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原:抗战中的薛岳将军

更新时间:2013-06-20 20:16:42
作者: 高原  

  

  薛岳(1896—1998),抗日名将,陆军一级上将,曾任贵州省主席、抗日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湖南省主席、总统府参军长、广东省主席、国大代表等职。抗战时期,指挥过四次长沙大会战,曾获美国总统杜鲁门颁授自由勋章,为中国近代著名的百战名将之一。

  薛岳为广东乐昌县人,又名薛仰岳,字伯陵,绰号“老虎仔”,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生于广东乐昌县的家。时为中日甲午战后,全国弥漫雪耻气氛,其父仰慕民族英雄岳飞,乃命名薛仰岳。及长,自认仅仰慕岳飞意犹未足,乃取消“仰”字,单名“岳”,以近代岳飞自况。1907年,甫十龄的薛岳进入黄埔陆军小学习军事,1910年毕业。时革命风潮已风起云涌,少年薛岳与同学邓演达、叶挺加入同盟会,追随朱执信出粤,到各地进行革命活动。

  

  早年追随孙中山左右

  

  1914年,二次革命后薛岳加入中华革命党,不久,恢复学生生涯,投入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第二期,受训两年。毕业后,再入保定军校第六期,与张发奎、李汉魂、吴逸志、邓演达为同期同学。

  1918年6月,薛岳尚未毕业,即南下广东,加入孙中山所组的革命军援闽粤军,任总司令部上尉参谋,随军入福建,攻占以漳州为中心的20多个县。1920年9月,随军回粤,讨伐岑春煊所率的桂军。当时粤军参谋长邓铿(仲元)兼第一师师长,任薛岳为机枪连少校连长,翌年,机枪连扩充为营,薛岳升任营长。

  1921年5月,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邓铿奉令成立大总统府警卫团,由第一师参谋长陈可钰任团长,薛岳、叶挺及张发奎分任第一、二、三营营长。是年8月,孙中山溯西江至桂林,设置北伐军大本营,薛岳任孙文总统府警卫任务。

  1922年3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破坏革命,将邓铿刺死,叛象渐明。4月,薛岳护送孙中山回粤,设大本营于韶关,6月初,又护送孙中山及夫人宋庆龄由韶关回广州。6月16日凌晨,陈炯明公然叛变,令所部叶举、洪兆麟等部队围攻粤秀楼和总统府。警卫团叶挺营坚守总统府前门,薛岳所部固守后门,多次击退叛军的进攻。叛军便断水断电,企图困死革命卫士。战斗持续了10多个小时,警卫团保护宋庆龄突围。叶挺全营在前面开路,薛岳率领机枪营殿后,冒着枪林弹雨,将孙夫人送到岭南大学校长钟荣光所住石屋。孙中山则在事变即将发生前登上了永丰舰。

  警卫团被冲散后,薛岳带着部分警卫团战士到珠江永丰军舰,继续守卫在孙中山身边。不久,奉孙中山之命,同林直勉等人秘密潜往广西梧州请兵。在粤军第四师的营长莫雄帮助下,与该师师长关国雄取得联系,召开了驻梧州陆海军少校以上军事会议,商量出兵平叛。正在这时,突得到粤军许崇智部回师受阻被迫开往福州的情报,只好暂停军事行动。两天后,薛岳秘密地乘搭“大明号”轮船赴香港,转往上海,向孙中山汇报广西请兵情况。

  闽粤的新情势,迫使革命军北伐计划变更,10月18日,孙中山在上海电令许崇智军改称“东路讨贼军”,许崇智任总司令,蒋中正任参谋长,薛岳与李辛达及叶剑英被孙中山派往福州,任许崇智的“东路讨贼军”总司令中校参谋,不久,任第八旅十六团团长。1923年4月,率部随东路讨贼军南下,到达广东潮梅一带,协同西路讨贼军,夹击叛军陈炯明的洪兆麟、尹骥、李云复、翁式亮等部。5月9日,前往揭阳的东路讨贼军遭到叛军袭击,通往丰顺要地言岭关被占,道路受阻。在这危急关头,他带领全团官兵,在旅长张民达指挥下,与其他部队一起,反复猛攻,夺回言岭关,使全军转危为安。事后,第八旅全体官兵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和表扬。

  1924年,蒋介石率部东征讨伐陈炯明,薛岳任粤军第一师少将副官兼师参谋长。次年2月,任第一军第十四师副师长兼第十四团团长,在第二次东征中,常常以少胜多。3月27日,他在给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及汪精卫、蒋介石等电报中说:“三月十一日,逆军残部由赣边来犯兴宁。职团由大埔星夜赶到合水,与逆军激战半日,被我击溃,向平远逃走。十三日,追至东石,被我夜袭。十八日,追至大宗袜,我乘雨袭击,敌伤亡数百余人。我伤亡百余人。职团获步枪五百余支,……俘虏四百余名。现敌一部退往福建,一部退往江西,敌之将官,俱已退往香港、上海。”由于战果显著,受到蒋介石的通电表扬。

