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檜山幸夫:从“3·11”地震看现代日本国家本质

更新时间:2013-04-23 22:36:24
作者: 檜山幸夫  

  这与平日到危机时刻日本的实权实际上由经产省和东京电力公司所掌控有关。

  

  三

  

  应该说,福岛核电站的氢气爆炸所产生的大气及对土壤的核污染属于地震和海啸所造成的直接损失。虽然此次灾害在某种程度上属于一种命运使得我们不得不接受大自然界对我们的惩罚。但是,将用于冷却反应炉的大量污染水直接排入太平洋,却事先没有向任何国家做出通报,不仅严重违反国际法,而且也使得日本在国际上的国家形象严重受损。从这点上看,日本外务省的责任重大。如果说负责核电事故的经产省和东京电力公司不熟悉国际条约的话,那么应该熟知国际条约的外务省责任难逃。作为外务省的官僚应该熟知核污染不仅会在大气中飞散,还会波及周边国家及太平洋沿岸各国,为此应该及时通知经产省、总理府。进而,当福岛核电站出现从破损处流出的污染水时,为政者不仅没有及时公布放射性污染的数据,对污染地区进行隔离,而且对于污染地区可能遭受污染农作物、畜产品、海产品等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致使该地区的农产品、畜产品及海产品流通到日本各地,无形中扩大了日本受污染的面积和人口。

  了解广岛核爆炸的人们都知道,1945年广岛核爆炸后来过广岛的人们出现了发热、口鼻眼流血以及脱发乃至死亡的情况。这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核辐射所致。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以东京为中心的关东地区的居民没有避难,也没有进行核污染的清除工作。也就是说,在今后十几年的时间里,出现畸形儿等情况的概率会增加。按照常识理解,今天的日本应该最了解和辐射的危害。常识告诉我们,核辐射后应该尽最大可能让人们远离核辐射区,尤其是应该让妇女儿童远离核辐射区。

  另一方面,目前日本法律中有关核放射污染的法律最为代表性的法律为有关核辐射受害者支援法,该法律的正式名称为《核炸弹受害者救护法》。但是该法限定的是实际上是广岛和长崎核炸弹后有关现场居民的支援法律,是一个专项法律,并没有涵盖相关核事故中受害者的问题。其中像上述法律中规定,所谓核爆炸受害者为在核爆炸现场者、原子弹爆炸两周间,在广岛和长崎从事医疗救护活动、寻找亲属的人。换而言之,就是在广岛和长崎核爆炸后,在上述两市居住的居民及胎儿以及在上述两市从事遗体处理、医疗等救援活动,身体上可能受到核辐射的人们。另外,该法制定的目的是为上述受害者的医疗及增进健康而设立的法律。也就是说,该法适用对象为广岛和长崎原子弹被害者,也不太可能包含“3·11”地震后的福岛核电站事故被害者。

  规范放射性同位素的法律为1960年9月30日公布的《有关防止放射性同位元素等放射性障碍的法律》。简而言之,该法律为规范医疗等行业未密封的放射性同位元素及灌装的法律。上述两个法律中规定的放射性标准值均为1毫米。而相比之下,福岛核电站事故中的放射物质的扩散均远远超过了此前法律中的规定值。这样,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重新议论核放射性物质的安全值范围本身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在战后日本,广岛长崎两个原子弹爆炸受害者支援及医疗等行业的放射线物质安全值问题已经取得了社会性共识。如果因为福岛核电站的事故而进行核放射性安全值的变动本身就是对国民的背叛。

  同样,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种种现象也变得难以理解。2011年8月位于福岛核电站事故现场4、5公里的二本松市的一个高尔夫俱乐部以该处有核事故后的放射性污染为由,要求东京电力公司进行核放射性物质清除。但是,在东京地方裁判所的法庭上,东京电力公司以该公司对核电站扩散的核放射性物质没有所有权,故此没有清除放射性物质的责任为由,拒绝对高尔夫球俱乐部污染进行清除。因自己的失误引起了如此重大事故和灾害的东京电力公司,在拒绝了因核辐射给一些企业带来的损失,放弃其应尽义务的同时,竟然还厚颜无耻地提出来因核电站无法使用要提高电价的要求。东京电力公司完全丧失了作为日本企业的资格。

