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建辉:犯罪化三论

更新时间:2013-06-29 23:46:29
作者: 温建辉  

  例如,交通事故责任人没有能力赔偿数额超过了30万元会认为构成交通肇事罪。第二,犯罪这种行为与民事违法和行政违法具有区别,它不具有像民事违法和行政违法那样具有明确的主体身份,有承担责任的主体,犯罪者行为时是不与相对人协商的,犯罪后也是逃匿的,这也是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无以应对的。第三,对于触犯法律、危害社会屡教不改的犯罪者,不给以刑罚制裁,无以防止危害结果的发生。比如多次盗窃的,尽管数额较小,仍可构成盗窃罪。

  

  以犯罪化的必要性观点看待问题,我们发现,对于由于民事纠纷等事出有因引起的故意毁坏财物行为一般不宜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理,适用治安处罚以及民事赔偿足以处理;对于无缘由故意毁坏财物或者由于民事纠纷等事出有因引起的故意毁坏财物无能力赔偿数额巨大的行为才符合犯罪化必要性的条件。

  

  就诉讼诈骗是否可能构成妨害司法罪的问题,从司法角度来看,因为诉讼诈骗缺乏犯罪化的前提条件,即没有相应的犯罪规定而不能犯罪化。从立法角度看,它也不具备犯罪化的必要性条件,因为它不属于为犯罪化必要性条件的三种情况之一:第一,诉讼诈骗即便得逞,也可以返还财物、赔偿损失;第二,诉讼诈骗为具名行为,具有明确的责任主体;第三,对非属于屡教不改的诉讼诈骗者,一定的非刑事的法律制裁已足以给与警戒。

  

  3.犯罪化的可行性

  

  犯罪化的可行性,即通过对该行为适用刑罚能够预防犯罪结果的发生或者能够实现对造成了危害结果行为的惩罚。对于预防犯罪结果发生来说,我们以对重大事故或者严重危害结果的发生没有认识的过失危险犯为例给予解释。该过失危险犯对违法行为存有故意心理,而且该违法行为是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唯一原因或者必要条件,所以通过适用刑罚可以达到制止过失危险犯行为人继续实行行为和预防危害结果发生的目的。也就是通过对出于违法故意而导致重大险情的行为施以刑罚可以起到阻吓过失危险行为的继续实施,从而达到预防重大事故或者严重危害结果的实际发生,这正是刑罚适用的目的。这也是过失危险行为犯罪化的可行性。就对于造成了危害结果的行为施以惩罚的效果而言,这也同样要求行为人在实施犯罪活动时具有主体意识,明白自己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才能理解刑罚是一种惩罚,才可能认罪伏法;不认为自己办了错事而被施以的惩罚,只能被理解为一种暴力侵害。

  

  在理解过失危险行为犯罪化的可行性时,需要注意一种值得商榷的观点,即储槐植教授认为:“将过失危险行为犯罪化,意在通过建立一种外部的刑法制约和诱导机制,使过失行为人意识到过失行为的危险性和危害性,体会国家和社会对过失危险行为严厉的否定评价,培养严谨的工作态度和作风,达到避免或减少可能造成危险或实害的与自己本人有关的各种生理和心理状态,有效阻止过失危险行为再犯的产生和发展。”[4]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有倒果为因之嫌,因为行为人的犯罪心理可以通过适用刑罚予以阻吓是行为犯罪化的条件,而不是通过预设刑罚来提高行为人的认识能力。如果预设刑罚可以提高人的认识能力而防止危害结果发生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对所有的致险行为和致害行为进行犯罪化呢?

  

  以犯罪化的可行性观点看待问题,我们可知,对于不存在法律规定、职责要求或先行行为等引起作为义务的情况下,即纯粹的见死不救行为尽管发生人员伤亡的重大社会损害,但这毕竟不属于见死不救者主体意识引起的危害结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处罚见死不救者既有违犯罪化的根据,因为人员伤亡的结果不是见死不救者意志行为的结果,就不应给予其处罚;也不能实现预防损害结果的发生,因为人员伤亡的结果不是见死不救者的行为所引起,也就不能通过刑罚适用来预防人员伤亡结果的发生。因此,这样的见死不救行为不宜犯罪化。

  

  【出处】 《公民与法》2013年第5期。

  

  作者简介:温建辉,男,河北邯郸人,法学博士,聊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1] 谢勇、温建辉:《区分间接故意与轻信过失的最终方案》,载《河北法学》2007年第1期,第41页。

  

  [2] 陈忠林:《刑法散得集》,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77页。

  

  [3] 温建辉:《犯罪本质新论》,载《理论探索》2012年第1期,第135~136页。

  

  [4] 储槐植、蒋建峰:《过失危险犯之存在性与可存在性思考》,载《政法论坛》2004年第1期,第126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23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