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晓锜:概念之解

更新时间:2012-12-17 16:13:09
作者: 叶晓锜  

  

  1

  

  什么是概念,对此一直没有看到确切之解。

  在百度上查阅解释概念的条目,有:“概念是反映对象的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人类在认识过程中,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把所感知的事物的共同本质特点抽象出来,加以概括,就成为概念。”

  百度上的这个解释对不对呢?我觉得是错的。其错误在于:

  第一,认为对象有一个本质属性,概念是对象本质的反映。

  这里要害在于,首先要有一个对象的本质属性,其次才能有一个对象本质的反映。那么对象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呢?它是对象自身具有的吗?例如,我们以水为对象,那么水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呢?老子说,“上善若水” ,那么“善”是水的本质属性吗?如果说善是水的本质属性,那么我们在《圣经》中看到,上帝降下了大洪水,淹死无数的生灵,毛泽东亦在一首诗中说,“夏日消融,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由此而论,水的本质属性究竟是“善”呢?还是“恶”呢?或者说水究竟以“善”为自身的本质属性,还是以“恶”为自身的本质属性呢?

  至于事物的共同本质,它又是什么呢?例如,对于一块玉石和一包茶叶来说,两者的共同本质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相互关系和参照系,说它们的共同本质是“物体”,亦可以说它们的共同本质是“商品”,也可以说它们的共同本质是“礼品”,等等。那么对于一块玉石和一包茶叶来说,两者真正的、自我绝对的共同本质是什么呢?进一步的问题是,两者的共同本质究竟是自身绝对的呢?还是不同关系的概念构造呢?

  说到本质,它和现象又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如果说本质是对象的自身属性,那么现象不也是对象的自身属性吗。既然概念是反映对象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那么概念又有何道理不能成为反映对象现象属性的思维形式呢?如果说,反映对象的现象属性不是概念的思维形式,那么它是一种怎样的思维形式呢?难道对象只有本质的属性而没有现象的属性。

  可见,把概念归结为反映对象的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是完全不合理的和说不通的,是缺乏哲学深思的。

  第二,我们的头脑通过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的认识,用抽象的方法获得对象的本质属性,造就了概念。那么,什么是感性认识?什么是理性认识?感性认识是凭什么上升到理性认识的呢?理性认识又是凭什么来抽象,获得对象的本质属性的呢?

  百度上的条目,对上述问题都没有涉及和精深思虑,就浅而辄止地进行概念之解。这样的概念之解,非但没有揭开概念之谜,反而造就了一大堆问题;非但是错的,而且把概念之解的方向也搞错了。

  

  2

  

  我们先来谈谈本质和现象。

  在我们面前有一块石头,当我们问这块石头的本质在哪里?现象在哪里?即便我们把这块石头分解成粉末,进而放在高倍显微镜下放大,我想,我们也是看不到这块石头中的本质所在和现象所在的。也就是说,在这块石头中并没有什么可被称之为本质的和现象的本体所在可为我们直观的。由此,在这块被我们称之为石头的对象中,是不具有它的本体方式的本质属性和现象属性的。哲学家萨特曾期望从对象的本体方式中获得本质和现象的显现,但他始终没有能够,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本质和现象,并不是对象的本体属性,而是人类概念意识方式的构造,是概念逻辑运作的绽出。对于任何一个概念来说,都具有共性进阶和反向统摄的逻辑架构。以“金属”这样一个概念构造为例,它是金、银、铜、铁、锡等个别概念共性集合递升的进阶,反过来,它又以自身的概念阶乘为制高点,统摄一切可以被“金属”所统摄的个别概念。于是,在共性进阶和反向统摄的概念逻辑架构中,“金属”作为一种共性进阶的概念构造,统摄了金、银、铜、铁、锡等,进而在我们的心灵中成为了金、银、铜、铁、锡的本质所在;反之,金、银、铜、铁、锡等,则成为了“金属”这个本质所在所统摄的现象所在。

  仔细推敲,个别概念亦有它的反向统摄。金、银、铜、铁、锡等,都是个别概念,亦有它们各自的反向统摄。“金”是对所有被称之为金的对象的反向统摄,“银”是对所有被称之为银的对象的反向统摄,“铜”是对所有被称之为铜的对象的反向统摄,“铁”是对所有被称之为铁的对象的反向统摄,“锡”是对所有被称之为锡的对象的反向统摄,如此等等。于是,在我们的心灵中,同样可以把金、银、铜、铁、锡视作为它们各自所统摄的对象的本质所在,而被它们各自统摄的对象则可被称之为它们的现象所在。