  当然,即使是上述的两个法律中规定的核辐射安全值也未必真是安全值。实际上,上述两个法律中所规定的核放射安全值是针对接触核放射线的员工的安全值,并非一般百姓和国民的安全值。接触核放射线物质的医疗和核电站等行业的员工,事先均了解核放射的危害,为此他们将会得到从事该种职业的相应补偿,而对于一般的国民应该设定更高的安全标准值。换而言之,即使是福岛核电站核辐射的数据在安全值内,对于毫无防备的一般百姓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不由得使我们想起了战时的日本政府。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种种迹象表明苏联已有对日宣战的迹象,但日本政府却试图通过苏联向盟军斡旋停战;进而在苏军陈兵东北边境时,关东军竟然不顾在东北的开拓民和最前线的部队于不顾,率先领着家属逃回来日本。日本政府这种置百姓于不顾的做法在战前和战后的今天没有任何变化。

  福岛核电站事故不仅打破了战后一直宣传的日本所谓的围绕核电站的安全、便宜、绿色能源的三种神话。不仅如此,地震和福岛核电站事故也暴露出了日本在交通和新闻媒体等各种领域上的种种问题。东日本地震发生后,成田机场和羽田机场因地震被封闭后,飞往东京上述两机场的86架飞机不能着陆,其中的14架飞机甚至因燃料不足发出了紧急求援信号。这些问题都暴露出了国土交通省对危机管理态势的实践能力不足,及本身对应对紧急情况时出现的问题没有任何对策。像2001年“九一一”事件中,美国联邦航空局在得知恐怖事件发生后,立即指令飞行中的各种客机立即在附近最近的机场着陆。美国人能够做到的为什么日本政府在近十年的时间里还没有学会。根据电子媒体的披露,知名环保家田中环曾拟定通过西日本新闻社出版一部反映九州附近环境保护的书,由于其中涉及该地区的核电站问题,曾一度被要求删除其中有关该地区核电站内容,进而在最近该出版社又终止了该出版计划。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九州电力为西日本新闻社的第二大股东。日本媒体的问题由此可见一斑。

  

  四

  

  “3·11”地震后在日本发生的各种问题和现象,从一个历史层面分析,至少我们可以有以下几点结论可以思考。

  第一,泡沫经济崩溃以来,唯一使得日本人感到一丝依赖和自豪的就是日本的“造物”技术。这种日本人引以为自豪的技术,自古以来尤其是在日本江户时代得到了发展并成为了日本社会文化的基础。为此,日本人通过传统文化与传统技术在先进技术的结合下,逐渐发展成为了世界的尖端技术制造大国,成为了今天日本的象征和特征。就在我们在这种传统文化技术和先进技术进行有效结合并使之更大发展的今天,发生了从根底颠覆这种传统和先进技术结合的传说。福岛核电站事故不仅起因与今天的日本社会也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这种冲击诚如崩溃的神话那样,是“优秀的日本科学和技术”、“优秀人才和组织力”、“充满着爱国心的日本人”等的虚构的神话的崩溃。此外还有眼睁睁地看着这种神话崩溃却无法制止的双重打击在侵袭着每个日本人。

  第二,通过地震和核电站事故崩溃的是日本政治、经济和文化层的领导者,而非一般的日本国民。诚如东日本大地震中福岛、岩手、宫城三县沿海的居民向全世界展现了在巨大的海啸袭来后的冷静及守序的模范现代人的素质。这是日本人回归自信的象征。另一方面,与这些崇高的人们相比,在地震和核事故中的日本的领导人所暴露出的无知无能和不负责任显示出来巨大落差,使得日本国民感到无比的失落和绝望。

  第三,现代日本的领导层实际上掌握着日本及日本国民的命运,他们还具有日本崩溃和再生的巨大影响力。这些领导人在地震和核事故后,演出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电视剧。这些责任当然不能简单归罪于菅直人政权。实际上其责任的大部应该从中曾根以来的自民党乃至战后日本的官僚体制上去寻找。

  第四,这次地震也暴露出来今天日本体制上的种种弊端。从永田町丑陋的权力斗争和霞关官僚既得利益的贪欲、到核能专家自称的科技人员的回避责任和毫无廉耻之心;从核电学者的核电知识的匮乏和责任感的欠缺到东京电力公司的回避赔偿责任;从媒体人抛弃传媒的精神到舍弃言论自由甘为资本和企业经营利益,操纵国民舆论。对于日本的国民来说,这些无疑暴露出来现代日本政权的腐败和无能。

  总之,“3·11”地震及福岛核电站事故反映出现代日本的国家本质,也反映出了现代日本的政府和领导层的各种问题。

  

  译者:王铁军

  来源:《日本研究》2012年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31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