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易寒:新阶层的兴起与社会分化

更新时间:2013-01-01 21:31:52
作者: 熊易寒  

  

  伴随中国沿海经济的迅速发展,新的社会阶层正在崛起(新精英阶层、新中产阶层、新底层)。原有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利益格局面临重构。同时,“人口倒挂”现象也给城市治理带来了新的难题。熊易寒指出,必须改变目前“迟钝却过敏”的管理体制,推动包容性发展,完善选举与协商民主机制,走出摇摆在“高压政策”与“鸵鸟政策”之间的治理困境。

  

  一、当前沿海城市地区治理的主要挑战

  

  1.新兴社会阶层的兴起

  

  一是新精英阶层。改革开放以来,沿海地区民营资本迅速发展,已形成以民营企业家与资本新贵为代表的新精英阶层。私营企业主经历了从“模糊的身份”、“同盟者”再到“建设者”的属性变化,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发挥越来越重要的政治影响。沿海地区更是如此,如2004年浙江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当选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娃哈哈集团宗庆后、复星集团郭广昌、浙江万向企业集团鲁冠球等人是全国人大代表;广厦董事局主席楼忠福不仅是全国人大代表,还是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就现阶段而言,私营企业主的政治参与主要是服务于其商业目标,通过进入人大、政协、工商联等体制内机构,提升个人和企业的政治地位,利用权力关系获取更多资源,避免政治和政策的任意干涉,并对政府的经济决策和政策制定施加影响。美国学者陈捷和迪克森(Bruce Dickson)对中国沿海5个省份2000多名企业家做了问卷调查,他们发现:中国的企业家通过政治和金融的纽带与国家形成密切联系,这些关系又塑造他们对于民主的态度。大多数私营企业家赞成在现行的一党执政体制下实行竞争性的差额选举,但他们并不赞成多党竞争和政治自由化,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二是新中产阶层。包括两个组成部分,一是由商人、个体经营者、小企业主等组成的小资产阶层。这个群体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在体制外利用各种途径,形成沿海地区规模庞大的新兴中间阶层。这个阶层比较特殊,一部分可能上升为新精英阶层,另一部分也因各种风险落入下层;二是专业技术阶层,在政府与公司科层化发展过程中,各种小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白领阶层人员等。其中也包括由商人、个体经营者、小企业主构成的庞大的小资产阶级队伍。沿海地区的中间阶层要比内陆地区庞大得多。这两大阶层,有相当强大的经济、文化与社会力量,他们是构成沿海社会稳定的主要基石,也是改革开放的主要受益者。但是,近年来,上层与中间阶层的流通管道正日益萎缩。中间阶层利用各种条件上升为精英阶层的机会正在消失。有研究发现,中国中产阶级的政治态度并不保守,“社会稳定器”的作用不够显著。不管是“老中产阶级”,还是“新中产阶级”,都具有相对较大的社会改造风险。他们对地方政府工作满意程度的评价较低、对地方政府也表现出较差的信任程度、感受到的社会公平感也不高。厦门的反PX运动、北京和广州等地的反垃圾焚烧、上海的反磁悬浮运动都是以中产阶级为主力军的。

  三是新底层。主要由市场化改革中相对受损的本地群体与寻求上升途径的外来群体构成,包括下岗再就业群体、市场竞争失败者、农民工、小生意人等。这个群体,有一小部分可能挤入中间阶层。第一代外来务工人员,虽然面对诸多身份性歧视,但他们的剥夺感和受损感相对较小。尽管他们的收入水平、生活质量、经济社会地位与原城市居民有一定差距,但他们通常不会做社会的横向利益比较,而是做自身的纵向利益比较,因此,他们通常有比较积极的社会态度。第二代移民则不然,他们缺乏农村生活的体验,对于生活满意程度的参照主要是城市居民的生活,一方面具有更强的剥夺感,另一方面强烈地要求自身权利地位的垂直上升。在这种心理预期下,第二代移民对于不平等缺乏忍耐,在成长过程中往往采取一些比较激烈的对抗性行为。据统计,2010年,全国农民工总数为2.42亿,其中16~30岁的新生代农民工约占60%,人数达到1亿人,此外还有超过2000万农民工随迁子女。这两个群体的自我期许比老一辈农民工要高,也不可能将乡村作为退路。未来十年,这一底层群体的不满情绪会逐渐上升。

