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春玲:社会分层研究与理论的新趋势

更新时间:2005-04-06 13:19:32
作者: 李春玲  

  就意味着同一批人(上层阶级)在各个维度的分层系列(或各种资源分配等级)中都处于最上层,而同时,另一些人(下层阶级)则在各类分层体系中处于最底端。与此相反,如果各类等级分层的分布是不一致的,各种资源之间的相关程度较低,那么就较难以形成内部同质性较高的阶级,同时,用某一种资源的分配状况来预测其它资源的分布形态就较为困难。

  

  第二节 传统社会分层理论的重构

  

  社会分层研究领域的传统理论之争,是马克思主义者与韦伯主义者对资本主义的社会分层及其政治后果做出的完全不同的理论解释,长期以来,这两派理论一直是社会分层研究领域的主导理论取向。二战以后(1945至1960年代),这两派理论之争转化为功能论分层理论与冲突论分层理论对发达工业社会的分层做出的相互对立的解释。在当今的社会分层研究领域,马克思主义者与韦伯主义者的传统对立逐渐淡化,两派的理论之争不再居于分层理论研究的中心位置。不过,两派理论的后继者们仍在致力于修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和韦伯主义的分层理论,以使原有的理论适应于新的社会现实。

  

  1、马克思主义与新马克思主义

  

  在社会学家最初开始讨论社会分化、社会冲突及其与社会变迁之间的关系等问题时,马克思的阶级理论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甚至可以说一度居于主导性的位置。然而,工业社会的兴起,对马克思的阶级理论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基本上否绝了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所得出的结论。从而,韦伯派的社会分层研究似乎要取代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1970年代和1980年代,一些新马克思主义者(Nicolaus 1967; Poulantzas 1973; 1979; Urry 1973; Carchedi 1975; Roemer 1988)对传统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进行了修正和发展,一大批社会学研究者追随这一取向,在埃里克·沃林·赖特的领导之下,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实证研究并取得了许多研究成果(Wright 1979; 1985; 1997; 2000),从而,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出现了新马克思主义阶级研究的高潮。然而,近几年这股热潮逐渐消退,尽管赖特等人仍在继续其理论发展和实证研究,但以往的影响力已不再现。

  

  近几十年,新马克思主义者对传统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最重要的理论修正是有关中产阶级的各种论述,因而,新马克思主义取向的分层研究大多是围绕着中产阶级这一主题而展开。在新马克思主义派别内部,对于当代社会的中产阶级问题也有不同的看法,并形成激烈的争论,这些争论构成当前新马克思主义分层研究的主要内容。马克思本人的阶级理论的核心观点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是两极分化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以及社会变迁的动力,并最终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马克思认为,划分两个阶级的简单分类模式是捕捉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趋势的理想类型。尽管马克思也注意到,当时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要比这种简单分类更复杂,因为还存在着一些过渡性质的阶级(如地主)、类阶级群体(如农民)和阶级内部的分支(如流氓无产者)等等,但是,马克思期望资本主义社会的进一步成熟将消除这些复杂成份,而最终简化为两极分化的阶级结构。然而,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趋势并非如此。两极分化的结构并没有出现,中间阶级没有消除反而日益增长。正如达伦道夫(Dahrendorf 1959)所指出的,老中产阶级(手工业者和小店主)的确像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在衰落,但由经理人员、专业人员和非体力工人所组成的新中产阶级则在发展壮大。其它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从而不能不对此现象提出新的理论解释。新马克思主义者针对中产阶级现象提出了两种相互对立的观点:一派观点仍坚持传统马克思主义的两极分化趋势的看法,认为当今的中产阶级仍有无产阶级化的趋势;另一派则对原有的两极阶级结构模式进行修正,把中产阶级纳入阶级分类框架。

  

