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广云:怀旧

——《月桂树(程广云诗集)》第七辑2005—2010

更新时间:2013-01-03 00:55:41
作者: 程广云 (进入专栏)  

  

  到了怀旧的年龄

  更加心心相印

  ——题记

  

  我们的哲学系

  

  2005年4月,就任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哲学系主任;9月,主持召开成立大会;年底,在哲学系学生联欢晚会上即兴赋诗。

  

  你说:青春就是真理

  

  是谁 发出了秘密的呼喊

  从至深的深渊 到绝顶的峰顶

  升起了一轮青春的太阳

  

  伟大就是孤独

  孤独忍受痛苦

  从痛苦中散发的光辉

  照亮了整个宇宙

  

  去公开地存在

  去透明地思想

  

  也许 会有千万个孩子

  追赶我们的太阳

  这唯一的 不朽的 青春的偶像

  气象万千 孩子就是太阳

  

  去公开地存在

  去透明地思想

  

  把头颅悬在天空

  将身体撒向海洋

  从渴望中生长的竹林

  覆盖了辽阔土地

  

  河畔 从此岸到彼岸

  青春的力量

  就是飞渡的桥梁

  

  在哈尔滨,索菲亚教堂广场上

  

  2007年8月,旅行东北,来到哈尔滨索菲亚教堂。

  

  在教堂的尖顶下

  成群的鸽子 时常

  结队地盘旋

  衬托了 遥远的

  上帝和天堂

  

  没有信仰的人们

  在广场上 流浪

  喷泉在音乐中舞蹈

  在水柱间 孩子

  奔跑 跳跃和喊叫

  

  在画廊前 一个姑娘

  支开画板 练习素描

  多么宁静和纯洁

  神圣终于获得了

  一个注脚 格外美妙

  

  松花江上,太阳岛上

  

  2007年8月,旅行东北,来到哈尔滨,渡过松花江,登临太阳岛。

  

  歌声从那个年代里飘来

  我们乘着歌声的小船

  寻找记忆的小岛

  

  松花江上 时光倒流

  太阳岛上 风景依旧

  

  歌声唱出了一条江的悲愤

  歌声唱出了一座岛的欢欣

  

  歌声从那个年代里飘来

  我们乘着歌声的小船

  寻找记忆的小岛

  

  在大连海湾,有两个拾贝壳的女孩

  

  2007年8月,旅行东北,来到大连海湾。

  

  风在浪上玩耍

  游人在海滩上 三三两两

  一个熟悉的女孩

  另一个不熟悉的女孩

  沿着海岸线 一路寻找

  被海水冲上岸的贝壳

  

  生长在大山里的孩子

  面对大海的时候 早已长大

  儿时心愿满足了

  但童心却遗失了许久

  海螺号吹响 一路寻找

  被海水冲上岸的梦想

  

  别再哄孩子了

  ——为08汶川死难孩子作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

  

  当读书声突然中断

  教室化作废墟

  当风声和雨声

  奏响了葬礼进行曲

  当落满灰尘的书包

  和落满沙砾的遗体

  一起存放 在人们心口里

  别再哄孩子了

  说他们在废墟里长出了翅膀

  在救主引导下 一直飞向天堂

  

  即使母亲、父亲和老师

  肩负着死亡的重压

  即使孩子在怀抱里没有惧怕

  第二次诞生在亿万双目光下

  甚至他们死了毫无怨恨

  活着充满希望

  在废墟下歌唱 旗帜飘扬

  别再哄孩子了

  说千万个小天使

  在上帝关爱下 天国永远飞翔

  

  旗帜为平民而降下 汽笛呜咽

  当灾难降临时 时针不会停止

  也许死难的孩子

  第二次死亡在亿万次遗忘里

  也许成长的档案

  记录了无数可能世界的模样

  聪明的敬礼娃娃 感动天下

  别再哄孩子了

  美丽的芭蕾女孩

  鲜花为之盛开

  

  首尔,或者汉城

  

  2008年7-8月,参加世界哲学大会,来到韩国。

  

  夜晚的天空 格外的蔚蓝

  黑夜是白昼的睡床

  蓝天是白云的梦乡

  灯光镶嵌着银色的树梢

  在枝枝叶叶间

  月亮躲藏着真实的面貌

  我们寻找着各自的星辰

  人到中年 无梦无眠

  异国 或者他乡

  漫步 或者闲聊

  

  怀旧

  ——在798,听崔健唱摇滚

  

  2008年11月。

  

  你拨动着自己的琴弦

  也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青春为你的激情所渲染

  歌唱 伴奏 迷醉而又狂欢

  

  布景变换着一个红色的年代

  灯光还有音响 强弱或明或暗

  我们走过了无数激情的岁月

  青春还在延续 子孙无穷无尽

  

  在假唱的空虚里

  真情依然流泻

  到了怀旧的年龄

  更加心心相印

  

  在摇滚中持续着

  生命和爱情乐章

  青春流逝 激情燃烧

  先锋 前卫 迷醉而又狂欢

  