  

  北伐和中原大战期间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薛岳所属的第一、第二两师为总预备队,随西路军行动,执行攻占江西的作战任务,为北伐军的主力,随总司令蒋介石行动。9月初,自长沙趋浏阳,展开对江西境内孙传芳部的攻击。而南昌城的攻守战,是北伐军与孙军搏斗最惨烈的一役,城垣两次失而复得,革命军多有败退,大受挫折,唯薛岳兼领的第一师第三团始终勇敢奋战。10月3日,蒋介石召集全师官兵训话,慰勉以第三团做模范。蒋介石检讨作战挫败原因,地图不准确是主因。这对于薛岳是一大教训。其后20余年,薛岳行军作战以及公余,更注意研究实际地理环境和地图。

  江西全境肃清,革命军做东下沪杭的准备,战斗序列重行部署,第一军第一师划归东路军总指挥何应钦,前敌总指挥是白崇禧。12月中,薛岳升代第一师师长,率部东进。

  由于浙江军政人员的倾向国民政府,故而革命军进展顺利迅速,2月18日克复杭州,各军随即分途合击,攻取上海、南京。薛岳率第一师由杭州进至嘉兴,为使大军在这一湖沼河汉错纵地区运动容易,薛岳获得青红帮头目的合作,通知徒众同时分别架设便桥以利行军,因之,在短时间内即直冲至闵行,与友军合围攻击上海,3月20日克复上海。

  1930年4月,中原大战爆发,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又联合举兵倒蒋。6月初,李宗仁、白崇禧率第七军自广西入湖南,占领衡阳,继续北进。张发奎则率部循北伐军旧路抄袭醴陵,然后会合李宗仁、白崇禧部占领长沙,大有直捣武汉声势。不料师次平江,其后续部队在衡阳、祁阳被自粤北上的中央军蒋光鼐、蔡廷楷两部阻击,后路中断。李宗仁、白崇禧、张发奎等召集各将领会议定进止,薛岳主张移兵东南,直捣南京,吸引中央军主力,以达到“围魏救赵”之目的,但未被张发奎等采纳。后张、桂联军在衡阳遭到蒋光鼐、蔡廷锴部的围攻,伤亡惨重。突围至广西时,第四军仅剩千余人。薛岳因自己主张被否定,造成大败,灰心丧气,牢骚满腹,向部下公开宣布他和张发奎决定不再干下去,同意官兵自行处置所带武器,致使军心更加涣散。7月4日,第四军退至桂林时,只剩下五六百支枪。后来,李宗仁将桂军一部分部队充实第四军的编制,任命薛岳为该军第十师师长。10月,薛岳受白崇禧指挥,率部参与解南宁之围,在对滇军作战中,脚部负伤。战后,他向总司令部请求调动工作,呈称:“平马之役负伤后,复染疟疾,尚未复原,准暂调工作,俾资调养。”12月,第四军进行缩编,总司令李宗仁批准薛岳的请求,第十师并入十二师,他被调任柳州军校校长。至1931年5月,胡汉民事件圆满解决,陈济棠、李宗仁和张发奎又化敌为友。薛岳对这种离离合合的行动不以为然,乃于5月20日辞去柳州军校校长一职,回九龙闲住。

  

  主政滇黔请缨抗日

  

  九一八、一·二八事变后,日寇侵华行动日亟,外患临门,汪精卫出任行政院长,张发奎趁此机会,借口“抗日”,申请北上,但各方对张发奎的言行都怀有戒惧。直到1932年4月6日,军政部才核定第四军旅、团番号,人事则迄未发表。7月9日,张发奎致电汪精卫力恳从速明令调薛岳为第四军军长,吴奇伟为副军长。得到的夏电是:张发奎不准辞军长职,但准予给假出洋考察,由吴奇伟暂代军长。1933年5月,薛岳任第五军军长,参加对中央红军的“围剿”,并在其后对红军长征进行围追堵截。

  1936年薛岳进驻贵州省会贵阳后,任命其部属郭思演为贵阳警备司令,中央军取代黔军为贵阳城防军。他出任贵阳绥靖主任后,以“剿共”为名,掌握了黔省经济、政治、军事、文教等各种大权。又组织人力调查云南省政府主席王家烈反抗蒋介石和黔省官员贪污方面的材料,迫使王家烈辞职而以蒋介石的盟兄弟吴忠信取代。同时,他以第二路军前敌总司令名义,直接指挥和调动黔军,把王家烈嫡系部队的何知重、柏辉章师收归中央。后来,又借第二路军集中整编的机会,将王家烈部大量裁减,停发军饷,迫使王家烈辞去二十五军军长职务。