  前一派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哈里·布雷弗曼,他认为中产阶级仍然属于工人阶级,因为他们也是受雇佣的领取薪金的劳动者,同时,他还进一步指出,新中产阶级的底层部分正处于无产阶级化过程中,因为“资本屈从于……资本主义产生方式的理性形式”(Braverman 1974)。他提出的劳动者“去技能化”(“deskilling”)的说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去技能化”是指用机器取代工人的技术工作。布雷弗曼认为,现代科学管理方式(泰勒主义Taylor)把工作人员完全排斥在决策程序之外,只要求工人按照管理者的指示重复操作最简单的、枯燥呆板的劳动,从而,在整个劳动过程中,工人受到管理者控制,缺乏自主性,并且被异化。因此,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越来越多的工人包括白领工人被“去技能化”和“无产阶级化”,中产阶级的中下层成员趋向于落入工人阶级队伍,工人阶级在相对规模上还将继续扩大,它仍然保持着以往所具有的政治能量和社会作用。阿罗诺维滋和迪法齐欧(Aronowitz and Difazio 1994)提供了这一派观点的最新版本的说法,他们认为,“工作领域的无产阶级化”表现在许多层面,这种无产阶级化的过程是通过消除劳动者或使其“去技能化”来实现的,其中一个具体表现是:技术变迁在工薪人群中制造了一大批失业者、半失业者和间歇性就业者。

  

  另一派理论的代表人物是尼科斯•波兰查斯(Nicos Poulantzas),他认为新中间层的绝大多数成员已经从工人阶级队伍中脱离出来了,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受剥削,他们不能再算是工人阶级。波兰查斯及这一派别的其他学者坚持马克思主义传统意义上的剥削定义,即对劳动力剩余价值的榨取,他们所认定的工人阶级概念也严格按照马克思所做的界定。根据这一概念划分出来的工人阶级在整个社会中所占比例很小,这使得那些把工人阶级看作为强有力的政治力量的学者大失所望。后来的许多新马克思主义者不得不对布雷弗曼和波兰查斯的两派极端观点进行修正,以发展一些新的阶级分类框架,从而确保工人阶级的比例不至于太低。赖特(Wright 1978; 1985; 1997)、罗埃默(Roemer 1988)和索内森(Sorensen 1996; 2001)等人都对传统马克思主义的剥削定义加以修正,并提出一些其它分类标准,如技术和自主性等等。其中,赖特(Wright 1978)的阶级分类框架影响最大。赖特给剥削下的定义是:剥削指的是“在经济方面一个阶级压制性抢占另一阶级的劳动果实”(Wright 1985, 77)。他提出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的三种剥削形式:“基于资本控制、组织控制和技能/证书控制的剥削”(Wright 1985, 148)。赖特依据这三个指标提出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分类模式,并把中产阶级定义为位于两个对立阶级(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的、处于矛盾位置的阶级。赖特的阶级分类模式所确定的美国工人阶级所占比例约为46%,这一比例为大多数人所接受。赖特等人采用多元指标划分当代资本主义阶级结构的做法,使新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与韦伯主义的阶级划分越来越接近,从而导致两派理论日益融合的趋势。正如阿伯克龙比和厄赖(Abercrombie and Urry 1983, 89, 152)所指出的,在当前的阶级分析领域,很难确定哪一位理论家是根源于韦伯,哪一位理论家是源于马克思,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或韦伯主义的名称标签常常不过是“表明了在分析方式上或强调的方面上的差异,而不是原则上的冲突”。

  

  2、韦伯分层理论与新韦伯主义

  

