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鲍盛刚:高铁与中国的西进运动

——下一个十年中国增长的动力

更新时间:2012-12-29 13:44:39
作者: 鲍盛刚  

  

  中国高铁的发展将推动中国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其意义堪比美国19世纪太平洋铁路贯通对美国西进运动与城市化发展的影响。如果讲经济全球化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第一推动力,那么中国的西进运动将是中国经济继续增长的第二推动力,经济全球化推动中国形成了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而中国的西进运动将推动中国形成以内需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一转型一方面可以使中国避开目前的全球金融和债务危机,继续保持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可以推动中国形成和完善自身内部产业和市场结构,以及自身内部经济循环系统,摆脱中国经济增长对外部的依赖。

  

  中国崛起开始于东南沿海城市,这主要是世界全球化推动的结果,经过30年发展,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发展已趋于饱和,随着成本的提高,利润空间的下降,导致大批企业内迁,这预示着中国经济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延伸的开始,其原因是,首先,中国中西部地区有着充足的廉价劳动力市场,如河南省人口就过亿,相当于15个瑞典,这样企业内迁就轻易解决了刘易斯拐点的瓶颈问题。其次,中西部生产要素如土地租金,水电费都比东部沿海城市便宜。其三,中西部地方政府优惠政策以及中央政府对开发中西部的鼓励,以及对中西部地区配套基础设施的投入,如政府今年投资愈1000亿美元开发西部,涵盖了23个新的基础设施项目,兴建铁路,公路,机场,煤矿,核电站,电力网络等。其四,中西部不仅是中国人力资源的集中地,同时也有着丰厚的矿藏资源,西部天然气,煤炭,铁矿储藏量分别占全国68%,53%和30%。其五,随着运输网络的建立,从东部到中西部的运输成本大大下降,已不再是企业经营中首要考虑的成本问题。其六,中西部有着潜在的巨大消费市场,东部沿海经过黄金十年,已从短缺经济进入过剩经济时代,产能过剩已影响东部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而中西部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西部人均汽车和空调拥有还不到东部一半。最后,从文化,经济关联方面考虑,大部分企业乐意内迁而不外迁至东南亚各国。

  

  企业内迁将导致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同时促使中国经济一体化和内循环系统的形成,并进而使中国经济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繁荣的道路。对东部沿海地区来说,企业内迁,使大批面临困境的低端劳动力密集型加工企业得以存活下来,并找到了一条发展之路;同时清场之后,东部沿海城市可以专注于高端产业,告别之前的粗加工工厂时代,加速向规模优势,高科技产业转移。因为能够留下来的企业,一般都是能进行产业升级的企业;其次,内迁公司一般总部和研发中心仍留在东部,只是将生产线转移到中西部;同时东部地方政府将有选择地引进承接国外高端产业,控制低端,高能耗、高污染产业的引进。对于中西部来讲,随着东部企业的内迁,将迎来黄金的十年。一方面是东部沿海企业内迁,将带来大量资本和技术,以及管理理念,而地方和中央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以及对基础配套设施的投入,将使中西部成为中国下一轮经济投资增长点,极大地拉动中国内需市场,引发中国经济第二波和第三波发展高潮;同时劳动力密集型加工产业的内迁将就地吸纳大量劳动力就业,使中西部人口压力转变成劳动力优势资源,从而结束持续几十年农民工返乡离乡的中国奇观。除此之外,企业内迁,将使中西部地方财政收入提高,社会福利将得以提升,东部沿海地区人才会内流,逐步消除中国东中西地区的经济不平衡状态。

  

  对中国来讲,企业内迁,将促使中国经济内循环系统的形成,加速中国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促使中国东中西经济发展的趋同性,从此摆脱对外循环系统长期的依赖性。中国经济发展三十年主要依赖外循环系统,以外资驱动,加工制造,再以出口拉动为特征,在国际U形产业结构中,处于产业链条的低端,名为世界工厂,实为世界加工厂。随着企业内迁,将形成中国式U形曲线产业结构,东部沿海地区将成为研发和高端的产业核心区,以及最终产品的销售中心,而加工制造这个U形曲线的底端集中于中西部。在这个结构中,跨省公司为主导,政府只是在政策上给予扶持;其次,整个运作将建立在市场逻辑而非政策逻辑的基础上,跨省公司将中国作为一体,依据市场竞争机制规则,使劳动力、资本和技术得到合理的配置,以促进稀缺资源的有效利用,从而达到利润的最大化,并由此形成一张网络,打破中西部与东部的隔阂,形成中国式的开放经济体系。其三,中国经济增长轨迹,将由中国企业和中国需求决定,而非外来跨国公司,因为中国现已拥有资本、经验和信心,能够自己发展中西部,而外国公司对中西部缺少商务经验,同时对外资而言,西部地区运输成本高于沿海地区。

  

  目前我们生活在全球化时代,资本已超越国界,对全球资源整体配置,以取得利润的最大化。全球研发和财富集中于欧美发达国家,从而形成北高南低的格局;但从投资利润空间来讲,欧美国家因趋于发展饱和,产能过剩,投资利润日趋稀薄,而广大发展中国家有着充足的劳动力资源优势,形成南高北低的格局,正因为如此,资本为了追逐利润,形成了从高工资发达国家向低工资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先是日本,然后是亚洲四小龙,接着是中国沿海地区。随着资本的流动,转移,它们一级一级走上致富的道路,而目前中国企业内迁,并不会因为发生在一个国家内部而削弱其影响。对中国来讲,发达地区主要集中于沿海地区,形成东高西低的格局,但随着东部的发展趋于饱和,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从而使投资利润空间形成西高东低的格局,这就自然导致投资中心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一方面可以释放东部过剩的产能,另一方面拉动中西部的发展,所以世界全球化和中国全国化遵循的都是相同的市场规则,它们都是资本和技术在市场规则基础上自由流动的结果。之前30年中国沿海地区工业化,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脱贫现象,现在我们就要看到第二幕:中国中西部的崛起,这将使崛起的中国变得更加炫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2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