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易寒:从业主福利到公民权利

——一个中产阶层移民社区的政治参与

更新时间:2013-02-24 14:47:54
作者: 熊易寒  

  但由兼职变成了全职。如此一来,属地化委员与非属地化委员的磨合问题便成了社区政治的新焦点。属地化委员之一的郭先生这样描述自己与“80后”同事的区别:

  他们(指非属地化的委员)做居委会工作,8点半上班,4点半回家,就是上班而已。我们属地化的不一样,我早上5点半在小区跑步,以前每天7000步,现在不行了,因为居民们都拉着你说话,反映情况。晚上也可以来找我。我觉得,他们J镇的小青年不懂得珍惜,大学刚毕业,20几岁的年纪,不是主任就是副主任,每个月好几千的收入,在社区干了两年就是党员。这些都是谁给你的?都是我们“导入人口”捧你出来的。J镇本地居民才2万人啊,现在是2万人领导28万人,所以他们才能这么好啊。(2012年8月18日访谈记录)

  

  五、志愿者联合会:青年业主的理性维权

  

  2008年初,为解决“出行难”问题,J镇北面多个小区的热心业主(多为40岁以下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自发成立了“镇北联席会议”,不断向各级领导政府部门反映问题。2008年4月,“镇北联席会议”的论坛版主和热心业主们联合签名向市政府发了《J镇居民致人民政府的求助信》。2008年7月,一位副市长在信访办会见了联席会议版主强先生、薛先生。2008年秋,薛先生又参加了由市长主持的网民代表见面会,再次反映了J镇城乡结合部的管理问题。

  2008年底,华女士调到J镇任副镇长,分管社区事务。上任之初,她感觉压力不小,因为2006年A小区的“选举风波”在市里面“挂了号”,成了区里的“典型”,青年业主的“镇北联席会议”更是让她头疼。以省道为界,J镇被划分为南北两个区域,“镇南”是老城区,公共设施配套较为完善,“镇北”则是新开发的房产区,高层建筑居多,人口密度大,道路狭窄拥挤,商场、医院、学校等生活服务设施远不能满足居民需求。如果说J镇是一个公共服务的“洼地”,那么镇北地区就是这个“洼地”的底部。在这种情况下,镇北地区居民的参与意识越来越强烈,各小区纷纷要求成立业委会。

  上任之初,华镇长感觉就像一个救火员一样疲于奔命,但群众的意见依然很大。有一天晚上,华镇长和另一位分管信访的镇领导到社区接待群众,来了两百多个居民,你一言我一语,镇长说一句,群众会说十句。两位镇领导有参加批斗会的感觉,十分狼狈。但华镇长同时也很感动:

  这说明他们对自己的小区非常关心,但关心他们的人太少了,听他们说话的人太少了……我个人特别不喜欢一个字,就是“被”字,当时他们北面的老百姓都说,我们“被”骗了,“被”代表了,“被”怎么样了。他们始终处在一个间接、被动的位置,不能听到政府的声音,也没办法让政府听到他们的声音。老百姓想参与,愿望很强烈,但不知道怎么去参与,该怎么去做,建立什么样的渠道去沟通。我觉得必须改变这种状况。(2012年8月15日访谈记录)

  华镇长让居委会将各自小区业主论坛的网址和主要的版主信息上报给她,安排社区办两名工作人员每天关注网上动态,并要求居委会成员进入论坛,多与网民接触,提供信息,引导舆论;与此同时,她也开始邀请网民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2009年,在涉及公建配套等主要事项时,华镇长开始邀请相关的网民、版主,听取他们的意见,一周以内给予答复。此时这种见面会是不定期的,也没有固定的人员。经过一年的磨合,华镇长和70后、80后的网民代表逐渐打破隔阂,相互信任。

  2010年,J镇的网民见面会步入正轨,定期举行,讨论的时间、主题和议事规则逐步成型,版主和网民采用罗伯特议事规则,自发维持会议秩序,规定每人发言时间不超过5分钟,内容不能重复,简明扼要。与此同时,见面会不再由社区办唱独角戏,华镇长只负责召集,根据会议主题邀请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与网民见面,现场答复。

