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一:查韦斯——美国“后院”敢于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强人

更新时间:2013-03-09 19:28:03
作者: 陆一  

  

  委内瑞拉“十里长街”送查韦斯。毫无疑问,查韦斯是一个传奇。他创造了拉美政坛许多个第一。他是第一个成为总统的“梅斯提索”(印第安人、白人、黑人混血),他是第一个进过监狱却赢得总统大选的人。他遭遇“不信任”投票却终能笑到最后,他是拉美左翼运动最主要的代表,立志联合拉美各国,反对新自由主义、帝国主义,他深受委内瑞拉普通民众的爱戴。查韦斯被喻为“红巨人”,他爱穿红色T恤,爱戴红色贝雷帽,这是因为“红色是革命的颜色,是鲜血的颜色,是心的颜色”。

  查韦斯的身上有两大“烙印”—— “玻利瓦尔主义”和“21世纪社会主义”。他深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青年时便阅读了很多毛泽东关于政治、军事问题的论断。就任总统后,仍保留着这个习惯。对于毛泽东的一些论断,查韦斯经常脱口而出,在面对西方媒体时也直言不讳,“我一生都是毛泽东的崇拜者”。

  查韦斯是在1992年发动“玻利瓦尔革命运动200”政变时一战成名的。虽然政变失败,但人们记住了慷慨激昂的查韦斯。就在两年后,因特赦走出圣卡洛斯兵营牢房的查韦斯提出,“要展开一场和平、民主革命,以铲除现行体制的种种弊端,用一种新的民主秩序来取代现行的政治秩序”。终于,在1998年,查韦斯用他的激情深深吸引了委内瑞拉人,特别是那些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穷人,是穷人把他送上了政治的巅峰。

  在他上台后,随即发起了以玻利瓦尔命名的“革命”。政治上,以参与制民主取代拉美普遍实行的代议制民主;经济上,批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是“野蛮掠夺”,改而实行以市场机制和国家调控相结合的经济体制,强调社会公平公正。上任第一年,查韦斯就用强力没收、赎买了富人多余的闲置土地,随后他又把目标锁定为“国有化”。

  在第二个任期,查韦斯提出了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社会。自此之后,委内瑞拉的内政外交发生了非常引人注目的变化。内政上,加大实施一系列社会救济计划,贫困率在查韦斯执政期间有了大幅下降。外交上,他重新调整了委内瑞拉的外交政策,宣称由美国支持的美洲自由贸易区(FTAA)已经“死了”,借由双边贸易和互惠协议来促进拉丁美洲的社会和经济整合,包括他称之为“石油外交”的策略。专注于在各种跨国机构上促进他所计划的拉丁美洲整合,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发展双边贸易关系也是他政策的重点。除此之外,查韦斯与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紧密合作,在美洲国家组织会议上争取采纳反贪污公约的胜利,极力参与到南美洲的南方共同市场贸易联盟的建设,以扩展南半球的贸易整合计划。2011年,在查韦斯力促下,拉美与加勒比海共同体宣告成立。该共同体明文排除了美国的加入。

  但热情激昂、爱恨分明,行事如急风暴雨的查韦斯也着实得罪了不少人。曾有反对派攻击他是在用政府收入“收买人心”,但查韦斯对于这样的指责却不屑一顾。他说,“我属于这个阶层,在我的脑中浮现的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不能入睡。”

  查韦斯坚定地反抗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美国因这一反资本主义的思想与其价值观格格不入而颇为反感,将查韦斯视为“卡斯特罗第二”,决不允许其“后院”中再出现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于是在国际舆论鼓吹查韦斯的独裁,声称对拉美地区民主化的进程造成了威胁。而一些外国政府则视查韦斯为全球石油价格和地区性稳定的威胁,对独裁论推波助澜。

  批评者经常将将查韦斯与萨达姆、卡扎菲归于一类,宣称查韦斯是一个危险的军国主义者和独裁主义革命者,批评他危及了委内瑞拉的民主发展。但我们要问,查韦斯什么地方独裁了? 1998年,查韦斯利用他的领导魅力赢得了委内瑞拉大量的贫穷人口和工人阶级的支持,在选举中以56%的得票率获胜,当选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2000年以60%的选票获得连任。虽然2002年遭遇政变和罢工,2003-2004年又经历了罢免选举的考验,但查韦斯依然意气风发的的挺了过来。2007年查韦斯以61.35%的得票率连任,即便在身体抱恙的情况下, 2012年查韦斯仍以54.42%的得票率获胜。这14年任期内,在委内瑞拉,大部分中下层民众和部分知识分子,多把查韦斯视为父亲、兄长,视为领袖,无比爱戴崇敬。没有人曾指责他违反人权,更没有人指责他贪腐。

  也有批评者认为,在查韦斯任内委内瑞拉高通胀率,犯罪丛生。但欧美今天靠发债度日,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最繁华的街道上枪击案随时都可能发生,相比委内瑞拉又如何?还有批评者指政治家这样张扬不恰当。这样的批评绝对是偏见,是歧视。法国的萨科齐、美国的罗姆尼、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哪一个不张狂?政治家应该真正抚心自问的是,是重视政治权位,还是真实的照顾到选民。查韦斯做到了,他照顾到了委内瑞拉贫穷的百姓。这正是查韦斯给政治家门最大的提示和警醒。

  无论如何,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是发展中国家探索新的发展道路的一种可贵的尝试。近几年,拉美左派东山再起,在这一过程中,查韦斯功不可没。尽管他为“21世纪社会主义”描绘的图画依然是模糊不清的,但在美国的“后院”中有人敢于提出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个人就可以被看做是一个伟人。历经风雨后,查韦斯的一身红衣依旧鲜亮。委内瑞拉人依然高呼“查韦斯不会离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9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