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立俊:被污名的清白者——中国公知

更新时间:2013-03-04 12:58:47
作者: 梁立俊  

  

  最近,对于五毛来说,值得庆祝的事情不少。其中,公知们被成功污名几乎是五毛们今年最值得邀功请赏的胜利。这个话题前一阵引发了很多讨论,好像还引得我最喜欢的作家刘瑜也参加讨论,用力吃奶的力气想变明是非,也为公知们的无辜辩护。对于这个话题,我早就想发表点议论,但一直不能凑成文章。今天遇到网上相关的几个帖子,突然启发灵感,于是,把自己点点滴滴的想法整理出来,以供五毛们作为公知余孽的证据。

  我觉得公知们被泼粪,污名化,以至有些“歇斯底里”,原因是五毛们做着稳稳当当的生意,以至发迹致富,坐拥财富,有钱了(听说大佬五毛们各个富得了得),自然态度缓和些,而公知们从事的是危险的社会公共工作,不但不能盈利,有时还要赔上本钱——被请到亭子间去喝茶。时间长了,公知们被逼成了孙东东所谓的“偏执症”。常识的结果是:因为是被压迫者,甚至是被整成了精神病,公知们的讲话和行为更像“西方的”左派偏激和冲动(西方的左派是真正的对立派,底层者)就是自然的事情。阵线另一边的五毛们虽然在理论上偏激,但他们和当权者是同路人,或者直接一点他们是生意合伙人。赚到好处了,态度和蔼些,也是自然的。中国的左派是庙堂桌案上的贡物,这和西方的左派完全不同。中国的自由派和西方的右派也不一样,他们恰恰是具有“原罪”的在野派。这样,其行为有些颠倒就是合乎情理的。当然,质而言之,中国的自由派比五毛们更理性和贵族一点,这是由他们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就像左派政府比右派政府相比更暴力、更野蛮一点一个道理。

  当然,这件事还与中国的民间“生态环境”相关。中国的民间对于为他们呼吁、卖命的自由派是什么态度呢?这也千古未有的奇迹——中国的自由派公知在民间遭到“出卖”,已经无处藏身。举鲁迅的小说为例,鲁迅的小说《药》里,夏瑜是为老栓们谋幸福的——就像当年的共产党一样。但是,夏瑜的处死在老栓们看来简直是活该。“谁让她和官府做对呢?”这是100年前中国的黑暗现实,也是今天中国有过之的现实。我觉得:这是鲁迅之所以伟大的原因!中国的愚民们(中国不是王小波所谓的沉默者占多数,而是呱唧呱唧的愚民占多数)从来都是势利眼,他们最怕官府。一个是谁有权跟着谁(除非自己的房子被扒了),另一个是谁有钱跟着谁(不管钱是否干净)。中国没有宗教,加上没有法治约束的商品经济摧毁了底线,因此,民间金钱拜物,是非不明,爱钱胜过爱真理!管它什么民主,宪政!生意才是硬道理!而且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做五毛可以安全地赚到不菲的利益。这样的致命利诱下,民间真正流通的是“奸民“文化,而不是清贫和良心的坚守。不要说一般百姓,看看芸芸知识分子大众,有几个人不是计算个人金钱利益而放弃公共道义的!

  最后,我还要补充一点。公知们被污名,还有一个是五毛们成功操作的功绩。根据我的估计,按照智商来测量,中国的五毛们应该是最聪明,也是最精明的一个社会群体(就像官员是中国顶级精英团体一样)。他们用自己掏空心思的“才智”,通过断章取义的神力,把公知与权贵们(其实公知们反对正是权贵)绑定在一起,让愚民们混淆了公知们的知识理性(比如,维护公平的市场经济,比如维护少数人的权利,包括为富人说话,等等,等等)和其自由主义的政治立场之间的真实关系,结果比起唯利是图的五毛,公知倒成了奸商的小三!卖国贼!让别人送命的佞人!等等!好了,以上就是我的一些浅见,估计对恢复被颠倒的是非没有什么作用,更无补于恢复被污名的公知的名誉。不知道让五毛们拿去请赏够不够份量!祈愿能为他们赚取纳税人的钱财有所贡献!

  

   2013/3/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7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