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闽:两岸政治关系与两岸宪法的博弈

更新时间:2013-03-21 09:19:15
作者: 黄闽  

  经常以“台湾现状独立”说事,不情愿认同“一中”,也与台独有所区隔。包括蓝营政治人物,也时常在“中华民国”和台湾之间转换主体,意在表述现状独立论。笔者以为,大陆应当明确界定现状独立论属于台独论述,现状独立论是大陆坚决不能认同的。

  

  四、两岸关系的宪政内涵

  

  (一)两岸宪法事实上的并存,两岸宪法的承继是法统的承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了中华民国。但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完成。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经历了长期的艰难曲折的武装斗争和其他形式的斗争以后,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

  宪法序言的这一段表述,是在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宪政继承的关系。新中国的成立,是国家政治制度内涵的变化,而不是国家的灭失。从台湾为一方看,依“中华民国宪法”,国民党政权失去大陆,中国仍在,只是中华民国(中央)政府迁台,所以。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内,台湾视大陆成为沦陷区,台湾则为自由地区。以法统论,“中华民国宪法”在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后。

  (二)两岸宪法都是“一中”宪法

  两岸以各自的宪法为依据,制订了一批保持“一中”框架的法律和政治档。大陆制订的《反国家分裂法》、《国籍法》,台湾制定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国家统一纲领》都是维护两岸基本秩序,防止国家分裂的法律保障。

  (三)两岸宪法都是以统一为目标的统一宪法

  两岸宪法各自都坚持以中国统一为目标,两岸宪法规定的原则和精神,最大限度的避免了两岸的冲突,为两岸未来统一提供了最高法律依据。

  (四)两岸宪法关系的现状

  主权(中国代表权)互不承认,治权实际的相互承认,是两岸执政当局处理两岸关系的法律和政策基石。特别是两岸两会的交流合作,双方以搁置争议的方式,避免宪政对抗。

  (五)“中华民国宪法”是台湾社会具体法治、有效治理的法源

  台湾作为一个实际存在的法域,其社会运行和管理是有效的,特别是经济、行政、民事领域,其法治规范专业,与其“宪法”规定的规范起作用不无关系。

  (六)“中华民国宪法”是台湾保留和传承中华文化法律保障

  两岸的分离最深的伤害是文化的疏离,在台湾文化教育领域和社会生活中,台独势力“去中国化”的思潮和民进党执政期间各种有碍两岸正常交流的政策,已经对两岸的民族认同造成巨大影响,在台湾,中华民国宪法或许成了中华文化最后的避难所。

  (七)两岸宪法规制两岸政治谈判

  未来两岸政治关系的讨论,实质是两岸宪法的博弈。作为最高法律规范,两岸宪法一系列关于政治体制、国家统一的原则规定都呈现出很强的刚性,影响制约决定双方的政治谈判。

  (八)“中华民国宪法”的政治法律缺陷

  笔者肯定“中华民国宪法”的历史地位和现实作用,但同样要指出,“中华民国宪法”的缺陷。客观地说,国民政府迁台,“中华民国宪法”在政治上法律上和现实上都是残缺的,其地位令人尴尬。台湾的“宪政”混乱和宪法争议,也反映了“中华民国宪法”内容与政治现实的巨大反差,“中华民国宪法”描述不了两岸关系政治和法律现实,管不住两岸现实治理,罩不住两岸发展未来。从这一意义上,台独势力的“制宪建国”或“正名制宪”就是把“中华民国宪法”视为一座破了窗,漏风进雨的老宅。

  脆弱和残缺的“中华民国宪法”,既解决不了台湾的内部问题,更不能规制中国大陆。“中华民国宪法”无法塑造台湾的“国格”,也无法凝聚台湾的共识, 民进党把国民党和中华民国都视为外来政权,“中华民国宪法”当然也是外来宪法。且“中华民国宪法”产生于大陆,蒋介石时期在大陆的独裁统治以及国共内战国民党战败退守台湾,“中华民国宪法”的元气已消耗殆尽,中国共产党在取得大陆政权后就已经明确宣布废除旧法统,当然包括“中华民国宪法”。

