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穆光宗:树立中国特色的“人口优化观”

更新时间:2013-03-19 08:40:46
作者: 穆光宗  

  

  契合新时代的诉求和人口自身的规律,我国亟须提出新的人口问题观和人口治理观,发展马寅初的人口理论和学术思想。

  人口优化是指人口发展的诸方面能达到并保持某种优良适宜的状态,而且对资源环境系统和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的过程,即人口结构均衡协调,人口分布合理适度,人口迁徙自由有序,人口素质全面提升,人口贡献不断增加。其实质是优化适度生育,平衡人口生态,强化人口实力。我认为,这就是适合中国特色的“人口优化观”。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即中国特色的“人口生态观”和“人口力量观”。

  从人口结构着眼,人口即生态,人口即力量,这两个判断对于我们重新认识新时期中国人口问题和人口规律,继而完善人口政策大有裨益。因为当下和未来中国人口问题的要害有二:人口生态失衡和年轻人口亏损。人口大国需要重新思考和寻求人口强国之路。

  “人口生态”,狭义看是指“人”与“口”的关系以及“分人口”之间的关系,体现了人口特征的多样性、平衡性和互动性,广义看还包括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关系。这一概念的提出可以让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视角看待人口问题产生的根源,具体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解读:

  其一,要正确认识和处理“人”与“口”的关系。人口人口,一人一口,但“人”体现了人口的主体性和社会性,“口”体现了人口的数量性和统计性,人决定口,口影响人。我们经常将“人口”理解成“人数”,这是表象之见。人口实际上是一定数量规模的社会人的集合和总计。所以,对“人口”要有更深层次的认识,如人命、人民、人性、人心、人权、人位、人情、人文等都要结合,从而彰显出人乃天地之秀的主体性地位。所以,以人为本、以数为表,以人的全面发展为中心、以数的协调发展为经纬,统筹人口发展、综治人口问题,方为正确之道。

  其二,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分人口”或者“亚人口”(sub-population)之间的关系。“分人口”之间存在着供求平衡的依存关系,如适婚人口有一个男女性别比例平衡的要求,否则会影响到人的全面发展、人口的优化发展、家庭的幸福发展、社会的和谐发展。再如,老少人口也有一个养老需求和养老供给的平衡问题,但超低生育率和重度老龄化的恶性循环却严重打破了这一脆弱的平衡,将导致少子老龄化这一发展不力问题和老年人口的生命支持问题。在过去三十年里,出生人口性别比逐渐偏离105左右的正常值域,目前仍在117以上的高位上高危运行,已经导致了数以千万计的适婚女性人口的亏损,从而产生对等规模的男性过剩人口,与此同时,长期的TFR(总和生育率,指假设妇女按照某一年的年龄别生育率度过育龄期,平均每个妇女在育龄期生育的孩子数)低于1.3的超低生育率导致未来养老所需的年轻人力资源供应不足,这两大影响深远的人口生态失衡问题构成中国人口亏损之“内忧”。有国防大学教授曾估计,目前军队中独生子女率已经不低于70%,作战部队中则超过80%。独生子女兵担当保家卫国的重任,面临了一些挑战和风险,也引发了一些忧虑。此乃中国人口亏损之“外患”。

  其三,要正确认识和处理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关系。人口是活生生的人的集合,是通过一定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结构发生互动关系的,具有能动性、创造性和适应性。人口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关系非常复杂,既有线性的,也有非线性的,其中人类价值的文化导向和人类行为的制度规范至关重要。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政府曾经组织著名学者群研究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并发表《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的著名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人类体制作为中介变量发挥着重要作用。恰当的制度安排和高度的文化自觉,可以帮助我们实现人口发展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的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如绿色的循环经济模式、亲生态的人口发展模式等等。人口的发展背后固然有人类欲望的驱动,但也有人类智慧和道德的指引,人类可以在不断深化的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引领下实现人口发展与资源环境、经济社会在更高层次的和谐与共进。地球的人口承载力深不可测,但区域的人口承载力的确存在着理论的极限,这一方面取决于大自然的供养能力和再生能力,另一方面取决于人类消费资源环境的需要,也取决于人类对自然的养护能力。

  “人口力量”,是指人类的生物属性和社会属性通过群体性的生存和发展活动表现出的各种效应和影响力。人口效应包括了人口的需求效应、消费效应、规模效应、结构效应、乘数效应、加权效应、除数效应、团结效应、聚合效应、耗散效应等。人是各种力量的集合和载体,在人身上,我们能发现消费力、生产力、生育力、创造力、竞争力、威慑力、战斗力和破坏力等。一个能最大限度培育和焕发人口积极力量、对内能自我团结互助、对外能威服御敌制胜、实现长治久安的国家就是真正的人口强国,这不是人口规模大小的简单化理解,一个纵然人口总量大,但老年人口比重也非常大的国家,也可能是没有力量的。解决“人口力量”问题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

  其一,“人”与“口”的非均衡发展,简单说是“轻人类发展、重数量控制”,如果从以数为本转向以人为本,就能起到纲举目张之奇效。一个有力量的人口强国不仅要努力实现国民的全面发展,而且要实现人口的均衡发展。

  其二,人的片面发展甚至负向发展,导致人类发展的失败。片面的人成为社会问题的制造者和受害者,在很多地方,有关人的知识教育、法治教育、人格教育和技能教育都非常欠缺,而且教育不平衡,效果不理想。自由、全面、健康发展的人越多越好,负责任的、有品质的人口增长才能产生我们期待的“中国力量”。

  其三,人口结构发展失衡。从人口力量的结构分布并结合中国的国情,我们可以将1-17岁的青少年人口称之为“潜力人口”,他们是家庭和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将18-59岁的青壮年人口称之为“实力人口”,他们是家庭和国家的中坚力量;将60岁以上的老年退休人口称之为“余力人口”,他们是家庭和国家的功臣,在老年阶段依然可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这里,笔者将“人口红利”理解为人口力量的积极表达和价值贡献。所以,每一轮的人口增长都挟带着人力资本的积累和人口红利的释放。

  人口发展的一大特点是周期长、惯性大、问题深,必须提前谋划,通过恰当的经济、文化和政策综合措施鼓励低生育率回复到更替水平之上,恢复人口生态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单纯“控制人口数量”转向“优化人口”,此其时也。

  (穆光宗 作者为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216.html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