  西南战事结束后,薛岳受到蒋介石的嘉奖。1937年5月,就任滇黔“绥署”副主任兼贵州省政府主席。不久,又兼任第三预备队副司令。

  7月,抗战全面展开。淞沪战役后,薛岳任第三预备军副司令长官,驻节贵阳。抗战开始后,他再三请缨往前线杀敌,9月17日奉准出黔杀敌,到达南京,被任命为第十九路军总司令,归第三战区左翼军总司令陈诚指挥,加入战斗序列,守卫安亭。

  薛岳在日记里写道:9月下旬,日军进攻刘行、罗店,战斗十分激烈。薛岳指挥泰然。亘日夜,守电话机,口授命令,倦时即命侍从官设帆布床假寐。遇苦战或即阵地擘划,或复由安亭遍巡各部,虽硝烟四起前,弹雨纷集,从者或色骇,不顾也。

  刘行、罗店失守后,日军分路进犯蕴藻浜、杨泾等地。10月8日,薛岳任左翼军中央作战区总指挥,在蕴藻浜南岸一带坚守半个多月。10月28日,激烈的战斗扩至江桥镇、小南翔、陈家行、广福镇地区。他指挥第十九集团军在竹园村与日军展开争夺战,猛攻5次,失而复得,给敌重创。其部也损失惨重,生存者,不足十分之二三。11月11日,日军绕到杭州湾在金山卫登陆。左翼军侧背受到威胁,被迫撤离上海,退保吴福线。

  11月13日,薛岳出任左翼军总司令奉令进行吴福线军事部署。他将第十五、十九、二十三、九集团军,划分为左翼和右翼防军。可是布局尚未就绪,日军便从长江茆口、徐六泾口、浒浦口等处登陆,情势危急。不久,被迫向锡澄防线撤退。

  中央军原本打算凭借锡澄线的坚固国防工事,与日寇决一死战。薛岳也表示:“只须长兴、吴兴方面可以稳守,则与其在南京附近与敌作最后决斗,不如在锡澄线。”可是,几十万部队向锡澄后撤时,受到日空军的狂轰滥炸,加上道路泥泞,行动缓慢拥挤混乱。到达目的地时,国防工事的锁匙又不知在谁手里,无法利用其阻击日军。12月12日,南京陷落。

  薛岳由锡澄线撤退后,升任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令,驻防屯溪,收容整顿队伍,深入杭、嘉、京、芜一带敌后,切断水陆交通,以策应第五战区对敌作战。他根据当时“于战略守势中取战术之攻势”及“以正规军防御,以游击队攻之”的作战方针,首先从第十九集团军中抽调部分官兵组织游击队,以孔荷宠为游击队总指挥,建立机构,制定方针,授予“两大任务”和“三大战法”,即打倒活的敌人,摧毁死的地物和扰袭、埋伏、扰乱。

  1938年5月,薛岳被调任第一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驻节河南开封,指挥第七十四、七十一、六十四、八诸军,以及第三集团军、新编第三十五、八十八师和二六四旅进行兰封会战。他确定首先在兰封及其附近,消灭从菏泽南犯之日军第十三师团;然后移兵歼灭鲁西、豫东之其凶敌军,以达到保卫京汉铁路,阻止日军西进之目的。

  5月14日,土肥原的第13师团,分乘数百辆战车、汽车和大炮牵引车从菏泽南窜。几天之内,连陷内黄、仪封、野鸡岗、楚庄砦等地,企图消灭兰封地区守军主力,进而占领京汉铁路,包围武汉。薛岳先后收复了内黄野鸡岗等地。但因第二十七军军长桂永清擅自弃守要地兰封,使整个作战计划遭到破坏。他向国民党中央军委会控告,将桂永清革职后,重新调整布置,夺回兰封,并将日军压至三义砦、兴集和罗王砦3个据点,进行围攻。就在歼敌在望的时刻,负责阻击从鲁西南下增援之敌的第八军,违令退出归德,使鲁西日军继续西犯,支持被围困之敌,薛岳功败垂成。

  5月30日,薛岳调升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指挥第一兵团和第二兵团汤恩伯、商震、曹福霖等各军。6月1日,日军由归德分两路西犯,一路占领了睢县,进逼兰封,一路进犯太康,企图解救被困在三义砦、曲兴集、罗王砦土肥原部的日军,进而攻击开封、兰封等地。蒋介石令薛岳将部队撤往京汉铁路以西山地,前敌总司令部迁往洛阳。

  6月9日,薛岳任武汉卫戍区第一兵团总司令。不久,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

  7月,日军侵占九江后,以第101、106、9师团和近卫师团一部,分别由湖口、九江南犯,企图占领南昌,进而占据湖南长沙和粤汉铁路,从南面包围武汉。

  8月1日,薛岳奉命指挥南浔铁路沿线和鄱阳湖沿岸的防卫,以粉碎日军从南面包围武汉的企图。他令第二十五军担任盛家咀至星子一带的湖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9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