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渊智:论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责任

更新时间:2013-03-04 20:02:16
作者: 汪渊智  

  

  【摘要】无权代理行为既未获得被代理人的追认,也不构成表见代理时,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大陆法系国家确立了无权代理人的责任,英美法系国家则存在代理人的代理权限默示保证责任。此种责任在性质上属于法律规定的特别责任,并且是无过错责任,责任形式应为损害赔偿。我国对此也有相关的立法,但在责任内容、赔偿范围以及免责事由方面需要进一步作出明确的规定。

  【关键词】代理权;无权代理;代理行为;损害赔偿

  

  无权代理行为获得被代理人的追认后,如同代理人一开始就有代理权实施的行为一样,在被代理人与第三人之间产生法律效力,代理人不对第三人承担任何责任。但是,如果被代理人对于无权代理行为不予追认或视为拒绝追认时,该行为对被代理人不产生任何效力。在此情形下,如果第三人明知代理人是未获得授权或者超越代理权的,本人拒绝追认或视为拒绝追认无权代理行为时,尽管对第三人造成了损害,法律也不给予保护,此乃咎由自取。但如果第三人对于行为人缺乏代理权并不知情,在本人拒绝追认并且也不构成表见代理时,该善意的第三人就非常被动,并有可能造成损失,此时法律责令由引起这一交易的无权代理人向无辜的第三人承担责任,此即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责任。对此,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各国的立法与司法实践中均确立了较为完善的制度,我国《民法通则》第66条第1款和《合同法》第48条也作了相应的规定,但由于这些规定过于简单,缺乏可操作性,以致在实践中很容易导致代理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失衡,尤其是第三人的利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从而使代理制度功能不能得到正常的发挥。因此,有必要对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责任进行深入探讨,以期对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提供有益的参考。

  

  一、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责任的立法体例

  

  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的无权代理行为,既没有获得实际授权,也不存在表面授权,同时被代理人也未予以追认时,该行为将无法约束被代理人,此时善意信赖无权代理人拥有代理权的第三人,如无法获得救济,不仅有害于公平原则,而且也有损于交易安全。对此,两大法系的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区域组织的立法与司法实践均有相应的规制。

  1、大陆法国家的规定。对于无权代理人的责任,大陆法系各国的民法典均有明确规定,大致分为三种立法体例:一是法国式,即无权代理人承担违反代理权限默示保证义务的责任模式。法国民法典第1997条规定:“受委托人(代理人)以此资格向与其缔结契约的人已充分说明其所享有的权限时,对超出此种权限的事务,不负任何担保责任,但受委托人(代理人)自行负担此种责任时,不在此限”。此种模式,在荷兰民法典中得到了更为充分的体现,该法典首先在第70条规定了代理权限保证义务:“以代理人身份行事的人,应当向他方当事人保证其具有代理权及权限范围,但是他方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不具有充分的代理权,或者代理人已经将代理权限范围完全告知他方当事人的除外”。其次,在第76条第2款又规定了代理人对第三人的损害赔偿责任:“在前款所述情形(即代理权终止的情形,笔者注)下仍然以本人的名义实施行为的代理人,应当对不知道代理权终止的他方当事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代理人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其代理权已被终止的情形除外”。二是德国式,即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履行合同或损害赔偿责任模式。德国民法典第179条第1款:“以代理人的身份订立契约者,如不能证明其有代理权,而被代理人又拒绝追认者,相对人有权依其选择,得责令代理人履行或赔偿损害”。日本民法继承了这一模式,日本民法典第117条第1款:“作为他人代理人缔结契约者,如不能证明其代理权,且得不到本人追认时,应依相对人的选择,或履行契约,或负损害赔偿责任”。韩国民法典第135条第1款也与日本民法典的上述规定相同。三是瑞士式,即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单一的损害赔偿责任模式。瑞士债法典第39条第1款:“名义上的委托人明示或暗示地拒绝追认的,以代理人名义行为的人应当承担因合同不能成立而造成的一切损失,但其能够证明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未经授权的除外”。意大利民法也实行这一模式。意大利民法典第1398条:“无权代理或者超越代理权限缔结契约的人,要对第三人因相信契约效力而没有过错所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10条也规定:“无代理权人以他人之代理人名义,所为之法律行为,对于善意之相对人,负损害赔偿之责”。