  我喜欢欧洲的天空

  ——从里昂到巴黎

  

  2008年11-12月,参加跨文化国际研讨会,来到法国。

  

  从里昂到巴黎,列车

  好像卢浮宫的画廊

  窗口是不断变换的风光

  一个个村庄,坐落在田野上

  正如一幅幅油画,镶嵌在镜框里

  不断漂移

  

  永远是蓝天、白云

  绿色的草地和白色的羊群

  永远有一个教堂

  在错落有致的民居里

  仿佛圣母院的钟声

  不断响起

  

  我喜欢欧洲的天空

  在蓝天和绿地中间,白云浮动

  三个层面,这是地中海的气候

  在没有人影的地方

  唤起了寂寞,也唤起了忧伤

  唤起了沉思,也唤起了遐想

  

  在庐山,看《庐山恋》

  

  2009年10月,登临庐山。

  

  太阳和人 多少次爬起

  又躺下 镇在山上

  记录了历史的沧桑

  

  那时初看你,还不懂你

  这时再看你,已识破你

  时针在你的年轮上旋转

  

  不知道仇恨是否埋葬

  不知道爱情有无收藏

  数字在你的档案里增长

  

  在公园里 我们一起发呆

  过去不曾记住 未来也将忘却

  只有现在 在阳光下晾晒

  

  童年,没有一片属于我的天空

  

  小时候 妈妈牵着我的左手

  我的右手 举着一个大大的气球

  爸爸送给我的 像手指一样大小的 橡皮圈套

  哥哥使足力气 嘴对着嘴 把它吹得很大很大

  我张开双臂 抱不过来

  它比我的头 还大几倍

  

  节日 广场 许多许多的人

  妈妈说 等到大会完了

  我的气球 和所有的气球

  一起放飞 高高地飞 远远地飞

  

  天很热 树荫下很凉

  我的气球 挂在一棵树上

  蔚蓝的天空 没有云彩

  唯一的太阳 悬在人们头上

  

  “噗”的一声 我的气球没了

  绳子 和气球的碎片

  落在我的手上

  妈妈说 树上一根刺

  刺破了我的气球

  

  我的气球没有放飞

  比刺破手指更令我疼的刺啊

  刺伤了我的心瓣

  左手牵着妈妈 右手空空

  童年 没有一片属于我的天空

  

  姐姐,定格于童年的死亡

  

  仿佛一次旅行

  我来到景点 你已经离去

  不知你名 只知你叫“小妹”

  

  你留下了两张照片

  一张泛黄 一张清晰

  爸爸、妈妈是你们的背景

  

  哥哥已经站立 你还在襁褓里

  哥哥骑着童车 你还抱着玩具

  一个丫头片子 你还乳臭未干

  

  妈妈唠叨一生 爸爸叹息一世

  我们四个兄弟 永远无法取代

  在父母心目中 唯一不朽女孩

  

  他们夸奖你的懂事

  你爱整洁 又爱羞怯

  你还不到上学年纪

  

  你是一个女孩 再也不会尿床

  当自己在家时 还拿起了针线

  缝上了开裆裤 走进大人队伍

  

  那天爸爸出差 你已浑身发热

  妈妈试试额头 照常去洗衣服

  你在床上等候 心中烈火熊熊

  

  河边都是邻居 左右家长里短

  妈妈在石板上 棒槌敲打衣裳

  反复揉搓思想 漂洗心中不安

  

  妈妈回到家中 照常去晾衣服

  你已浑身滚烫 还在床上忍受

  时光不能倒转 形势不可挽救

  

  妈妈将你抱起 你躺在她怀里

  你还安慰妈妈 直到魂消魄散

  母女最后对话 足以催人泪下

  

  医生放下听诊器 取去温度计

  惋惜急性脑膜炎 全市第一例

  生死一念之差 阴阳已经两隔

  

  二十年后 你应该盖上的红盖头

  此时此刻 却换上了白盖头

  把你生下来的母亲(父亲不在) 为你送行……

  

  我时常想 如果你长大

  那么你一定美丽、聪明、善良

  有了你的关怀 就有我的幸福成长

  

  我时常想 因为你没有长大

  所以我的全部不幸 来源于姐姐

  定格于童年的死亡

  

  再也没有鸽子的飞翔

  

  从《圣经》里起飞的鸽子

  还衔着橄榄枝吗?

  

  飞越几千年的历史

  最古老的信使

  早已下岗

  

  从奥林匹亚山 到珠穆朗玛峰

  对于圣火的神往

  成全不了飞翔的愿望

  

  千万个手势 数字化图象

  代替了鸽子的生存

  取消了鸽子的存在

  

  为了人类的游戏 为了人类的梦想

  鸽子被竞赛

  鸽子被豢养

  

  赛鸽人啊 养鸽人啊

  按照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法则

  拧断了多少鸽子的颈项

  

  爱惜羽毛 迷恋家园

  多少鸽子的尸体

  当作垃圾处理

  

  在一片罪恶的天空里

  再也没有鸽子的飞翔

  (待续)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39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