋势。分国家看,美洲的3个国家和马来西亚各种农产品的生产都呈增长趋势。在英国、德国、法国和波兰,粮油生产增长最多,其次是肉、蛋、奶的生产,蔬菜和水果的生产增长很少,甚至呈现出下降趋势。在美国、阿根廷和巴西,农产品生产类型非常丰富,主要农产品生产均有所增长,粮油生产增长最多,其次是肉、蛋、奶,再次是其他农产品。在日本和韩国,肉、蛋、奶的生产增长最多,其次是蔬菜、水果和糖,粮、油的生产呈现下降趋势。在马来西亚,各种农产品都有较大增长,增长最多的是蛋,其次是肉、糖、水产品、蔬菜和油等。

  

  ——粮食产量增长的特殊性和阶段性

  

  在不同的管理体制和生物能源政策实施背景下,粮食增长的形态具有较大的差异。一是自由开放体制下的波动增长。以阿根廷和巴西为代表,主要实行自由开放的管理体制,粮食产量增长具有很强的波动性。二是农业支持保护体制下的调整增长。以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为代表,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民收入受到国家强有力的政策扶持,粮食生产的增长趋势相对平稳。三是新时期、新市场下的稳定增长。2008年以后,除了阿根廷外,各国粮食生产的发展进入持续增长新时期。主要原因是美国实行生物能源新战略,粮食消费能源化,推动粮食价格持续高涨,打破了制约粮食生产发展的市场约束,使世界粮食生产发展进入新时期。

  

  中国主要农产品生产的发展现状

  

  近10年来,在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的同时,农业生产发展也逐步进入新阶段。农村制度变革实现突破,农业科技进步加快,农业生产力水平持续快速提高,粮食和农产品产量不断登上新台阶。

  新中国成立以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重大成就,农业发展长期保持快速增长趋势。改革开放以前,中国曾经有个别年份?穴如1963年?雪出现显著的农业负增长。改革开放以后,农业增长较好,实现了持续较快增长。根据测算,1979—2011年全国农业增长率平均为4.3%,约为GDP增长率的45%,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相比,分别低了6.8个和6.3个百分点。与典型国家相比,农业增长率是最高的。

  近10年来,在工业化、城市化快速推进的同时,农业生产发展也逐步进入新阶段。农村制度变革实现突破,农业科技进步加快,农业生产力水平持续快速提高,粮食和农产品产量不断登上新台阶。中国从1996年起基本解决粮食短缺问题,实现粮食“供求基本平衡、丰年有余”。2004年以后,由于国家大力推动城乡统筹发展,实行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促进了粮食生产增长,也推动了其他农产品生产的发展和结构转型,全国粮食和主要农产品生产全面发展。由于国家加大对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和完善储备调节制度,农产品价格实现持续上涨,加上农民就业增收渠道不断拓宽,全国农业产值和农民收入出现历史上少有的加快增长趋势。

  2012年,由于农业自然灾害减少,上年农产品生产价格全面上涨,市场拉动力量较强,加上政府扶持与科技推动,农业生产专业化和区域化程度提高,主要农产品全面增产。根据初步统计,全国主要农产品产量为:粮食68957万吨,棉花684万吨,油料3476万吨,糖料13493万吨,水果23096万吨,猪肉5335万吨,牛羊肉1093万吨,蛋类2861万吨,奶类3962万吨,水产品5906万吨。与上年相比,粮食生产再获大丰收,生猪生产实现恢复性增长,其他农产品生产实现稳定发展。其中,粮食增产3.2%,棉花增产3.6%,油料增产6.0%,糖料增产7.8%,水果增产1.4%,猪肉增产5.6%,牛羊肉减产5.0%,蛋类增产1.8%,奶类增产2.4%,水产品增产5.5%。

  

  中国未来农产品生产增长预测方法

  

  在现阶段,制约农业生产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分别形成了制度约束、市场约束、资源约束、技术约束、环境约束等,如果能有效突破这些约束,就能推动农业生产的增长。

  

  ——决定农产品生产增长的主要因素

  

  从进入上中等收入阶段的典型国家的农业发展历程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农业生产的广度和深度是不断拓展的,决定农业增长的主要因素有发展阶段、资源禀赋、要素供应、技术进步、市场约束、制度创新等。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和社会结构快速变化的国家,农业的增长既受传统因素的影响,也受到非传统因素?穴如农产品能源化、金融化导致国际市场异常波动?雪的影响;既受过去的增长趋势及基数的影响,也受供求增长空间及潜力的影响,还受政策变化和各种外界冲击的影响。在现阶段,制约农业生产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分别形成了制度约束、市场约束、资源约束、技术约束、环境约束等,如果能有效突破这些约束,就能推动农业生产的增长。

