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大维:北京对朝策略渐变

更新时间:2013-05-04 23:04:08
作者: 马大维  

  

  朝鲜导弹和核武器技术的推进及近期对美国和其盟国的恐吓话语,让国际社会对朝鲜这一潜在威胁不得不做重新评估,乃至中国这样一个曾与朝鲜保持传统友谊的国家,也出现对朝态度改变的迹象。

  中国对朝鲜的整体战略评估正在逐步变化:在金正日时代,朝鲜虽存在问题,但总体局势上趋于稳定;而金正恩时代,朝鲜被视为地区局势不稳定的主要原因。

  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在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会谈时,就朝鲜问题坚定指出:“对于朝鲜的核试,中国是坚决反对的。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他进行了第三次核试,还有可能进行第四次核试。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愿与各方一道,共同做好朝鲜的工作,让他们停止进行核武器试验,停止制造核武器。一个无核化的(朝鲜)半岛,符合各方共同利益。”

  房参谋长的言论传达出北京方面不满朝鲜近期行为的信号,与来自中央领导人对此事件的态度不谋而合。在博鳌论坛的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这一句话被猜测为针对朝鲜行为的间接声明。同时,李克强总理在接见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时也强调:“在半岛和本地区挑事生事,会损害各方利益,也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通话中也表明:“朝鲜半岛是中国近邻,中国反对任何一方在这一地区的挑衅言行,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

  

  双边关系的坎坷时期

  

  中朝关系自去年12月起进入冷却阶段,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建国访问平壤并劝阻朝鲜发射卫星一事,被视为一次失败的外交行动。有报道称,金正恩自去年起一直寻求机会对中国进行正式国家访问(他的叔叔张成泽去年9月访华时,便已开始与中方商讨此事),但是北京方面至今总以“不方便”为由回避接见。北京希望在迎接金正恩正式访华前,能看到朝鲜方面做出所期待的更好的举止。

  尝试回顾朝鲜近五个月的表现:在忽视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半岛问题决案的情况下,第一次成功发射卫星(12月11日);进行地下核试验(2月12日);以攻为守地利用核武器威胁美国(3月7日);宣布《朝鲜停战协定》无效并切断板门店紧急热线(3月8日);关闭开城工业园区(4月8日);朝鲜将弹道式导弹发射器转移至东海岸并计划作为庆祝金日成诞辰的“礼炮”在4月15日前后发射,但未履行,虽然如此,目前朝鲜方面仍随时有可能进行发射。

  就人员伤亡而言,朝鲜政府2010年所造成的损失远比金正恩当局近期造成的损失严重。2010年3月,韩“天安号”护卫舰被朝鲜鱼雷击沉以致韩方46名军官死亡。同年11月,朝鲜炮轰延坪岛,四名韩国人丧生。美国做出明确表态,美国国防部长查克·黑格尔将朝鲜描述为“真实并明显的危险”。如今,美国把价值不菲的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提前两年部署到关岛,以抵御来自朝鲜与日俱增的恐吓。与此同时,北京方面也日趋明显地改变了其以往对朝的评价。

  

  中国政策的转变

  

  中方态度转变最明显的表现在于,在媒体对朝鲜的公开批评被广范围准许,尤其是互联网媒体。几年前,朝鲜被视为政治“敏感”话题,能够在公共场合讨论朝鲜问题是难以想象的。虽然很多中国人看待两国关系的角度依然建立在中朝多年友谊的基础上,但是近年来中国公共舆论对朝鲜的态度逐渐转向消极。此转变部分由于年轻并尚无经验的金正恩继承朝鲜政权,同时也受到近期中朝事件影响,如中国渔民2012年5月被朝鲜当局抓捕、中国海城西洋矿产公司被朝鲜讹诈将近4500万美元投资资金等。近年在中国学术界也可经常听到批评朝鲜的声音。其中,将两国关系看作责任的修正主义学派相对于传统主义学派逐渐占有优势。

