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泰特:《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的核心精神是信仰自由

更新时间:2013-04-15 18:06:29
作者: 刘泰特  

  而使革命成果最终成为法国乃至世界文明最有价值的部分。

  

  六

  

  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的分析既唯物,又唯心。

  唯物性,表现在托克维尔忠于历史客观事实,努力从历史的真实发展中推论出观点,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也受到法国历史学派的影响。

  唯心性,表现在托克维尔念念不忘自由的崇高精神理想,他是唯心(唯精神信仰)用自由的绝对精神价值去评判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功过。因为法国大革命的主要目标价值和果实是自由,因此在分析历史矛盾时,托克维尔几乎都是以同盟者的语气在为法国大革命辩护。

  比如托克维尔以下提到了法国大革命的短处:

  “由于不再存在自由制度,因而不再存在政治阶级,不再存在活跃的政治团体,不再存在有组织、有领导的政党,由于没有所有这些正规的力量,当公众舆论复活时,它的领导便单独落在哲学家手中,所以人们应当预见到大革命不是由某些具体事件引导,而是由抽象原则和非常普遍的理论引导的,人们能够预测,不是坏法律分别受到攻击,而是一切法律都受到攻击,作家设想的崭新政府体系将取代法国的古老政体。……理论的和善与行为的强暴形成对比,这是法国革命最奇怪的特征之一,如果人们注意到这场革命是由民族中最有教养的阶级准备,由最没有教养、最粗野的阶级进行的,就不会为此感到惊奇。”

  这段话,带给读者的是对法国大革命的斗争失误要给予原谅甚至理解其必然的道理,因为这些失误正是旧制度种下的原因,要追究就首先去追究旧制度的责任。

  托克维尔以致直截了当的说:“我掌握事实,所以敢说,……旧制度给大革命提供了它的许多形式,大革命只不过又加进了它的独特的残忍而已。”

  托克维尔还举大革命对私有财产掠夺的例子,指出这种暴行也是旧制度“教导”的:

  “路易十四以后的朝代中,政府每年都现身说法,告诉人民对私有财产应持轻视态度。18世纪下半叶,当公共工程尤其是筑路蔚然成风时,政府毫不犹豫地占有了筑路所需的所有土地,夷平了妨碍筑路的房屋。桥梁公路工程指挥从那时起,就像我们后来看到的那样,爱上了直线的几何美;他们非常仔细地避免沿着现存线路,现存线路若有一点弯曲,他们宁肯穿过无数不动产,也不愿绕一个小弯。在这种情况下被破坏或毁掉的财产总是迟迟得不到赔偿,赔偿费由政府随意规定,而且经常是分文不赔。……每个所有者都从切身经历中学会,当公共利益要求人们破坏个人权利时,个人权利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牢记这一理论,并把它应用于他人,为自己谋利。”

  法国大革命中出现的人类文化惨剧,可以孤立的纯粹精神评论,也可以联系的分析评论,联系的分析,可以站在专制精神立场,也可以站在自由主义精神立场,不同角度的分析,对法国大革命的是非价值判断会完全有别,托克维尔因为绝对的信仰精神自由,因此他的唯精神自由的绝对信仰,使他差不多一边倒的把法国大革命的种种灾难都推向了旧专制制度这个坏老师的影响。

  在《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的前言里,托克维尔开宗明义的表达了他的自由主义信仰,他说:“我敢说,在没有自由的民主社会中是绝对见不到伟大的公民,尤其是伟大的人民的,而且我敢肯定,只要平等与专制结合在一起,心灵与精神的普遍水准便将永远不断地下降。”

  “谁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以外的其他东西,谁就只配受奴役。”托克维尔以这句名言,诠释了他对自由主义信仰认知的纯粹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0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