  2、英美法国家的规定。最初,英美法院通过判例确认,知道自己没有代理权却意欲代表别人行事的代理人,即使相信该别人会追认其行为,也要对第三人负欺诈责任。但是,这一规则对第三人的保护是有限的。因为,如果代理人在实际行动时诚实地相信他具有代理权,则免于对第三人负责。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857年的科伦诉莱特案(Collen v. Wright)才得以改善。在本案中,被告(代理人)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声称自己是甲(被代理人)的代理人,并把甲的一快耕地出租给原告(第三人)。法院认为,被告应当对原告承担责任,因为被告已经默示保证自己拥有出租耕地的代理权限,并认为,被告向原告承担的损害赔偿包括原告由于对甲提起强制履行耕地出租合同之诉却一无所获而承担的各种费用。威尔斯法官宣称:“有关这类案件的责任曾明确无误地作过这样的说明,即一个人如果自称其代理另一个人订立契约,那么,他对那个信以为真而与之订契约的人,如果不是明示地,也是默示地承担或许诺保证其自称所具有的代理权,在事实上确实存在。与这种自称的代理人进行交易,这事实的本身就是这种许诺的有效对价”[1]58。依据该案的判决,代理人如果声称代理另一人实施代理行为,对于善意相信其有代理权的第三人,负有保证自己拥有所声称的代理权的义务,事后如果该行为未获得被代理人的追认时,代理人无论是否具有过失,都应向第三人承担违反默示担保义务的责任,此即代理人的代理权限默示担保责任。科伦诉莱特案(Collen v. Wright)所确立的规则,在《美国代理法重述(第三次)》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肯定,其第6.10条第1款明确规定:“某人如声称代表另一人,与第三人订立合同、作出要与第三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或者财产转让协议,这些行为对声称的被代理人并无约束,但却意味着向第三人提供了默示的授权担保,所以其应当对因违反默示担保给第三人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赔偿责任包括第三人对本人履行义务的期待利益损失”。

  3、国际代理立法的规定。(1)《国际货物销售代理公约》的规定。该《公约》第16条第1款规定了代理人对善意第三人的损害赔偿责任,即“未经授权或超越授权范围而行为的代理人,若其行为未得到追认,应承担对第三人的赔偿责任,以使第三人处于如同代理人有权并且在其权限范围内行为时的状况一样”。依此规定,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即使无权代理人自己也不知道属于无权代理时,也一样承担责任。至于赔偿的范围,以第三人在该合同有效时能够从本人那里所获得的利益为限,也即赔偿第三人的履行利益损失。当然,代理人的责任也不是绝对的,若第三人知道或能知道代理人未经授权或超越授权范围而行为时,代理人不对第三人承担责任(第16条第2款)。(2)《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的规定。该《通则》第2.2.6条第1款规定了代理人对第三人的责任,即没有代理权或超越代理权行事的代理人,如未经本人追认,则应对第三人承担将其恢复至如同代理人有代理权或未超越代理权行事时第三方应处的同等状况的责任。根据该条规定,无权代理人有责任向第三人赔偿使第三人恢复至代理人有权行事时的状况,即代理人的责任不限于信赖利益或消极利益,而是扩及于预期利益或积极利益。换句话说,第三人可以获得若与无权代理人订立合同生效所产生的利润。当然,如果第三人已知或应知代理人没有代理权或超越代理权,则代理人不承担责任(第2.2.6条第2款)。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在欧盟地区,《欧洲合同法原则》也作了与上述国际立法相同的规定。该《原则》第3:204条第2款规定了无权代理人的责任,即如果无权代理行为未能依第3:207条的规定由委托人追认,代理人有责任向第三人支付损害赔偿,以使第三人处于如同代理人有权行为一样的状况。但是,如果第三人已知或本不应不知代理人缺少授权时,则不承担责任。

