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峰:托克维尔笔下的贵族

更新时间:2013-05-06 19:36:05
作者: 邓峰  

  其中众议院跟贴近普通民众,而参议院就相对精英化,即汉密尔顿眼中的贵族院。汉密尔顿曾经通过称赞英国上院的作用来表达他的观点:“他们的贵族院是一种最高尚的机构。贵族们凭借其忠实于国家利益的性质,并不会通过一种变革和一种充分的利害关心去期待什么,因此,它们构成了一种抵制所有有害变革的永久的屏障,而不管试图变革的是国王还是平民院。”[9]

  在托克维尔看来,“民主的法制一般倾向于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因为它来自公民之中的多数……贵族的法制与此相反,它趋向于使少数人垄断财富和权力,因为贵族生来总是少数……贵族制度精于立法科学,而民主制度则不善此道。贵族制度有自我控制能力,不会被一时的冲动所驱使。它有长远的计划,并善于在有利的时机使其实现。贵族制度办事讲究,懂得如何把法律的合力同时会聚于一点”[10]。这种分析是很有道理的,只是未将两者的优点结合在一起,因为现代民主时代同样需要贵族治理国家,只不过此处贵族不是以一种制度而存在,而是代表精英阶层,或者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指托克维尔本人所看重的法学家。“在法学家的心灵深处,隐藏着贵族的部分兴趣和本性。他们和贵族一样,生性喜欢按部就班,由衷热爱规范。他们也和贵族一样,对群众的行动极为反感,对民治的政府心怀蔑视。”[11]在托克维尔所生活的那个时期,选举还未完全覆盖到美国每一个成年公民身上,而之所以这样,并不完全在于现在人们所经常谈到的种族歧视和对穷人的偏见,因为就当时来看黑人和穷人的整体素质远远低于那些拥有选举资格的人。在美国建国者眼里,包括汉密尔顿,一个人如果连温饱都成问题,哪里有能力来投票产生领袖?所以初期对选举是有资格限制的,以防止国家权力落在一群素质底下的对政治一无所知的穷人和败家子手上,这并非一点道理都没有,因此托克维尔说法学家对民治政府心怀蔑视是有特定历史条件在里面的,并不是指法学家们向来仇视民主制度,而今日美国的法学家对于民主政府更多抱着一种怀疑心态。

  其实,贵族作为一个社会的支撑,这种观点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一点都不高深。日常生活中有句老话,即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上。这话听起来可能觉得很霸道,实际上却非常对。因为一个人要想获得真理,必须要综合各种因素,而其中任何一种因素都是普通人很难具备的。对于治理一个国家所需要具备的种种能力和品行,“而考虑到人性的一般堕落状况,具有正直品质与必要知识的人其为数自当更少”[12]。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贵族自有它不容忽视的作用。只要是一个组织,就必定存在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关系,完全的平等既不可能,又没有必要,过分地去追求只会带来更多负面后果。既然如此,那么由谁来充当一个社会的领袖呢?毫无疑问,在民主时代,这个领袖必须有足够多的优点,从而让人们觉得他可以担当如此重任。在贵族不再是一种制度的现代社会,贵族便可以摆脱许多中世纪时期的弊端,进而成为现代社会领袖的最佳人选。

  托克维尔早在《论美国的民主》中就已经预测到民主必将成为未来社会的一种发展趋势,平等将会更加普遍。在这样一个时代,贵族作为一种制度肯定是不能再存在的,只能转化为一种贵族精神和精神贵族。贵族精神的核心在于高尚品德,在于一种公共责任感,在于一种内在修养,在于一种气质,在于对于国家与社会的责任与担当。在现代社会,随着知识的普及,文明的演进,贵族精神的最基本最普遍的要求理应就是今天人们经常谈到的现代公民精神。

  

  注释:

  [1]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9月第1版,第102页。

  [2]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9月第1版,第73页。

  [3]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9月第1版,第79页。

  [4]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9月第1版,第79页。

  [5] 《1856年9月10日致斯威琴夫人的信》,载《未曾发表的作品与通信集》,转引自《托克维尔回忆录》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8页。

  [6]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9月第1版,第151页。

  [7] 陈志瑞等编:《埃德蒙伯克读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版,第244—245页。

  [8] 刘祚昌:《杰斐逊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388页。

  [9] 肯尼思搠湬森编:《宪法的政治理论》,张志铭译,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103页。

  [10]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 2004年版,第264页。

  [11]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 2004年版,第303—304页。

  [12] 汉密尔顿等著:《联邦党人文集》,程逢如等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396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6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赐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