  虽然如此,邓聿文在《金融时报》上所发表的“中国应该放弃朝鲜”一文的争论却也显示出,针对朝鲜问题在中国的公开讨论依然被限制(邓聿文因发表此文章被停止“学刊”副主编及北京中央党校资深理论编辑等职位。)

  但无论中国对朝态度和考量如何改变,这是否会让中国政策发生任何实质性变化还有待观察。在中国,维持稳定的地区环境,尤其是周边环境被认为是确保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的必要条件。在金正日时代,中国对朝政策态度为:虽朝鲜政权在不同方面存在问题并偶尔引发地区性危机,但内部局势相对稳定,朝鲜半岛情形纵然不易但也稳定平衡。

  

  中美合作的可能性

  

  很显然,任何对平稳状态的改变,都将使局势陷入动荡导致而中国利益受损,也因此,中国长期以来持续向朝鲜提供基本经济援助。然而,朝鲜如今已经成为地区局势不稳定的根源,并造成了一系列危及中国利益的严重后果,如韩国及日本两国间就关于发展本国核威慑力量来遏制朝鲜所展开的讨论。在当前平衡有可能被倾覆的形势下,考虑到中国利益,改变朝鲜而非维持现状可能对中国更加有利。

  克里在近期访问北京期间,提出了对朝鲜进一步进行经济制裁的问题。在他返回美国后评论道:“我觉得,十分重要的是,中国是否基于事实考虑,作为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中国,如果仍未准备好对朝鲜施加压力,那么局势可能反而变得更不稳定。显然,局势的不稳定不符合中国利益,也不符合周边任何地区的利益,如我们为中国及其他国家人民利益着想,我相信,中国在此问题上应变得更加积极。中国显而易见是朝鲜的生命线。每个人都清楚,中国为朝鲜提供了大部分燃料并同时也是他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和食品供应商。”

  虽然中国针对朝鲜的态度有所变化,但关于克里对中国向朝鲜进行经济施压的建议,很可能被北京抵制,因为这样可能会被看作为美国颠覆朝鲜政权的利用工具。《人民日报》有这样一则评论:“美国纵有联合国安理会有关朝鲜半岛问题的决议这个‘尚方宝剑’,在核不扩散等安全问题上也有合理关切,但超出联合国决议的单方面对朝制裁、施压行动只会适得其反。”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已经准备好严肃地与美国合作,利用外交努力来限制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如果中美双方可合作完成目标,这将是中美在“新型大国关系”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上周在华盛顿,中国朝鲜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与对方代表戴维斯进行了几日的磋商会谈。此次会谈没有太多谈话细节被透露,但有报道称,会谈是富有成效的,另外此次会晤的时间超出了原计划预期。如果武大伟将访问朝鲜的报道属实,那么在今后几周也许可以看到一些中国的穿梭外交行为。

  在此期间登普西上将在他访华最后一天评论到:“我将带着中国领导班底与我们同样忧虑朝鲜核武器化及弹道式导弹技术发展的信念离开这里,他们也给予我们保证,将如我们般此事而努力。”

  必须记住的是,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首要的选择是和平、稳定及无核化,基于此项原则,虽然近期出现种种问题,但中朝两国仍会将对方视为联盟伙伴。即使因为朝鲜仍在坚持积极研发核武器技术给北京带来麻烦,但任何解决此问题的行为都不应违背维持和平与稳定这一首要原则。

  如今,朝鲜已经成功地研发了核武器并且寻求被承认为核武器国家,因此在中国,很多人怀疑六方会谈在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上的作用(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时殷弘曾宣称“六方会谈已经结束了使命”)。但这始终是北京首选的讨论会场,并且,很有可能在之后几周中国关于此话题的努力方向将鼓励六方会谈再次举行。

  作者是瑞典安全和发展政策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 联合早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59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