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小东:极权主义国际秩序的阴影

更新时间:2005-04-10 23:55:30
作者: 王小东 (进入专栏)  

  

  我们这个时代的国际秩序的基本格局,从海湾战争到这次的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应该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所谓多极化,只是我们的理想,不见得是趋势,更不是现实。真正的现实是单极霸权的初步形成。这是一种新的国际秩序。在人类古代历史上,被地理环境所隔绝的区域内,出现过类似的霸权,如西方的罗马,东方的中国。然而,即使是古代的罗马和中国,也从来未取得过美国今天所具有的军事优势。更何况对于全人类来说,存在着多个权力的中心和文明的中心,虽然它们是被地理环境所隔绝的。因此,美国的单极霸权是史无前例的超强霸权。这种霸权对于全人类、对于我们中国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恐怕还十分缺乏深入的研究。本文试图从一个角度去探讨这个问题,目的在于抛砖引玉,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心和研究这个问题。

  

  一.极权主义国际秩序的阴影

  

  人类的自由如何才能获得保障?我在这里想引用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弗雷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的一段话:“在一个竞争性的社会中,我们选择的自由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如果某一个人拒绝满足我们的希望,我们可以转向另一个人。但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垄断者,我们就只能对他惟命是从了。”哈耶克在这里所说的是一个垄断了我们经济命脉的权威,一旦出现了这样一个垄断者,我们就再无自由可言了。他所论述的不是国际关系,他当时也根本不可能看到50年后在国际关系中出现的一个极有可能垄断我们的全部生存命脉的超级霸权。但我认为,同样的原则显然适用于当今的国际秩序。在当今的国际秩序中,已经出现了——或至少是即将出现——这样一个垄断者,这就是美国的霸权。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股其他力量可以挑战这个霸权,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转向另一股足以平衡它的力量。

  

  现在我们恐怕看清楚了,苏联的垮台对于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福音。有人说,苏联是一个邪恶的国家,它同样有着称霸世界的野心。更有人说,苏联与中国曾有领土纠纷,它对于中国的威胁比美国还大。他们的说法也许都对,但没有说到点子上。问题不在于苏联比美国更好或更坏,而在于,与两极或多极世界相比,单极世界是不是人类的福音?政治的实践告诉我们,我们丧失权利,是基于出现了一个垄断了我们生存命脉的权威这样一个事实,与这个垄断者本身“好”或“坏”的关系并不大。因此,在美国的单极霸权之下,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显然是丧失了权利。事实也已证明如此:苏联垮台之后没有几年,美国已经开始非常轻易地在世界各地大打出手,不受任何制约,今后的发展前景是相当令人恐怖的。

  

  二.不受制约的强制垄断者是极其可怕的

  

  有人会说,美国的几次大打出手,如海湾战争和科索沃,都是发生了极为残酷的暴行,美国出钱、出枪、出人,制止这种暴行,乃是一种为世界其他人们造福的无私行为。如果没有美国去制止那些极为残酷的暴行,那些受暴行残害的人们岂不是完全无望了吗?美国自己也往往摆出一副“我根本不想当世界警察,可当世界需要警察时,你们不找我又能去找谁呢”的架势。我不想陷入诸如“米洛舍维奇究竟搞了种族清洗没有”这样的争论,我在这里想讨论的是这个只有美国这唯一一个警察的国际秩序在制度上意味着什么。

  

  确实,警察是需要的。我想再次引用哈耶克的话,他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说:“强制不能完全避免,因为防止强制的方法只有依凭威胁使用强制之一途。自由社会处理此一问题的方法,是将行使强制之垄断权赋予国家,并全力把国家对这项权力的使用限制在下述场合,即它被要求制止私人采取强制行为的场合。”问题是,我们又如何限制这个强制者自身呢?我们知道,在民主政治中,选民的选票对于这个强制者是一种制约,此外还有其他各种制约机制,如各种权力的分立。然而,在国际关系中——而不是在美国自己的国内政治中——如何限制美国这个强制垄断者的行为?

