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云:1967年江青和叶群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3-06-26 20:42:07
作者: 舒云  

  

  叶群和江青的关系近年来披露了不少,但1967年叶群和江青的关系还有一些是鲜为人知的。那时江青“众星捧月”、大红大紫,正处于大权在握并且还要继续向上攀升的时期,叶群拼命巴结她,这和后来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关于这个问题,江青的第一任秘书阎长贵向笔者谈了一些他亲自看到和经历的情况。

  给江青送军装及“毛选”

  阎长贵说,在1966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林彪被毛泽东树为接班人,成为中共中央的唯一副主席。林彪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以他的名义,送给江青和江青身边工作人员每人一套军装。

  1966年8月18日,是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日子。头一天深夜,毛泽东突然要穿军装。毛泽东穿军装,具有丰富的内涵,其主要的意思就是要提高军队的地位。

  建国后毛泽东就没有穿过军装,由于他身材高大,他要穿军装,就要穿特制的,一时上哪里找?正好8341部队有个警卫干部身高体胖,把他的一套新军装拿来,虽然有些紧,但总算凑合了。以后有好多人写信问,为什么不给领袖准备一套合适的军装?谁能想到毛泽东穿军装是“灵机一动”呢。

  毛泽东穿军装反响非常,穿军装在“文革”中成为时尚。有军籍的,没有军籍的,从总理起,江青、叶群都穿起了军装;当时不仅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就连中央文革小组的工作人员,不论做记者的,还是外出办事的,都穿军装,人人以穿军装为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毛家湾送给江青及其身边工作人员每人一套军装。而这究竟是林彪的主意,还是叶群的主意?阎长贵说,这很可能是叶群打着林彪的旗号,以林彪的名义做的事情。

  叶群做这件事,其用心和用意很明显,就是讨好江青,包括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阎长贵说,他1967年到江青身边,还有人领他到军需处根据他身体尺寸补发了一套军装。就这件事阎长贵在“文革”后还问过汪东兴:“林彪是否也送给了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汪断然说:“没,只送给你们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不仅送了陆军军装,后来还送了空军军装和海军军装。”

  阎长贵笑着说,他没有当过兵,不懂军队礼仪,穿上军装既觉得光荣又感到别扭,走过中南海、钓鱼台的门口,站岗的战士两腿一并举手敬礼,吓他一跳,不知道怎么应付。

  江青表现得很有军队“情结”,她把演“样板戏”的北京京剧团也纳入军队编制,其演员都穿上了军装。这样一来,弄得很多剧团纷纷要求参军,也希望穿军装。江青在1967年11月9日和12日召集的北京文艺座谈会上讲话说:“关于参军的问题,你们不要着急。”红卫兵,特别是初期的中学红卫兵,也都穿军装——没有领章、帽徽的旧军装。穿军装,像佩戴毛主席像章一样,这也是“文革”中的一道重要风景线。

  1967年春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翻印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一套横排本的《毛泽东选集》。阎长贵说,书刚出来,叶群就急急忙忙拿来送给江青及其身边工作人员每人一套,并拿腔使调地说:“这是林副主席送的!”林彪在送给江青的那一套上签了名。

  阎长贵说,当着江青的面,我代表工作人员真诚地向叶群表示:请叶群同志转达我们对林副主席的感谢,我们一定响应林副主席的号召,认真学好林副主席送给我们的毛主席的书,努力做好为江青同志服务的工作。叶群说,林副主席送给你们毛主席的书也是这个意思。她亲热地和我握了握手。

  说实话,当时接到林彪送的书,的确很高兴,也觉得很光荣。我恭恭敬敬地在这套《毛泽东选集》的扉页上写道:这是林副主席惠赠的书,一定要好好学习。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年月日。——不料,我1968年1月遭江青诬陷被投入秦城监狱时,监狱管理人员一定要我把这页撕掉,我还很心疼。

  阎长贵很决断地说,这次送书虽然打着林彪的旗号,用林彪的名义,恐怕也是叶群的主意。

  “首长紧跟主席,我要紧跟江青!”

  林彪和江青到钓鱼台11楼看望江青,可能不止一次。阎长贵说,我只见过一次,这就是1967年春天。林彪坐在会议室里,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工作人员都知道,他来了不用上水,因为他一般不喝水。

  毛泽东用大大小小的宣纸给江青写过好多字,江青拿着毛泽东写的几幅字下楼来,转送林彪。江青说:“这几幅送林副主席,还有几幅送老夫子(指陈伯达)。”

  林彪话很少,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叶群说:“我们是一介武夫……”表示很感谢江青。至于这次他们究竟还谈了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据林彪秘书张云生回忆,叶群曾跟秘书们说:“反正我认准了一条:首长要紧跟主席,我要紧跟江青!今后她走到哪我跟到哪,她不去的地方我也不去!”

  阎长贵说:“张云生同志回忆得很对,叶群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她确实处处学江青、跟江青,对这一点我有多次的经历和体会。”

  江青在大会上讲话,或接见红卫兵以及其他群众时,几乎没有一次不说:“我代表毛主席来看望大家!”或者说:“毛主席让我来看望大家!”叶群在接见红卫兵和群众时也鹦鹉学舌式地说:“我代表林副主席来看望大家!”“林副主席让我来看望大家!”云云。在许多群众场合,叶群经常带头高呼:“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

  “文革”中接见红卫兵的会议很多,还不断有“样板戏”的演出。阎长贵说,叶群经常给他打电话,问:“今天的会议或演出江青同志去不去?”我就反问她:“您去不去?”叶群干脆地回答:“江青同志去我就去!”