  

  2.“人口倒挂”与城市治理困局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全国登记的流动人口多达2.2亿人,人口流动的主要方向是从落后的中西部地区流向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流动人口的分布将仍然以东部沿海城市带为重心,继续向沿海、沿江、沿主要交通线地区聚集。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尤其是经济发达的县级市和大城市郊区,往往出现“人口倒挂”的局面,即外来人口的数量超过本地居民的数量。以上海为例,2011年全市常住人口达到2347.46万人,其中外来常住人口达到935.36万人,已占常住人口总量的四成,主要集聚在城郊结合地区,平均年龄仅31.6岁。而人口出生仍然处于“小高峰”,预计2012年全市常住人口出生继续保持在18万人左右的高位水平。浦东新区、闵行、松江、嘉定和宝山等郊区是外来常住人口居住最为集中的地区,5个区共容纳外来常住人口575.97万人,占上海外来常住人口的64.2%。就业机会相对较多、居住成本相对较低和交通相对便利等是吸引外来人口居住的主要因素。以上海市浦东新区城乡结合部5个城镇为例,仅登记的外来人口便已大大超过本地户籍人口。

  然而,地方政府对于该地区公共物品的提供,却是以户籍人口为依据的,譬如,警力的配备、公务员的数量、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公共财政的投入,都是与户籍人口挂钩的。以P区的城乡结合部为例,5镇总面积多达263.2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143万人,而城市管理在编执法人员仅有111人,平均每名执法人员需要负责2.4平方公里的地区。

  大量人口的涌入也导致了公共资源的紧张:一是教育资源短缺。譬如C镇有2万多学龄前儿童,而正规的公办、民办幼儿园只能容纳6000人左右;S镇有学龄前儿童8900人,而正规幼儿园只能容纳3900人。地方政府不得不容忍大量的无证幼儿园的存在——如果贸然取缔,势必导致大量孩童无法进入幼儿园;而默许其存在,又存在“黑校车”、“食品中毒”、“火灾”等安全隐患。二是社区医疗资源不足。根据上海市的规定,人口超过10万人的镇,每新增5~10万人口就应增设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但人口超过30万人的B镇,虽然实际规模接近一座中等城市,却只有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黑诊所”非法行医的情况十分严重。三是公共交通设施配套滞后,特别是公交站点到居民小区的“最后一公里”交通配套无法满足社会需求,车辆非法经营问题严重。“入学难”、“看病难”、“出行难”等社会问题使得本地居民与外地人口的矛盾逐步显现。

  “人口倒挂”也使本地居民与外地人口的矛盾逐步显现。本地居民指责外来人口挤占了城市的公共资源,而外来人口则认为本地居民的排外态度损害了自身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下,两个群体之间发生冲突的几率越来越大。外地人通过同乡会、联谊会、同业组织等形式,将形成愈加有影响的社会动员力量。广东“增城事件”就是在“人口倒挂”的背景下发生的,在事发地点大敦村,户籍人口仅7000人,而外来人口多达8万,外来人口与本地人口之比高达11:1。

  

  3.劳资冲突与地方政府的角色

  

  沿海地区的外资企业、民营企业众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吸纳了大量劳动力。劳工阶层的权利意识和自组织意识已经萌发,企业主阶层在外向型经济中让利空间有限,尤其是代工产业的利润越来越微薄,富士康2012年一季度的营业利润率跌破1%,仅0.9%。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主与劳工阶层的利益博弈趋近于零和博弈。两个群体之间,发生矛盾和冲突的几率也越来越大。

  近年来,劳工阶层开始主动地提出权利诉求,上访、罢工、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根据《劳动统计年鉴》统计,1996年我国相关部门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为48121件,涉及劳动者人数为189120人;2008年相关部门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达到693465件,涉及劳动者人数为1214328人,案件数量和人数分别为1996年的14.4倍和6.4倍。由劳动者提出申诉的案件数所占百分比由87.0%提高到93.0%。农民工向劳动部门、卫生部门、公安机关和信访办等政府公权力机构投诉的比例从2008年的28.95%提高到2010年的42.31%。“很熟悉”和“比较熟悉”《劳动法》的比例从2006年的8.88%提高到2010年的13.05%,就《劳动合同法》而言,同一比例从2008年7.74%提高到2010年11.93%。集体权利意识也呈现增强的趋势。农民工参加群体维权活动的比例从2008年的1.4%提高到2010年的2.74%,增幅接近一倍。

