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萧默:关于“指导思想”的断想

更新时间:2013-01-07 20:51:14
作者: 萧默 (进入专栏)  

  荀子就说,儒家之道,"非天之道,非地之道,人之所以为道也"。原儒认为:"仁也者,人也",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具有"仁"的本性,"道"也就具有了一种普适的绝对的意义。在原儒看来,人君只有顺应了"道",才具有统治的合法性,故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天之树君,本为下民"。孔子说"臣事君以忠",拿什么来"事"呢,也是这个"道"。原儒主张"仁义","仁者爱人",以道事君也就是"致君尧舜上",达到尧天舜日,长治久安,人民得以安居乐业。君王对于臣子应持的个人态度,也是有要求的,即"君使臣以礼"。孟子说得更明白:"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如果君首先就做不到像个君,失道于天,失信于人,失德于民,失礼于臣,就叫做"天下无道",臣也就有理由不予服从,甚至可以视之为寇仇。

  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乃是以求实进取为主的一种积极乐观的奋斗品格,一种常以适应乃至顺应外在力量为表,以利用进而驾驭外在力量为里,体现为一种坚韧不拔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伟大精神。这种本质刚健的精神,却又绝没有陷入于粗野,乃是以深沉自信的含蓄方式,凝练于深层的民族心理之中。"刚中而柔外","柔丽乎中正",刚柔互济,相摩相荡,体现为特具深度的内在力量。

  中国人是世界公认的最能够吃苦,最耐劳,最勤快,最聪明,最坚忍也是最善于赚钱的民族。

  当然,以上的这一套话语体系早已过时,我们更重视的是它的精神实质,它所持的民本思想,追求社会和自然的整体和谐,不借重于宗教的迷狂,重视人品修养,以及一整套"修齐治平"的社会理想和"仁、义、礼、智、信""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和"温、良、恭、俭、谅"的有关人际关系的态度。

  中国品格并不止于原初儒学,也包括常常令外人称羡的中国其他优秀文化传统。我们还要善于将中国文化之本质精神与因着时代之限制而不可免地存在的欠缺区分开来,包括如等级观念、人治传统、贬抑工商、轻忽创造等,而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再经过科学化和现代化的"转译",这些优秀的价值观,都可以成为我们建构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核心价值观的丰富宝藏。

  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具有强烈的生命力和自修复能力,这只要看一看一百年来,不管是极端自由派还是极端暴力派,都把它视为死敌,必欲除之而后快(文革中达到高潮)。但它几经死生,毕竟没有被打死,仍然在顽强地维持着自己的传承,默默地修舔着自己的伤口,焕发出新的活力。当然,随着传统文化所赖以发生的土壤即以小农经济为主的自然生产方式的退出,传统也会发生变异,但在可见的至少百年内的将来,它的影响仍将存在,发挥出它的正面价值,就像在当代西方仍然深深存在着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一样。它必将有如壮丽庄严的凤凰涅般,在新形势下萌发出惊人的活力。

  

  第三个可以作为指导思想基础的是人类共有的普适价值观

  

  人类是从动物进化来的,在二三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人性持续地得到发扬,动物性持续地被淘汰。现在所说的包括如人权、人道、公正、法治、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诚信……以及现代社会中一系列有效保证它们得以实现的制度规定,其个别的发展源头,已早就存在着的了,至少已有上千年之久甚至更久。到了西方近代,基于中世纪以来西方商人城邦国的崛起,在教廷、国王、领主和市民之间进行利益的重新分配,普适价值观念得到迅速成熟。经历了英国大宪章运动、英国光荣革命、从英国最初建立起来的某些政治运作模式基础逐渐丰富起来的各种现代化制度、美国独立、法国大革命,以及欧洲各国复杂的历史发展,而得以极大的深化和体制化。

  价值观的分歧是永远存在的,但这并不能否定自由、民主、公平、正义、人权、人道、法治这一类观念,比起专制、独裁、反人权、反人道和无法无天来,是现代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共同价值,那么,称之为绝大多数人的共同价值也可以,强调地称之为"普世价值"(或普适价值、普遍价值)也未尝不可,更加鲜明有力。关键是,反对方的着眼点其实并不在"普世"二字,而是这种价值观的本身,结果只能是为专制、独裁和反人道之类的价值观辩护,为国际反共势力诬蔑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中国共产党提供口实。试问,这种专制、独裁、反人权、反人道和无法无天的党,谁愿意相信,谁愿意拥护,又有谁愿意为之奋斗终生?

