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漆多俊:论服务型政府建设中政府定位的几个转变

更新时间:2013-02-02 10:18:19
作者: 漆多俊 (进入专栏)  

  

  本文已经说了服务型政府建设中的好几个关系的定位了,最后说说政府及其官员们的政绩评价标准问题。政绩评价标准是全体政府人士工作的指针,努力的方向。建设服务型政府对这个评价标准的定位也十分重要。

  在政府里工作,人们的眼睛总是时常要往两个方向看:一是向上看领导;二是向下看群众。两全其美的事便是上级领导满意,人民群众也满意。如果要在其中分个轻重,说老实话对于多数人来说那当然还是上级领导更重要,因为他们同自己的荣辱升迁更直接相关。怎样才能让上级领导赏识呢?办法据说也很多,但主要的还是把工作做好,出色完成上级所布置和重视的各项指标。指标本来有属于外延性的,也有属于内涵性的,有量的,有质的;并且理论上说应当更加重视内涵和质。可是现实中却恰恰相反,如今许多政府领导往往更加重视外延的扩张性和形象性。这就引发许多问题,其中包括这是否符合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型政府的要求。这些是需要在服务型政府建设中加以解决的。

  政府职能活动涵盖面十分广泛,其中经济工作--促进社会经济繁荣和发展--尤其是当今政府的一项中心工作。在中国,如今有一个十分突出的倾向,就是对于经济发展指标过份崇拜GDP的增长,特别是它的数值变化,而忽视了其质量,包括经济结构、产品质量、资源利用效率和环境污染程度等。这会导致许多严重不良后果,也包括能否保持经济持续发展问题。当然这也不符合党和国家早就提出的“科学发展观”要求。然而从中央到地方,人们对此似乎仍未从痴迷中清醒引起足够注意。

  此外,如今人们特别重视市政建设,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是如此。人们在痴迷GDP的同时,十分专注城市规划和建设,似乎楼房盖得越多、越高大,街面和马路修得越宽阔,市区面积向周边扩展得越大、越快,城市房屋拆迁越多,街道路面改造越频繁,就越能显示政府工作的勤和绩。也似乎国民创造的GDP财富就主要体现在市政建设上面。GDP--市政建设--形象工程,这简直成了人们努力追求的一条主线。

  但这显然不是政府职能活动的全部和主线。政府还有远比这更为重要和紧迫的任务,例如,当前是否要更加重视继续推进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改革,促进市场经济进一步完善,促进民主政治和社会进步与和谐:努力促进科技发展和创新,提高经济发展的科技含量;科学地规划、利用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避免浪费和环境破坏;积极推进收入分配制度、医疗制度、教育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等的改革,切实提高普通民众收入、消费水平和生活质量;大力推进农村改革,解决“三农”问题,缩小城乡、工农差别,促进农村和农业现代化;等等。

  当然城镇化也是我国今后的一个发展方向,适当的市政建设和盖楼房、改街道是需要的,但不能超规模发展。要科学规划,不能经常改来改去,不能每换一届政府就重来一套,不能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盖楼房也要注重质量,我们虽然不能象欧洲如巴黎市政那样,几乎每栋房子都是艺术品,能使用上百年或几百年,可是如今据说我们新盖的房子其设计寿命就只有30年!所以我们的房子老是拆了盖,盖了拆,这是个极大浪费,劳民伤财。

  中央说要“以人为本”。十分注重提高人民群众的教育程度、文化科技水平和伦理道德修养是非常必要的。几十年来,特别是经过十年“文革”动乱,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美德和观念荡涤殆尽,如同过去的树木森林在“大办”年代砍伐殆尽一样,恢复起来很不容易,需要安排百年大计。我们的政府是否现在就应当计划和抓紧这方面的工作呢?这些事情虽然不能立即见到成效,不易被上级领导和人民群众及时发现,但却是何等重要的工程啊!对于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我们正要建设的服务型政府来说,这是千年功德,人们又何必计较眼前得失呢?当然,对于政府政绩的评价标准的定位如能作出相应改变,使之对于这些“非形象工程”、“非面子工程”也能作出某种反映那就更好了。

  以上说到了服务型政府建设中几个定位的转变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几个转变,应当说这些是改革的方向,在服务型政府建设中可供参考。改革和转变乃是一个过程,难得一蹴即就。政府应当认准方向,积极主动地推进改革。人民群众对此要有信心,也要有耐心,要积极督促和配合政府的努力。这样便可促成真正服务型政府逐步建立和完善,并最终迎接我国法治政府、法治国家和法治社会时代的到来。

  

  漆多俊,中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经济法研究会副会长。

  

  【注释】

  [1]漆多俊:《论权力》,载《法学研究》2001年第1期。

  [2]参见【法】托克维尔著《论美国的民主》,张晓明编译,北京出版社2007年版,第77~81页。引号中的话是托克维尔转引美国杰斐逊总统的话。

  [3]2009年台南“八八水灾”期间,台湾“行政院长”刘兆玄前往察看慰问,遭当地农民指责。其后主动请辞。

  [4]2010年北京召开的“两会”期间,3月7日早上,一位《人民日报》女记者问去年引发全国关注的某省邓玉娇案的相关情况。该省一位主要官员忽然勃然大怒,对女记者怒喝,“你哪个媒体的?”女记者回答说,“《人民日报》”。领导更怒,“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该省政府的工作人员也许是担心上述官员的失态之语被发布,还抢走了这位女记者的录音笔。

  [5]西塞罗说:“一个执政官的职责就是依照法律对人民进行统治,并给予正当的和有益的指导。因为法律统治执政官,所以执政官统治人民,并且我们真正可以说,执政官乃是会说话的法律,而法律是不会说话的执政官。” 【罗马】西塞罗:《法律篇》,载《西方法律思想史资料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第79页。

  [6]例如经济学家郎咸平先生最近接受采访时说:他一直坚持主张“精英大政府”。见2010年7月15日郎咸平:我们需要精英的大政府2010年07月11日 09:13 来源:南方日报 张弘。

  [7]【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张雁深译,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第26页。

  [8]据统计,最近5年中,也即2003-2007年,剔除物价因素,GDP增长年度速度保持在12-13%左右;而国家财政收入5年增长速度分别为14.97%、17.47%、18.28%、22.90%、25.50%,呈现明显的增速不断上升的态势。显示国民财富不仅在向政府集中,而且在加速集中。参见乘风博客:《历年中国GDP及国家财政收入数据》2010-04-01 07:43

  [9]1997至2007年,在GDP比重中政府财政收入从10.95%升至20.57%,企业盈余从21.23%升至31.29%,劳动者报酬却从53.4%降至39.74%。2002至2009年,我国GDP年递增幅度10.13%,职工工资扣除物价因素年均增长8.18%。23.4%的职工5年间未增加工资。近年物价房价上涨,造成部分职工实际生活水平下降。2010-3-9搜狐 张世平:普通劳动者收入过低是当前最大的不公平

  [10]从人均能源消费看,1994年世界平均为1433千克油当量,发达国家为5066千克油当量,中国大约为670千克油当量。1997年中国人均拥有电力装机容量0.21千瓦、人均用电量900kWh,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3。(2009-6-10,天涯问答)。又据环球能源网统计,2006年各国人均消费石油排名,中国为027吨,排名53位;而美国人均消费3.12吨,排第8位,排名第一位的新加坡人均9.8吨。(2006年全球人均石油消耗比较排行)。

  [11]如我国明、清朝廷同晋商、徽商的关系,就包括富商们对朝廷费用的支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17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