  

  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一事可以看出,国际间对于美国的制约力量越来越弱,联合国已经被美国甩在了一边。当然,美国这个超强还没有完全达到垄断武力的地步,例如,还有俄罗斯、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存在。然而,从发展趋势看,美国正在完成其对于武力的完全垄断。一旦美国完成这种垄断,它所受的制约会比过去的所谓“极权主义国家”的统治者在国内政治中所受的制约更少。即使是“极权主义国家”,其统治者多多少少是受到国内各个利益集团的制约的,而美国只要完成其对于武力的垄断,其外交政策就根本不用受到其他国家的制约,同时,它却决定着其他国家亿万人民的命运。这样一种国际秩序,很可能比极权主义的国内政治制度更坏。

  

  三.美国国内的民主政治保障不了国际秩序的公正

  

  有人会说,美国优越的国内民主制度、优越的文明本身就是对于国际秩序的公正的保障。我认为这个看法很幼稚。我在这里丝毫没有贬低美国的文明和美国的理想的意思。美国国内确实存在着民主政治的制衡机制,如“三权分立”等。然而,美国国内的权力制衡机制在国际关系中并不起作用,我们没有权利投票选举美国总统,也没有权利投票选举美国国会议员。美国的政策决定着世界亿万人的命运,而这些被美国决定命运的人却显然毫无能力影响美国的决策。

  

  我们在这次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事件中看得很清楚,甚至作为美国国内的一种权力制衡力量的大众媒介,在国际关系中也表现出极度的偏袒、自私行为。一般说来,美国的大众媒介在报道国内事物时,是比较力求公正和客观的,也是允许各种不同意见的发表的。我们许多中国人也喜欢津津乐道美国的大众媒介如何如何敢骂总统。但是,在涉及到对外关系时,美国人也不能容忍自己国内不同声音:最近,CNN解雇了普利策奖获得者彼得•阿内特(Peter Arnett)。彼得•阿内特是著名的战地记者,报道过越南战争和海湾战争,揭露过美国在这些地区的残酷行为的一些真相,因而为美国的军界、情报界和政界所不容,他们发起了一场倒彼得•阿内特的运动。在对外时,美国人说真话的权利还是非常有限的,不同意见只是被用来作为帮衬,掩饰其主流的片面报道。新闻工作者也被要求“同仇敌忾”地谴责美国的敌人,而不是客观地报道事实。这也许恰恰是美国的优点而不是缺点,但这确实显示出在国际关系中,美国的大众传媒不是一种制衡力量。

  

  也许有人会拿出越南战争时,美国大众传媒和美国青年的反战来说明美国的舆论在对外关系上也不是铁板一块。然而,越战时的美国人反战,乃是因为他们被打痛了,并不是因为“人道”,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能够打痛他们,他们当然就不反战了。反战也是一个自私的行为。在这次北约对于南斯拉夫的侵略中,美国不能说反战的呼声一点没有,然而,总的来说,美国国内的反战呼声不多,倒是极为好战、要求用核武器一劳永逸地把南斯拉夫乃至俄罗斯、中国炸平,省得它们制造麻烦、又伸手要钱的呼声很高。因此,即使美国国内存在着对于外交政策的不同意见,这些不同意见也仅仅代表其国内各个不同利益集团为了自己利益的相互制衡。这种制衡有时恰好与其他国家的利益相符合,这时,它就确实在国际关系中对于美国的肆无忌惮的行为有所限制。但这仅仅限于“恰好”而已,更多的时候恐怕是没有这种“恰好”。 尤其是,问题不在于美国的内部有没有不同声音,有没有不同利益,而在于美国在国际关系领域是不是能够约束其全体国民采取一致行动。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此,从国际秩序的角度看,把美国看成一个整体,一个不受制约的强制垄断者,而不去考虑它内部的权力制衡,基本上是正确的。

  

  四.国际关系中道义原则的后退

  

  在冷战以前的国际政治中,利益是赤裸裸的,人们并不怎么打道义的大旗。自冷战开始后(更严格的说是自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罪犯开始,这件事也是美国坚持要搞的,据说按丘吉尔的主意,搞个行刑队,把他们崩了就算了,用不着搞这套花架子),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还有后来的中国,都在国际政治中打出了道义的大旗。冷战以苏联的全面崩溃,美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结束。应该说,美国不仅仅取得了政治、经济、军事的胜利,而且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它的残存的对手们往往在道义上采取守势,避而不谈,美国则大讲特讲道义的原则。

  

  在国际政治中,人类从不讲道义到讲道义,这是不是一个进步?仅从抽象原则来讲,这的确是一个进步。就美国而言,它讲道义是不是完全就是假心假意的骗人,它的任何一个打着道义旗号的行动都是纯粹为利益着想,没有半点道义的动机?恐怕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然而,不能否认的是,确实存在美国明里打着道义的旗号,暗里却实在攫取自己的利益的许多事例。打个比方吧。譬如说,有个警察,平时也抓个把罪犯,为民除害,但每当到了牵涉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他就“拉偏手”了。甲打乙他不管,乙要是打了甲,他不仅拉偏手,必要时还自己出手,把枪掏出来,一枪就把乙打残废了(这就是南斯拉夫的情况)。还有的时候,丙正在杀丁的全家,丁的邻居打110报警,这个警察问他去抓丙有没有好处,没有好处他就不去,恰巧丁家的生活比较困难,给不了太大好处,他就说,这事我管起来太累,还得花钱,我不管了,你们就随便杀吧(这就是卢旺达的情况)。如果一个社区是由这样一个警察执法,而且不存在任何制约这个警察的力量,那这个社区恐怕也是十分恐怖的。