  指导思想或核心价值观问题,是党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带有根本性的第一问题。1949年以前,中共曾经提出了《论人民民主专政》和《论联合政府》等重要文件,得到全中国广大人民的衷心拥护,以此为基础,在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上达成了《共同纲领》,一时起到了代替核心价值观的作用。但很快地,此《共同纲领》便被以极端无理的方式和极端轻率的态度被废除了,而代之以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陷中国于几十年的大倒退和国际孤立。从此再无人敢以严肃的态度提及核心价值观问题,只有执政党或其领袖在那里自说自话。其主要手法即在于歪曲核心价值观与政策之间的关系,前者成为婢女,后者反倒成为主人。改革开放以来,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但改变不大,整体思路仍然沿用了列宁主义的老一套。到了现在,真可以说目前的中国是判断力最为低下,价值观最为失落、思想最为混乱的时代。原有的意识形态已经无人相信,新的核心价值观无从提及,于是正气旁落,邪气猖獗,沉渣全面泛起,社会心理高度失衡,哪里像一个建设小康社会应有的样子。

  

  核心价值观的实现

  

  2009年初,作者在博文"造神运动重现之玄机"中就指出:"在改革开放之初,执政当局为了减少来自原教旨派的阻力而提出的'不争论'的主张,到今天已起了转化,恰恰是同时也放弃了自己的话语权,没有把思想上的拨乱反正继续做下去……乃造成了今天思想上的极大混乱。敝以为,此或是30年来的最大失误。"在别的博文中作者也多次提到了重启拨乱反正问题,目的均在于正确确定党的指导思想。

  其实,不止是近30年,从1949年建政时开始直到如今60余年,党在指导思想这个重大问题上一直处于盲目状态。一是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个课题的重要性;二是不能区分党的政策和指导思想之间的关系,以为后者就是前者并往往以后者代替前者。在一党专政而长期实行的领袖专制的习惯做法上,党的政策实际上是领袖一个人的意志,而这个人的意志是极端无理性而且多变的。

  在游泳池里打了个滚,问,今年的钢产量是多少,答曰535万吨。于是,明年大跃进,赶超英美,也打一个滚吧,一个这么重要的经济发展指标就是这样轻率的被决定了。一时间,保证钢铁元帅升帐就成了全党全国人民几乎唯一的任务,甚至超出了指导思想的地位。粮食长成了烂在地里也不让去收,收了就是走资本主义,不收才是社会主义。

  他一会儿亲在天安门城楼召集民主党派,动员向党提意见,帮党整风成了一时的指导思想。没过几天,脸色突变,反右又成了压倒一切的任务。打出了100多万的右派,长期迫害。他想要强调什么就把这件事强调到极端,没有什么指导思想的限制,甚至,类似捉麻雀、讲卫生之类的事,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发动群众掀起运动。

  他死了,他奋斗了七十年,却在关于指导思想核心价值观等理论问题上为全党留下一片空白,毫无建树,于是,在他死后的三十几年我们的领导人仍然沿着毛的方法继续运行着,同样没有把指导思想放到最高的高度来重视,同样以领导人的意志代替政策,以政策代替指导思想,变化多端,矛盾百出,无所适从。一会儿要允许异质思维的存在,一会儿又不准说三道四,一会儿"五个绝不搞",学者们写出文章提出严重质疑却不见回答,一会儿出了本小册子"六个为什么",思想上严重倒退,说是要大力推广这本小书,要在大、中学校和部队里作为教材,口气好大,声势赫然,但这么一本重要的书却连作者姓名也没有,群众置之漠然,无人搭理,也就不了了之。

  作者深知,目前党和国家存在的问题深远而危急,牵涉到亡党亡国的可能,有许多具体问题必须立即加以面对面的毫不含糊的处理,相对于指导思想核心价值观这样的根本性问题来说,当前面临的具体问题将耗费领导人的大量时间,所以作者非常理解当前的领导人还没有提出这个问题,也不准备马上就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将陷入清谈误国的歧途。但脚踏实地与仰望星空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作者盼望在具体问题逐渐得到解决,形势逐渐好转和安定以后,我们党应该掀起一个大的理论和思想建设的学习运动,彻底解决中共的七十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召开全党第一次核心价值观讨论会,聘请思想家、思想史家、政治家、政治学家、各阶层、各地区、各政党、各民族精英人士,混合经济各方面的代表人士和海内外各理论观点学者,广开言路,以经年为期数百人为规模进行长期准备工作。就像美国几次大陆会议对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的讨论坚定树立了以清教精神为标志的美国立国时期的核心精神一样,中国党的核心价值观讨论会也应该对民族和国家包括发展方向、核心价值倾向及其具体运作模式进行充分的平心净气的沟通。有理不在声音高,有力不在拳头硬。

  如果讨论的结果居然是:毛泽东思想仍然被列入为指导思想,相信全世界人民都会耻笑我们的无可救药的弱智并吓得发抖;如果我们拿出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和"仁、义、礼、智、信",相信全世界人民都会以仰望和期待的心情尊敬地望着我们,百年孤独一扫而空,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由于身体原因和学力之不继,关于指导思想或曰核心价值观的思考,作者目前只得做到这里了,远不足以成文,只能算得是一篇草稿的提纲。或望有更多饱学和多识之士得以参考,是为幸!)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49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