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寒竹:台湾印象之一

更新时间:2013-03-19 22:07:14
作者: 寒竹  

  

  3月10日到3月15日,我作为上海春秋综合研究院的成员到台湾的台大政治系和台湾中央研究院进行学术交流,在台湾一共停留了五天。笔者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对台湾社会,尤其是统独问题花过一些精力进行研究,跟台湾社会的不同群体也有比较深的接触。但这次到台湾还是获益匪浅。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其经济起飞和社会转型进程早于大陆地区,台湾遭遇的问题以及对这些问题的对应之道,有很多经验和教训值得大陆地区借鉴。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总量在未来十年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中华民族的复兴已经不仅仅是梦想。但是,民族复兴并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成长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大陆地区的发展。中国作为两岸三地的整体,民族复兴如果不包含台湾经验是不完整的。笔者这几天管中窥豹,谈谈个人对台湾社会的看法。

  

  民主化和与民粹化的双重进程

  

  春秋研究院一行于3月10日抵达台北,当日正值台湾岛内反核大游行。据当地媒体报道,这是台湾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反核游行,从北到南一共有二十万人参加这对于一个人口二千三百万人的地区说来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根据今年1月初台湾智库的民调统计,反对续建核四的民众有59.9%,赞成者只有27.3%;而支持台湾走向非核家园的民众更是高达72.1%。但是台湾的核四计划早在1980年就已经提出,1983年正式动工,但由于岛内的政治博弈,核四建设遭遇反复停工和复工的折腾。到目前为止,核四项目已经投入2000多亿元新台币,成为全球造价最贵的核电厂,如果续建,还需继续投入资金。但如果核四一旦停建,不仅所投入的全部资金化为乌有,还要面临海内外承包商上百亿的巨额索赔问题。

  

  面临社会民意和现实利益的冲突,执政的国民党不愿意独自承担核四是否续建的责任,转而把这个责任抛给社会。今年2月25日,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公开表态将启动“停建核四公投”,而国民党高层也决定由党籍立委在立法院具体提出这个公投议案。由于反核和公投一直是民进党的“神主牌”。前民进党主席林义雄早在1994年就创立《核四公投促进会》,而在2008年民进党就已经搞过一次“入联公投”。现在国民党府争锋相对地提出“反核公投”,以民进党之道还治民进党之身,不能不说是一个算计颇深的谋略。到目前为止,民进党的回应显得举措失当。3月12日笔者到立法院亲自旁听立法委员对行政院长的质询,江宜桦院长为“停建反核公投”的辩护显得颇有底气。

  

  但是,核四是否应该续建只是一个表面议题,在这个议题背后是台湾朝野两党为了获取以后的选票而不惜一切地发动民众。对于民进党来说,2014年的七合一选举是关键之年,如果民进党在选举年提出核四公投,无论民进党怎样声明核四问题与选举无关,核四公投绑架选举都不可避免。国民党现在主动提出尽快举行“停建核四公投”,不仅掌握了有关核四公投的议题设定,而且阻止了2014民进党借核四问题绑架七合一选举,这对掌握行政权并在立法院拥有多数席位的国民党极为有利。目前台湾朝野两党都已经在组织强大的“名嘴团”深入基层宣传。至此,是否续建核四实际上已经退为次要,朝野双方如何利用核四问题动员民众为己所用成了问题的根本。核四问题事实上已经演变为朝野双方玩弄民粹主义的一张牌。

  

  尽管国民党在核四公投问题上主动出击算是一个不错的谋略,但玩弄民粹如同玩火,国民党玩弄民粹最终将烧到自己。从全岛的长远利益看核四公投,台湾的政治生态确实令人担忧。从2008年台湾的“入联公投”到现在不过5年,台湾就试图举行第二次公投,这在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国家是很少见的。如果岛内的社会问题动辄诉诸公投,将会大大激发台湾的民粹主义。代表制度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种基本形式,如果重大社会问题都越过代表制度而直接诉诸全民决议,政府的权威将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社会将会因为民众在公投中直接对决而处于撕裂状态。

  

