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韬:民主的陷阱——从印度之行反思发展模式

更新时间:2013-06-11 10:35:19
作者: 谢韬  

  即随着经济发展(也就是现代化),社会结构越来越复杂,公民社会逐渐壮大,中产阶级的政治诉求增多,最终导致民主。另一派则认为,经济发展和民主之间是外生性(exogenous)的关系,即民主可以在任何国家建立,但是只有在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国家民主才会存活下来。有两位学者做过统计模拟,如果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低于1000美元,那么即使这个国家是民主的,它的幸存率只有0.125,相当于8年。如果人均收入达到2000美元,民主可以幸存大约18年。如果人均收入超过6055美元,民主就可以万寿无疆了。

  这些数据表明,在贫穷的国家建立民主无异于拔苗助长。民主不是大众消费品,而是奢侈品。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可以谈民主。贫穷的民主是短命的民主。事实上,我们所熟知的发达民主国家,无论是欧洲的还是亚洲的,哪一个不是先发展后民主?美国是个特例,建国后才开始发展,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是它工业化的高峰期。正是因为经济发展导致许多社会问题,如剥削童工、食品不安全、工作环境恶劣、环境污染、贫富悬殊等,美国才进行了第二次民主运动,也就是历史上的“进步运动”。

  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发展才是硬道理。发展包括两个方面,经济和政治。环顾世界各国,要脱贫致富,民主并不是最好的药方。然而,一旦经济发展了,政治也要跟上。为什么呢?因为民主有助于经济持续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在旧的体制下,为了经济发展,政府被赋予过多的权力,而个人权利、社会公平、环境保护等往往退居其次。发展到一定阶段,政府的自我约束和纠错能力日渐退化,权力寻租常态化,既得利益集团垄断大量资源,各种社会问题凸显,如贫富悬殊、社会分层固化、腐败盛行、环境污染、信息作假等等。

  此外,当一个社会逐步走向小康的时候,民众关注更多的不再是温饱问题,而是对权利和价值的诉求。这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是马斯洛所说的心理需求发展的必然结果。在这个时候,如果旧的体制与时俱进,通过一系列改革,如限制政府权力,引入政治竞争机制,扩大民众参政议政,那么社会矛盾将得到极大缓解,从而实现制度的平稳过渡。反之,如果旧的体制封闭僵化,政客们试图通过暴力或者收买等方式维持表面的稳定,那么维稳的成本终有一天会超过经济发展的回报,导致整个社会停滞不前,然后崩溃,为大动荡点燃导火索。

  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不同的政治体制。用马克思主义的话来说,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尽管旧的体制有种种弊病,并且可能导致一个国家付出很大代价,但是它总的来说有助于脱贫致富。后工业化时代需要民主,不仅仅是人类身心需求发展的必然结果,还因为选举、宪政、法治、言论自由等等现代政治文明的要素有助于培养民众对政府的认同和信任,加强对政府问责,激发创新创业,减少社会不公平,调节社会矛盾,最终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

  民主是为了政治、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让人民过上真正“幸福”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民主可能是一个陷阱,也可能是摆脱当前种种陷阱的唯一出路。民主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地推崇或排斥民主。民主是众多发展模式中的一个,不是唯一。民主并不完美,有它自己的缺点。在民主体制下,政府的决策效率往往低下,并且决策者可能为了赢得眼前的选举而忽略大局和国家的长远利益。当今很多发达民主国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政客为了讨好选民,通过举债来提供各种社会福利。

  尽管民主有种种缺点,但是它仍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并且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时候,就应该毅然决然地弃旧迎新。无论是旧的体制还是民主,凡是有利于民富国强,长治久安,就应该毫不犹豫地采纳。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高于任何个人、政党或体制的利益。

  来源: 《经济观察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7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