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韦大林:无产阶级专政的迷思

更新时间:2013-06-18 19:53:33
作者: 韦大林  

  

  环球时报的文章说宪政"在中国落不了地,更生不了根"。在反宪政的人们看来,能够在中国落地生根的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或者叫人民民主专政。杨晓青教授就认为:"毛泽东结合中国国情命名的人民民主专政即实质上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科学的概念,是马列主义的精髓。……巴黎公社是最早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专政(这可是正宗的西方政治制度)真的在中国落地生根了吗?

  

  一、实行市场经济就不可能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证明,资本家剥削工人依靠的是雇佣劳动制,而雇佣劳动制产生于使劳动力成为商品的市场经济。马克思由此建立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搞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是判定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主要标志。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功能是:一、镇压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的反抗,铲除产生雇佣劳动制的私有制以及市场经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二、由国家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和按劳分配的计划经济;三、逐步向无阶级、无国家(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过渡。其中,消灭产生雇佣劳动制的市场经济是首要功能。

  也正是依据马克思反市场经济的理论,毛泽东才照搬苏联模式,推行消灭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一化三改造",搞计划经济、命令经济,搞人民公社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文革"。杨晓青的文章,不顾具体历史条件大量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话来证明宪政是多么虚伪有害,万不可在中国实行。但是同样地,想用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话来证明市场经济有害,也可以轻松找出超过他们反宪政十倍的话来。要肯定邓小平以市场经济为核心的改革开放路线,就必须否定计划经济的一套理论和实践。反过来,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否定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无论杨晓青怎样辩解,说什么市场经济只是资本主义"非关键性的制度元素和理念",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等等,市场经济产权明晰、等价交换、平等竞争、优胜劣汰的规则都是不可动摇的。市场经济交换和竞争的原则,必然要求财产私有化,必然导致劳动力成为商品并产生雇佣劳动制。保护市场经济必然要保护市场优胜者,即保护企业家(其实就是资产阶级)。防止出现雇佣劳动制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如同无产阶级专政的CPU,把苹果电脑的CPU换了,对你说它只是"非关键性元素",还按电脑的原价卖给你,你愿意接受吗?中国的权力与资本、官与商早已勾结在一起了,中国的亿万富豪绝大多数都是有权力背景的中央高干子弟,中国的贫富差距也早已超过了被杨晓青称之为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中国实行了市场经济,雇佣劳动制和血汗企业遍布全国城乡,还可能有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道路吗?还有必要立一块无产阶级的贞洁牌坊吗?一个"中国特色"掩盖不了问题的实质。毛泽东要是活着,一定会说:"什么中国特色,明明是搞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嘛!"

  在中国"落地生根"的显然已不是什么无产阶级专政。反对宪政的人也根本不是要反对资产阶级专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而是要反对落实宪法,反对公民依法监督、限制权力,以便于他们推行权力与资本相联合、官与商相勾结的权贵资本主义和封建资本主义。

  环球时报的文章说什么:"想引中国走另一条路,整个西方世界加起来也没有这个力量,国内少数有不同意见的人更不行"。这话的意思是说,走民主宪政道路是"西方世界"的阴谋,中国也只有"少数人"想走这条路,咱家主人手上有枪,谁也不怕。环球时报恰好说反了,民主宪政是"共和国"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是民主政治的必然结果;民主宪政还承载着十分厚重的历史内涵,是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秋瑾、章太炎、孙中山、宋教仁、蔡锷等仁人志士和不愿忍受专制统治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夙夜以求,不断为之奋斗的一条路,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国共产党人一再承诺要走的一条路,也是唯一能够使中国摆脱专制统治,走向富强、民主、文明的一条路。

  走民主宪政道路是中国人民自己的理性选择,与"西方世界"何干。"西方世界"嘴上说让你搞民主宪政,那是在逗你玩。中国目前没有宪政保障的"低人权状况"十分符合西方国际资本的利益,他们尽可以廉价地利用中国的环境、资源和劳力,赚取超额利润,这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环球时报蛮横的语气反映出的是一种顽固和盲目自信。

  

  二、中国实行了巴黎公社的原则吗?

  

  恩格斯曾说:"你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巴黎公社的原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则。

  什么是巴黎公社的原则?巴黎公社作为一种国家形态,构建其国家权力组织的方法和原则就是巴黎公社原则。

  人的本能中有自利性和社会性两个方面,自利性使人追求个体利益和个人自由,社会性产生出公共利益和权力。个体的利益和自由离不开公共权力对公共利益的组织实施和保障,例如,建造大型水利工程,维护社会安全和秩序,提供社会救助和福利等等,都离不开政府、军队、警察、法院等公共权力。

  但是,公共权力即国家权力都是由具体的人来掌握和执行的。人的自利性使人在掌握了国家权力又不受约束时,一定会利用权力谋取自己的私利,侵害民众和社会的利益,并千方百计地把国家权力化为私有,变成一种独占独享、可以世袭的专制权力和绝对权力。权力的蜕变和堕落是源于人的自利本性,与人的阶级性无关,与经济上的私有制还是公有制无关,与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也无关,只与权力本身是私有还是公有有关。国家权力一旦私有化(成为家族、党派的私产),就必然会专制化、官僚化、权贵化,由社会的仆人转变为社会的主人,成为高居于社会之上,压迫榨取整个社会的"祸害"。

