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巍:金砖机制与国际金融治理改革

更新时间:2013-03-29 09:29:40
作者: 李巍  

  比如具有较强的国际和区域影响力,并且属于非OECD 国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金砖机制可以考虑吸纳墨西哥、印度尼西亚等有限的几个中等强国的加入。当然这意味着金砖合作机制的名称应该更名为新兴国家合作机制。

  再次,金砖机制还要确保议题的集中性。金砖机制的发展要借鉴 G7 的经验,不仅在扩大成员国问题上保持了相当的谨慎,而且始终将讨论议题集中在经济领域。G7一致避免讨论自身无法承担的问题,在政治问题上不挑战联合国的地位。金砖国家在一些重大的政治议题上存在立场上的差别。因此,金砖机制的讨论议题应与 G20保持高度一致性,尤其是集中在经济和金融议题上。金砖机制过多地涉及政治议题,既有可能分散成员国的注意力,也有可能丧失其作为一个功能性组织的制度优势。金砖机制要想获得更大的成功,应该将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和国际金融治理作为其核心目标和任务。

  

  结语

  

  G20是21世纪国际金融治理机制的第一次重大创新,它首次实现了对新兴国家参与国际金融治理的包容和接纳。而在G20的制度框架下,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构件,它体现了新兴国家群中的核心国家对改革既有国际金融体系存在着联合性的利益诉求。由于金砖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单一国家都在实力上存在有限性,它们通过建立一种合作机制,联合推动国际金融改革,便成为一种现实可行的方式。

  但是,作为一种新的论坛型国际机制,由于存在着各种缺陷与不足,金砖机制能够走多远,究竟是成为一个类似的与 G7并驾齐驱的国家组合体,还是成为一个新的制度“泡沫”,则取决于金砖机制的成员国能否进行精巧的制度设计,以反映成员国集中的利益诉求,从而形成相应的制度凝聚力。

  

  注释:

  [1] 崔志楠,邢悦:“从‘G7 时代’到‘G20 时代’——国际金融治理机制的变迁”,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1 年第 1 期,第 134-159 页。

  [2] Edward D. Mansfield, Helen V. Milner,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Regionalism,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7.

  [3] John Kirton, “Explaining G8 Effectiveness,” in Michael Hodges and John

  Kirton, eds., The G8’s Role in the New Millennium, Burlington: Ashgate

  Publishing Company, 1999, p.46.

  [4] 刘青建:“八国集团框架下的南北对话探析”,载《现代国际关系》2007 年第 11 期,第 23-28 页。

  [5]

  [加拿大]安德鲁·F·库珀,阿加塔·安特科维茨主编,史明涛,马骏译:《全球治理中的新兴国家:来自海利根达姆进程的经验》,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年版。

  [6] 卢静:“试析八国集团的改革与发展前景”,载《外交评论》2009 年第 5 期,第 121 页。

  [7] Randall Germain, “Global Financial Governance and the Problem of

  Inclusion,” Global Governance, Vol. 7,No. 4, 2001, p. 416.

  [8] Richard Higgott, “Multilateralism and the Limits of Global Governance,” in

  John English et al., Reforming from the Top: A Leaders 20 Summit: Why, How, Who

  and When?, Tokyo: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Press: 2005,pp 72-96.

  [9] 李巍:“货币竞争的政治基础——基于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载《外交评论》2011 年第 3 期,第46-47。

  [10] [美]戴维·罗特科普夫:“不需要美国批准的世界”,载《外交政策》网站,2011 年 4 月 14 日。

  [11] “IMF 金砖国家执董表示遴选新总裁应摈弃国籍观念”,新华网,2011 年 5 月 24 日。

  [12] 转引自新华社,2010 年 4 月 16 日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542.html
文章来源:《国际观察》2013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