  与马克思主义的分层理论的境遇不同,新中产阶级的兴起对韦伯主义的理论家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因为韦伯提出的是多元指标分层的理论,而且在他的分层理论中已经注意到了工业化社会的许多特征。韦伯在“阶级、身份和政党”一文中提出了三种分层秩序:法律秩序、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Weber 1966; 1968)。法律秩序指的是权力分层,韦伯重点分析的是政党;经济秩序指的是经济分层,也就是阶级的区分;社会秩序指的是声望分层,即身份的区分。韦伯是根据“市场状态”来划分阶级的,所谓“市场状态”是指人们获取就业机会和有价物品的能力。根据这种划分原则,拥有专业技术的工人就具有优势的市场状态或经济力量,能获得较高的收入并在消费市场中占据较高位置,这种分析很适合对当代的中产阶级状况的描述。韦伯提出的另一个社会分层的维度是身份群体。他认为身份是根据受社会价值评估所影响的生活方式来划分的,因此,身份群体是由那些分享着共同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而且具有类似声望地位的人所组成。韦伯对阶级与身份做出如下区分:“简单地可以这么说,‘阶级’是根据人们与生产和商品获得之间的关系来进行分层的;而‘身份群体’则是根据人们消费商品的原则——这些原则反映了某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来进行分层的”(Weber 1966,24)。韦伯认为,身份群体的分类界线可以与阶级的分类界线相互冲突、共存或重叠,有时候身份群体的分类界线完全由阶级来确定,但多数情况下,身份群体的确定标准与物质财富的拥有是相违背的(Weber 1968)。

  

  韦伯的这种分层理论取向尤其在美国社会学界受到欢迎。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里,美国社会分层研究者基本上忽视马克思主义的一元阶级划分模式,而采用韦伯取向的多元社会分层模式。这种理论取向的极端版本,是对社会的各个维度进行分层,比如收入分层、教育分层、种族分层和性别分层等等。这类分层研究在美国社会学界十分普遍,学者们通过这类研究发现社会各个层面存在的不平等现象,并且显示出不同维度的分层存在着不一致性。目前出现的后现代主义的分层研究与这种取向较为接近,虽然不能说后现代主义分层理论完全源于韦伯的多元分层取向,但两者之间的共同之处很多,后现代分层理论家从传统的韦伯多元分层理论中吸取了许多思想。

  

  目前最有影响的韦伯主义分层理论并不是上述的多元分层取向。1960和1970年代,一些分层理论家从另一角度来吸收和理解韦伯的分层理论,他们发展了与传统多元分层取向极为不同的韦伯派分层理论,这一批学者被称之为新韦伯主义分层理论家。实际上,近年来,基于韦伯分层论著“阶级、身份和政党”而发展起来的多元分层理论已不再那么受欢迎了,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是新韦伯主义分层理论。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安东尼•吉登斯(Anthony Giddens)、弗兰克•帕金(Frank Parkin)和约翰•戈德索普(John Goldthorpe)等人。这一派理论主要依据的是韦伯在另一篇论文“开放与封闭的关系”(Weber 1968)中提出的一个概念——“社会封闭”(“social closure”)。韦伯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社会封闭是指社会群体设置并强化其成员资格的一种过程,其目的是为了以垄断手段来改进或最大化自身群体利益。帕金对“社会封闭”概念的进一步解释是:“社会集群(social collectivities)通过把资源和机会获得局限于有特别资格的人的范围之内以达到最大化自身报酬的过程”(Parkin 1979, 44)。韦伯并没有把这一概念与他本人的分层思想联系起来,但新韦伯主义者认为,正是由于在宏观结构层面运作的这种排拆性过程,导致了阶级和身份群体的产生(Manza 1992; Murphy 1988; Goldthorpe 1987; Prakin 1979; Giddens 1973)。这些理论家指出,在当代工业社会,并不存在某种正式的制度规则(sanctions)禁止就业者跨越阶级边界进行流动,但实际上存在着各种制度力量限制了人们的代际的和代内的社会流动,这正是“社会封闭”机制的作用。这种排拆性机制不仅仅使封闭性的阶级(往往是居于优势地位的特权阶级)最大化了自身的报酬和机会(Parkin 1979, 44),而且,其持续的影响也导致了各种不同的阶级文化,并在代际之间再生产了共同的生活经历(Giddens 1973, 107)。吉登斯还指出,这种机制不仅是阶级结构化的根源,而且还有助于阶级认同的形成(Giddens 1973, 107-12)。目前,新韦伯主义取向的分层研究还在继续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