  马克思、恩格斯和潘恩都曾指出专制国家是一种"祸害",但他们对于如何消除国家"祸害"却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潘恩一派主张用立宪和分权制衡的方法,限制规范权力,使权力公开化、透明化、公有化,使权力服从于公民的监督和社会的控制,恢复权力公共性的本来面貌,这就是民主宪政的解决方案。马恩主张用专权的方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把权力集中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手中,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同时采取民主的措施防止公务人员"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最后在经济公有制的基础上"把这国家废物全部抛掉",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解决方案。

  宪政和专政都有民主的要求,但两者的内涵是不同的:宪政民主是宪法和法律至上,打破阶级局限的全民民主、公民民主,宪政民主实现了国家权力的公有制,大大限制缩小了国家"祸害";专政民主是以阶级斗争、阶级歧视和阶级压迫为前提,必须保证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绝对领导权的阶级民主、政党民主和领袖民主,专政必先专权,专政民主必然否定民主,最终走向政党和领袖的专制独裁,形成党派垄断的权力私有制国家。本想消除国家"祸害"的无产阶级专政却成了一种新型的国家"祸害"。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和毛泽东时期的中国,都见证了这种"祸害"。

  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第一次尝试。巴黎公社作为官僚军事帝国的对立物,作为一种新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形态,其构建权力组织的主要方法和原则是:一、砸烂旧的国家机器,取消常备军、职业警察和职业官吏;二、实行普选制,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三、实行低薪制,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只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防止人们去追求升官发财;四、实行议行合一的集权制。

  尽管巴黎公社进行了普遍、平等、自由的选举,甚至还把资产阶级分子选为公社委员;尽管马克思肯定了巴黎公社的普选制,说过:"如果用等级授职制去代替普选制,那是最违背公社精神不过的"。而且还认为巴黎公社是一种"取代阶级统治"的"社会共和国"。但马克思最终认为:"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产物,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也就是说,巴黎公社的民主选举必须保证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绝对领导权。如果在选举之前就已经确定了选举的结果,这样的选举就是对"民主"最无情的嘲笑和玩弄。确保阶级专政、政党专政和领袖专政的绝对权力,才是巴黎公社原则的核心。

  前苏联、中国、越南和朝鲜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为什么在这些国家,巴黎公社的原则除了"议行合一"的集权制(一党制)得到实行,其他带有民主性的原则都付之阙如呢?原因是明摆着的:如果取消了常备军、职业警察和职业官吏,靠什么来维持党和领袖的专政?如果实行了真正的普选制,党和领袖选不上怎么办,如何保证党和领袖的绝对领导权?实行低薪制吗?你以为手握大权的党的官员们个个都是六根清净、吃斋念佛的吗?他们也一样是惦记着"升官发财"的。一句话说完,任何民主的原则、共和的原则,都是与权力私有、专权自利的专政体制格格不入的。接纳了专政就必须放弃民主与共和。

  专政排斥民主的观点首先来自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德国工人党在其党纲中提出,要建立以普选、人民立法、言论和结社自由为基础的民主自由的"人民国家"。马克思和恩格斯给予了严厉的斥责和批判。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把这些民主要求斥之为"民主主义的陈词滥调,……纯粹是资产阶级的人民党、和平和自由同盟的回声"。恩格斯则说:"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存在了"。马恩认为,在无产阶级专政期间,没有民主自由可言,只有在国家消亡之后的共产主义社会,才可能实现彻底的真正的民主自由。可见,专政与民主如同水火是不能并存的,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提法本身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专政之下可能有打击迫害,可能有冤假错案,可能有贪污腐败,可能有等级特权,可能有奴才犬儒,……但不可能有"人民民主"。

  西方的巴黎公社原则即无产阶级专政原则,经过前苏联传入中国,"落地生根"的只剩下了党权专制统治。指望通过专政来实现杨晓青所说的"人民民主"只能是一种幻想,无异于缘木求鱼。

  

  三、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如何失误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确十分看重无产阶级专政,列宁说:"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绝非虚言。但是,正如陈独秀晚年所指出的,由于苏联的无产阶级专政"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无产阶级专政就必然会蜕变成个人独裁统治,因为"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制度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变成了"比中世纪的宗教法庭还要黑暗的"的法西斯专政。

  列宁说过,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由民主主义者变成社会主义者的,所以他们仇恨政治专横的民主情感非常强烈"。"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自由人的联合体"等理念是贯穿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条红线。马克思提出具有独裁倾向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与马克思历史观的缺陷有关,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判断的失误有关,也与当时欧洲和德国的历史条件有关。

  马克思的历史观认为,人类历史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和阶级斗争的历史,阶级斗争推动生产关系的变革,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的剥削、压迫,人的私心和一切人性之恶,都是源于私有制;一切经济、政治上的不平等都是源于产生于私有制的阶级的不平等。要消除人的私心和一切人间罪恶,建立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实现人的彻底自由解放的唯一途径就是消灭私有制和阶级。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阶级消灭了,国家也就随之消亡了。没有私有制、没有阶级和国家,因而也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就是马克思为人类设计规划的,能够使人类获得彻底解放的共产主义社会。

  马克思认为,私有制和阶级的产生与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密切相关,而生产力受制于生产关系,变革生产关系的阶级斗争就成为社会进步的关键。阶级斗争是根本对立的利益斗争,没有调和的可能,总是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资本主义推动生产力迅猛发展,使生产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大生产,同时,资本家以雇佣劳动的方式剥削占有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9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