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季冰:阿泽维多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更新时间:2013-05-19 09:13:10
作者: 陈季冰  

  

  2013年似乎注定属于拉丁美洲。

  继两个月前阿根廷枢机主教豪尔赫·马里奥·伯格里奥(Jorge Mario Bergoglio)被推举为梵蒂冈新教皇“方济各一世”(Pope Francis)后,当地时间5月7日,巴西候选人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击败同为来自拉美的竞争对手、墨西哥前贸易部长埃米尼奥·布兰科(Herminio Blanco),当选世界贸易组织(WTO)下一任总干事。

  WTO总干事任期一般为4年,可连任一届,目前已是现任总干事、法国人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担任这一职务的第八个年头。阿泽维多将在今年9月1日正式走马上任,届时他将成为世贸组织自1995年诞生以来首位来自拉美的“掌门人”, 这是拉丁美洲的荣耀,也体现了这一地区与日俱增的全球地位。此外,阿泽维多还是第一位出自”金砖国家”的WTO总干事。有人因此认为,围绕这个位子的角逐,其实就是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之间贸易角力的缩影。

  今年的总干事之争,被视作WTO史上竞争最激烈的一次竞选。最初的候选人达到9位,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次。他们中有四位现任部长、三位前任部长、一位现任大使和一位现任联合国高官,不过,由于当今三个最大的贸易经济体美国、欧盟和中国都没有提名自己的候选人,加上之前的几位总干事分别已由亚洲、大洋洲和欧洲籍人士出任,而非洲国家又很可能在明年拿下下一届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总干事席位,分析人士很早就普遍预计,拉美人选在WTO新任总干事的竞争中胜出机会很大。

  尽管最后一轮“二选一”的投票过程是保密的,但西方媒体确信,墨西哥候选人布兰科得到了美国、欧盟以及日本的支持,而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以及绝大多数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则把票投给了阿泽维多,最终帮助他登上总干事宝座。这既可以被看成是一次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世界经济新势力的胜利,同时也是巴西蒸蒸日上的外交影响力的体现。虽然美国和欧盟27个成员国很早就表示它们并不反对阿泽维多,但仍有分析家担心,“史上最激烈的竞选”可能会加剧世贸组织内部本就难以调和的南北分歧。

  阿泽维多真可谓“临危受命”,因为这个总部位于风景如画的日内瓦莱蒙湖畔的国际组织眼下正站在前景不妙的十字路口。

  1999年世贸组织在美国西雅图召开会议期间,曾引来10万名反全球化抗议者云集当地,几乎引发大规模暴力骚乱。然而时至今日,用一位WTO官员的话来说,“我们已经引不起一场像样的示威了……”这令人舒了一口气,但也折射出10多年来这个组织声誉和影响力的急剧下滑。

  在阿泽维多必须带领它应对的各种巨大挑战中,最重要、也最迫切的一项,是抢救奄奄一息的多哈回合(The Doha Round)谈判进程。后者又称多哈发展议程,是WTO于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第四次部长级会议中启动的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谈判包括农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知识产权、规则、争端解决、贸易与环境以及贸易和发展问题等八个领域。议程原定于2005年1月1日前全面结束谈判,但由于主要谈判国在农产品等一系列问题上争执不下而被多次搁置、恢复、再破裂……2008年以来,它实际上已处于“植物人”状态。

  如果阿泽维多不能重启像多哈回合这样雄心勃勃的全球贸易谈判并最终达成协议,WTO当然还会存在下去,并且在贸易协定签署和贸易纠纷仲裁等方面继续充当可靠的法官兼陪审员的法律角色。但这样的话,不仅它本身的功能会大大缩水,总干事这份“牵头人”的差事更会变得无足轻重。因为WTO历来通过成立独立的技术专家小组来裁决贸易争端,它们的工作是不受领导层干涉的。

  其次,阿泽维多还必须小心翼翼地处理好世贸多边贸易谈判体系与近10年来全球各地方兴未艾的双边和地区性自贸谈判的关系,正面回应后者愈来愈强有力的挑战。

  正是由于多哈回合停滞不前,加之金融危机的影响,正如现任WTO总干事拉米一再警告的那样,保护主义的威胁正在抬头。2012年全球贸易额仅增长2%,是1981年有记录以来第二差的成绩,低于全球经济增长率——表明全球经济一体化事实上正在倒退。而在全球经济贸易迫切需要有力的领导之时,WTO却形同虚设,这迫使越来越多经济体退而求其次,转向双边贸易和区域性自贸谈判。目前,仅亚太地区就有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也有跨大陆的如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而美欧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也于新近启动。尽管拉米等WTO高官对外大度地表示,这些双边及区域贸易协定与WTO可以并行不悖,但更多人却不无理由地担心,它们会排挤与第三方的贸易。顺便要指出,这也就是中国为什么始终对TPP心存疑惧的根源。