  影响未来中国农业生产增长的主要因素,首先是生产基础,其次是供给结构的变化,包括制度创新、市场变化、技术进步、投资和环境等。生产基础是增长的初始状态和条件,关系到未来增长的可能性、方向和空间。从制度影响来看,未来中国在农业发展制度改革方面仍然具有创新和完善的空间。从市场影响来看,保障和增加对农业生产的投入,直接关系到农产品生产的增长。从技术影响来看,未来中国在改良品种、改进栽培方法、合理使用化肥和农膜等现代要素方面仍有一定增产潜力。从投资影响来看,国家大力增加农村土地整治、水利设施建设和灌溉投入等,将中低产田改造为旱涝保收的高产田,有利于促进农业生产的稳定发展,提高农业生产力,降低农业生产经营面临的风险。从环境影响来看,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中国农业生产经营的比较效益优势薄弱,农业资源被挤占,要素成本上升,水土流失、盐碱化和自然灾害等制约农业生产的增长。

  

  ——未来中国农业生产发展的预测模型

  

  为了预测未来农产品生产增长,本课题主要采取情景预测的方式,对中国农业的长期发展趋势进行定量预测,预测结果基于一定的条件和假设。这些条件和假设将结合未来实际情况的变化不断进行修正,每年提供更新的预测数据。为此,我们建立了一个长期预测模型,基本预测方法是通过农业生产的年增长率来进行预测,采用时间序列分析、增长空间分析和供给反应模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预测,即首先要对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处理,确定过去及基准年产量,然后分析农产品供给移动的因素,设定未来十年这些变量变化的可能情景,定量分析和估计各种供求弹性,在此基础上预测和评估主要指标的年增长率及变化率,核算确定预测期的各项总量数据。整个模型的一个重要创新是引入一个中间变量,即根据增长率的变化率进行预测。所谓增长率的变化率,是未来的趋势增长率与过去的历史增长率的比例。本模型认为,尽管未来各省农业增长率不同,但这些增长率的变化率基本一致,从而在宏观上能够以此为依据进行预测。对这个变化率,主要选取全国性变量和主产省变量进行分析,以供给反应模型及政策模拟结果为基础,结合时间序列分析和增长空间分析进行估计。

  在本模型中,种植业产品产量分解为种植面积与单产进行分析,以全国数据分析为基础估计未来平均增长率的变化率,再结合各省数据估计各省的历史增长率和未来增长率,在此基础上预测各省数据,然后进行汇总,得到全国预测数据。畜产品和水产品产量直接根据有关因素进行分析预测。对农产品价格暂按外生变量处理,即根据课题组对未来农产品供求发展趋势的估计,结合国家实施的农业支持政策取向和过去基期发展的趋势值确定。模型所使用的主要数据来自国内外公开发表的统计资料和相关研究结果,历史数据时间起点定为1996年。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农业统计数据口径的可比性。模型中部分供求反应弹性的参数估计及外生变量假设参考黄季焜等“中国农业政策分析预测模型”?穴CAPSiM?雪有关研究成果。模型中基准年定为可获得最新统计数据的前1年,相应地选取近3年平均数作为基准,进行未来长期趋势的预测。在本次预测中,预测期为2013—2022年,基准年定为2010年,基期值为2009—2011年平均数;2011年为实际统计数据,2012年为估计数据,2013年以后为预测数据。对粮食的预测结合2012年最新统计数据在基准值上略有调整。

  

  2013—2022年中国农业发展趋势预测

  

  总体上,未来十年中国农业生产发展仍将处于增长阶段。目前中国农产品供求平衡关系从“基本平衡、丰年有余”进入“基本平衡、结构短缺”阶段。

  

  ——基本假设及其隐含意义

  

  在本次分析预测中,对未来十年的一些基本情景假设及其隐含意义如下:

  1.中国GDP年均增长7.2%左右。这一增长速度比上一个10年的高增长速度回落约2—3个百分点,或者相当于上一个10年经济增长率的70%—80%。经济增长变化主要影响国家农业投入能力等。

  2.总人口将继续增长,年均增长0.4%,同时城市化率持续提高,到2022年提高到60.8%。这意味着未来畜产品和水产品需求将保持快速增长趋势,同时扩大粮食需求总量,将拉动农业生产增长。

  3.农村劳动力工资和化肥价格将持续提升,分别年增长8%和5%。主要影响是农业投入将增大,机器替代劳动加快,农业集约化程度提高。在不能实现机器替代的地区,农产品生产将减少。

  4.国家实行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加大农业科技进步投入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国内农业生产价格持续温和上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4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