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英津:“双普选”对香港政治发展的影响与应对

更新时间:2012-12-28 23:23:37
作者: 王英津  
更要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香港居民利益的代表,以赢得香港居民的政治信任和支持。

  

   3.政党功能完善

  

   目前,香港政党具备了部分政党功能,如推动选举、争夺议席;利益整合、反映民意;监督政府、影响决策;培养人才、造就领袖;动员选举、引导参与;以及促进政治社会化等。但香港的政治舞台并没有对政党完全开放,尤其是行政长官一职,至于立法会,也仅有其中的地区直选议席对政党开放。立法会议席的开放,虽然满足了政党执掌部分公共权力的要求,但它们仍然是“功能缺失性政党”,不能问鼎公共权力的执行权,使得行政与立法之间在政治上严重失衡。[10]“双普选”将意味着香港的立法和行政对政党全部开放,包括立法会所有议席和行政长官一职,政党事实上可以问鼎立法权和行政权,理论上甚至可能出现“执政党”。因此“功能缺失性政党”之称谓在“双普选”实施后将不再适用于香港政党,无法问鼎行政权致使政党功能缺失的情形将在香港得到彻底改变。

  

   4.政党立法完备

  

   实施“双普选”后,可以预见香港政党数量将大幅增加,政党活动会日趋活跃,为此,有必要对政党的成立及其活动加以规范和管理。目前香港法律体系中,并没有专门规范政党组织及行为的法律,使得政党只能按照《社团条例》 或 《公司条例》 进行注册和登记。 《社团条例》 规定,按《社团条例》申请注册登记的社团,必须接受政府的严格政治审查。为了规避政府依据《社团条例》规范和管理政党,目前香港的大多数政党政团都按 《公司条例》以公司名义注册登记成立,因为在香港注册公司极为简便。[11]所以,选择以公司形式成立政党是香港的一个特有现象。但是,政党毕竟不同于一般的社团或公司,对其进行规范管理也应具有特殊性。有关政党以 《公司条例》 规避 《社团条例》 规管的做法,使得其政党行为没有其他规范适用,尤其是公司的角色与“政党”的政治角色发生冲突,不利于香港的政治稳定。因此,特区政府必须在综合考虑、全面协调的基础上制定行之有效的法律来规制政党行为。

   综上所述,“双普选”实施后,香港特区的政治发展既面临着诸多机遇,也面临着不少挑战。随着“双普选”的实施,香港的政治生态将发生很大变化,其行政长官、立法会及二者之间的关系均将发生多方面的改变。香港政党政治也将日益发展和成熟,政党竞争迟早将进入香港居民的政治生活之中。政党竞争既是推进民主政治发展的重要助力,也是产生政治冲突和对抗的重要根源,对政党竞争的“双刃剑”效应须有充分的认知。随着“双普选”的实施,香港居民的政治参与热情和参与能力必将进一步提升。按照美国学者亨廷顿的观点,大众参与程度与政治制度化水平应呈正相关性,否则易引发政治不稳定。未来特区政府如何提高其政治制度化水平,以适应“双普选”实施后香港居民政治参与扩大的要求,是摆在特区政府面前的一个重要而紧迫的课题。从中央与香港关系的角度来看,二者关系有趋向舒缓的一面,也有趋向紧张的一面。就趋向紧张的一面而言,最大挑战极有可能来自于香港民主派人士当选行政长官后,挟民意以对抗中央。对于中央政府来说,面对“双普选”将产生的正反两方面的影响,如何因势利导,使香港的民主政治在一个良性发展轨道上运行,避免香港内部因选举竞争而出现动荡,避免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关系出现新的紧张,确为当前其所面临的一大课题或挑战。

   为了确保“双普选”的顺利实施,也为了应对上述挑战,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均须大力加强“双普选”实施前的配套制度建设。倘若这些配套制度建设没有预先准备好,就很难确保“双普选”取得最终成功。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今后中央政府要善于依靠法治来预防和解决香港“双普选”实施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因为香港历史上大部分时间虽没有民主的经历,却一直有法治的传统,香港居民的法治观念较强。未来中央政府须注重运用并发挥法治手段在协调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关系中的特殊功用,进一步完善“双普选”实施前的相关配套立法。从特区政府的角度来说,在实施“双普选”之前,一定要自觉制定相关立法,以确保中央政府的地位得到巩固,而不被削弱。[12]从当前情况来看,香港特区政府亟待制定的法律,包括有关国家安全的立法、政党法、政治捐献法等。在这些法律之中,国家安全的立法尤为重要,有必要将2003 年押后二读的国家安全立法重新提上议事日程。有了国家安全立法,即使一个不“爱国爱港”的人士当选行政长官,相信其也不敢“以身试法”。[13]

  

   参考文献:

  

   [1][13] 郝建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与立法的关系.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135、138—139.

   [2] 张千帆、葛维宝.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法治化.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396.

   [3] 郭殊.中央与地方关系的司法调控研究.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298.

   [4][5] 袁林.香港“双普选”的政治影响分析.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学位论文,2012:33、37.

   [6][9] 张定淮.面向二○○七年的香港政治发展.香港:大公报出版有限公司,2007:47、166.

   [7] 宋立功.论行政与立法的结构性紧张关系.信报财经,2000 (2).

   [8] 卢梭.社会契约论.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118—123.

   [10] 张定淮.1997—2005:香港管治问题研究.香港:大公报出版有限公司,2005:序.

   [11] 周建华.香港政党与选举政治(1997—2008).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9:42.

   [12] 刘廼强.香港要落实行政长官普选要考虑的问题.中国评论,2006 (9).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247.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2.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