  

  有人会说,这个不受制约的警察确实很糟糕。但就现实的国际秩序而言,如果真发生了种族灭绝类的暴行,我们还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吗?更进一步说,你反对“人权高于主权”,难道你在家里杀自己的孩子,别人就只能袖手旁观吗(这是一个极为常见的反驳)?我有一个朋友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非常好:“人权高于主权”,从原则上看是对的,问题是谁当裁判?或者说,谁当警察?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有警察比没警察更可怕。我在前面已经分析了为什么出现不受制约的强制垄断者(只有一个不受制约的警察)是可怕的。从国际秩序的公正性,即道义原则去考虑,在还不存在更为完美的制度安排之前,至少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警察”的架构就比单一警察制要好一些。美国这次轰炸南斯拉夫却故意避开了联合国,转以北约作为它的工具。美国对此的辩解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国会“偏袒”南斯拉夫,会在安理会投否决票。但是,有几个警察“偏袒”甲,有几个警察“偏袒”乙,不是恰恰就保证了相对的公正吗(当然,“五个警察”的架构也不够好,如果未来人类果真可以建立一个更公正的国际秩序,那么,掌握在国际间使用武力的权力的机构应该有比五大国更为广泛的代表性)?美国这个在国内政治中把权力制衡运用得非常纯熟的民主国家难道连这么一点道理也不懂吗?很显然,美国这次甩开联合国行事,所遵循的是强权的原则,而不是道义的原则。以北约的名义侵略南斯拉夫,其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由美国主宰、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国际新秩序。这种国际新秩序与道义格格不入。

  

  更为糟糕的是,美国竟然准备滥用所谓国际法庭对于战争罪犯的审判,要去审判米洛舍维奇。如前所述,对于战争罪犯的审判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其被告都是罪恶滔天的戕害人类的战争罪犯,对于他们的战争罪行,人们很少有争议。因此,对于他们的审判和惩罚,确实显示了人类在道义方面的进步。然而,滥用对于战争罪犯的审判,把它用于像米洛舍维奇这样的是否犯有“罪行”极具争议的情况,这无疑是对战争罪犯审判的一种嘲弄,把这种审判弄得一文不值,弄成强权把道义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最赤裸裸的展示。

  

  道义的原则是不能掺假的,掺假的道义比赤裸裸的强权更丑陋。美国的这一系列做法,在国际关系中把人类在道义方面的进步倒退回去五十年。当然,另一方面,这种做法使得更多的人失去了对于美国的道义原则的信任,给美国的道义旗号的感召力打了折扣。也许美国已经不太在乎道义的旗号,所以它才如此毫不在乎地耍弄这个旗号——反正有强权就已经够了。这也显示出单极霸权所带来的极权主义国际秩序的阴影的可怕。

  

  五.结语:人类向何处去

  

  美国,还有西方富国俱乐部的成员,现在是踌躇满志了。很明显,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南斯拉夫这样的小国,甚至随意决定这些小国的生死。在这里,道义已经荡然无存,国际法已经荡然无存,联合国已经名存实亡。向未来展望一下,更详细地说,这种单极霸权下的极权主义国际秩序很可能是一种类似与印度的种姓制的国际秩序。世界各民族被分为三、六、九等,在资源、政治地位、人权等方面得到的是不同的对待。处于最上层的当然是美国自己,其次则是其他西方富国俱乐部成员。属于下等的国家在这种歧视下面,即使不被武力所消灭,也会慢慢因受困窒息而消亡。看到这一趋势,一部分国家会力争靠拢美国,以图搭上进入美国盟国俱乐部的末班车,如原来的那些东欧国家就是如此。它们这次在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事件中的表现清楚地表明,道义什么的东西它们是完全顾不得了,挤上去就意味着胜利。而另一部分不为美国所接纳的国家呢?恐怕只有加强军备,以实力谋求美国的“招安”。会不会有一天,人类的良知,或实力的平衡,改变这种阴暗的画面,给人类带来普遍的安全、繁荣、平等和自由?现在还真看不太出来,但或许会有这样的机遇。当机遇来临时,我们中华民族,应该是属于那种有实力扭转乾坤的民族之一。问题是我们得争气。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9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