  2011年,镇政府不再被动地听网民讲,而是主动将政府未来的工作计划告知网民。每次开会之前,镇政府都会通过电话、短信和网络发布“召集令”,征集业主网民报名参加会议,每次人数控制在15-20人。“镇北联席会议”的成员是每次会议的主力。沟通会议基本保持每月一次,遇特殊情况就两个月开一次。主题围绕J镇的卫生、治安、交通道路建设等公共服务。开会之前,社区办先通过居委会的网管员对社区论坛热点问题进行分析,了解网民关心的话题;而网民也会事先搜集资料,酝酿想法。双方提前做好“功课”,在沟通会上进行讨论。以下是近两年网民见面会的议题:

  表1:网民见面会的讨论主题(2011年至今)会议时间 会议主题2011年3月 电价暴涨、向市民宣传政府官方微博、业委会、公交线路2011年4月 交通管理、村镇建设、城市管理执法2011年5月 道路交通管理2011年6月 城市综合管理“大联动”、动拆迁、城市管理执法、交通管理2011年7月 派出所工作、治安2011年8月 交警体验日活动(志愿者当一天交通警察,体验交警的生活)2011年9月 居委会建设2011年10月 公交车与地铁对接问题、社区巴士、地沟油、黑车2011年12月 回顾全年工作、城管与派出所负责人汇报工作2012年3月 村镇道路建设问题、社区管理、城市管理执法、交通管理、治安2012年4月 交通管理、治安管理2012年6月 物业管理及业主大会相关知识的培训交流2012年8月 教育与城市管理

  2011年华镇长调到邻镇任职,镇里安排党委宣传委员和社区办主任继续负责这一平台的工作。社区办尤主任这样评价网民见面会的效果:

  虽然很多问题是网民见面会解决不了的,但是,这一机制改变了网民对政府的态度。网民一开始跟政府是对立的,等他们真正参与进来,就认识到,与其指责政府,不如群策群力,出谋划策。现在通过网民见面会,他们开始理解政府的难处、问题的复杂性。(2012年7月26日访谈记录)

  2012年5月,“镇北联席会议”的版主们富有智慧地将联席会议更名为“志愿者联合会”,“志愿者”显然是官方更能接受的名称,并打破“镇北”与“镇南”的藩篱,吸收一部分镇南地区的热心业主加入,成立代表性更加广泛的“J镇志愿者联合会”。4年间,志愿者联合会定期召开政府和网民圆桌会议,87条有效建议和意见中有63条得到解决。

  不难发现,镇政府与青年网民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关系。这种关系的形成,除了得益于开明的镇政府领导(尤其是华镇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产阶层的“政治成熟”。志愿者联合会的三位骨干成员强先生(40多岁,民营企业家)、容女士(30多岁,法学硕士,司法系统事业单位干部)和武先生(30来岁,IT从业人员)这样总结他们的成功经验:

  一是政绩。我们也在推动你们(政府)的政绩;二是守法。我们不做触动法律的事情,有的业主堵马路、砸物业,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三是遇到了开明的领导华镇长。四是老百姓一直在坚持,上面的领导也给了压力,市领导多次接见了我们的代表,我们也同时听两方面的意见,既说出老百姓的心声,也听政府的声音。五是不只提意见,而且提专业的意见,我们强调“理性沟通”的理念。我们跟副市长见面的时候,做了详细的PPT,让市长大吃一惊,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专业”的(上访者),跟我们详谈了2个小时。(2012年7月29日访谈记录)

  在笔者看来,志愿者联合会的真正成功之道在于,他们采取了具有妥协性和灵活性的结盟策略。志愿者联合会的版主们与镇政府建立了一种非正式的结盟关系:一是针对网上的激进言论,版主们坚决进行抵制。在J镇的业主论坛上,曾有一些网民为了物业管理的事情,要组织业主“集体散步”,约定了游行时间和路线。版主主动与华镇长联系,询问如何处理。华镇长让版主删帖,版主答应了,但表示要增加一个说明,解释删帖的原因,以避免网民的误解和谩骂。版主的说明在经过华镇长审核之后发布。武先生说:“我们在网络上与言论过激者进行斗争、辩论,有些ID在我们论坛上挑不起事,就只能跑到别的论坛去了。我们特别反感那些一味抱怨,却从不提建设性意见的人。”华镇长高度评价版主的工作:“版主们很有社会责任感,他们提出网上要有规矩,什么话不能说,碰到什么事情怎么处理。正是因为他们的工作,网络才能做到风清气正。”