  这种自下而上的压力,加上中央政府越来越重视“和谐社会”与“民生”,地方政府对外来农民工的态度趋于温和。在不改变户籍制度的前提下,一些地方政府对外来人口的管理模式进行了渐进性的调整。不过,到目前为止,地方政府对于外来人口的赋权仍以社会权利为主(譬如社会保险、外来工公寓、劳动就业培训、子女就学等),而社会权利是一种消极权利,只能享用,不能用于争取新的权益;而外来人口已经不满足于获取消极权利,我们的研究发现,他们已经逐渐形成了对于积极权利的诉求(譬如政治参与、结社权、集体谈判权)。

  2010年5月的广东南海本田汽车零部件公司罢工事件是工人寻求积极权利的标志性事件。在长达6个小时的艰难谈判中,罢工工人代表充分表达了他们的诉求,包括薪酬、工会组织等问题,政府及资方与工人代表进行了充分协商和探讨,最终三方达成共识,签订协议:公司员工整体涨薪24%,全体罢工工人将在当天恢复正常生产。值得注意的是,在罢工过程中,该公司所在地的南海狮山镇总工会曾出面协调,也曾试图代表罢工工人与公司交涉,但不被劳、资双方所认可。期间还曾发生罢工工人与狮山镇总工会工作人员发生集体斗殴事件。因工会的缺位,地方政府不得不直接参与谈判,并成为协议的第三方。这表明,当前中国地方政府对于经济发展的介入过深,使得地方政府难以保持中立性,并常常成为工人抗争的对象。实际上,政府的角色应当通过立法、行政等手段协调劳资关系,而不是直接介入微观层面的劳资谈判。

  

  二、“迟钝却过敏”的社会管理体制

  

  纵向与横向的社会阶层分化相互交错,未来十年将以不同方式组合,形成多种利益联盟与对抗模式,社会冲突变量将不断增加。然而,现行的社会管理体制一方面表现得较为迟钝,对多元化的利益诉求缺乏回应性;另一方面,又经常对社会矛盾表现过度敏感。

  首先,沿海地区的既有社会治理模式无法回应新兴社会阶层问题与社会阶层分化问题。陈旧的社会管理体制远远滞后于社会结构的重大变化,从而形成社会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且日趋公开与严重。社会结构与政府结构的错位,无法回应新型社会阶层和新型社会矛盾。

  沿海地区非公部门占很大比例,大量新兴社会群体处于国家体制的控制之外,非正规就业的群体也很庞大。政府直接管控动员民众的力量有限。特别是,沿海地区社会具有较高的空间与阶层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与社会之间更容易形成分立局面。社会治理管道很难渗透并覆盖到全社会系统。

  沿海地区阶层多元化、利益多元化、价值多元化,社会治理难以呈现均等效应。不同利益群体在资源占有、话语权方面并不均衡。同一项政策的出台,已经不可能对所有群体都形成相同效应,将从过去的“帕累托改进”逐渐过渡为一方得利一方受损的零和博弈。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内部的冲突与对立将日益凸显。此外,不同利益群体尚未形成具有明确诉求的团体性组织,理性成分不足,无法协调行动,也缺乏有效的政治参与途径。

  沿海地区人均GDP指数远远高于内地,其政治意识与权利意识的发育都已较成熟。按照现代化经典理论,一旦经济指数到达一定层面,民众的政治参与水平就要相应提高,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普遍历史规律。

  其次,现有的社会管理体制对于社会冲突的处理能力相对滞后,在“鸵鸟政策”与“高压政策”之间彷徨,缺乏制度化的解决机制。

  以往大多数人总是倾向于认为,沿海地区政府治理水平要远远高于内地,因为政府掌握的资源更多,官员的素质更高;但近年来的浙江织里事件、苏州通安事件、广东清远事件和乌坎事件,都在提醒我们:虽然沿海地区经济相对发达,但在社会管理和冲突解决方面仍存在一定欠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347.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12.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