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绪程:中国式股市如何走出困境

更新时间:2013-07-03 15:51:25
作者: 袁绪程 (进入专栏)  

  对今后违规做黑庄的要从重从严惩处,一方面可防止新一轮资金大规模出逃导致股市大幅波动,另一方面,将"暗庄"变为"明庄",为改变"炒市"为"投融资市"打下基础。

  2.健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体制

  套用美国SEC(证监会)"保护中小投资者,就是保护整个华尔街"的这句名言,保护中国众多的中小股民也就是保护整个中国股市。缺乏对中小投资者的保护,必然导致股市信心丧失。

  (1)建立代理诉讼制或集体诉讼制度。当投资者因证券欺诈等违法行为遭受损失时,国外的投资者保护基金可以直接代理股民提起诉讼,通过司法救济手段保护投资者利益。我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也应被赋予此项职能。此外,应参照美国股市的集体诉讼制度,建立我国的集体诉讼制度,以利于调动律师的积极性,为受损的小投资者进行诉讼。

  (2)建立举报奖励制度。给予举报人一定比例的提成奖励,提高社会监督的积极性。

  (3)大股东售卖股票的预告制度。大股东与小股东不仅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地位,而且大股东出售股票会严重影响股价,为保护公平交易,应给予小股东售股的优先权。可以借鉴发达国家大股东股票出售预告制度。比如美国股市规定,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的大股东出售股票要"上货架"--即在SEC网站上提前三天公告。

  3.严刑厉法,坚决打击股市欺诈

  股市的信心源于政府的信用,政府的信用源于立法和执法的力度。只有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在严刑峻法要求之下产生信托责任,不敢披露虚假信息,股市信心制度才能建立,才能发挥应有的功能。但由于立法和执法有问题,中国股市两大毒瘤--上市公司财务作假和非法操纵股价才禁而不止,长期存在。因此要严刑厉法,坚决打击上市、借壳、增发和重组方面的财务造假。

  (1)严查现有排队申请上市的公司。给予一定宽限期,自觉有财务不实可申请退出。在此之后,一经发现有假,视同违规犯法未遂处理。该追究刑事责任就追究刑事责任。

  (2)加重对违规违法相关责任人的惩罚力度。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及政策,拓宽从重处罚蓄意造假的关联责任人,比如,凡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和财务造假,都应追究CEO和财务总监的法律责任,根据情节轻重,对各级相关人员包括董事和其它高管也追究经济责任。

  4.加强监管,整治一级市场

  现存的发审及监管体制显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重审批轻监管等等。虽然发审委对上市公司如创业板的审核标准,涵盖了成长性、赢利能力、商业模式、行业地位、技术含量等诸多标准,但发审委并没有真正的能力去识别一个公司的未来价值(投资者买的是未来),只能依赖公司过去的业绩作出选择。而国内所谓的高新技术认证,是可以花钱买的,不是市场认可的创新。何况还存在着粉饰或信息披露不全不准等问题,这就给不少机构如PE腐败寻租提供了渠道。股市的腐败显然与现有的发行审批机制有关。只有将首次公开募股审批制改为登记备案制,人为的高估价和高市盈率才能回归合理水平,才能消除PE腐败和其他寻租行为,才能消除暴富诱惑驱使下的逆向选择,让投资者用资金来投票,选择真正优秀的公司上市,证监会才能集中精力严厉打击内幕交易、财务欺诈和股价操纵行为。但是在彻底变革审批制之前,要采取措施,以改进审批制和整治一级市场。

  (1)严格审核责任制。证监会和发审委要履行责任,严格把关,争取从IPO新开闸中遴选出优质公司,以给市场增加信心。

  (2)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监管。招股说明书及其有关附件的信息披露要全面、准时和及时,如有故意误导,须追究中介机构及相关人员的经济和法律责任。

  (3)暂停买(借)壳上市。在证券法和监管体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买壳卖壳、借壳重组、借壳上市,一方面是滋生市场操纵、内幕交易、市场欺诈的温床,损害了市场投资功能,让市场堕入频繁投机的深渊,另一方面又导致了巨大利益冲突,以及因暗箱操作而生的无尽的法律纠纷,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建议暂停买(借)壳上市。如果无法停止"壳"的买卖或借壳,就应向港联交所看齐,所有意图借壳上市就构成反收购行动,就要按新上市处理,即若壳股注入资产使得壳股的控制权易手(注入方获得30%以上股权),须按新公司上市的程序审批。若获得控制权后要实施大规模资产注入、同时又想回避被当做新上市处理,资产注入就必须在获得控制权24个月后进行。此外,还要禁止地方政府廉价注入资产,遏制官商勾结的"重组"操作。

  5.公开征询股市整体改革方案

  以上建议是现在可以考虑做的短期对策。从长远看,规范上市公司及中介机构的行为,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维护股市公正公平公开的交易制度,必须推进股市全面的整体制度改革,这涉及到方方面面及各利益集团,需要设计整体改革方案。建议由证监会向社会公开征集方案,并公开讨论,如举办论证会和听证会等等。方案应包括以下内容:

  (1)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监管问题。例如,适当借鉴和引进美国的萨奥法案。萨奥法案最大的特点,是把监管延伸到属于私人控股的上市公司内部并对CEO和财务总监的财务公允的保证施以严法监管。我国许多上市公司为国有或国有控股,更应借鉴萨奥法案,强化对上市公司及高管的法律监管,加大上市公司CEO和财务总监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再如,创新独立董事制,建立独立董事专家库,选任采取摇号方式,以杜绝独立董事与大股东之间的利益关联。

  (2)中介机构的治理和监管问题。例如,投行和律所及会计事务所负责人对出具虚假报告,承担法律责任和无限经济责任。

  (3)政府监管机构的职能整合和合理分工问题。例如监审分离,将审查权放至交易所,交易所承担审批问责制;也可实行备案制,证监会集中精力抓好监督和执法,扩大证监会的监管权力等等。

  (4)市场自律问题。例如,设立具有自主自律并与政府监管机构分离的证券业组织,负责证券从业人员的准入考试、审核、惩戒等等,负责维护行业信誉、职业道德等等。

  (5)信息披露问题。保障股市的公平交易是信息公开制度,而不是官方的审批制度。只要信息全面公开,交易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因此,惩罚虚假信息和隐瞒信息行为,保护投资人利益,是证券监管第一要务或核心业务。在此方面可以借鉴美国信息披露制度及其经验。

  (6)其它问题。如发行市场和二级交易市场准则和监管问题。

  

  (原载《战略与改革参阅》第五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3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