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显明:治理民主:一种可能的复合民主范式

更新时间:2013-04-21 22:04:15
作者: 何显明  

  从治理民主的视角来看,有效的治理意味着需要通过建立更适当的民主运行机制来应对各类公共议题,治理过程与治理效果同样重要。“以职能分配、按部门设置机构和规则为标志的传统意义上的治理让位于一种以目标、伦理原则和具体工作机制为主要内容的全新治理模式。”(30)治理民主的实质,是一种政治社会化的过程,其目的在于利用权威、协商、合作等多种手段去引导和规范各种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充分张扬社会个体的主体性价值,充分调动多元社会主体参与公共治理的积极性,以治理过程、治理方式的民主化最大限度地增进公共利益,从根本上改变单中心治理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现代异质性社会的治理需要的困境。

  实现更好的民主治理绩效,不仅需要探索更有效的民主治理机制,而且需要在多中心的治理框架中实现公共事务治理资源的有效整合。今天,“不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私人部门,没有一个个体行动者能够拥有解决综合、动态、多样化问题所需的那部分知识与信息,也没有一个个体行动者有足够的知识与能力去应用所有的工具”(31)。这就需要建构一种新的既更能体现民主的本质要求,又能有效地整合分散在多元社会主体手中的资源,实现公共事务有效治理的治理形式及民主实现形式。在多中心的治理结构中,政府、市场和第三部门及公民基于共同认同的规则系统,在保持各自独立的权利、地位及自身的运作逻辑的前提下,在共同参与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中形成相互信任、相互合作、相互协同的格局,从而既满足了多元主体参与公共事务治理的民主价值诉求,又通过充分挖掘民主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理技术、治理手段的工具性价值,将多元主体掌握的资源和工具有效地整合到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中来,充分发挥政府以外的治理主体在公共事务治理方式方法上的优势,将会有效地提升公共事务治理的整体绩效。

  从总体上讲,治理民主是一个开放性的话语体系。尽管它作为一种新的民主范式还远未成熟,其建构的多中心治理框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被付诸实践,还有待于大量“试错”实践来检验、修正,但这一话语体系具有的包容性、开放性,却使它能够广泛吸纳其他民主理论的创新成果,吸纳世界各地民主实践的成功经验。就此而言,我们宁可将治理民主理解为一种当代民主成长的“朝向”,一种不断提升公民在民主实践中的主体性地位,使民主的实现形式不断趋近于人类的民主理想的动态过程,而不是一种新的民主范式的完成形态,或者某种特殊的民主体制或制度安排的建构。

  

  注释:

  ①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高铦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1997年,第356页。

  ②安东尼·吉登斯:《自反性现代化》,赵文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年,第245页。

  ③约翰·奈斯比特:《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方向》,梅艳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第162页。

  ④安东尼·吉登斯:《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郑戈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年,第74页。

  ⑤皮埃尔·卡蓝默:《破碎的民主——试论治理的革命》,高凌翰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引言第1、11页。

  ⑥俞可平:《全球治理引论》,《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年第1期。

  ⑦转引自格里·斯托克,华夏风:《作为理论的治理:五个论点》,《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第16卷第1期。

  ⑧罗西瑙等编:《没有政府的治理》,张胜军等译,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5页。

  ⑨孔繁斌:《多中心治理诠释——基于承认政治的视角》,《南京大学学报》2007年第6期。

  ⑩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余逊达、陈旭东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0年,第3页。

  (11)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余逊达、陈旭东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0年,第51页。

  (12)理查德·博克斯:《公民治理:引领21世纪的美国社区》,孙柏瑛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6页。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9-40页。

  (14)文森特·奥斯特罗姆:《美国公共行政的思想危机》,毛寿龙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第116页。

  (15)迈克尔·麦金尼斯:《多中心体制与地方公共经济》,毛寿龙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0年,第73页。

  (16)文森特·奥斯特罗姆:《美国公共行政的思想危机》,毛寿龙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第116页。

  (17)Tom Christensen & Per L

  Greid:《后新公共管理改革——作为一种新趋势的整体政府》,张丽娜、袁何俊泽,《中国行政管理》2006年第9期。

  (18)Tom Ling,“Delivering Joined-up Governmet in the UK:Dimensions,Issues and

  Problems,”Public Administration,Vol.80,No.4,2002,pp.625-626.

  (19)孔繁斌:《公共性的再生产——多中心治理结构的合作机制建构》,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76页。

  (20)赵成根:《民主与公共决策研究》,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6-31页;包亚军:《西方民主治理与宪政改革》,《南京社会科学》2004年第7期。

  (21)米歇尔·福柯:《必须保卫社会》,钱翰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28页。

  (22)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高铦等译,北京:新华出版社,1997年,第14页。

  (23)皮埃尔·卡蓝默:《破碎的民主:试论治理的革命》,高凌翰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第56页。

  (24)参见包国宪、郎玫:《治理、政府治理概念的演变与发展》,《兰州大学学报》2009年第2期。

  (25)卡罗尔·佩特曼:《参与和民主理论》,陈尧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39页。

  (26)卡尔·博格斯:《政治的终结》,陈家刚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第10页。

  (27)戴维·赫尔德:《民主的模式》,燕继荣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

  (28)尚塔尔·墨菲:《政治的回归》,王恒、臧佩洪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36页。

  (29)迈克尔·麦金尼斯、文森特·奥斯特罗姆:《民主变革:从为民主而奋斗走向自主治理》,李梅译,《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01年第4期。

  (30)皮埃尔·卡蓝默:《破碎的民主——试论治理的革命》,高凌翰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第77页。

  (31)盖伊·彼得斯:《政府未来的治理模式》,吴爱明、夏宏图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68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230.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2.1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