  二是共同向上级政府呼吁,争取政策倾斜或资源投放。譬如通往市区的公交线路超出了镇政府的能力范围,需要市级政府职能部门的介入。在这种情况下,志愿者联合会可以发挥整合民意、代表民意的功能,从外部向上级政府施加适当的压力。2012年5月,志愿者联合会发起“一条路,一条线,齐签名,畅J镇”的签名活动,希望可以开辟J镇连接虹桥交通枢纽和地铁9号线的三条公交线。之前志愿者曾与镇政府协商此事,但镇政府感到为难,因为这是跨区的交通规划。当志愿者提出在线下组织签名活动时,镇政府没有表示反对。签名活动得到15个居委会和物业公司的全力支持,物业公司在显著位置张贴活动海报,居委会周末在小区门口设摊,组织居民现场签名,在短短的两周时间里征集到5698个居民签名。一个月后,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对居民的建议给予了积极回应,公布了改善J镇交通状况的具体工作计划。

  在志愿者联合会的运作中,版主们刻意淡化“组织”色彩,强调大家是一个团队,没有领导人,也没有具体分工,彼此以网名相称;他们在行动中也不针对任何特定组织和个人,“不是向后看,而是往前看”,从建设性的角度探讨如何改变现状。此外,志愿者联合会内部的讨论和决策也力求民主,每一个重大事项的决议,都采用民主投票,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2009年,镇内公交线路设置问题,各小区的业主代表都希望对自己的小区有利,最后以民主投票方式妥善解决了内部分歧。为了维系团队的凝聚力,志愿者联合会还经常在线下组织聚餐、自驾游等活动。

  笔者问志愿者联合会的负责人:为什么青年网民不愿意参加居委会的选举和治理?他们的答复是:年轻人认为选举结果都是内定的,是“居委会干部和老头老太的游戏”,自己的参与对结果毫无影响,与其关心选举,不如关心公共服务和公共事业。

  

  六、“选个邻居当代表”:业主公民意识的发轫

  

  不得不承认,虽然网民见面会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这种对话平台的非制度化特征也蕴含了一定的不确定性。譬如,在华镇长调离之后,网民见面会的频率有所下降,从一个月一次变成两个月一次。更让网民代表不快的是,由于缺乏镇级领导的直接协调,见面会的沟通效果似乎在下降。今后是不是还存在其他的变数?如果将来主政的领导对这种沟通方式不认可,见面会很可能会流于形式。有网民代表在沟通会上表示:“假如政府能对民众的合理建议采纳并改进,那么才是良性的互动。如果总是议而不决,那么只能另辟蹊径。”志愿者联合会开始寻求进入体制内来直接参与政策的重大决策。

  2011年,上海市基层人大换届选举,志愿者联合会积极宣传并参与了区、镇两级人大代表选举。以下是志愿者联合会写给居民的选举动员信《选个邻居当代表!登记选民了么?》。

  各位J镇邻居:想不想有连通9号线和2号线的公交?想不想小又挤的社区巴士优惠换乘?想不想肠梗阻的公路畅通无阻……改善的机会来了!2011年11月16日,我们一起参加S区和J镇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吧!我们希望:用我们的一张张选票在J镇选区选出代表居民利益的11位S区人大代表和53位J镇人大代表,为我们说话,为我们争取权益!

  我们是镇北联谊会!我们居住在J镇;我们是60后、70后和80后;我们走路、骑车、搭公交、乘地铁、驾私车;我们在八号桥买菜,我们孩子在J镇上学,我们父母在J镇医院看病……

  J镇需要改善。我们真正行动:我们和镇政府月月座谈,苦口婆心提建议,直言不讳道不足。或许有些改善,我们期望更多。所以,我们要参选S区和J镇人大代表!我们向大家呼吁:请在10月25日前登记为S区选民!我们将在11月揭晓推荐的人大代表候选人。请在11月16日投票给我们的候选人!选个邻居当代表!我们需要大家的支持……去登记!去投票!选个邻居当代表![4]

  这份热情洋溢的动员信大大激发了J镇居民尤其是中青年业主的参与积极性,“我们希望有自己的代表,不希望总是被代表”。一部分外地户籍的业主甚至专门回到老家办理选民资格转移手续,以获得J镇人大代表选举资格。当时镇北地区一共有8位代表候选人,其中2位居委会干部,其余的候选人都是自主参选,版主强先生、容小姐和薛先生名列其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505.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12.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