  由此,共性进阶和反向统摄的概念逻辑架构,以其普遍必然的概念方式,在我们的心灵中生成了本质和现象的概念构造,并把这种概念构造引入事物,以为,在一切事物中果真存在着一种本体方式的本质属性和现象属性。

  显然,“概念是反映对象的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这句话,把整个事情颠倒了,真正的关系是,本质和现象是一种概念方式的构造,而不是对象的本体属性。

  这样,我们就可以廓清迷雾进入概念的勘察,进行概念之解。

  

  3

  

  勘察人类的意识活动和动物的意识活动的最大区别是,人类的意识活动能够以符号为中介,指称经验对象,使经验对象在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中获得一种的概念构造和概念表述。

  例如,用“食物”、“动物”、“石头”、“部落”等等的语词符号,指称相关经验对象,使相关经验对象获得它们的概念构造和概念表述。

  人类的意识活动以概念方式指称和规定事物,进而以概念逻辑的自组织方式,从直观到抽象、简单到复杂、低级到高级地建构概念。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我完全同意黑格尔的见解:“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

  对于人类的意识活动来说,概念在本质上是一种意识方式和认知构造,而不是别的什么。只有把握了这一点,即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和认知构造,是一种以符号(声符、图符、字符)为中介,把经验对象制作和转换为概念方式的事物的认知活动,我们才能循着生命意识方式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寻明概念的本质和由来,勘察人类是通过怎样的历史进程获得概念意识方式的,进而勘察概念意识方式的获得,是怎样造就人类所独有的意识结构和人类的认知的,以及这种意识结构和认知方式是怎样造就独一无二的人类文明的。

  

  4

  

  人类的意识活动有一个独有的特点,它具有具体到抽象的能力。那么,这种具体到抽象的能力是从何而来的呢?或者说人类的意识活动是凭什么来进行抽象的呢?

  这种抽象能力源于符号指称。

  当人类的意识活动用声符、图符和字符等,指称所感知到的经验对象时,这种符号指称即刻就使得人类的意识活动获得一种“符号指称”的抽象能力。

  例如,当我用“牛”这个声符、图符或字符,指称被称之为牛的具体的、直观的经验对象时,这个“牛”的声符、图符或字符的指称,就使得被称之为牛的具体的、直观的对象成为了一种符号方式的抽象。所谓抽象,是一种符号抽象,是由符号指称所嬗变的,人类的意识活动是凭着符号方式的指称而获得它的抽象能力的,离开了符号指称到符号抽象的嬗变,人类意识活动的抽象能力就会随之消失。

  符号指称既具有它的抽象性,又具有它的统摄性。如,对于“牛”这样一个符号指称来说,既然它是被称之为牛的具体的、直观的对象的抽象,那么,这种抽象就可以扩展第统摄一切被称之为牛的具体的、直观的对象。由此,任何一个符号指称的抽象,都具有它的统摄性,是抽象和统摄的统一。

  符号指称的抽象和统摄的统一,会以其普遍必然的心灵方式,不知不觉地我们的头脑中,导出各种共性之物,以为,在自然世界中确确实实地存在着各种本来方式的共性之物。这种本来方式的共性之物存在于具体的、直观的事物之中。

  例如,当我们用“金属”这样一个符号指称,抽象和统摄金、银、铜、铁、锡等具体的、直观的对象时,这种统摄就会反过来使得“金属”这个符号指称成为共性之物,而这个被称之为“金属”的共性之物则存在于金、银、铜、铁、锡等具体的、直观的事物之中,是它们的共性所在和本质所在。

  又如,在基督教的《圣经》中,信徒们以“上帝”的指称和抽象,统摄一切,认为一切都是“上帝”的创造,“上帝”创造一切,是一切事物的共性所在和本质所在。

  

  5

  

  现在我们来讨论概念。概念的全部意义在于,它既是一种意识方式又是一种认知构造。概念的基本框架是:

  1、它以符号指称为源头。

  即以符号指称的方式,将具体的、直观的经验对象,制作和转换为抽象的、具有指称和定义构造的概念,由此迈开从经验感知到概念认知的步伐。

  2、它以对象和指称的联结,绽出指称的定义。

  当我们用一个符号指称某个经验对象时,这个相关关系就会反过来,通过“对象和指称”的联结,生成这个符号指称的实指定义(在概念逻辑的运作中,还会进一步生成语组定义,即用一组具有概念意义的语词进行概念的定义),绽出最为基本的指称和定义的概念构造。

  3、指称和定义与抽象和概括的互为绽出。

  每一个指称和定义的概念,都可以以其抽象和统摄的统一,概括一切被它所指称和定义的对象,由此绽出概念的抽象和概括。

  指称和定义绽出抽象和概括,抽象和概括亦绽出指称和定义。如,在概念逻辑中,金、银、铜、铁、锡等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进阶,就会绽出“金属”这样一个更高阶乘的指称和定义。

  指称和定义与抽象和概括的互为绽出,使得概念逻辑,不仅可以从具体到抽象地生成种种具体的、个别的直观概念,还可以在直观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进阶中生成更为抽象的、具有更高阶乘的逻辑概念。例如,金、银、铜、铁、锡是具体的、个别的直观概念,“金属”则是更为抽象和更高阶乘的逻辑概念。

  这样的情况说明了什么呢?我以为,它极为重要地揭示了概念的逻辑运动:一方面,它从经验对象的符号指称、抽象和统摄中生成种种直观概念;另一方面,它进一步从直观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的进阶中生成种种逻辑概念。这种逻辑方式,在人类的心灵中,既造就了概念方式的直观事物,亦造就了概念方式的逻辑事物。如,金、银、铜、铁、锡等等的直观事物;金属、动物、植物、微生物,自由、必然、规律,太极、理念、上帝等等的逻辑事物。在这样的过程中,人类的心灵则会不知不觉地以为,这个世界不仅存在着个别的、具体的、直观的现象之物,更存在着共性的、抽象的、逻辑的本质之物。

  4、共性集合递升进阶。

  从直观概念到逻辑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进阶,反映了概念从个别到共性的集合递升运动,以及从较低阶乘的共性集合递升到较高阶乘的共性集合提升进阶。

  共性集合递升极为重要地造就了概念的进阶,生成不同阶乘的逻辑概念。概念共性集合递升,造就四个阶乘的逻辑概念,即个别逻辑概念、特殊逻辑概念、一般逻辑概念、根本逻辑概念:

  1、“金”、“银”、“铜”、“铁”、“锡”等,是个别阶乘的逻辑概念(个别阶乘概念既是直观概念亦是逻辑概念,这是个别概念和特殊概念、一般概念、根本概念的区别所在);

  2、“金属”、“植物”、“动物”等,是特殊阶乘的逻辑概念;

  3、“物质”、“精神”等,是一般阶乘的逻辑概念;

  4、“存在”、“实在”等,是根本阶乘的逻辑概念。

  在概念共性集合进阶的运动中,“金”、“银”、“铜”、“铁”、“锡”等个别阶乘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绽出“金属”这个特殊阶乘的概念,在这样的场合关系中,“金属”这个特殊阶乘的概念,反过来统摄“金”、“银”、“铜”、“铁”、“锡”等个别阶乘的概念;

  “金属”、“非金属”等特殊阶乘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绽出“物质”这个一般阶乘的概念,在这样的场合关系中,物质这个一般阶乘的概念,反过来统摄“金属”、“非金属”等特殊阶乘概念;

  “物质”和“非物质”的一般阶乘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绽出“存在”这个根本阶乘的概念,在这样的场合关系中,“存在”这个根本阶乘的概念,反过来统摄“物质”和“非物质”的一般阶乘的概念。

  概念的共性集合递升进阶,以及概念以自身阶乘为制高点或至高点的统摄,内在地表明了概念运动既会造就不同阶乘的概念事物,即概念方式的个别事物、特殊事物、一般事物和根本事物;又会造就个别事物、特殊事物、一般事物和根本事物以自身为制高点或至高点的统摄,使自己成为所统摄对象的共性所在和本质所在,而被它们统摄的对象则成为了它们的个别所在和现象所在。

  此外,关于共性,它在本质上是一种概念方式的造就,当我们用一个语词符号指称和概括一切被它指称和概括的对象时,这种指称和概括就造就了共性。如,当我们用“物质”这样一个语词符号指称和概括一切被称之为物质的对象时,“物质”这个语词符号就成为了一切被称之为物质的对象的共性所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9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