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敬青:国外一些执政党意识形态、执政理念和治党原则的矛盾与调整

更新时间:2013-03-12 19:50:38
作者: 周敬青  

  从国外一些长期执政大党老的变革来看,执政党本身的纲领和政策显示出越来越强的包容性,体现出原则性与灵活性相协调。政党意识形态中间化主要是通过扩大意识形态的包容性来实现的。国外政党一般都在保持意识形态继承性的同时,注重使自己的意识形态具有充分的张力,努力扩大意识形态对社会多元价值的包容力度。实践证明,意识形态包容性强的政党往往对意识形态采取实用的态度,很少对意识形态进行空洞的宣传和刻意强化。正是这样,国外一些执政党根据实际政治需要灵活地变换策略,在保持其基本政治属性的前提下调整理论和主张。这种适时变换增加了意识形态在政党体制内外的吸引力,推动多元价值的一体化整合,既有利于党内和谐也有利于政党价值观对社会的渗透。

  事实上,当西方资本主义进入后工业化时代,选民们不再以政党的政治理想和纲领主张作为选择标准,而是越来越多地以社会问题及其具体的解决方案作为投票选举的依据,他们的政治倾向更趋实用化、具体化,从理论的争论中挣脱出来,面向现实寻求一种新的结合。西方国家的各种类型的政党不再固守在传统观念界定的框框中,而是力图超出原有的势力范围,扩大本党政策的包容性,甚至甘愿冒自相矛盾的风险。如,西欧多数社民党强调要成为“群众性的纲领党”。在政策调整方面,各国中右政党相继从各自国情出发,探求新条件下中右特色的经济社会发展道路,修正片面追求经济增长、过分削减社会福利、损害广大群众利益的偏激做法,加大对社会公正的重视程度。甚至连极右翼政党,为了实现参政、执政的目标,也对其政策作某种调整。如过去一贯靠提出极右主张的法国国民阵线,很注意强调自己的“温和性”。

  由于党的主张的广泛包容性,各种类型的政党在纲领和政策上互相交错,不同政党之间在政策主张上往往不再泾渭分明,而是互相渗透,互相利用,乃至互相抄袭,实行“拿来主义”。英国保守党人曾自豪地宣称:“保守党人不在乎趁着对手洗澡的时候穿走他的衣服。”〔6〕有的学者甚至评价说,在今天,许多政党实际上是在定期地借用其他党的政策。德国社民党基本价值委员会副主席托马斯•迈尔指出:德国议会各党在政策上强调的侧重点不同,但没有根本的区别。就像奥林匹克的五环旗,现在它们都重叠在一起,而且重叠的部分越来越多。〔7〕在西方国家,传统的资产阶级政党与社会民主党之间,社会民主党与共产党之间,基督教民主党与其他世俗政党之间,都有着既互相竞争,又相互取长补短的关系。一些本来属于一党发明的理论、观念、主张,常常逐渐为另一些政党所吸纳和利用。诸如国家调节经济的理论,福利国家的政策,国家和平变革的道路,党内民主制约机制等等,都曾经为一党所独有,如今却成为许多政党的共识。如传统的保守主义和革命的社会主义都接受了绿党的激进生态观,而市场自由主义、福利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都主张改良主义生态观。国外许多政党的意识形态已经抛弃了“非此即彼”的简单思维,它们的纲领呈现出“中间化”的趋势。

  ( 二) 执政理念: 阶级性和群众性相统一

  在政党政治时代,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之所以成其为政党,就在于它代表一部分公众的利益。在现阶段,任何一个国家的执政党都在尽量避免让外界把自己看成是某个单一阶级或阶层利益的保护人和代言人,而是力图让人以为自己是一国社会中大多数阶级或阶层利益的保护人和代言人,尽管有些政党实质上也不愿如此,但为了保住或获取执政地位也要“粉墨登场”。

  党的纲领章程具有团结凝聚、示范引导、政治动员、激励感召等功能,要运用党的纲领对民众进行动员、组织、指导和教育。政党只有对社会各方面实现最大限度的凝聚,对社会各层次的利益实现最大限度的整合,才能激发人民群众的政治热情,把他们引入政治生活并发挥积极作用。在实行政党竞争选举的国家,执政党为了巩固其执政地位,往往致力于在多种社会阶层中发展党员或其拥护者,把他们的利益诉求和政治表达经过筛选、综合,反映到自己的纲领和政策中,最终通过执政来实现对其拥戴者的意志;而在野党为了寻求执政机会,则会千方百计地挖掘执政党的破绽、瓦解其阵营,在孤立、削弱执政党的同时不断合纵连横壮大自己,达到取而代之的目的。在实行政党竞争选举的国家这些政党的做法充分揭示了执政党必须代表大多数阶层利益,才能获取相应的政治合法性的基本规律。

  ( 三) 治党原则: 兼容性和同化性相结合

  从世界发展的潮流看,面对时代的发展,进行自身的改革与理论政策的调整,是一切政党不可避免的选择。社会是在不断地发展和变化的,这就需要执政党有很强的适应性,来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在现代化进程中,阶级分层和社会流动比较迅速,需要执政党有较强的兼容性和同化性,正确处理社会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的关系;通过制度化的程序,把所有积极的社会力量都动员和组织起来,纳入到自己的政治体制或政党体制之中,使社会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在现代化建设中各得其所,这对一个社会的政治稳定也是至关重要的。有的政党适应社会结构的变化特点,改革党的组织方式,寻求多样的、有效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社会群体。如,2012年法国大选,法国社会党为了笼络选民,实施了党内初选不局限于党员投票,而是发动全民参与。任何认同左翼阵营政策的法国民众都可以在缴纳 1欧元参选费后,获得选举资格。结果,法国社会党这次初选吸引了 280 多万选民参加,远远超过社会党此前 100 万民众参与的预想。

  面对民众非政治化倾向的发展,为了更好地体现兼容性和同化性,国外一些执政党提出,政党不仅是纲领党,还要成为媒体党、网络党。政党要实现其作为选举工具的主要功能,必须按照媒体的中介规律办事,甚至党的纲领也要以它们能够按照传媒规律以最佳的方式得到传播支持为准则而加以修饰和增删。如,德国社会民主党通过聚会、网络、媒体活动等方式密切与基本选民之间的联系,定期委托民意调查机构调查民众对本党和政府行政方面的意见。在以往传统的竞选中政党往往侧重于在不同的组织和场合内宣传自己的纲领,而处在信息化时代,政党必须既能对它的政治纲领进行叙述和论证,以争取不同的社会群体对其政策的支持,又能在大众媒体上推出给选民留下深刻的印象,并能传递党的政治理念的行动纲领。

  注释略。来源:《学术界》2013年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00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