  长期来看,这类双边和地区性自贸协定会对WTO所代表的全球性多变自由贸易体系造成怎样的复杂影响,目前还很难说清楚,但它们显然不会是一付催化剂。反过来看,如果类似于多哈回合的全球谈判一旦达成,这些双边和地区性自贸协定中的相当一部分恐怕将失去存在的意义。

  此外,阿泽维多还必须证明自己是个独立自主的专业人士,这意味着,他必须努力淡化自己身上的巴西色彩。

  多年来,巴西很难称得上是自由贸易的拥护者和促进者。相反,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看来,经济蓬勃发展的巴西恰恰是过去十年里达成全球性贸易协议的最主要障碍——它曾在2003年WTO坎昆会议上带头反对一项受欧美支持的贸易协议,围绕它的谈判此后便一直搁置;此外,巴西还曾阻挠过美国欲在美洲大陆建立自由贸易联盟的努力。IMF的数据显示,巴西还是拉美乃至全球最封闭的主要经济体,该国贸易额只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

  因此,阿泽维多在总干事之争中击败向来积极倡导贸易自由化的墨西哥候选人,引发了墨西哥举国不满。墨西哥前驻美大使阿图罗·萨鲁汗(Arturo Sarukhan)说:“我不想说巴西候选人的坏话,但大家应该看看巴西在国际贸易领域曾经做过以及正在做着什么……”该国前总统、现任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厄内斯托·塞迪罗(Ernesto Zedillo)甚至公开表示,作为一个常常采取保护主义政策的国家,巴西不具备领导世界贸易组织的资格。

  不过阿泽维多坚称,巴西备受诟病的贸易政策不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作为WTO总干事,我将不会代表巴西。“巴西人是我的身份之一,但我们不会向世界推销巴西的议程。”

  但事实上,阿泽维多过去经常捍卫巴西的贸易立场。这使得它的反对者有理由声称,在阿泽维多的领导下,世贸组织本已岌岌可危的影响力将继续下降。

  如果中国真如外电所称在5月7日将自己举足轻重的一票投给阿泽维多的话,那倒确是一件非常令人费解的事。因为近年来巴西一直强烈主张应在WTO框架内对所谓“汇率战”展开调查和反制,而作为巴西派驻WTO的代表,阿泽维多本人无疑也坚决支持这一动议。明眼人一看便知,一旦这一全新议程被接纳,它所针对的首当其冲便是中国。中国商品充斥市场的巴西最近也同美欧一起,批评中国通过汇率操纵获取了不正当竞争优势。相反,曾在今年初前来北京寻求支持的墨西哥候选人布兰科倒是态度鲜明地表示,自己反对通过WTO对人民币汇率施压,他还承诺任命一位中国官员担任世贸组织副总干事。

  但支持者们说,如果有一个人能够让拖了12年的世贸多哈回合谈判起死回生,那么他非阿泽维多莫属。阿泽维多的外交官经历和他对世贸组织的了解以及新兴经济体对他的普遍支持,有助于弥合世贸组织内部的南北裂痕。

  今年55岁的阿泽维多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曾任巴西外交部副部长,有超过20年国际经贸谈判的经验,2008年起出任巴西驻WTO大使。2004年,阿泽维多将矛头指向美国政府发放给棉农的补贴,这是发展中国家首次质疑世界大国的农业补贴政策并且获胜的案例,此举在一定程度上为后来在WTO框架下提起诉讼铺平了道路。这让阿泽维多获得了非洲和亚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广泛支持,它们认为,巴西会在贸易谈判中站在自己一边。

  从现在开始,阿泽维多只有半年多一点的时间来为拯救多哈回合做准备。今年12月,世界贸易组织第九次部长级会议将在印尼巴厘岛召开,这是一次被寄托了最后希望的大会。许多人认为,如果会议不能在一些有意义的议题上达成基本共识的话,那么就算多哈回合不死,也相当于被宣判了“无期徒刑”——今后再想要重启它的难度将会非常大。

  这将是摆在阿泽维多面前的第一道重大考验,他至少要在巴厘岛大会之前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路线图,例如,重新厘定一个各方均可接受的谈判模式,从而给垂死的多哈回合注入一些新的活力。

  但现在看来,除非出现奇迹,这将是阿泽维多不可能完成的使命。而假如他失败了,那么热情而自豪的巴西人民将会发现,作为分别掌管着生意和灵魂的两个最重要的全球性组织,自己的同胞领导的WTO比邻国阿根廷人领导的罗马天主教会更加难以重现生机。

  

  写于2013年5月16-17日,发表于2013年5月18日《南方都市报》专栏,有删节;见报标题:新任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的使命和困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090.html
文章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