  时间非常碰巧,我们到达台湾的时间也正好是台湾棒球球队结束赛事返台之时。这次台湾棒球队首次打入WBC八強賽,岛内民心大振。由于这支被称为“史上最强台湾队”分若干批乘坐经济舱返回台湾,部分台湾媒体发出强烈反弹,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尽管后来棒协出面解释球队机票的安排是由美国职棒大联盟(MLB)负责。部分台湾球员是因为携带家属而主动要求MLB把一张公务舱票降为两张经济舱票,而这种要求又导致人数超过三十多人而无法安排同一架飞机。但许多民众的激愤之情仍然未消,一些人直指台湾棒协之罪“罄竹难书”。由于台湾社会对这棒球队返台的高度关注,笔者也就顺便浏览了一下当地媒体关于这次台湾棒球队参赛的消息。令笔者印象深刻的是台湾球迷的非理性狂热情绪。在台湾队与韩国队对垒的赛场中,侮辱韩国国旗的“太极掰”、“韩狗”、“国仇家恨”和“杀韩狗”的标语令人震惊。更有甚者,有的台湾球迷还举着北朝鲜的金日成、金正日的画像向韩国队示威。一场单纯的体育比赛也被岛内的泛政治化和民粹主义所裹挟。

  

  跟台湾政学两界人士的会谈中,民主化是台湾方面谈得最多的概念。必须承认,在两岸三地的华人社会中,台湾的民主化进程在很多方面是值得赞许的。尽管台湾经历过22.8事件和长时期的白色恐怖统治,但台湾在解严后的民主化进程中总的说来没有出现“翻烧饼”式的政治清算。立法院尽管常常打打闹闹,但这在其他国家,包括早期的欧美国家也并不鲜见。如果仅仅以岛内的各种乱象来完全否定台湾民主化进程未免有失偏颇。

  

  但是,台湾的民主化进程还是有重大缺陷的,这就是在国家认同这个最基本的问题解决之前就形成了政党政治,朝野双方的政治冲突常常在对国家的认同上发生根本分歧,严格说来,这种对国家认同的冲突并不属于民主政治。正是由于国家认同的问题没有解决,这才导致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从一开始就跟民粹主义交织在一起。民主政治与民粹主义有许多表面上的相似之处,二者都主张主权在民,以至于人们常常把二者混为一谈。但是,民主政治强调民意必须通过政治代表来体现,强调法律的统治;而民粹主义则主张把社会问题的解决直接诉诸于民众,诉诸于街头运动。民粹主义陷阱是非西方国家社会转型中出现的一个普遍现象。台湾也未能超脱。究竟是台湾的民主运动需要民粹主义的力量来开拓道路,还是民粹主义需要用需要用民主运动来包装自己?这是一个三言两语难以说清的问题,但台湾民主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给台湾民众带来的尴尬却是实实在在的。

  

  3月13日春秋综合研究院一行到台中市的台湾省咨议会参观。省咨议会的一位中层负责人从台湾民主化进程的角度把台湾省议会到省咨议会的演变过程做了详尽的介绍。可以感受得到,讲解人对台湾民主化进程的自豪之感溢于言表,这跟笔者这次接触到的政学两界人物的感觉基本一致。但是,讲解人在送我们离开台湾省咨议会参观时对我讲,他到过大陆许多地方,感觉大陆的发展变化令人惊讶,相比之下,台湾近年来发展受到的牵制越来越多。最后他说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大陆应该在民主化进程开始之前尽可能加大公共建设的力度和速度,因为一旦社会民主化,社会的公共建设将会非常困难,台湾在这方面有着惨痛的教训,希望大陆能够吸取台湾的前车之鉴。这段话让我对台湾民主化进程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台湾的民主化最终导致了社会陷入发展困境,那么个进程究竟是真的民主化还是民粹化?抑或是二者的混合?看来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遭遇民粹主义的陷阱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困境。

  

  确实,台湾的困境并非台湾所独有,正处在剧烈转型中的大陆社会和1997年回归中国后的香港,其实都面临着民粹主义的挑战。几乎两岸三地所有对政府的批判都冠之以民主的名义。但何为民主?民主与民粹的区别究竟何在?离开了法律的统治,离开了对国家和宪政体制的基本认同是否还能形成民主政治?用程序正义或街头运动来瘫痪政府的行政能力是否就是民主?两岸三地的学界有责任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和讨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2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