  

  五、两岸宪法与两岸政权的分立和分治

  

  (一)两岸政权的分立分治不是国家分裂

  谢先生访问大陆回台湾后,在对“宪法各表” 作说明书时说,在“宪法各表”情况下,他们的国家主席不能管我们的大安区,马英九也不能去管厦门的工友。两边有差异要处理,要透过政治谈判,一定要有程序,若不谈判就要公投。

  在与谢先生会谈时,许信良说,“宪法各表”一方面说明现在两岸是分裂的,但也没有反对统一的可能性,这等于是透过“中华民国宪法”,开一张“没有日期的支票”给大陆,相信这种论述比起“九二共识”,更容易被大陆接受。

  谢先生谈两岸宪法(法律)效力和治权相互不及,许先生谈到“两岸分裂”,实际上就是描述两岸政府的法律和行政权力的效力范围。大陆当然不能承认“中华民国宪法”在主权上代表中国,反之,台湾亦然。但是两岸现实的分治是国共两党内战所产生的政治现实,不是外族占领或国家分裂,中国还是中国,就现实而言,大陆和台湾确是存在两部宪法,谢先生言,两部宪法有特殊关系,他没有说特殊关系是如何特殊的。笔者以为,两岸宪法的关系是:存在于一个国家的两部宪法,法统相袭的两部宪法,维系中国统一的两部宪法,相互博弈的两部宪法。

  必须指出,两岸政权的分立分治并不是代表国家的分裂,这是两岸宪法所明确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神圣职责”。“ 中华民国宪法”第四条 “中华民国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经国民大会之决议,不得不得变更之”。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一条立法宗旨明确规定:“国家统一前,为确保台湾地区安全与民众福祉,规范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之往来,并处理衍生之法律事件,特制定本条例。本条例未规定者,适用其他有关法令之规定”。两岸宪法和宪法性档的精神均表明,两岸的分立分治,是一个国家之内两个对立的不同政治实体的行政权力的充分行使和国家主权不完整的行使。以大陆为例,由于“中华民国”政权的存在,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大陆对全中国的主权和治权尚没有彻底行使。这是两岸人民都有要清楚面对面的政治现实。对两岸的政治法律关系,首先要指出,从两岸宪法和法律看,中国没有分裂;但是,还看到另外严峻的一面,中国国家虽然没有分裂,但两岸政权和人民的长期分立分治分离,容易使国家陷入事实上的分裂。两岸政治家和人民所面临的共同责任是,坚持国家统一的伟大理想,不断克服双方的差异,坚决反对台独分裂势力,结束政治对立和两岸政权的分立分治,最终进行两岸的政治谈判,在国家主权统一完整的前提下,探讨两岸具体的治理方式

  (二)两岸宪法领土和人民的交集

  根据两岸宪法,两岸的领土具有共同的归属。“中华民国宪法”第四条“中华民国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经国民大会之决议,不得变更之”。当然,根据“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第三条“具有中华民国国籍者,为中华民国国民”。以此条推论,大陆十三亿人民因不具有中华民国国籍,不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因而不享受中华民国的主权。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神圣职责。2300万台湾同胞属于“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具有深意的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使用“中国”的概念,该法第四条:“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中国,具有中国国籍”。依照该法,台湾居民当然具有中国国籍,只是台湾居民在国际往来中不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也不纳入大陆户籍管理;又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中的“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同指,大陆对台湾居民实施特殊的政策管理(往来大陆持台胞证),台湾居民在国际往来中可籍中华民国护照之便利,并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因此台湾居民的国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国籍法而言,只享有抽象权利,并不享有具体权利。两岸双方居民并不承担和享受两岸法律法定的义务和权利。两部宪法,“中华民国宪法”主张全部国土的归属,不主张全体人民的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既主张全部国土的归属,也主张全体人民的归属。值得提示的是“中华民国宪法”第一次增修第(三)项“明定两岸人民权利义务关系,得以法律为特别的规定”在此授权之下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三条“本条例关于大陆地区人民之规定,于大陆地区人民旅居国外者,适用之”。根据本规定,台湾地区的法律,大陆居民可以例外适用,这是两岸法律相互照应的典型条款。