  类似的电话很多,我都如实地作了回答,一般我都知道江青去不去;如果我不知道,我会在问过江青后,再打电话告诉她。对她的电话我还是认真对待的。很多材料披露的一件事情,也表明“第二夫人”叶群对“第一夫人”江青一唱一和,亦步亦趋,如影随形。

  1967年国庆节前,党和国家领导人去首都机场迎接以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为首的党和国家代表团。叶群早早去了,客人都要来了,叶群看江青没来,非要走不可;周总理不让她走,她还是设法悄悄离开了。

  叶群回到毛家湾,洋洋得意地跟工作人员说:“总理说我走不得,他考虑的是外交,但我考虑的是政治。总理对江不出场并不在意,但我抛开江青而独自在那里出现,这对她不是一种不尊重吗?我对总理说,江青来,我们两个都是妇女,我才不感到孤单;她不来,就我一个女性,多么孤单哪!总理板了板面孔,不高兴地说:‘这成什么理由?你既然来了,不能走!’我见和总理正式请假是脱不开身了,就趁后来总理没注意,偷偷地溜了!”——这件事情很典型,再清楚不过地反映了叶群对江青态度的心理。

  叶群经常送江青一些东西。阎长贵说,当时毛主席像章种类繁多,花样翻新,叶群搞到新品种,就要给江青及其身边工作人员送来。1967年夏天,北京还不到吃西瓜的季节,叶群让林立果给江青送来几个南方西瓜。那一次我对林立果印象很好。他20多岁,小我七、八岁,坐在我办公室里,显得很老实,话不多,问他一句,说一句。后来,即“九一三事件”后,我在秦城监狱里,看到批林彪的文章,说林立果是什么“超天才”,干了这样或那样的坏事,我很感慨,觉得“人真是不可貌相!”

  还有一次江青让我到毛家湾给林彪送一个什么文件,当我坐在会议室里等候回音时, 叶群拿出五、六支圆珠笔交给我,嘱我给江青两支,其余的留给我和工作人员用。在当时,圆珠笔在中国还是新事物,市面上很难买到。上面几件事情看来都很小,却也反映了叶群的良苦用心。

  叶群对江青的生活很关心。阎长贵说,叶群还经常给他打电话,问:“江青同志想吃什么东西?你们那里搞不到的话,我们这里有办法。”我对这样的电话很反感,不满意。我心想,江青想吃什么东西搞不到?她有专门的生活管理员。不过,对这种电话我都“贪污”了,没向江青报告过,我觉得这太俗了,江青知道了也不一定满意。这大概反映了我这个小知识分子的清高心理。

  说到江青的生活,她在一次散步时跟我说:现在孩子都大了,都工作了,我和主席的工资,除了吃饭、穿衣,没有别的用场。即使这样,我们也不吃山珍海味。她让我告诉汪东兴同志注意这个问题。

  说实话,就吃饭来讲,江青说不上多么奢华。但她在吃饭问题上,比较难侍候也是出名的。她住在钓鱼台,不论到中南海开会,还是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她都经常带着他的厨师程汝明师傅。在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中能够善始善终的,大概只有程师傅一个人。程师傅在毛主席身边工作20多年,直接给江青做饭10多年,甚至从1973年起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提名担任了江青身边工作人员的支部书记(在中央负责人的工作人员中,厨师担任支部书记的,这大概也是绝无仅有的)。

  江青从来不敢为难和欺负程师傅,这也反映了她的实用主义。因为只有程师傅做的饭,合她的口味,爱吃。秘书、护士,可以换,好找,但合意的厨师难觅,这大概是江青的想法,因此她对不合她意的秘书、护士,总往死里整。

  据林彪的秘书们说,叶群对工作人员一般说来还可以,虽然也作威作福,但从没有把工作人员关进监狱,这一点和江青有所不同。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阎长贵说,叶群对我们即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很热情,很关心。不仅如上所说,她不断送我们毛主席像章等,还经常嘱咐我们好好为江青同志服务。有一次在京西宾馆开会,我因为什么事情耽误,江青已经走了,我没车回钓鱼台。叶群知道了这件事情,热情地对我说:“没关系,用我的车送你回去。”我坐叶群的车回到钓鱼台。这使我对叶群的好感顿增。

  阎长贵说,当时江青在我脑子里是一尊“偶像”,拿叶群和江青比较,总觉得叶群不修边幅,有些猥琐,和江青不是一个档次。而后来从张云生、吴法宪等人写的回忆录中看到她工于心计,能控制林彪,能当林彪的家,我当时一点也不了解。同时,我对江青和叶群合伙干的一些坏事,如抄上海赵丹、郑君里等文艺工作者的家,迫害孙维世致死,也丝毫不知道。

  应该说,1967年江青和林彪、叶群的关系还处于比较好的时期,有分歧和矛盾,但还没有激化和公开暴露出来。所以,在我给江青当秘书的1967年,我没听到江青说林彪、叶群的什么坏话,她也没告诉我和叶群(以及林彪)接触,包括打电话,要注意什么。

  据江青的第二任秘书杨银禄说,江青对他就作过这样的布置:“叶群这个人很有心计,她打来电话,和给她打电话,都要做记录,以留作备用和证明。”这就是说,江青和林彪、叶群的关系也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

  

  来源: 《文史博览》2008年第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1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