  

  二、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责任的法律性质

  

  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何种性质的责任,两大法系国家的代理法学者间存在争议,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1)契约责任说,即认为无权代理人是契约当事人,应受与第三人契约责任的拘束。即当本人拒绝追认时,由无权代理人作为合同当事人,履行合同义务或承担合同损害赔偿责任,其目的是使相对人达到其应由的法理地位。有学者认为,该说混淆了直接代理与间接代理,不足采信[2]320。

  (2)侵权责任说。在19实际中期,萨维尼等人主张在确定狭义无权代理人责任时,可以适用关于恶意与过失的契约外责任这一古老罗马法原则,换言之,即认为无权代理人对于善意相对人所为之无权代理行为,系属于侵权行为,因而对相对人应负基于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责任。但是,由于侵权行为强调过错责任原则,行为人可以较容易地通过举证证明自己无过错而免责,因此这一理论不能有效地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3]693。

  (3)缔约过失责任说。该说是由德国学者耶林提出缔约过失理论之后发展起来的一种学说,认为无权代理人与第三人缔约时,应有义务注意自己是否享有本人授予之代理权,如果疏于注意致使本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契约不成立或生效,即应承担缔约过失之责。有学者认为,缔约上的过失责任一般发生在契约当事人之间,而无权代理人并非契约当事人。况且,缔约过失责任仍然以责任人有过失为前提,所以,该说不能充分保护第三人的利益[4]151。

  (4)默示担保责任说。该说认为,无权代理行为,虽以本人名义为之,然同时即订有担保其履行的从契约,故主契约不成立,则应由无权代理人负履行之责。此说为温德夏特(Windscheid)所主张。这种学说的有力支持者巴赫认为,无权代理人为代理行为时,除有明显的反对意思表示外,其与相对人间常有担保相对人不因此而受损害的默示契约。按照巴赫的观点,代理人为代理行为时,存在两个层次的意图:第一层次的意图是代理人为被代理人为法律行为,使该法律行为之效果直接及于被代理人;第二层次的意图是如果该法律行为对被代理人不能发生法律效力,则由行为人自己依法律行为的内容而负责。默示担保责任说扩大了无权代理人的责任范围,达到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目的,因为无权代理人有无过错均应承担责任。反对者认为,所谓担保,以主契约之成立为前提,代理行为既不发生效力,主契约即不成立,何谈担保其履行之从契约责任?

  (5)法律上之特别责任说。该说认为,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负责的根据在于法律的特别规定,是为法律上之特别责任。这种责任的承担不以无权代理人的故意、过失为要件,属于一种无过失责任,即使无权代理人不知其无权代理,或者被欺骗、胁迫进行无权代理,同样要承担民事责任。该说为德日民法学界之通说。至于其立法理由则不一致,有以相对人之善意为理由者,有以交易之安全为理由者,也有因无权代理人主张其有代理权,故任其主张之责[5]320。有学者反对这一学说,认为所谓“法律特别规定”之类根本不能成其为一种法律责任的理论依据,因为任何法律行为的后果无一不是法律制度确认或规范的产物[6]170。

  (6)违反代理权限默示担保义务的责任。在英美法国家,代理人向第三人承担责任的根据在于,代理人对第三人负有的代理权限默示担保义务(implied warranty of authority),具体是指在第三人本来不会与代理人订立合同的情况下,由于代理人以言语或行为表明自己有权代表被代理人,致使第三人信赖代理人的此种意思表示而与之缔约,那么代理人就对第三人负有保证自己所作意思表示具有真实性的义务。代理人如果违反了这种义务就应当对第三人负责,即使代理人出于善意而误以为自己具有代理权限也是如此。也就是说,如果第三人受到了代理人所作的关于自己具有代理权限的错误意思表示的误导,代理人就要对第三人承担个人责任[7]274。至于代理权限默示保证义务的性质,英美代理法学界有三种观点:一是默示合同义务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758.html
文章来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