  (三)两岸宪法关系凸显两岸宪法的冲突

  有关人士询及“宪法各表”或“宪法共识”是否取代“宪法一中”,中国大陆是否认真思考“宪法各表”?谢先生说,人是与时俱进的,他过去准确讲法是“用‘中华民国宪法’响应一中问题”。

  当然,从民进党资深领导人角度看,他说,有一派“宪法”学者认为,“宪法”是人民意志的展现,若全民认为要改变也可以改变,人民的意志是可以修改的。尤其,谢先生指出了两岸发生宪法冲突的可能性。他说,如果我们的“宪法”被对岸公开指陈是一部没有用的、死掉的历史档,那么制订新台湾“宪法”就有合理性,他在大陆也是这样对他们(指大陆有关部门领导)说。他是从现实出发与务实的态度看未来,至少撑起大伞,让台湾一起走出去。他认为,中国大陆政治体制最上层的思考如果没有改变,下层就很难改变,他们不接受“宪法各表”是很正常的事。不过,绿营部分人士及独派一直骂他,在大陆看来,或许他的主张不错也说不一定,中国共产党与台独基本教义派的共通点是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谢先生作为法律人,深知两岸宪法存在的博弈和冲突。不过,他也强调,中共也没有承认马英九“主权及于大陆”的主张,全世界不会相信这一点,他们(大陆)只是没有公开批评而己。但是谢先生没有说出,“中华民国宪法主权及于大陆”的背后,与大陆“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立场是契合的。作为大陆要警惕,谢先生是说服绿营“放下台独工具,拿起宪法工具”。 两岸政权的分立和分治,在宪政层面上是两岸宪法的博弈。在马英九的第二任期内,马的大陆政策在“三不”的基础上,由吴伯雄荣誉主席在访问大陆是所提出的“一国两区”的表述,实际上就是马英九依“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规定所做阐述,内涵上并无新意,有新意的是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由特定的人物推出。当然在台湾内部蓝绿恶斗的环境中,鲜明提出这样的表述也是要有勇气的。需要指出,谢长廷访陆所提出的“宪法各表”,如成为民进党大陆政策,那么,在与台湾两个主要政党交往的层面上,大陆要同时面对“一中各表”、“一国两区”和“宪法各表”的政策主张,这就使两岸宪法的博弈表面化,这种博弈从台湾方面看,是以较为理性的、与大陆有交集的政策立场与大陆博弈,其具有正当性的力道和台湾民众的民意支持度,也可能成为抗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约未来两岸政治谈判的法律屏障。

  

  六、两岸宪法的情势

  

  (一)两岸宪法的力量对比

  两岸宪法的博弈中,所呈现的情势不可同日而语。所谓“情势”是指两岸宪法博弈的力量对比和发展趋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权威性、影响力、约束力,伴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和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不断增强。一是中国的代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国家代表权有国际政治和国际法强力支撑;二是除台湾3.6万平方公里、2300万人口外,中华人民共和国享有大部完整和充分的治权;三是在台湾问题上,大陆民众对中国统一具有共同的意志和坚强的决心,民意的清晰和强大,使任何大陆的执政者在国家统一和主权问题并不具有多少可以退让的空间;四是大陆的实力和体量,与台湾不可同日而语,两岸政治谈判可以追求话语平等,尊严平等,实力并不平等。

  虽然,两岸宪法在两岸关系问题上,同样存在因治权不完整,导致宪法存在效力的不可及的问题。但是,大陆之于台湾体量巨大,用“治权尚不完整”表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主张的治权较为贴切,而台湾之于大陆体量微小,“中华民国宪法”所主张的治权大部不在,其权威和效力就大打折扣,民进党之所以不断消费国民党和中华民国就是出于“中华民国宪法”,没有现实的大体完整的治权作为支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2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